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添置土地

武长使夫人笑弯了了眉毛“这幅屏风面料是极佳的,图案喜庆热闹新颖独特,我给你二十两一副。这些缎面手帕就二十文钱一张,棉布的给你算十文钱一张,粗布的算七文钱一张。荷包都按二十文钱一个收吧。”光中信喜,这可是比在镇上卖绣活的价钱翻了二倍了“谢谢您长使夫人这些缎面手帕就三十文钱一张,棉布的给你算十文钱一张,粗布的算七文钱一张。荷包都按三十文钱一个收吧。”。...

武长使夫人笑弯了了眉毛“这幅屏风面料也是极好的,图案喜庆新颖,我给你四十两一副。

这些缎面手帕就三十文钱一张,棉布的给你算十文钱一张,粗布的算七文钱一张。荷包都按三十文钱一个收吧。”

光光大喜,这可是比在镇上卖绣活的价钱翻了二倍了“谢谢长使夫人。”

清点了绣帕荷包一共卖了六七两银子。

“你们要是绣了什么新花样只管送来我府里,我们家有不少铺子都是专门卖布匹绣活的。”

父女三人兴高采烈的辞别了武长使夫人跟着蒋掌柜往前院走,绕过影壁墙出了垂花门,迎面就撞上了一行人。

蒋掌柜吓的出了一身冷汗,对着父女三人小声的说着“快躲到走廊一边跪好,不准抬头。”

然后他就带头跪在了一边,韩得平忙拉了孝延光光一块儿低头跪在了廊下。

光光偷眼去瞧从面前走过去的一行人,领头的是个身穿蓝色圆领蟒袍的年轻人,大概只在二十上下的年纪,腰束玉带,头戴掐丝莽龙冠,他的衣服袖口下摆和胸前都滚着四爪金龙。

光光吃了一惊,顺着衣服往上看,看到一张棱角分明的脸,一双浓黑的剑眉此时紧皱,薄唇微抿,有着说不清的气场。

他的身后跟着好几名年龄不等身穿官服的官员,个个神情肃穆,一言不发。

仿佛是感受到了光光的目光,那个年轻人冷冷的向下瞥了一眼,就这一眼让光光全身仿佛坠入冰窟一样寒冷,吓得她赶紧低头,幸好那一行人也没停留从他们面前就这么走过去了。

等他们都走远了,蒋掌柜才带着他们起身,光光看蒋掌柜不停地擦着冷汗好奇的问道“蒋伯伯,他们是什么人啊?把你吓成这样?”

蒋掌柜领着他们又继续往外走“打头的可不是别人呐,是我们淮阳府的王爷,王爷他老人家最是喜怒无常了,你们以后遇到可要小心呐!”

老人家?光光无语,看淮阳王的年纪也就二十出头吧!

他们一家人也没放在心上,比较王爷神马滴离他们太遥远,还是抓紧时间赚钱来的现实点。

回到梨花镇的家里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事情了,光光把卖粉卖彩色面条的钱入了公账,把卖帕子卖屏风的钱拿出来跟小棉平分了。

这个生意可是她们姐妹俩鼓捣的私活呢,不能交公。

光光又拿出来二两银子给林氏,让他去给刘大河媳妇刘大山媳妇送去,她们绣了半个月光光给了一人一两的工钱也算是高价了。

再过两天就是韩喜儿出门子的日子,林氏就说先暂停作坊里的活计,年前也没几天了就不做了。

光光也计算着日子,孝正也放假了,要等到二月里才会开学,她就把绣活的事也放下了,都得等过了年再重新计划。

因为年后到了二三月就得种山楂树了,光光就想着把路对面挨着自家那块地的两边地也给买了,以后做点啥都好打算。

韩得平就去拖了里正在地的主人家里去说和,又买了十亩地下来,人家的地里已经种了小麦,又另外补了十两银子做收粮食的钱才算是办成事。

到了添妆这天,林氏和小棉光光就没出门,在家里打扫卫生,韩得平带着两个儿子又去砍柴去了,大门外却响起了拍门声。

光光跑去开门,门外有辆马车,马车上有齐家的标记,下来的人不是韩得昌一家又是谁?

“大伯,大伯娘,大堂哥大堂嫂,你们回来啦?”光光有礼貌的跟众人打招呼。

一家人都穿的很体面,下了马车都是双眼放光的打量着光光家的宅子。

林氏听到动静也就出来了“大哥大嫂啊,你们回来了?”

韩得昌冷淡的点头“老二呐?他咋不出来接我两步?”

林氏面上一僵,估计心里早骂开了“我们当家的跟孝延他们砍柴去了。”

吴氏就笑开了“二弟妹啊,你家这么大这么好的房子,没有个二百两恐怕是盖不上来的吧?都这么有钱了,二弟还去做那粗活?”

光光真想喷吴氏一脸“大伯娘,咱们都是地道的庄稼人,不干活吃啥啊?我奶天天念叨你们呢,你们回家了没啊?我爷奶都可想崇义了。”

见林氏也没有邀请他们进去的打算,加上韩得平不在家,韩得昌就带着人上了马车往老宅去了。

“你说他们,回来了不去老宅子看看,先来敲咱家的门。”林氏有些感叹“得亏着你野奶天天想着他们呢!”

光光冷笑“老样子他们并不想我爷奶啊!”

林氏不想多管闲事,就带着两个闺女关了门,明天才是韩喜儿出门子的正日子,添妆都是前一天晚上准备的事情,林氏打算晚上再到老宅里去。

晌午韩老头打发了小莲过来叫韩得平一家过去吃饭,韩得平推说有事忙就没去,小莲走的时候脸色很不好看,嘴里还一直骂骂咧咧。

鸡飞狗跳的农门生活最新章节

鸡飞狗跳的农门生活相关资讯

鸡飞狗跳的农门生活

作者:没有鱼的鱼
类型:高干总裁 状态:连载编辑:海浪无声 在读:19536人
  韩光光 一觉醒过来莫名其妙回到一个历史上也没详细记载的王朝,吃不饱穿不暖即使了,一家人都成了被不停地榨取的老黄牛!凭啥大伯大伯娘是真爱,而她的爹娘是出乎意料?简言之冰冻三尺非三日之寒,小腹三层也非是三日之馋,哪里有被压迫就从哪里站出来,下回分解小小农女如何从鸡毛蒜皮的农家生活中杀开一条血路,率领全家发迹致富之路,走上人生巅峰……坐在床边守着的中年妇女见到自家小闺女终于醒来了忙一把按住韩光光乱动的小脑袋“我的好光儿,你可算是醒来了,可担心死娘了。”。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