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搬救兵

林氏可以得到消息以后哭昏过去的两次,下面三天韩家,不、所以说是仅有韩家二房的人深陷了悲痛之中。在孝周的一再地一直坚持下韩得平难以只好征得了他去发配边疆的请求,而大柳村能拿得出银钱的人家他不在少数,几十户里算上孝周仅有八个去发配边疆的后生。这也让光光暗自立誓,以在孝周的一再坚持下韩得平无法只得同意了他去充军的请求,而大柳村能拿得出银钱的人家不在少数,几十户里算上孝周只有八个去充军的后生。。...

林氏得到消息以后哭昏过去两次,接下来两天韩家,不、应该说是只有韩家二房的人陷入了沉痛之中。

在孝周的一再坚持下韩得平无法只得同意了他去充军的请求,而大柳村能拿得出银钱的人家不在少数,几十户里算上孝周只有八个去充军的后生。

这也让光光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挣很多很多钱,这样就能够保护家人了。

虽然韩得平和林氏比较包子,但是他们对待孩子对待光光都是极其好的,韩孝周和韩孝延也都很疼爱光光,这让光光时常想起前世的父母来。

这会她的坟头草只怕是都长得老高了吧,也不知道父母听到自己不在了的消息后是怎么度过那段艰难时光的!

林氏再哭闹也是无法,不得不接受长子要远赴他乡的事实,只能强打起精神来给孝周打点包裹,只是夜里总是偷偷的一哭就是半夜,早上起来的时候眼睛总是肿着的。

孝周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会去闯出番事业来出人头地,让林氏过上好日子。

在几日后县衙里就来了差官,里正交了名册以后,差官清点了人数以后就带着人上路了。

韩家众人随意大柳村其他人家一起都送到了村外,一行都是十几岁的半大孩子,此去不知道何时能归?还能不能归谁又说得清楚呢?

在前一天晚上光光把卖糖葫芦得来的一两多银钱都塞给了孝周,希望他能够过得更好一点,能够顺利归家吧!

大家回到家以后,韩得平没有回屋,而是去找了韩老头,他在韩老头面前长跪不起,请求把他们二房分出去另过。

韩老头唉了一声,有些难过的去拉韩得平,却没拉动:“我说老二啊,这征兵一事是朝廷的法度,我也是没法子的事情,你咋还寒了心呐?

这你们家又没个手艺,也没啥好的出路,孩子也多,林氏还得了富贵病,这都是负担啊,你们分出去了怎么过活啊?

爹都是为你好,咱们一起过你大哥他们还能帮扶你一些,你说是不?”

韩得平不说其他的只一味的磕头“求爹成全!”

陈氏在一边冷哼:“咋滴,老二,就为了分家你这是要逼死你爹啊?要分家也可以,你们都给我光身滚出我们老韩家,我没你这种不孝的儿子。”

韩老头怒斥陈氏“你胡说啥?有你这么当娘的吗?”

韩得平猛的抬头,双眼血红,他望着陈氏质问“娘,你是打算撵我们走?”

韩老头赶忙说“老二,别听你娘胡说,没有的事,你是我儿子,跟你的其他兄弟都是一样的,他们有的你也有,别听你娘胡咧咧,她一个狗屁不通的乡下婆子懂个啥?”

陈氏被韩老头当着儿子的面贬低了自是不干,她对着韩老头就是一阵喷“呸!好你个韩有年,我狗屁不通?说的你有啥大见识一样?我就知道老二是我生的,他的命都是我的,他现在要撇开我们单过就是不孝。

我没去县衙里告他不孝就不错了,我说让他光身出户就得光身出户!想分家可以,一个铜子的东西都别想带走。”

“你个老虔婆,你咋这么狠心呐!”韩老头同陈氏就这么争吵了起来。

光光和孝延孝正在外面听着都把陈氏骂了个少八百遍。

光光眼睛一转,计上心来,她就出了自家院子往隔壁去了,还没进韩老爷子家的大门,光光就先可怜的哭上了。

在院子里晒衣服的王氏见了就惊讶的迎了上来“光儿,咋啦?咋还哭上了?受啥委屈了,来,跟大奶奶说。”

