仍然心疼

所有人都傻眼了,呆呆地望着沈国公,完全反应时不回来。沈唯顺势抄起桌上的热汤,劈头盖脸朝沈国公泼去,她也没爸爸!她的爸爸早已死了!这个男人而已个对她动手动脚的渣滓,她没必沈唯反手抄起桌上的热汤,劈头盖脸朝沈定国泼去,她没有爸爸!她的爸爸早就死了!这个男人只是个对她动粗的渣滓,她没必要手下留情!。...

所有人都惊呆了,愣愣看着沈定国,完全反应不过来。

沈唯反手抄起桌上的热汤,劈头盖脸朝沈定国泼去,她没有爸爸!她的爸爸早就死了!这个男人只是个对她动粗的渣滓,她没必要手下留情!

沈定国被泼了一脸汤,气得暴跳如雷,他伸手又要扇沈唯,被李桂莲和姑姑一家扑过来拦住了。

李桂莲泪眼婆娑地看着沈定国,“沈定国,你的心怎么就这么狠?沈心怡是你的女儿,唯唯就不是吗?你怎么能这么偏心呢,从小,唯唯……”

她说着说着说不下去了,悲从中来,她双手捂着脸,嚎啕大哭起来。

姑父范本青也劝,“哥,你这脾气也该改改了,再怎么说,唯唯是个女孩子,你不该这么做。”

沈定岚的脸也涨得通红,“哥,你想打女儿出去打,不要在我的生日宴上打!从小打到大,你还没打够?幸亏唯唯命大,不然早被你打死几百次了!”

大表姐拿了桌上的湿毛巾,帮沈唯敷脸,“唯唯,疼吗?我叫服务员拿点冰块来给你敷敷。”

沈心怡满脸的愧疚之色,刘慧琪冷笑着坐在椅子上,用得意地眼神看看嚎啕大哭的李桂莲。

沈定国还在咆哮,“打她怎么了?我是她亲爹!你们瞧瞧,她还往我身上泼汤,想烫死我!这要是在古代,是要被凌迟处死的!”

沈唯心如死灰。

她轻轻推开表姐,朝门外走去。

“唯唯!”表姐在后面担心的喊她,沈定岚拦住女儿,“别追过去,让她自己安静一会儿吧。”

沈唯像一抹幽灵一样,脚步轻飘飘地往外走。

左脸火辣辣的疼,想必是肿了。沈定国下手,没有留一点情面。

鼻子酸涩得厉害,沈唯却死死咬住牙关。不,她为什么要哭?她不能哭,为一个那样的父亲流泪,不值得。

走廊上空无一人,这一层都是包间。沈唯走到最角落的柱子旁边,再也走不动了。

她靠在柱子上喘息,满心的委屈如即将爆发的火山,憋得她双眼赤红。

身后的包间门开了,走出了一家三口。

爸爸,妈妈,还有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

“爸爸,抱抱!”小丫头伸出双臂,向年轻的爸爸要抱抱。

妈妈在旁边劝阻,“宝宝,你已经三岁多了,是大孩子了,大孩子都要自己走路。不能再要大人抱了。”

“不嘛,我就要爸爸抱,就要嘛!”小女孩双手抱着爸爸的大腿,在爸爸腿上扭来扭去。

“好好好,爸爸抱妞妞,爸爸让妞妞骑大马,好不好?”年轻的爸爸弯腰抱起小女孩,在她脸上亲了好几下,把她扛在自的肩头“这么漂亮的小妞妞,爸爸想抱一辈子呢!”

