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韩得平被打

结束了了一趟府城之旅,第二天他们才赶回了家里。到了家没多久,韩得贵就来光光家叫韩得平回老宅一趟,说是韩老头和陈氏有事情找他们。韩得平就让光光把从府城买来的一些点心,尺头拿了,一家三口就往老宅来了。路过此地村里的时候,大家都要主动打打招呼,看见他们一到了家没多久,韩得贵就来光光家叫韩得平回老宅一趟,说是韩老头和陈氏有事情找他们。。...

结束了一趟府城之旅,第二天他们才返回了家里。

到了家没多久,韩得贵就来光光家叫韩得平回老宅一趟,说是韩老头和陈氏有事情找他们。

韩得平就让光光把从府城买来的一些点心,尺头拿了,一家三口就往老宅来了。

路过村里的时候,大家都会主动打招呼,看到他们一家手里大一包小一包的东西,都很羡慕韩老头和陈氏。

到了老宅上房,这次全家人都在,光光就把东西都给放到桌上“爷奶,这是我爹给你们买的点心和布料,在府城带回来的呢。”

“瞎显摆。”小莲傲娇的冷哼。

陈氏的脸上看不出来啥喜怒,平静的收了东西。

韩老头见人都到了,就对韩得平说:“今天叫你们来是说说过两日你小妹妹的婆家来下定的事情。”

韩得平惊讶“啊?定了,哪里的?谁给说的亲?”

“你大姨给说的亲。”陈氏不冷不淡的说。

韩得平就“哦”了一声,这不声不响的就给定上了亲,他也不知道说啥,反正他也做不了主。

“是这样的,老二、我和你娘的意思呢,是想下定的时候我们到你那宅子里去整治做两桌酒席。”韩老头又接着说。

“你那边排场,咱们也给你小妹做个脸面,你看如何?”(本地方言排场指有面子。)

韩得平和林氏对望了一眼,就没及时搭话。

他们夫妻这般作态,陈氏当即就怒了:“你看林氏做啥?你爹问你话呢,一个大老爷们,一点家都做不了主?你还算什么男人,一点囊气都没有。”

韩老头赶紧阻止陈氏“你有事说事,咋又吵吵上了。”

韩得平被陈氏骂的抬不起头来,也没吭声。

韩得贵就开口了:“二哥,你不厚道啊,咱妹子定亲这么大的事情,就用下你的宅子,你就不乐意了,你还是不是乐儿的亲哥?”

韩得平无法,只得开口“爹,去我那吃饭都是小事,整治两桌酒席而已,又不是多大的难事,就是不像那么回事不是,我是怕外人说道讲究你。你们要是愿意自然可以的。”

毕竟乐儿是他的妹子,又不是闺女,定亲不在老宅却在他们分家另过的房子里,村里人该笑话了。

陈氏这才缓和了脸色“谁能说道啥啊?那是你亲妹子的事,又不是那两姓旁人的事。”

说完还故意用眼睛狠狠瞪了林氏一眼,林氏感觉特别无辜,她从来了开始就一句话都没说过好吧。

见说定了这个事,韩老头又说“腊月里喜儿就要出门子了,嫁妆家具我是让你得禄得寿两个堂兄打的,这嫁妆的钱你们兄弟就平分。”

韩得富可不乐意了“爹,当初分家的时候文书上写的清楚,大妹小妹的嫁妆由那四亩地的出产来出,我们兄弟陪送是要陪送的,可不代表我们要全包。

不然就不公平,那家就需要重新分。”

“重新分好,那二哥家的房子和地都要算在内,我们再分一次。”韩得贵说。

韩得平并不理会他,只是沉默。

韩得富见弟弟这幅无赖模样气急败坏的说:“你放屁,二哥的家产都是自家挣来的,跟大家半个铜子的关系都没有,凭啥分给你们。”

“得了,别吵了。”韩老头提高了一些声音。

“嫁妆我和你们娘准备一部分,你们也都分担一些,到时添妆……”韩老头就去看韩得平等着他接话。

韩得平觉得莫名其妙,添妆就添妆看他做啥?

