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家有穷亲需应付

姑娘们到了偏厅,文华县主自然而然坐在中间座位,大家众星捧月通常的围在。黄纹狠狠地的剜了林之秀几眼,也凑了过去的。文华县主看林之秀随便的找了个地方坐着,丝毫也没跟自己套近乎的则表示,心说:她还当真色!长得好了不得啊!起了拉众被冷落她的心思,因为她昨天的话文华县主看林之秀随意的找了个地方坐着,丝毫没有跟自己套近乎的表示,心想:她还真个色!长得好了不起啊!。...

姑娘们到了偏厅,文华县主自然坐在中间座位,大家众星捧月一般的围着。黄纹狠狠的剜了林之秀一眼,也凑了过去。

文华县主看林之秀随意的找了个地方坐着,丝毫没有跟自己套近乎的表示,心想:她还真个色!长得好了不起啊!

起了拉众冷落她的心思,所以她今天的话,格外的多了些“……建成了园子,她就张罗着宴请,后来说是有一处还要修整,就推到下个月了。看来,京城又要有一处风雅所在了。到时,之芳之荣,我叫你们一道去!”

有心人知道,这是把林之秀划归庶女范围,明显孤立她的节奏。因为文华县主,平日里是不会跟林之菲和林之盈一起处的。

林之芳脸一红,那个时候,她快出嫁了,还真不好往再往外跑了呢。林之盈姐妹俩脸上尴尬,心里不舒服,但一想,她也没提林之秀,决定一会儿跟林之秀说道去。

林之荣一听,却很高兴“上个月在吴家遇到郡主,她还提起此事呢!”

文华县主笑道“她最近几个月都在说这件事了!”

林之秀大方的坐在那里,好笑的看着挤在身边看她的张佩。

“张姑娘喝茶吗?”

张佩“啊?!我不喝!哦,好,那就喝点吧,谢谢姐姐!”

林之秀给她倒一杯,她端起来,眼睛还在看林之秀。

林之秀说“佩妹妹你在瞧什么呀!”

张佩想起刚才自己的声音大了,于是压低嗓音说“我从没见过你这么好看的人!”

林之秀一笑“每个人都有自己好看的一面啊?!”

张佩郁闷的说“我不好看!”

“怎么会?妹妹的眼睛,干净明亮,一看就是心思纯良的。而且小脸蛋……”林之秀捏了捏,鼓溜溜的苹果脸儿“就么娇嫩,这么红润,健康又好看!”

“真的啊?!”张佩摸着自己脸。

王老太太走后,林老太太在凉棚里与大家说话,李嬷嬷过来,低声在耳边说“老太太,二房老太太来了,直接去了堂屋。”

这指的是林家分了家的二老太太。

林老太太眉头轻轻一皱,心里腻歪,刚送走一个讨厌鬼,都不说让我歇会儿,就又来一个!

林老太太跟大家说“你们就在这里坐!我去去就回。”她起身往堂屋里走,抬眼看了看天,今儿这日子确实没办法,得把她打发了,才算是过去。心里烦得慌,跟李嬷嬷说“你去门上看看,江晚怎么还没到。”

她自己磨磨蹭蹭的回到屋里,林二老太太已经在屋里了。

当年发迹的林老大人,只得了两个儿子。

长子娶的是林老太太黄氏,二儿子娶的是姜氏。姜氏是林老大人年青时好友的女儿,家境一般。

林老太太在闺中就是个各色性子,成亲后跟婆婆和弟妹姜氏,关系也处不好。

后来林老大人没了,已故的林老太太就做主分了家。

分出去的林二太爷只得了一个儿子,这父子俩,聪明,只是两人身子都算不得好,考下功名,没得着前程,反而又是药又是营养品的供着,家里被他们拖累的不轻。后来父子俩,还后来相继都故去了。

