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藏经阁

,在一些即将正式场合要穿的,至于核心弟子及长老并无尤其其要求。天渐渐地黑了,众人约好明日一大清早同去藏经阁后就各自散去。……第二日,一大清早叶初三人在饭堂用过早餐后径自回到了藏经阁。藏经阁仅有两层,步入里间,门口处一张桌子前坐着一十六七岁的外门弟子统一着青色道袍,内门弟子则为白色道袍,在一些正式场合必须穿着,至于核心弟子及长老并无特别要求。。...

  似乎众人都谈性正浓,相约进入叶初所在的小院,各各高谈括论,好一番热闹。通过秦天等人述说,叶初才知道,道一宗分为外门弟子、内门弟子、核心弟子。锻体期和炼气期为外门弟子,筑基期为内门弟子,其中优秀者可晋升为核心弟子。核心弟子可划分洞府,有收徒的权力,部分认为自己修行无望的核心弟子可担任各堂的长老的副手,协助宗门管理事务,至于金丹期修为自动晋升为长老。

  外门弟子统一着青色道袍,内门弟子则为白色道袍,在一些正式场合必须穿着,至于核心弟子及长老并无特别要求。

  天渐渐黑了,众人约好明天一早同去藏经阁后就各自散去。

  ……

  次日,一大早叶初等人在饭堂用过早餐后径直来到了藏经阁。藏经阁只有两层,进入里间,门口处一张桌子前坐着一十七八岁的少年,桌子上放着一账本模样的小册子,看其衣着也应是外门弟子。

  见到众人,那少年抬起头来道:“一楼为锻体功法及修真各方面的资料典籍,二楼为炼气功法和一些术法,以及各类杂项。看你们是刚来的吧?先在一楼挑选借阅,二楼还是等锻体有成再上去吧!”

  众人谢过,开始挑选功法。

  叶初打量着四周,这藏经楼完全是个大号的图书馆,各类书籍堆满了一排排书架,同样的秘籍也非一本,一个书架有成百上千本之多,新到弟子可在此挑选一本锻体功法,其余的只能借阅,一个月之内必须归还,最多一次借阅三本,不得带出宗门。

  “唔,《千灵锻体术》,小玉那丫头挑的这本。”叶初随手从一个书架上抽出一本来,这些书也不知道是什么纸张印刷成的,有着一层淡淡的荧光,表面也很光滑。

  “汇万千灵气,通百脉以锻形,千柔百锻……形体自成。嗯,适合女子修炼?”叶初看前面介绍的玄乎,本想细看,突然看到适合女子修炼,一时无语。

  “这功法在女的那边很流行,锻体不会变成大块头,效果也不差,还能塑身美体很受欢迎!”秦天不知什么时候凑过来,瞟了一眼叶初手中的书开口笑道。

  “我觉得这本你比较合适。”叶初没好气地道,“一边忙去!”

  接下来,叶初又看了什么《烈日百锻经》、《玄罡锻体》、《九转锻体》……,一个个写得很玄乎。

  “不选功法了,等会看看富贵他们选的什么再做决定,先去找本修真知识大全来看看!”看了十多本,叶初一时没主意,向另一边写着资料区的地方走去。

  “嗯,《修真灵草汇总》、《炼器材料大全》、《乱去大陆见闻录》……”叶初见资料常识类的书籍每种多的不过百本,少的一二十本,似乎借阅量少宗门也不像之前的功法秘籍一样,同样的书籍就放满一个书架。

  叶初抽出那本《乱云大陆见闻录》,又继续查看起来,不知不觉已走到书架尽头。当他又选了一本《修真常识》,正准备回返去重新翻看功法秘籍时,不经意地往这书架又瞟了一眼,发现夹杂在数十本黄色封皮的《修真常识》中有本深褐色的书籍,一时好奇,顺手抽了出来。

  “《混元锻体书》,名字挺高大上的呀!怎么弄到资料区来了?“叶初看到手中这本灰褐色的秘籍暗想到,”不对呀!功法区没看到过这本秘籍呀?别的秘籍都叫“经”、“典”、”术“,而这本为“书”。“

  “夫天地之起始,万物之初生,生民立命,锻其体,养其神,集其气,终至复归于无极。若返起始……何本何源?为求超脱者,当重起始,修其命,筑其基,后返归于混元,得其大道矣。“

  叶初看了前面一段,心想道:“就锻个体,一本比一本介绍的玄乎,这本最甚,难怪被人扔到这个角落来!”

