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奴隶制、神农

用投矛器当然比用手投矛射程远,用投石索当然比用手扔石头威力大,但提高量非常有限,请切记对它们的能有效杀伤射程和射速心存太高期待。理论上只要你敌人足够多莽,抱着付出过肯定死伤的觉悟反冲锋,就能回劣势并不较为明显的白刃战。 但是,对也没‘军纪’概...

用投矛器肯定比用手投矛射程远,用投石索肯定比用手扔石头威力大,但提升量有限,请不要对它们的有效杀伤射程和射速抱有太高期待。理论上只要敌人足够莽,抱着付出一定伤亡的觉悟冲锋,就能回到劣势并不明显的白刃战。

不过,对没有‘军纪’概念的原始人来说,这要求也着实太高了点,他们只能打顺风仗,一旦处于逆风就会轻易四散而逃。白刃战变成追击战,尽管最后还是会短兵相接,但一般都是好几个人围殴逃得慢的那些,放跑逃得快的那些,完全不是同一回事。

最终胜负不言而喻——

“见识到了吗!我的实力!”将敌人扎了个透心凉的莱尔,捶着胸膛吼道。

“…………”在左边帮忙格挡敌人的矛的阿蠢,在后边用矛扎敌人的大腿的阿壮,均暗自松了一口气,总算是完成首领的命令、保护好莱尔这个明明就不擅长战斗却喜欢冲前头的战五渣。

“不过,”热血冷却后,莱尔回归正常的状态,沉吟道,“他们败得也太快了点……若是相同的局面出现在我们身上……”

不禁打了个冷颤。

在缺乏军纪这一点,莱尔的族群也一样,生活水平提高多了几分凝聚力,不管是走婚还是被走婚,他们都能挺起胸膛表达对自己的族群的骄傲,但那与‘军纪’相距十万八千里。他们跟这个食人族群一样,只能打顺风仗,打不了逆风仗。

阿蠢可不会有这么复杂的想法,他只知道自己的族群打赢了,提议道:“莱尔,我们先回去跟大伙汇合吧?”

担心归担心,莱尔也想不到有什么解决办法,在连获取食物都要费尽心思的现实下,‘练兵’这个想法根本不会出现,只能放下担忧:“啊,回去吧。”

虽说事前没有指定过集合地点,但所有人都默认在食人族群的山洞前集中,莱尔三人算是回来比较晚的。

不是所有食人族群的人被追上后都选择奋死反击,有的当场趴在地上求饶,也不是所有追击的人都是心怀怨恨的复仇者,有的手下留情先押解回来。这些被擒获的青壮再加上一直躲在山洞里面的老弱病残,围坐在山洞前,由一群手持长矛的青壮监视。

首领与新成员代表正为如何处置这群俘虏展开商议,目前的倾向是【全部处死】,一不想放虎归山,二不想养虎为患,三不想浪费粮食养闲人。

“首领,给我一个……不,三个人吧,我有用处。”莱尔走过去要求道。

“唔?”只要是莱尔的要求,不管有多奇怪都会满足,这是多年来首领的习惯,但该打听还是得打听一下,听不听得懂再说,“我们族群现在人很多,你随便找三个帮忙不行吗?”

“有些事情不能由族人帮忙~”莱尔笑答。

有一件事他想做很久了,只是一直没有合适的帮手,可不能错过这个宝贵的机会。

首领点点头,没有追问下去,但莱尔的要求让她忍不住顺势开口咨询意见:“莱尔,你觉得该怎么处置这些人?”

“带回去啊。”莱尔随口答道,“让他们帮我们建房子,我觉得很不错~”

新成员代表连忙警告道:“他们是食人的怪物,留在身边太危险了!”

“打断他们一根腿,就算痊愈了也跑不快,用绳子绑住他们的脖子,派人手持武器牵着监工,手……手就算了,他们的双手要工作。”莱尔没打算将这些俘虏视为族人,处置方式冷酷无比。

听见对待俘虏的方式,与食人族群有血海深仇的新成员代表的表情才舒缓下来,“那食物该怎么办?”

“食物~”这个常见的词语不知道为何让莱尔面上浮现起怪异的笑容,好一会儿怪异的笑容才消失,回到这个问题的答案上,“若是我们有富余的食物,给他们吃也未尝不可,若是没有……放着不管不就行了?”