日子实在难过,林二老太太就把他们分得的西院房子,折价卖给了林老太爷,并搬到离这儿不远的一个小院子居住。

目前,只林二老太太带着二个孙子一个孙女,艰难度日。

二房长孙林松也随了祖父辈,极聪明,但身子也不好。知道家境难,很是用功,前年考上了秀才。原打算今年秋天考举人的。但他身子时好时坏,到时还不知道怎么样。

二孙子林柏,学业不如林松,不愿意白白费银钱,在家里呆得憋闷,投奔了好友的祖父。

林家二房,慢慢的要变成京城平头百姓了。

而林家大房却过得富贵。

收了二房的院子不说,前些年,还把旁边的两户人家的房子都买下来,重新修了院墙,还新起了两个小院,修整了花园。

平日里一大家子人吃穿用度很是讲究,男婚女嫁生孩子,时不常的宾客盈门。林老太爷能力一般,儿子辈儿,林煦在外为官还早早的没了,现在家里就林既官大,还没实权没多少油水儿。家里这么大的开销,银子打哪儿来?

林二老太太不傻,大房这手笔,她自己盘算了半天的!怎么算,也感觉林家大房的日子不至于这么富贵。

然后就怀疑,分家时,要不是林老太爷昧了财产,就是黄氏做了手脚。

所以一见到林老太太,就旁敲侧击,指桑骂槐,阴阳怪气。

她跟黄氏原本就不合,有了这个心结,更是处不好。但她没权没势无财,林老太太会在乎么?一点也不会退让,见面话说不上几句,就要相互伤害。

平日里,没事儿,林二老太太是不肯与大房来往的。

林二老太太年青时也长得不错,只是因为后来日子艰难。脸上皱纹挺多,头发白了大半,穿着也很朴素,跟林大老太太,二代人似的。

现在两位林老太太见面,脸皮儿上浮着笑,行了礼。

林二老太太旁边就是她的孙女林之萱,今天打扮得十分耀眼。这还是林二老太太拼命阻止过的,不然她恨不得所有贵些的首饰都戴上。她甜甜的给林老太太行礼,林老太太当然也不待见她,笑了应了一声。

林二老太太说“今儿来不少人。热闹!真是富贵盈门哪!”口气就酸溜溜的。

林大老太太根本不理会,直接问“林松呢?”

“到在前头看他大伯去了。听说陈公公来了?”

林老太太说“是,来了。皇上还亲自给老爷写的字呢!”

对于这个,林二老太太也不敢乱使性子,只双手合十说“皇恩浩荡!”

林老太太没好气儿的说“坐会儿吧,一会儿就开席了。”

林二老太太听了心里腻歪,好像我是来你家吃嘴似的!但这日子口,她也不好太犯刺儿“听说煦哥儿的之秀回来了?”

林老太太嗯了一声,问汪嬷嬷“姑娘们呢?”

汪嬷嬷说“还都在偏厅说话。”

“把秀丫头叫过来。”

两个人在说话的时候,林二老太太旁边跟着的林之萱,已经心急如焚了,她想出去跟姑娘们在一起,此刻,变毛失色,坐不安稳。

林二老太太斜眼威胁的看了她,她才消停些。

她们离这最近,之所以这么晚来,是因为两个人因为穿戴的事情,在家里都吵过一架了。林二老太太差点就锁门不来了。最后,林之萱服了软,林二老太太也跟她许诺,只要她听话不惹祸,回来就有十两银子拿。

门口进来一个人,林二老太太一看,呼吸一停“这,这是秀丫头?!”她见过安氏,知道林煦和安氏的女儿不会难看,但也没想到,会是这么好看!

林之秀笑着行礼“秀儿见过叔祖母。”她这态度,明显比对王老太太要热情的多。

“哎,好姑娘,来!”她这么好看,又这么有礼,林二老太太心里高兴,伸手,林之秀就走到眼前把小手递过去。

一入手,感觉这双柔荑,十指尖尖,细嫩光滑,能让人心都软了。又仔细看这个姑娘,眉目如画,装扮精致。更为难得的,是这种温和大方!林二老太太虽然对大嫂有意见,但对小辈儿,倒挺和气。

她掏出一只玉镯子,虽然不是很白,但润泽度极高,油油亮亮的,递给了林之秀“叔祖母给你的见面礼儿,戴着玩吧!”

