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韩老头陈氏的转变

“那修身齐家是县里的大户人家,咱们过去的最合适吗?咱们是通常的庄户人家。”林氏从来不没来过县里但是很很紧张的。光光宽慰她“娘,你想一想咱们家有八十亩果园子,除了这个宅子,后面除了作坊,除了一些土地,昨天齐妈妈都看见了的,她回家去当然会跟修身齐家夫人禀告的,你光光安慰她“娘,你想想咱们家有七十亩果园子,还有这个宅子,后面还有作坊,还有一些土地,今天齐妈妈都看到了的,她回去肯定会跟齐家夫人禀报的,你自信点好不好?”。...

“那齐家是县里的大户人家,咱们过去合适吗?咱们就是一般的庄户人家。”林氏从来没去过县里还是很紧张的。

光光安慰她“娘,你想想咱们家有七十亩果园子,还有这个宅子,后面还有作坊,还有一些土地,今天齐妈妈都看到了的,她回去肯定会跟齐家夫人禀报的,你自信点好不好?”

“咱们虽然算不上啥大富大贵的人家吧,咱们也算得上是小富了吧,咱们比我们镇上的好些人家强的多了。”

“别看那些人住在城里,大部分都是外强中干,我敢说比咱家家底厚的还是少数的呢。”

光光说的肯定不是真的,不过她这么说林氏心里就没那么紧张了。

“那你大伯大伯娘那边咋办啊?”

“就如实告诉我爷他们,让他们知道这件事情就行了。”

光光收拾了桌子上齐家带来的点心布匹啥的,跟着韩得平往老宅去了。

路上遇到不少村里人,有那不知道咋回事的人,还以为韩得平又给韩老头和陈氏送吃的送布匹呢。

称赞韩得平孝顺的同时又羡慕韩老头和陈氏有那么有出息有孝心的儿子。

来了老宅,这边正好吃过晌午饭,一家人都还没散,见到韩得平和光光拿那么多东西过来,韩得贵和江氏都是眼前一亮。

光光注意到全家人都在,只有吴氏在灶房里刷锅洗碗,吴氏现在这是又被打回原形一下子变成了家里最底层了?

也难怪,家里就剩两个儿媳妇使唤,江氏是自己的外甥女又得陈氏喜爱自然是不用干活得。

吴氏失去了娘家人的支撑又加上是韩小棠的亲娘,陈氏对韩小棠丢了韩家脸面的事情是耿耿于怀,不使唤吴氏使唤谁去?

“老二,光儿来了。”韩老头今天心情好了不少,也可能是小闺女即将嫁人带来的喜悦吧!

陈氏见到他们虽然仍旧冷着脸,却破天荒的叫小莲给他们搬凳子“小莲,给你二叔和妹子搬凳子坐。”

陈氏这般安排小莲给光光搬凳子,光光自然是换来了小莲恶狠狠的瞪视。

光光才不怕她呢,现在小莲也就只能瞪瞪她了吧,她就喜欢看小莲嫉妒羡慕自己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父女两把东西放到了陈氏面前才转身坐了,韩老头乐呵呵的说:“每次来都拿这么多东西做啥?别花那冤枉钱,人来了就行了。”

韩得平还没说话呢,韩得昌就说了:“爹,二弟家现在发达了,可不差这一点吃的穿的。”

韩老头不悦的瞪了一眼长子,然后“唉”了一声也没训斥韩得昌,毕竟是偏爱的像子,韩老头很少会在公开的场合不给韩得昌留脸面的。

“爷,这不是我们家买的,是齐家人送来的呢。齐家夫人差那个来过两次的齐妈妈来给我们家送帖子。”

韩老头还没吭声呢,韩得昌有些激动的道:“齐家人来了?是不是叫我和你大伯娘回城里去的啊?老二,你不厚道啊,齐家来人了你咋不带这边来,人走了没?”

说着他就站了起来,大有要去追赶齐妈妈的架势。

“老大。”韩老头有些脸红的训斥了韩得昌一句。

“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就说了这么一句就没说出其他重的话了。

韩得平也叹气了,韩得昌这个德行以后怎么才能够做一个家里顶门立户的当家人呢?