万恶的奴隶制,由此而生。

————————————————————————————————

“阿蠢!将那几个家伙带过来!”背着个藤筐跑进山洞的莱尔兴冲冲地喊道。

“哦……”口中应答,但阿蠢还是先跑过来窥视藤筐里面有什么东西,“呜哇,这种东西也能吃吗?”

只见藤筐里有两只河蟹和一把淡水贝,这两样玩意阿蠢也见过很多次,但一直没将它们放进食物列表里面。

“所以要尝试啊,还不快去?”将阿蠢打发走之后,莱尔喊来阿美帮忙,将藤筐里的东西洗干净后,一半扔进陶锅泡水煮,一半放在薄石片上放火上烤。

由于山洞到‘在建中的村子’有一段距离,当阿蠢押解着三名奴隶回来之时,东西早已经煮熟并放凉了。

东西都还没有盛上来,三名奴隶已面露恐惧之色,身体忍不住打颤。

原因?

昨天有一个人吃了个有毒的果子,身体痉挛,暴毙身亡;四天前有一个人吃了一条长着黑毛的色彩斑斓的虫子,死倒是没死,舌头肿了一圈;七天前他们三个吃了某种植物的叶子、根部、果实,一起上吐下泻了一天。

尽管这个族群的人对他们又打又骂,但只要好好工作吃喝不愁,还能活下去。但参与到莱尔的测试的人,连自己会不会死都不知道!

(咚!咚!)莱尔以组群内最锋利的石器将两只螃蟹从中间砸开,瞄了两眼里面白花花的肉,这才放到两只陶碟上,与拿着已开口的淡水贝的阿美一同送过去。

“你吃烧烤的这个,你吃用水煮的这个,你吃小的这些。”莱尔笑眯眯地安排三名奴隶吃的东西,不能混着吃,否则到时候全毒死了就不知道是哪种东西不能吃了。

“…………”莱尔是少数会对奴隶露出笑容的族人,但在这三名奴隶看来,这才是最邪恶最凶残的家伙,他的笑容是恶魔的微笑!

喔,当然,这个时代压根没有‘恶魔’的概念。

“!”被莱尔呼来喝去的阿蠢,在奴隶面前可没那么好说话,挥动长矛抽了下站得最近的那个奴隶,怒喝道,“快吃!”

没有办法,不吃的话阿蠢会毫不犹豫地刺出长矛,取走他们的生命,三名奴隶只得坐下来,抖着手去吃碟子上的东西。

原始人再傻,也不会去拿着硬绷绷的河蟹塞进嘴里啃,本能地用手指抠河蟹里面雪白的肉,进食不需要莱尔指导。先不说有没有毒,味道过得去,他们也就豁出去,加快进食速度了。

“看着他们这样子……好像味道不错?”阿蠢不自觉地吞了下口水。

莱尔笑道:“呐,他们碟子上都还有半边没吃,你不怕死的话现在就可以吃了。”

“额……”阿蠢回想起昨天被毒死的奴隶,一下子失去的食欲,“不,我还是先看看明天的结果吧。”

这个世界没有尝百草的神农,只有一个让奴隶尝百草的莱尔。

这个世界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不是勇士,只是一个无可奈何的奴隶。

当然,鉴于信息传递的失真性,莱尔的事迹或许会在后世变成古代神话故事,那时候肯定不会再有这些奴隶的身姿的出现。

兴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最新章节

兴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相关资讯

兴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作者:机战蛋
类型:进化变异 状态:连载中编辑:饮了晚风 在读:13183人
  死亡……并不战胜,死后的诸多因果将最终决定亡者的灵魂转世重生至何方——在按照如此规则正常运转的世界中,一个始终走在深入探索一切未知的大道上的灵魂,将踏烂生命的牢笼。【作者完本作品《这而已个角色角色游戏》、《系统精灵才是真主角》、《无尽轨迹》、《我们不收好人卡》、《“莱尔,好好待在山洞里,不准出去。”长得跟凤姐似的,学术上不属于猿人,但残留着几分黑猩猩的影子的女性原始人朝爱玩耍的孩子警告道。。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