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忙碌的生活

回家里的时候,韩老头就在院子大门前翻晒谷草,见他们撕扯回去了,韩老头放下自己了农具“老二啊,你们生意咋样啊,好卖不?”韩得平的脸上就露着了喜色“还行,过的去,爹,您吃响午没?”韩老头欣喜的点点头“哦,那就好。你娘她们还没做好呢,你们快家去吧。”院子里小莲又在洗衣服,她看到了光光没有好脸色的扭头哼了声。。...

回到家里的时候,韩老头就在院子大门前翻晒谷草,见他们拉扯回来了,韩老头放下了农具“老二啊,你们生意咋样啊,好卖不?”

韩得平的脸上就露出了喜色“还行,过得去,爹,您吃晌午没?”

韩老头欣慰的点头“哦,那就好。你娘她们还没做好呢,你们快家去吧。”

院子里小莲又在洗衣服,她看到了光光没有好脸色的扭头哼了声。

光光才不怕得罪她呢,冲着她做了个鬼脸,反正他们都分家单过了。

家里小棉已经把饭菜都煮好了,他们回到家吃现成的就行了。

吃了饭,一家人就开始清点今天赚的钱,大概是在三百多个铜板。

光光就给家里人算账“咱们用了二十五斤豆面,就要从这些钱里减去一百二十文钱的豆面钱,拌了四十五碗凉皮,大概油盐酱醋是每碗成本在一文左右,加起来就是四十五文,我们四个人工,算人十文钱好了……”

“咋还要人工钱呢?都是我们自家生意。”林氏提出疑惑。

光光就给大家解说这其中的关系:“娘,你想啊,我们家这么多人,我们要是不去摆摊,去做些其他的,也许这半天不止挣十文钱呢。

这耽误的工夫是要算在其中的,我们要把成本人工都减去以后剩下的才是我们今天挣的钱。”

韩得平有些算不明白“那闺女,咱们今天还有的赚吗?”

光光嘿嘿一笑“当然有啦,就是不多,跟昨天我哥卖糖葫芦比起来差远了。我们今天净赚有一百二十多文钱。”

孝延有些失望“还比不上我去卖糖葫芦呢。”

光光安慰大家“万事开头难,我们才第一天去卖呢,也没敢做多,后面会越来越好的。”

这么一想,大家又都有了信心和动力。

光光就把钱都串好,拿出林氏的钱匣子,把所有的钱都放好,这里还有昨天孝延卖糖葫芦的四五百文钱,光光叹气,忙碌这么几天都还没挣到一两银子,古代挣钱可真是不易。

收了钱上了锁,光光就没把钥匙还给林氏,而是自己贴身放了。

韩得平和林氏见了也没说啥,反而是为小闺女的财迷样子感到好笑。

他们夫妻两本来就是大字不识一个的普通农村人,也不大算得来账,闺女想管就随她去好了。

“咱们只有二十多斤豆面了,而且这些豆面还是咱家的口粮呢,”光光想到了家里的货源问题。

“爹,要不你去跟咱爷买点绿豆回来。”

韩得平点头“那行,就是买多少好呢?”

“先买一百斤吧,够卖两天的了。”

韩得平答应了一声就去了上房找韩老头说买绿豆的事情。

韩老头有些吃惊:“你们做啥子吃食,这么好卖哦?”

韩得平憨憨一笑“都是孩子们瞎琢磨出来的,买百十斤够卖几天去了。”

韩老头也没说啥,就带着儿子去了内房拿豆子,装了一袋绿豆上了称,韩得平就打算把豆子背回自家屋里。

一旁的陈氏却是不干了“老二啊,这说好了是买绿豆的,你咋不掏钱就想拿走我们老两口的东西啊?”

韩老头不悦的说了陈氏一句“看看你,还是当娘的人呢,孩子是那种人吗?”

陈氏冷笑“就你装大方,你有能耐,你咋不拿出银钱给我?”

韩得平不想韩老头和陈氏为了这么点小事发生争吵,就对陈氏说“我把豆子拿回去就转回来给您送钱。”

陈氏这才给韩得平放行,韩得平回了屋找光光拿了五吊钱送去上房,韩老头和陈氏这才相信二房真的做小生意卖了钱,要不然谁能舍得一下买那么多绿豆。

有了绿豆,林氏和小棉下午就开始做凉皮,光光却打算添加一个新品种,凉粉。

凉粉的制作方法比凉皮复杂。因为做凉粉需要淀粉,绿豆提制淀粉要经历好几个步骤,从挑选优质豆子、温水浸泡、磨浆、过滤、分离、最后才是干燥成粉。

出淀粉的这个过程都需要六到八个小时了,有了淀粉以后制作凉粉就简单许多了。

凉粉就是淀粉勾兑清搅拌均匀,锅下小伙一边煮一边倒入搅拌好的浆水。

这个需要力气和耐心,在小火的情况下要一直搅拌,直到变成透明色起大泡泡了就可以把它盛到准备好的盆子当中,冷却以后倒扣出来就成型了。

说着简单,做起来还是很费工夫,光光就让孝正和孝延一起来帮忙打下手。

而韩得平要去下地干活,也是非常忙碌。本来打算再种一季秋玉米,光光就提议可以改种一季绿豆,现在种下去,绿豆的成熟期是九十天,到中秋前后大概就可以收了。

一家人忙到晚上才算是都弄得差不多了,光光觉得她的小胳膊小腿都要断了,林氏心疼小闺女的懂事,就给小闺女洗澡洗头发,还给她揉腿揉胳膊,让光光享受了一把来自老母亲的关爱。

带着满足的笑容,光光沉沉的睡去了。

鸡飞狗跳的农门生活最新章节

鸡飞狗跳的农门生活相关资讯

鸡飞狗跳的农门生活

作者:没有鱼的鱼
类型:高干总裁 状态:连载编辑:海浪无声 在读:19536人
  韩光光 一觉醒过来莫名其妙回到一个历史上也没详细记载的王朝,吃不饱穿不暖即使了,一家人都成了被不停地榨取的老黄牛!凭啥大伯大伯娘是真爱,而她的爹娘是出乎意料?简言之冰冻三尺非三日之寒,小腹三层也非是三日之馋,哪里有被压迫就从哪里站出来,下回分解小小农女如何从鸡毛蒜皮的农家生活中杀开一条血路,率领全家发迹致富之路,走上人生巅峰……坐在床边守着的中年妇女见到自家小闺女终于醒来了忙一把按住韩光光乱动的小脑袋“我的好光儿,你可算是醒来了,可担心死娘了。”。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