  接着叶初又向后翻去,只见上面写着一套怪模怪样的身势拳法,有点类似以前看过的《形意拳》。此外还有一套冥想之法,在冥想之时还要摆出各种古怪姿式,看起来十分别扭。

  叶初看了看,把这本秘籍重新插入书架转身准备离开。刚走两步,他顿时停下,又转身抽出了这本秘籍。刚才转身的那一刹那,他感觉似乎要失去一个重要的东西,这是一种直觉。

  自从穿越以后,叶初一直很相信自己的直觉。似乎总一种莫名的感觉萦绕在身边一样,使他有一种发乎内心的超人一等的直觉来。

  叶初拿起这本秘籍细细翻看起来,褐黄色,封皮很厚实,摸起来有一种独特的厚重之感。

  抚摸着这本《混元锻体书》,叶初的心脏不争气的跳动了一下。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神功秘籍,埋尘于此,就为了感触我指尖的温暖,让我炼此神功,笑傲天下?”

  “喔,师弟,你怎么把这本书找了出来?”叶初嘴角含笑,正自恋般地臆想着,不料被一个不合谐的声音打断了。

  回过头来,叶初见门口的那位少年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他身后,正瞅着他手中的书,面带古怪笑容。

  “这功法有什么不同吗?师兄?”叶初连忙请教道。

  “这《混元锻体书》分前后两篇,一为锻体拳法,一为冥想。听以前的师兄说过,练起来费时又费力,前期还需要大量天材地宝打熬身体,别人练习锻体之术一二年就可尝试开始炼气了,这功法少则耗费三五年时光,也只是身体更强健一些,相对于其它功法并不占多少优势。“这位少年可能在藏经阁呆得久了,难得有个发挥的机会,顿时滔滔不觉起来。

  “那为什么只余一本了?”叶初又问道。

  “哎,听说这功法从宗门建立之初就存在,许多宗门前辈也没修炼出来什么结果,更可悲的是,这功法还有许多奇奇怪怪的冥想姿式,一操练起来往往引得许多同门围观,这还算轻的,那些姿式还不是一般人能使出来,听说异常痛苦,还有可能伤及筋骨,往往耗费时光后,只得放弃,重新挑选功法修炼。”

  “所以这功法慢慢就没人来尝试了,你手上这本听说还是底本呢,也不知道什么材料制成的,放了上万年都不见腐朽。”见叶初没说话,少年继续道。

  “喔,这样的话,那这功法秘籍我要了,能借阅吗?”叶初眨眨眼睛说道。

  此时他心中狂喊:这不是传说中被所有人忽视的神功秘籍吗?只有在主角手中才能绽放光芒,为主角日后逍遥世界打下坚实的基础。

  “呃,我没听错吧?师弟你真的要选这本?”叶初还在那神情恍惚,少年忍不住打断了他的白日梦。

  “确定了,就这本了,还有手上这两本一起!”

  “嗯!功法登记一下可以直接带走,其它两本资料内书得办理借阅!师弟要么再考虑一下?”少年觉得自己好心办了坏事,干脆让叶初直接领了这本书带走,反正宗门规定可直接选取一本功法,至于孤本,听说后山还有个藏经洞,所有功法典籍都由玉简记录保存了一份,到时再申请一下,重新编录一本过来就行。