添妆是妇道人家林氏的事情,到时大不了多给大妹添些衣料尺头啥的不就是了。

陈氏就没这么委婉:“老二,你说你给你大妹添多少钱?”

韩得平愕然“不是都兴添尺头衣料啥的吗?”

这添多少钱在农村里还是很少见的。

陈氏可就真恼了“呸!你个没囊气的玩意,那别人添个尺头盆子啥的就完事了,你能一样吗?你可是喜儿她亲哥哥,你能不给她长点脸面吗?”

韩得平被骂了个脸红“我会看着办的,到时兄弟们添多少我只会多不会少的。”

“不行,你最少得添二十两。”陈氏斩钉截铁的说道。

韩得平也是被陈氏弄的没办法,他就去看林氏和光光。

光光当然了解家里的财务情况,也只有几十两了,现在家里生意停了,他们每天已经失去了经济来源,可是孝正读书却是每天都在花钱的,笔墨纸砚都是不小的开支。

“爹,咱们跟着大伯走啊,大伯家现在都有出息了,人家在城里吃好的穿好的,说不好还有人伺候呢,咱们家有啥啊,咱们就靠种地为生。

咱连大伯都比不上呢,到时大伯娘给添的多了,咱们比不起也可以尽力而为。”

韩得平点头“娘,大妹妹是我的亲妹子,我不会亏待她的。”

陈氏冷笑“你们给那两姓旁人都舍得,给妹子可不能不舍的,回去了给你妹子最少做两套绸缎料子的衣服。”

陈氏这就有点意有所指了,林氏知道婆婆是在说她给娘家人做衣服了,她也没还嘴,是不想跟陈氏掰扯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韩得平却是一皱眉头“娘,咱们就是小户人家,穿啥绸缎啊,我看那季家也不是每个人都穿绸缎啊,咱们有多大能力就陪啥样东西……”

陈氏气的一巴掌甩到韩得平脸上“你这个王八犊子,对外人都舍得,对你亲妹子就不舍得,看我不打死你……”

大家都没想到陈氏的脾气如此火爆,说动手就动手,韩老头一把拉开了陈氏“说事就说事,你咋还往孩子脸上招呼?”

陈氏啐了一口“呸!败家玩意,就是我说的,两套绸缎衣服,要是不做出来看我不收拾你。”

韩得平被陈氏又打又骂,在回家的路上是蔫头搭脑的,有路过的村民见了韩得平脸上的巴掌印都询问是谁打的。

韩得平和林氏自然不会在别人面前说陈氏的是非,光光就说“我奶让我们家给大姑做两身绸缎衣裳,我爹说了两句我奶还动手了咧。”

村民们咋舌“韩二婶可真是,韩二哥这么大人了还动手?”

“还绸缎衣裳啊,你们家都没穿上呢,你奶也好意思叫你们给你大姑做?”

就这么回到了家,韩得平被陈氏打了的消息也传播的差不多了。

不过光光还是打算给韩喜儿做两身绸缎衣裳,家里是有布料的,都是镇上那几家人送的回礼,他们家又没人穿绸缎,也算是物用其极了。

鸡飞狗跳的农门生活最新章节

鸡飞狗跳的农门生活相关资讯

鸡飞狗跳的农门生活

作者:没有鱼的鱼
类型:高干总裁 状态:连载编辑:海浪无声 在读:19536人
  韩光光 一觉醒过来莫名其妙回到一个历史上也没详细记载的王朝,吃不饱穿不暖即使了,一家人都成了被不停地榨取的老黄牛!凭啥大伯大伯娘是真爱,而她的爹娘是出乎意料?简言之冰冻三尺非三日之寒,小腹三层也非是三日之馋,哪里有被压迫就从哪里站出来,下回分解小小农女如何从鸡毛蒜皮的农家生活中杀开一条血路,率领全家发迹致富之路,走上人生巅峰……坐在床边守着的中年妇女见到自家小闺女终于醒来了忙一把按住韩光光乱动的小脑袋“我的好光儿,你可算是醒来了,可担心死娘了。”。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