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一瞬间

尾随而来着林彦深回到办公居住桌前,沈唯把消费购物袋放到桌子上,“林总,东西我放这里了。您忙,我就不打搅了。”沈唯说着就得走,林彦深突然间张口叫住了她,“沈律师。”“嗯?”沈唯沈唯说完就要走,林彦深忽然开口叫住了她,“沈律师。”。...

尾随着林彦深来到办公桌前,沈唯把购物袋放在桌子上,“林总,东西我放这里了。您忙,我就不打扰了。”

沈唯说完就要走,林彦深忽然开口叫住了她,“沈律师。”

“嗯?”沈唯扭头看着林彦深。

离得近,她看出来了,林彦深今天心情不好。他眼睛里有红血丝,似乎一夜没睡的样子。

沈唯看着林彦深,林彦深也看着沈唯。

他看到她的身体是紧绷的,脸上的笑容也疏远而程式化,浑身上下都写着:别来烦我,咱俩不熟。

看见她这副死样子林彦深就来气。

她也就敢在他面前傲,被她那个垃圾老爸打成那个样子,也只敢躲在角落偷偷抹眼泪!

被人打了不知道反击吗?踢他,咬他,跟他拼命啊!她的心狠和硬气,只针对他林彦深一个人吗?

沈唯等了几秒钟,见林彦深只是盯着她不说话,眼神充满了怒气,好像她把他怎么样了似的。

沈唯皱皱眉,怎么,她来还他的东西还有错了?他这样盯着她,是什么意思?

沈唯懒得再假笑了,冷下脸扭头就走。

“站住。”林彦深再次阻止了她。

他站起身,绕过办公桌走到她面前站定,“我准你走了吗?”

沈唯气得怔住,这是什么强盗逻辑?

她是智诚的律师,只是派驻远扬工作,他还真把自己当她的老板了?

“林彦深,你这样刁难我有意思吗?你和纪小姐马上就要结婚了,幸福美满的婚姻生活在等着你,你为什么还要揪着过去的恩怨不放?”

林彦深短促地冷笑一声,“过去的恩怨?沈律师,过去我们有什么恩怨?”

他这是明知故问,蓄意挑衅。

沈唯咬咬牙,很想索性把话说开“不就是我五年前甩了你吗,至于这么斤斤计较,怀恨在心吗?”

可是看到林彦深眯起的眼睛,她知道她不能说。

智诚还要在远扬手里讨饭吃,她不能把关系彻底弄僵。

沈唯刻意放软语气,“如果我伤害过你,那我跟你道个歉。你看,如果当年我没有提出分手,你也找不到纪小姐这么好的女朋友对不对?”

林彦深又冷笑,走近一步逼问她,“这么说,还要感谢你当年的不嫁之恩了?”

沈唯语塞,“……”

两人只有一步之遥,近的都能听到彼此的呼吸。

四目相对,彼此都深深看进对方的瞳孔里。

空气里开始有莫名的情绪在流动,发酵。

林彦深脸上的冷笑一点点消融,他凝视着她,眼神里渐渐有了迷茫和悸动。

沈唯听见了自己心跳的声音,咚,咚,咚,一声声,快要震破胸腔。

头晕,浑身发热,两腿发软……

“你盯着我看什么?”林彦深又靠近半步,两人几乎快要贴到一起了。他的声音温柔低沉,没有了刻薄和戾气,又像是五年前的夜晚,他含笑拥她入怀前的语气。

不!不!这一定是她的幻觉!沈唯,你在想什么!你疯了吗!

沈唯突然惊醒,猛地后退一大步,她仓惶地看了林彦深一眼,转身就要逃走。

她的胳膊突然被林彦深从背后拉住。

脸红心跳全没了,沈唯浑身发抖,林彦深要干什么?他要干什么?

她不敢回头,就那么背着身子和他僵持着。

幸好,只是一瞬间。

林彦深的手很快就松开了。时间短得让沈唯几乎怀疑那是自己的错觉。

是的,一定是她的错觉。林彦深拉她的胳膊干什么?他没有任何理由做出这个动作的。

他要结婚了,三个月后,要和纪远歌结婚了。

他恨她都来不及,怎么会跑来拉她的胳膊?这怎么可能呢?

沈唯昏昏沉沉地走出林彦深的办公室里,自嘲的摇摇头,即便刚才林彦深真的拉过她,不让她走,那也很可能只是他想狠狠地讽刺她几句。

最后为什么他什么都没说,又松开了手呢?

大概终于想起他自己的身份了吧。最后他不是懊恼地让她滚出去吗?

这充分说明他就是讨厌她,恨她啊。

沈唯的心情糟糕透了。她真的太没用了,为什么被林彦深那样看着,她会脸红腿软,会心跳加速?

为什么为什么?

难道她还爱着他?

不,她不要啊!她要寻觅良人,结婚生子,过平淡而幸福的日子啊!

办公室里,林彦深的心情同样糟糕。

他没想到会这样。他竟然冲动得控制不住自己了。

他竟然去拉她的手!

为什么会这样?

爱她的毒瘾,真的戒不掉了吗?

他疯了吗?三个月后,他就要和纪远歌结婚了!

奈何相思负流年最新章节

奈何相思负流年相关资讯

奈何相思负流年

作者:鄀宁宁
类型:青春校园 状态:连载中编辑:忘川情 在读:20598人
  五年前,她怀有他的孩子不得已跟他提出分手。孩子出生于就被送走,她到处打探,却找将近孩子的下落。五年后,她和他再次再次重逢,他身边站着美艳动人的未婚妻,对她冰冷尖酸刻薄。他公司收购了她所男人的手却毫不留情,紧紧揽住她的纤腰,将她拖进了卧室。。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