沈唯站在柱子的阴影里看着那个小女孩。

单眼皮,肿眼泡,并不是漂亮的小妞妞。然而,她坐在爸爸肩头,像是最尊贵,最漂亮,最可爱的公主。

那种被宠爱,被珍视的光辉,在她脸上流转,让她成了天底下最幸福的小妞妞。

小女孩坐在爸爸肩头走远了,沈唯看着她稚嫩的背影,泪水夺眶而出。

从小,沈定国似乎就不太喜欢她,不过,他喜欢弟弟沈尧。所以沈唯一度以为,爸爸只是重男轻女。

后来看到了他对沈心怡的宠爱,她才知道,沈定国不是重男轻女,他只是单纯的不喜欢她沈唯。

为什么?为什么?沈唯想了二十多年没有想明白的问题,如今再度占据她的脑海。

委屈和无助铺天盖地,沈唯捂着脸,站在廊柱的阴影里,痛哭失声。

楼上的走廊,廊柱的阴影里,林彦深正静静看着沈唯。

他看见她从包间出来,孤魂野鬼一般飘飘忽忽地走到柱子旁站着发呆。

他看见她盯着一家三口看,直到人家走远,还扭着脖子一直看。

他看见她突然捂着脸,无力地靠在柱子上,看到她肩膀颤抖——隔着半栋楼的距离,他都能看出她的悲伤和绝望。

她在哭。

心突然破了个口子,林彦深双手紧紧握住栏杆。

只有这样,他才能阻止自己跑下去找她,将她一把搂入怀中的冲动。

当年,她伤他时何等决绝,如今看见她悲伤难过,他却仍然难受,仍然心疼。

林彦深觉得自己贱透了。

“彦深,我好了,我们走吧。”纪远歌补完妆,从洗手间出来了,袅袅婷婷地走过长廊,轻轻挽住了林彦深的手臂。

“好。”林彦深转身。

痛哭之后的心情,是所有心情中最糟糕的。那是一种万念俱灰,生无可恋的空虚感。

这句话说的有多么正确,沈唯今天终于感受到了。

她木着一张脸,行尸走肉般朝酒店大门走去。包间里还在吵吗?妈妈还在哭着讨公道吗?姑姑和姑父还在批评沈定国吗?刘慧琪还在冷笑吗?沈心怡还在装乖巧吗?

为什么,这些对她来说,突然都不再重要?

沈唯不愿再想,她只想赶快回家,洗个热水澡,让自己沉沉睡一觉。

在梦里,可以忘记一切。

“沈律师!”身侧突然有悦耳的声音传来。

沈唯扭头一看,纪远歌挽着林彦深,正在对她微笑。

沈唯侧过脸,想用头发稍微遮挡一下自己红肿的脸颊,可是已经来不及了,纪远歌已经看到了。

她吃惊地松开林彦深的手臂,走过来,用关切的声音问沈唯,“沈律师,这,这是怎么了?你的脸……”

林彦深这时才看清沈唯左脸的伤痕。他抿着唇,眉心极轻微的跳动了一下。

沈唯自然没看到他无法控制的肌肉痉挛。

她正忙着应付纪远歌,“没什么,不小心撞了一下。纪小姐,林总,你们先聊,我还有事,先走一步。回头见。”

沈唯没有看林彦深,这样狼狈不堪的样子被林彦深撞见,她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沈唯落荒而逃,步子又急又快。

纪远歌收回眼神,重新挽住林彦深的胳膊,“彦深,沈律师,好像遇到什么事了呢。她脸上的红肿,不像是撞伤。”

林彦深没有跟她讨论这个话题,他只淡淡道,“走吧。我送你回家。”

纪远歌松了口气,把林彦深的胳膊挽得更紧一些。

也许,卫生间的气味,真的是她多心了。至少就目前来看,林彦深和沈唯之间,更多的是疏远和客气。

而她和林彦深的婚期,就在三个月后。

时间,是站在她这边的。

奈何相思负流年最新章节

奈何相思负流年相关资讯

奈何相思负流年

作者:鄀宁宁
类型:青春校园 状态:连载中编辑:忘川情 在读:20598人
  五年前,她怀有他的孩子不得已跟他提出分手。孩子出生于就被送走,她到处打探,却找将近孩子的下落。五年后,她和他再次再次重逢,他身边站着美艳动人的未婚妻,对她冰冷尖酸刻薄。他公司收购了她所男人的手却毫不留情,紧紧揽住她的纤腰,将她拖进了卧室。。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