不想着踏踏实实的过日子,就想着去贴靠有钱的亲戚,不劳而获的事情哪是那么容易的,人家又不是傻子,会无休止的供应你们!

“爹,大哥,齐家来了人去家里找我,我说你是不是找错了人,老宅子在村里呢!那齐妈妈说的明白就是找我的,还给了我一张喜帖。”

韩得平就把喜帖递给韩得昌观看,上面只写了邀请韩得平及夫人参加喜宴,再无其他,韩得昌的脸色就灰败了下来。

吴氏听说齐家来了帖子兴冲冲的跑到门边问韩得昌:“当家的,是不是咱们闺女叫咱们回城里去?”

韩老头也去看韩得昌“得昌啊,这帖子上写了啥?”

韩得昌黑着脸质问韩得平“老二,是不是你改了字?我才是齐公子的老丈人,他们齐家请你们去做啥?”

韩得平都被韩得昌给气乐了:“大哥,你说这话亏不亏心呐?齐公子大婚,人家请我们去喝喜酒,我难道还得抓着人家问为啥请我啊?”

至于韩得昌说的啥齐公子的老丈人就更可笑了,人家齐公子这明媒正娶的夫人娘家爹才是正经的老丈人呢。

韩老头和陈氏也都听明白是咋回事了,陈氏就冲呆愣在门口的吴氏骂道:“还杵在这干啥?碗洗好了没?洗好了该喂猪了,你个没眼色的东西,扫把星。还等着人家齐家来请你呢,你脸咋那么大呢,你以为你是谁啊?”

越想越气,陈氏对着吴氏啐了一口:“什么玩意儿?小棠顶多就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妾,人家想打想卖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你们还把自己当做什么好贵人呢?还请你去县里?你咋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子呢?”

这话陈氏虽然骂的是吴氏,却也狠狠地打了韩得昌的脸,让他一张白脸都气成了紫茄色。

“得了,别说了。”韩老头似乎是不想让长子在这么多人面前难堪,打断了陈氏的叫骂。

韩得平说完了事就站了起来“爹娘,我们就是来说一下这个事情的,没其他的事我就走了。”

对于老宅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韩得平并不想多参合。

“十五添妆那天晚上的酒席,就在我那边整治吧,回头我叫孩子娘请些村里的媳妇婆子们过去帮忙做饭,您和娘还有小妹妹啥都不用准备,过去吃饭就行了。”

“啊,好。有啥菜你那边没有的,早点过来说一声我叫你娘她们好准备。”韩老头客气的说了句。

陈氏这次亲自给父女两送出了门嘴里还说:“十五那天下午我逮两只鸡过去,你家果园子里的鸡都还是小崽子呢。”

虽然态度算不上温和,但是说出的话却是破天荒的大度。

韩得平闷着头应了,父女两就一起走着回家,光光就小声跟韩得平说道:“爹,我咋感觉爷奶怪怪的呢?”

光光当然知道韩老头和陈氏如此转变是为了啥,她就是故意这么说的,为了想提醒一下韩得平别为了眼前的一点温情忘了以往种种。

韩得平的声音有些闷闷的:“有啥怪的,不挺好的。”

光光就没再说下去,她也能感觉得出来,老爹心情并不好,应该是每次从老宅回家了以后都不高兴。

鸡飞狗跳的农门生活最新章节

鸡飞狗跳的农门生活相关资讯

鸡飞狗跳的农门生活

作者:没有鱼的鱼
类型:高干总裁 状态:连载编辑:海浪无声 在读:19536人
  韩光光 一觉醒过来莫名其妙回到一个历史上也没详细记载的王朝,吃不饱穿不暖即使了,一家人都成了被不停地榨取的老黄牛!凭啥大伯大伯娘是真爱,而她的爹娘是出乎意料?简言之冰冻三尺非三日之寒,小腹三层也非是三日之馋,哪里有被压迫就从哪里站出来,下回分解小小农女如何从鸡毛蒜皮的农家生活中杀开一条血路,率领全家发迹致富之路,走上人生巅峰……坐在床边守着的中年妇女见到自家小闺女终于醒来了忙一把按住韩光光乱动的小脑袋“我的好光儿,你可算是醒来了,可担心死娘了。”。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