第26章 强迫她,教训她!

车内的气氛更为被压抑,情份的心里堵着一团闷气,懒得说理睬钟少铭。“顾小姐!别忘了你跟我签定的契约!”“钟少铭!那你也别忘了我除了人身自由的!我见个人你都要管吗?那我以“顾小姐!别忘了你跟我签订的契约!”。...

车内的气氛更加压抑,顾念的心里堵着一团闷气,懒得理会钟少铭。

“顾小姐!别忘了你跟我签订的契约!”

“钟少铭!那你也别忘了我还有人身自由!我见个人你都要管吗?那我以后吃饭上厕所你是不是也要来管啊?”

“我不管你见谁!但是钟少群!我拒绝你再次跟他见面!别怪我没有提醒过你!”钟少铭开口警告,脸色更加的难看,还好这一次有司机在开车,让他有足够的精力好好跟顾念谈一下!

“呵!真是搞笑!我想见谁就见谁!你凭什么管我!你不让我见钟少群我就不见?我告诉你!我还就要跟钟少群见面!跟他每天待在一块热聊长谈!”顾念直接开口呛了回去。

真是天大的笑话!她也有自己的想法!要不是钟少铭莫名其妙出现,说不定她现在都知道夏晚晴过去的种种了!可是现在呢!这个自以为是的男人居然还跟她生气!

吃错药了吧!

“很好,我欣赏你跟我对着干的勇气,既然你忘了契约上的内容,我不介意让你加深一下!”

“你想干……”话还没说全,顾念就被钟少铭堵上了嘴,他的吻来势汹汹,张口咬住了她的下唇,她因为疼痛而张开了嘴,让他趁虚而入。

“唔!”反应过来的顾念开始用尽全力反抗,她的手握成了拳头,用力的砸在了钟少铭的身上!这个混蛋!他凭什么来强吻自己!他以为自己算老几!

“你最好听话一点,我提醒过你!”钟少铭笑得阴冷,与平时判若两人,对他而言,顾念的拳头不痛不痒,甚至让他产生了一些痒痒的感觉。

就在顾念考虑他刚才说的话什么意思的时候,衣领被他抓在手里,脖子后面刚感觉到一阵痛意,下一秒,自己胸前的纽扣直接蹦飞了出去!

“钟少铭!你疯了!”顾念的双手护着自己的上身,她的嘶吼没有让钟少铭停下手里的动作,他一气呵成,更加的粗鲁!

“我疯了?你应该谢谢我让你加深一下契约上的内容!”钟少铭说着话,用手抓住了她的脚踝,将她的双腿拉扯到了自己面前,然后快速的脱下了裤子,用力的一个挺身!

“王八蛋!你给我停下!”顾念的眼角开始泛着泪水,她觉得羞耻。

现在是在车上,前面还有司机!可是他居然对自己做出这样的事情!什么契约!都见鬼去吧!他这个衣冠禽兽!说着不勉强自己!可是他现在!就是在赤果果的对她施暴!

“钟少铭!”

就在顾念继续想要反抗的时候,再一次被他堵上了嘴唇,他毫不温柔,像一头失去理智的野兽!顾念张口,朝着他伸进来的舌头咬了上去!

“咝!”

钟少铭闷哼了一声,与她拉开一点距离,嘴唇上挂着一抹血痕,对视着她的眼眸里充满怒火。

这个女人难道是属狗的吗?情急了就会咬人,第一次是这样,现在又是这样,他必须狠狠地教训她一下,驯服她!让她知道自己的强硬,要不然保不准以后背着他还会干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

车子依旧在往前行驶,向着钟少铭别墅的方向,开车的司机固然能够从后视镜里看到一些正在发生的片段,他的态度却是漠然的。

顾念虽然抵死反抗,但是她的体力比之钟少铭自然是差了许多,力气耗尽之后,已经被钟少铭完全占据了上风,他带着惩罚的意味,一次次地从她的身体里进出。

无力反抗的顾念,只能被动地承受着这一切,直到最后对此已经完全麻木,意识也渐渐变得模糊。

……

顾念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还是钟少铭的别墅,还是那间卧室。

自己的尊严再次被钟少铭无情的践踏,让她对于钟少铭刚刚建立起的那一点信任和好感荡然无存。

这个男人当时真的是疯了,就是因为自己跟钟少群坐在一起,多说了两句话就彻底把他激怒了?还是他故意找的借口践踏自己的尊严?