光光故意哭的很大声“大奶奶,我奶不要我爹了,她叫我们一家光身滚出老韩家,大奶奶,我们就要没家了。”

王氏气的黑了脸“陈氏真这么说的?她了不得了啊,我们韩家的儿孙岂是她说撵就撵的,还轮不到她做主。”

然后王氏就去里屋喊韩老爷子出来,韩老爷子听光光把所有事情都说了一遍也动了肝火,就吩咐孙子孝闵去村里请韩家的一些长老到韩家来说事。

韩老爷子也听说了韩老头家是二房长子去充军的事,就算他知道弟弟家里是交得起抵役银的,他也不好去插手弟弟家的家务事。

他为自己的儿孙交了抵役银以后家底也都给掏空了,想帮韩得平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但是现在陈氏要让韩得平光身出户,他就不得不管了,韩得平姓韩,怎么也是韩家后代儿孙,岂能任由陈氏一个外姓妇人糟践?

韩老爷子和王氏叫上了自己的两个儿子就跟着光光一同来到了隔壁。

果不其然,韩老爷子进门看到的就是韩得平埋着头跪在地上,而陈氏坐在上面正骂的吐沫横飞,不仅仅是骂的韩得平,一口一个滚字,连带着韩老头也给一起骂了。

韩老头这会却是坐在一边沉着脸不说话了,任凭陈氏如何叫嚷也不吭声。

韩老爷子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他现在院门口大喝:“有年啊,你可真是能耐,让一个外姓妇人爬到头上来作威作福拉屎拉尿,你真是给我们老韩家长脸。”

听到动静,陈氏总算是闭了嘴,韩老头是一阵尴尬,又羞又恼的对着陈氏吩咐:“还愣着做啥?还不去端茶倒水,请大嫂进来?”

说着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迎了出来“大哥大嫂,快进来坐。”

王氏并不理会小叔子,板起脸吩咐自己的两个儿子“得禄得寿,去把你们兄弟扶起来,得平这么跪着这当爹娘的不心疼,我做大伯娘的心里可不落忍。”

一照面韩老头就被王氏拿话给刺了,脸上的笑也变得勉强起来。

韩得禄兄弟俩二话不说就过去一边一个架起了韩得平,还安慰着“得平兄弟这是何苦?有啥不能好好说的。”

韩得平顺势也就起来了,只是没搭话,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不知道是跪久了还是被陈氏给气的狠了。

光光见韩得平这样也给唬了一跳,这是憋屈狠了气不顺呐?“爹,你咋啦?咋脸那么白啊?”

韩得禄兄弟两也发现了反常,拍着韩得平的背一边叫着“得平兄弟,得平兄弟!”

只是韩得平干张着嘴却说不出话来,不一会儿脸色就越来越白,头脸冒出冷汗来。

鸡飞狗跳的农门生活最新章节

鸡飞狗跳的农门生活相关资讯

鸡飞狗跳的农门生活

作者:没有鱼的鱼
类型:高干总裁 状态:连载编辑:海浪无声 在读:19536人
  韩光光 一觉醒过来莫名其妙回到一个历史上也没详细记载的王朝,吃不饱穿不暖即使了,一家人都成了被不停地榨取的老黄牛!凭啥大伯大伯娘是真爱,而她的爹娘是出乎意料?简言之冰冻三尺非三日之寒,小腹三层也非是三日之馋,哪里有被压迫就从哪里站出来,下回分解小小农女如何从鸡毛蒜皮的农家生活中杀开一条血路,率领全家发迹致富之路,走上人生巅峰……坐在床边守着的中年妇女见到自家小闺女终于醒来了忙一把按住韩光光乱动的小脑袋“我的好光儿,你可算是醒来了,可担心死娘了。”。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