林之萱早就看到了这个跟她差不多大的女子了。她也不知道谁大谁小,正难以置信的瞪着眼睛,从头到脚,仔细的打量林之秀,好几个来回。

从长相,到首饰衣裳鞋……

顿时心里醋意翻天,怒火万丈。

为什么?

凭什么?!

林家几个姑娘穿戴得比自己好,她就够不服的了。这么一个乡下来的丫头,凭什么穿这种衣裳,戴这种首饰?!

同是姓林,为什么她们穿金戴银过好日子,而我却这么寒酸?凭什么?!一时间,她眼泪都快流下来了,恨不得冲上去把她衣裳扯了,首饰都揪下来扔地上踩!

其实,单论长相,林之萱还是相当不错的。比林之荣还要周正些。

只可惜,相由心生,多年来的不满,嫉妒,恨,不如意,让她表情总是充满戾气。而且,她习惯白眼看人,说话尖声恶气,让她整个人,显得异常刻薄。

她正恨着,就见祖母把玉镯给了林之秀。

当时就急了,尖起嗓子嚷嚷了起来“祖母,您怎么把这个镯子给她?!您答应给我的!”

声音突兀,让正低声说笑的人吓了一跳。

林老太太嘴角带了一丝嘲讽“是啊,弟妹,这镯子太贵重了,换一样吧!秀丫头也不好抢萱儿的心头好呀!”

林二老太太有些尴尬,勉强笑道:“哪有那么多说道?萱丫头就爱这样说话,没事!”说罢,她狠狠的瞪了一眼林之萱。然后又对林之秀说:“秀丫头接着,别理你萱姐姐,她就是个直肠子,说得欢,其实心里不是这样想的。”

林之秀才不理林之萱,笑着双手接过来“谢谢叔祖母赏。”

林之萱被老太太警告,咬着嘴唇,暗下决心,一会儿……说什么也得给要回来!

林老太太淡淡的说“秀丫头有孝心,带了不少东西,说是孝敬咱们这些长辈的。这几天家里忙乱,没来得及给你送去。一会儿回去的时候,让松哥儿带上吧!”

“秀丫头有心了。”叔祖母也听说了这位三姑娘的手笔了,只觉有些心酸,也没拒绝。

林之萱立刻问“有衣料吗?有你身上的这种的吗?”

林之秀还是甜甜笑着“有的,有给祖母和哥哥们做的,也有给萱姐姐做的。”

“怎么不早点送来?”林之萱低声埋怨。

林二太太烦她不给自己长脸,刚要说什么外头又来人“老夫人,刘夫人到了。”

林老太太说“弟妹,我去接一下刘夫人。”

林二老太太自家条件不好,怕那些夫人们看不上,不愿意往前凑“大嫂去忙吧,我在这儿喝茶。你们俩个姑娘家,也出去玩吧,不必管我。”

林之秀和林之萱行礼往外走,林老二太太又叫林之萱“好好玩,别淘气。别忘记祖母跟你说的话!”威胁之意明显。

可林之萱却听也没听完的就跑了。

重生后美强惨女主她疯批了最新章节

重生后美强惨女主她疯批了相关资讯

重生后美强惨女主她疯批了

作者:又见桃花鱼
类型:女生小说 状态:连载编辑:捱过春秋 在读:12398人
  年青人的成王不明白了,偏偏刚救了这个女子,她为什么顺势就得杀了自己?!的确贵妃娘娘说的对,长得很好看的女人,心肠都狠毒。接着他意外发现,这女子不但害他,还得害:她祖母三婶姑母大姐二姐,连她四叔的姨娘都不愿放过我。真是是太狠毒了!太狠毒了。。。唉,的确,仅有自己这样有本事又正义的贵人,才能被压制住她的邪恶的力量。这个一个呆头猪,舍生伺虎的故事。前生,父母了世时,林之秀是个娇娇女,成天吃吃喝喝装扮,也没愁闷。父母离世了,她是乖乖的女,服从长辈,逆来顺受权势。其结果一步一个坑,最后坑死。她复活了!虽然没来及制止父母的死亡,虽然还来及让那齐整宽敞的大门,高高的院墙,墙头露着大树茂盛的枝杈,鸟鸣啾啾,显得分外幽静。。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