  因为在角落里耽搁了些时间,等在少年处办好了手续,众人早已在藏经阁门外等待。

  “叶哥儿,选了本什么功法?”富贵凑了过来。

  “咯!”叶初扬了扬手中的秘籍。

  “嗯,看起来有些来头?这本好像在里面没见过?”秦天也凑了过来一把抢过秘籍翻看起来。

  “呵呵,只此一本,绝版,看看名字就牛逼!”叶初有几分得意。

  “得,你自己练吧,练不会早换,只剩一本了,还这么破旧,一看就没什么人选的,要么特难练,要么垃圾功法!”秦天翻了翻白眼,一下看穿了本质,把书扔回给叶初。

  “这小子脑子还挺灵光的嘛!似乎是又难练,又垃圾!”叶初瘪瘪嘴,暗叹道。

  叶初虽然不在乎,但心里着实没什么底,谁说他可能是主角,谁又肯定他是天才呢,来这世界三年有余,他还未发现他有什么异于常人的地方,资质还没富贵好。

  “不管了,练了再说,作为一个穿越客总要有点与众不同!”叶初有时颇有几分光棍气质。

  因为宗门中午饭堂不会开门,看时间还在决定在宗门内走走逛逛,也认下路,以后各人都要开始修炼了,可能不会再有现在的闲情逸致了。

  在叶初看来,宗门的修炼环境还是挺好的,如果脸皮够厚,三十岁以前都可以混吃等死了,如果到了三十岁还没炼气期,那没人好说的,自己走人吧。如果十五岁进宗门,有整整十五年给你修炼,而且只需要修炼到炼气期就行,他不知其它宗门是什么样的,多半没这里好吧!

  叶初颇有点先入为主的意思,试想一下一个人如果二十多岁还没进入炼气期,在同门的异样的眼光下肯定度日如年,早就自己闪人了,更别说等到三十岁了。虽是同门,哪怕在地球上也存在竞争,别说修真界了。

  众人慢悠悠地晃回了万仙阁,刚到大门内就见那位白发苍苍的王师兄手拿一块写满字的木牌子从道旁小树林钻了出来。

  “明天有位师叔会到讲道台给你们这些小家伙说道说道,到时记得不要迟到了。”看到众人,王师兄笑道开口道。

  帮王师兄挂好了木牌,众人打了个招呼均回到小院。

  回到自己的小屋,叶初径直躺在了床上,想着王师兄笑的时候那皱纹仿佛像一朵衰败的菊花,配合着那披肩的乱发,还有浑浊凹陷的双眼,叶初不禁打了个寒颤,看来以后还是认真修炼的好,不然这形象可能就是他今后的写照。

  听许师兄说过,宗门内的辈分以掌门为界,掌门同辈的都叫师叔师伯,往上的都称师祖或长老,往下的皆师兄弟相称,不应修为高升而划分。当然在外面遇到修为比自己高的均称为前辈以示尊重。

来到仙侠世界最新章节

来到仙侠世界相关资讯

来到仙侠世界

作者:把酒迎风
类型:玄幻魔法 状态:完结编辑:初心未许 在读:16172人
  地球上的一个普普通通小子摔了一跤,一不小心滑落到波澜壮阔的仙侠世界,是溅起一朵小水花,但是热潮惊涛骇浪? 回到仙侠世界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这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此时正枕着双手,在树荫下睡得正香。不高的鼻梁,乌黑浓密呈弯月状的眉毛,大小适中的嘴,虽不算英俊,模样还算清秀讨喜。。
  •   老&人身上

      老人身上似乎一直笼罩着一层神秘的面纱,一直以来只问过叶初的名字,连来历也没问过。叶初曾经费了老大功夫为自己编造了一个看起来天衣无缝的来历,老人听后只是冲他笑了笑,为此他感觉很受打击。

    2020-10-28 06:48:41详情点赞(0)回复(0)
  • 直在用&?”

      “小锤一直在用不可能,那个册子和野山参就更不可能了,难道是令牌?”

    2020-10-29 03:23:57详情点赞(0)回复(0)
  • 山的木&有。

      叶初偏头往外看去,屋外除了堆成小山的木材,什么都没有。

    2020-10-28 06:26:32详情点赞(0)回复(0)
  • 路看起&久了眼

      叶初想了一下,从背包里取出那个皮袋子从里面拿出了金色令牌。只见令牌泛着金色的光芒,上面密密麻麻的纹路看起来神秘而不可测,盯久了眼睛胀得生疼。

    2020-10-27 05:38:46详情点赞(0)回复(0)
  • 有说要&。叶初

      “我进了仙门稳定下来,一定回来看您!”叶初远远地冲老人大声喊道。虽然老人说他也要离开,但并没有说要去哪里,什么时候走。叶初还是想以后能回来看看,希望到时老人还在吧!

    2020-10-27 04:15:49详情点赞(0)回复(0)
  • 让叶初&避开除

      离老人屋子最近的村子要走半天的路程,但老人给的地图却没有经过任何的村子,似乎有意避开一般,就像当初让叶初避开除了老人以外的任何人。

    2020-10-27 11:56:40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