顾念原本僵硬的思维,刚刚得到一丝舒展,就被一声敲门声打断。

她知道这个时间敲门的是吴妈,或者是来喊自己去楼下吃早餐的吧,但是她并不想开门,也不想去理会任何人。

此时的她,看着钟少铭别墅里的每一个人,每一件物品都会无端地生气,敲门声响了一会之后,或许是因为得不到回应,顾念能听到吴妈缓步离去的声音。

片刻之后,才是一阵有力的皮鞋落地的声音,门被砰地一声撞开,钟少铭目光灼灼地看着床上的顾念。

“这时候不穿衣服起床吃饭?难道还想让我上去给你穿衣服,拉你下楼吗?”

“钟少铭,你混蛋!你怎么可以这样!你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对我?!”顾念含着泪,对他大喊大叫。

“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只是让你加深一下契约的内容,以后心里清楚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女人,这件事情你已经触及了我的底线,必须心甘情愿地接受惩罚!”

“钟少铭,我不想留在这里了,你让我走!我没有办法履行你那些混蛋逻辑!强迫自己整天跟一个疯子在一起!”顾念觉得自己的尊严再次被无情践踏之后,自己几乎要发疯发狂了!她不是白痴!

“走?别忘了我们是一年的合约,这只是个开始,你以为你能轻易的离开?当初签的时候怎么不考虑那么多,你想中途毁约吗?”钟少铭冷冷道。

“钟少铭,你这个大骗子!这个契约从最初就是一个大骗局!”情绪激动的顾念,直接抓起身边的枕头,狠狠地扔向了门口的钟少铭。

钟少铭一闪身躲了过去,摇头道:“顾小姐,你显然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你应该冷静一下,好好反省反省!”钟少铭说完,离开了屋子,顺便反锁上了门。

这个混蛋!

顾念吸了吸鼻子,用力的擦了一下自己的眼睛,这个时候哭有什么用,要怪就怪自己上了这条贼船,这个混蛋,根本不值得一点同情,也不值得被她信任!

她必须要离开这里,现在马上就离开!她不想多待一秒!这个囚笼一样的地方,谁爱在谁在!

顾念找寻着自己的手机,开始给许曼打电话求助,可是偏偏许曼的手机处于关机状态,压根打不通,顾念心乱如麻,给许曼发短信说明情况后,将手机放在了一旁,她下了床,走到了窗户边,刚好看到了钟少铭穿过院子,坐上了自己的车,然后扬长而去。

他走了就好办了,自己只要想个办法骗过吴妈就行,想到这里,顾念跑到门前打算出去,却发现怎么都打不开*房门。

“吴妈!吴妈!”顾念伸手拍着门,开始大声的喊着吴妈,等着吴妈来开门放自己出去。

门外响起了脚步声音,随后传来了吴妈的声音,“夏小姐,午饭的时候我会把饭从窗户里给你送进来,少爷有吩咐,夏小姐今天只能待在这间屋子里。”

“吴妈,我求你了,放我出去。”顾念声音软了下来,吴妈是个有善心的人,她只要用点苦肉计,一定会求着吴妈把门打开。

“对不起,夏小姐,不是我不帮你,只是少爷的命令我不能违抗。”

“你要是不放我出去!我就是饿死,也不会吃东西的!”

“夏小姐,你不要再这么固执下去了,等少爷气消了,自然会放你出去的,男人都喜欢听话的女人,你只要顺着少爷的意思,就不会再出现今天这样的情况。”

“顺着他的意思,我还要怎样顺着他的意思?吴妈,你也是个女人,难道他每次对我施暴侮辱我都不反抗吗?这就是听话吗?”

