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庙会

糖人泥偶,纸船花灯,众人皆是锦衣貂裘,放眼中国满目琳琅。 从围楼上往下看,这个世界饱含的热闹的场面的喜庆,放佛过年像。大家都是穿着的美丽的衣服,在大街上闲逛。 大道的两旁有着许多的小贩摊面,而中间经常有有水龙腾空而起,花叶翻飞。...

糖人泥偶,纸船花灯,众人皆是锦衣貂裘,放眼满目琳琅。

从围楼上往下看,这个世界充满的热闹的喜庆,仿佛过节一样。大家都是穿着美丽的衣服,在大街上游逛。

大道的两旁有着许多的小贩摊面,而中间时常有有水龙腾空,花叶飞舞。

虽然前段时间被神灵告知有大难来临,一时间都是紧绷绷的生活。但就是因为处在这样的环境下才更应该来场庆典放松一下心情。

今天是五月四号,圣天庙会。

这个庙会有点像天津的天后庙会,都是祭奠海神——天后娘娘而在其诞辰吉日(所举行的庆典仪式。

也正值庙会,正好人们也想找个理由欢乐一下,于是乎这个庙会的热闹程度远超最近几年。

“好吵。”

李泽华揉揉眼睛,一脸的睡眼朦胧,他对外面的喜悦却带着万分的一些不满。

“是你个大懒虫,现在都几点了还睡个不停!”

的确是日上三竿,快到中午了。李泽华拍了拍确定了时辰。不过明明这几天椿也是提心吊胆的,但今日怎么就比自己还有精神?

只能说女生爱逛街的天性是各大世界通用的。

“快点起来了。”

好像最近和椿的关系好了些,她的语气也完全没有之前生硬冷漠。此时的她打开窗户热闹的看着外面正走过来的水龙表演。

那是一个身长四米的碧浪水龙,他随着控水者的心意在大路上上下摆动威风凛凛,真是把龙的神韵舞出骨子里。

“呐呐湫,你看,这条水龙真威风!你也有水相关的权能,你能做出这么精致且威风的水龙吗?”

“你真烦人。”

“那就是说不能咯。”

“哼,我的能力又不是向他们那样耍猴。”

“明明不能还找借口。”

“哎!你今天说的话比我这辈子听到的还要多啊!”

李泽华的确是感觉很心烦。一是自己又忙了三天,好不容易睡个觉却被外面的热闹给打搅个干干净净。而二是旁边叽叽喳喳的死痴女,硬要让自己拿不擅长的领域和别人最为骄傲的地方比拼,实在烦的过分。

在之后、李泽华稍微洗漱一下,然后就被她拉着跑出外面参与到这个热闹的气氛当中。

美丽的七彩冰花、火红的小船灯笼还有一个顶怪模怪样的圆顶帽,椿一路上吃吃喝喝倒也买了不少。直到现在手中还拿着一个鲤鱼的糖人,小口一点一点的舔着。

“喂,你买这么多干什么,拿得下吗?”

李泽华见此忍不住的皱了皱眉,然后又补充道,“我可不会帮你拿。”

“我也没指望你。”

椿撇撇嘴回了一句,然后看着对面又一行表演的人群起了兴致。

“啊是祭祀队伍啊。”

忽然间椿又跑到前面静距离观看这行徐徐行来的表演队伍。

这些是祭祀的人。

不过祭祀的人有很多,他们只是代表金家族的祭祀队伍,说起来和湫还是近亲。

第一眼看到的是两个硕大的华轿,由四个脸上涂满朱红的大汉架着一步两步稳重向前迈步。而宝盖幡幢等随,金碧辉煌的旗帜随风飘动。

不过对于椿而言,最瞩目的是最前方的两行舞女。锦衣华服光彩动容,双手打着节拍脚下踏着特别的步伐一点一点的向前舞动着,仿佛代表着世界的美好。

“真漂亮啊!”

一时间椿忍不住呐呐的开口。

“还不错。”

李泽华摸着下巴,也不能违心的说一句难看。

可是椿看了看周围的人都是早有准备的锦衣华服,而自己还是往常的左衽红裳,一时间心情就变差了。

“喂喂,你总不能回去换吧,已经走这么远了。”

李泽华顿时就想打消她这个念头。

“而且我家你也没带什么好看衣服啊,也就几件被换的衣物罢了。”

“要你管,你好烦啊。”

椿顿时就忍不住瞪了他一眼,而早上李泽华的话却被她拿来用了。李泽华的话她当然知道,但知道归知道,心情好不好却不能混为一谈。

真是麻烦啊。李泽华挠了挠头,然后一下子跑进旁边的小店里,看了半天选中了一件绿色的右衽,感觉和椿的身材差不多,就把也她拉进来,直接买了衣服赛进她的手里。

“你试试怎么样,不远处就是你家你完全可以回去换。”

“哎!”

“哎什么哎,已经付了钱你不喜欢也没办法,别给我浪费了。”

椿想表达的并不是这个意思。她只是很惊讶,一向情商低下的他居然在这个时候给自己买了衣服,一时间她感觉心底暖暖的。

第一次低眉顺目的答了声好,然后有点欢乐的向着自己原本家的方向跑去。但跑了一半又转了回来,再买了一件同样款式的红色右衽塞在了他的手里,然后拉着一块回去换了衣服。

她的父母不在家,一时间也不用担心出现什么尴尬场景。

李泽华换完之后还好,红色的右衽和自己很搭,如果无视自己的白发,并没有出现什么不协调的地方。

但一身绿衣汉服的椿却让人眼前一亮。

一向以红色左衽示人的她突然间换成了绿色,一时间给李泽华一种别样感受。

不过到两个人重新回到街上,然后李泽华才感觉到一丝不习惯。

红蓝是cp,但红绿不是啊,它们是对比色,在一块的话只是很显眼。

他买这套衣服也没别的想法,只是想买就买了。如果非要说的话,就是他看椿的那套左衽不顺眼很久了。

右衽是汉服始终保留的特点,也是最为寻常的衣服之一。但既然有右肯定就有左。而左衽却是给而左衽便代表着异族蛮夷,或者亡故之人,穿在她的身上实在有点不吉利的感觉。

虽然这里是代表“阴”的里世界,很多人都是左右不在意。可是在李泽华的眼里,椿穿着这种衣服太过于刺眼,一直都挺看不习惯的。如果日后要朝夕相处的话,肯定要把这个毛病别过来。

不过还好,并没有什么太过于长远的以后。等到大劫的那一天自己就可以回家了。

国漫的世界最新章节

国漫的世界相关资讯

国漫的世界

作者:此书我有缘
类型:网游小说 状态:连载中编辑:惊起绿窗眠 在读:18469人
  曾搭乘一条大鱼,飞跃海天一线,展翅之时犹如鲲鹏遮日  也在山下求过长生,火中种下金莲,三十二般变化,继而偕子同生不老  自动漫游过秦时,转辗后天子,接着花旦青衣  一半求道,一半归途  君不见,葫芦山下有七宝刺穿两仪  君不见,太白仙人扬扇放声高歌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