“哎……”吴妈叹了口气,摇头离开,她也是想不通,怎么两个人原本已经缓和的关系突然变成这样呢?

“吴妈!吴妈!”听到了吴妈离去的脚步声音,顾念有些着急了,最后一个能帮自己的人都走了,她现在还有什么办法。

顾念离开了房门,一屁股坐在了床上,伸手抓住了一旁的床单。

门是走不出去了,顾念的余光看了眼窗户,既然如此!她就从窗户逃出去!顾念重新站了起来,将手机装进了兜里后,抓起了床上的床单,又在屋子里找了把剪刀后,将床单剪成了条状后,系在了一起。

她拿着系在一起的床单,一端绑在了床框上,另一端缠绕在了自己手上后,跳上了窗户。

虽然是二楼,可是到地面的距离还是有七八米的样子,顾念心一横,抓紧了床单后,小心翼翼的爬出了窗户。

她原本是想从窗口顺到地面的,却一不留神,一脚踩了个空,整个人直接朝着地面坠落了下去。

“啊——”

顾念落地之后,只感到脚踝处传来一股生生的痛意,努力想要再站起来,却被牵扯到的疼痛整出一阵冷汗,直接整个人再次坐在了地上。

听到声音的吴妈,赶过来的时候,看到面前受伤的顾念时,脸上也是大惊失色。

情深怨长多徒劳最新章节

情深怨长多徒劳相关资讯

情深怨长多徒劳

作者:雨桐
类型:推理悬疑 状态:连载中编辑:山边的诗与风 在读:12546人
  一场阴谋,她一无所有。一个误会,他将她错认旧念肆无忌惮疯狂报复。为了各自利益,一张契约将两人被捆绑在一起。她但是是他心中的一个替身,却动了不应该有的感情。当所有的幻想破灭之后,婚宴宾客散尽的现场一片狼藉,斜卧在沙发上的顾念脸上还洋溢着一抹幸福的微笑。。
  • 袁姗却&前一迈

    袁姗却是匆匆遮掩一下,雪白的大长腿往前一迈,抢先一步挡在苏景冉身前。

    2021-06-13 08:22:42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频率

    “宝贝,你今天话怎么那么多,快点给我……”苏景冉似乎是有些不耐,更加加快了运动的频率。

    2021-06-12 11:58:39详情点赞(0)回复(0)
  • 倒是挺&会心疼

    “哟,看得出来,她倒是挺会心疼你的,只可惜啊,从一开始你就是我的……”袁姗故意挑衅似的向门口看了一眼道。

    2021-06-12 08:35:59详情点赞(0)回复(0)
  • 想跟我&道。

    “苏景冉,你既然不想跟我结婚,你早说啊……为什么骗我?!”顾念怒视着苏景冉,声嘶力竭道。

    2021-06-15 05:24:51详情点赞(0)回复(0)
  • 她的闺&婚礼指

    首先映入她眼中的是那张女人的脸,那是她的闺蜜袁姗,也是她今天婚礼指定的伴娘,男人不用看也知道,就是今天婚礼的新郎苏景冉。

    2021-06-13 03:24:03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浑身&发抖,

    顾念气的浑身发抖,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一对狗男女,那个口口声声在自己耳边说着爱她的男人现在像个缩头乌龟一样站在袁姗身后。她脸色惨白,手紧握成了拳头,关节泛白。

    2021-06-14 12:49:42详情点赞(0)回复(0)
  • 再藏着&不是你

    “念念,既然今天你都已经看到了,我们也不用再藏着掖着了,其实我们早就在一起了,景冉爱的人是我,而不是你……”

    2021-06-13 01:37:58详情点赞(0)回复(0)
  • “早就&却直直

    “早就在一起了?那他为什么还要答应跟我结婚?”顾念虽然这句话是对袁姗说的,目光却直直地盯着躲在袁姗身后的苏景冉。

    2021-06-14 06:37:43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