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家有贵戚爱得瑟

这一次林老太爷的寿宴,办得算低调,而已请一些至亲好友。叶家人一大清早聚到后院客厅前,老太爷和林即和长子林格还没到,老太太也还没出。三老爷林辉,躲在客厅里打盹儿。袁氏站在大家前面,趁客人来之家,嘱咐一下大家。说是嘱咐,但那个样子,倒像是在给大林家人一大早聚到后院客厅前,老太爷和林即以及长子林格还没到,老太太也还没出来。三老爷林辉,躲在客厅里打盹。。...

这次林老太爷的寿宴,办得算是低调,只是请一些至亲好友。

林家人一大早聚到后院客厅前,老太爷和林即以及长子林格还没到,老太太也还没出来。三老爷林辉,躲在客厅里打盹。

袁氏站在大家前面,趁客人来之家,叮嘱一下大家。说是叮嘱,但那个样子,倒像是在给大家在训话。

她今天打扮也格外正式,穿着深红色窄袖裙,上面有金线织的团花,显得很干练。

头上金镶紫色石榴石的头面,前后八件。还垂下来一颗大东珠,在额头前摇晃着,腕子上戴着几圈的东珠手串格外显眼,凸显了她的富贵。

妆化得浓,眼神犀利,声音细而尖“……要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尽快来找我。关乎林家的脸面的事,都上点心!”

黄氏站在人群里,脸色极不好看,你谁啊这样的口气跟我说话?!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受这些,一时都不知道恨谁好。她今天穿一身浅灰色纱裙,无绣花,但上面织有银线,散发着雅致的光泽。这个料子林之秀也有,织法复杂,产量很小,价格昂贵。发间戴着祖母绿发钗,色调均匀,水头又好。腕子上是没戴过的翡翠手镯。整个人,低调而奢华。

袁氏还特意看了她一眼,无声的哼了一下,又撇向林之秀,那将开没开的牡丹花样……心里气更不打一处来,直接找碴儿了“秀丫头,也没来得及给你找嬷嬷讲规矩,今天的日子多重要!想你也知道!要是还像以前那样没个分寸,丢的可是林家的脸面!今儿你就跟在你大姐身边!多学着点!凡事都不能擅作主张,不明白就要问!”

林之秀右边就站着林之芳,林之秀听罢,美美一笑,贴了贴林之芳“是!大姐姐,是大伯母交待的哦,今天,秀儿要全程跟定你啰!”

林之芳看着如花般娇艳的三妹,眼睛里有一刹的情绪,但很快就过去,只温柔的一笑“好!”这个表情,林之秀差点就没捕捉到!

两个女子贴近一比,袁氏心里头更是一闷!

今天沈靖要来,肯定能见着女儿的面儿,所以她提前叮嘱林之芳,定要精细打扮。早晨也看了,确实还不错。可这个死丫头往她身边一站,生生把之芳压的毫无神采!

简直是岂有此理!

袁氏恨得牙痒痒,后悔刚才说的话了,对林之秀更加痛恨!你就炫耀吧,我看你亲事怎么办!?将来,且有你受苦的时候呢!

她又恨恨的把眼光转向方群群。

方集集在院门外站着没进来。她不来给老太爷老太太请安不合适,但来了,院儿里都是林家人,有她在肯定也不合适,只得在门外站着。

袁氏说“五弟妹的妹妹,是客人,在院子外头站着不像话。平常日子到也罢了,今天,小心着些,别添了麻烦让人说道!”

方群群一听说她妹妹就急了,张口就要说话。林之秀,轻轻一拉她。方群群转头,林之秀也不看她,轻轻的摇摇头。

袁氏又说了几句,威风耍够了,老太爷带着几个儿孙到了。

林老太太这才从屋里出来,老两口坐在堂屋面前,众子孙给他们磕头祝寿。

老太爷心情倒是不错,笑眯眯的让大家起来,嘱咐了几句,意思也是让大家好好招待客人,但语气态度,十分温和。

散场了,方群群脸色还没缓过来,跟林之秀低语“姓袁的这是要疯啊!?”

林之秀轻声说“五婶婶,今天可不是闹的日子。而且,到时集姐姐,会很尴尬的!”

方群群才意识到“对对对!你说的有理……是我大意了。”

林之秀一笑,看着颐指气使的袁氏,温吞内敛的黄氏,再想想她们身家,不由得笑了起来。

前头客厅,林老太爷带着一众儿孙,在接待男宾客。

后客厅,林老太太带着一众媳妇和孙女儿接女眷。

首批客人中,来了林老太太的亲妹子王老太太,身边跟着一个孙女儿,一个外孙女。

还在闺中时,两个老姐妹关系并不好。林老太太嫁到林家,而她妹子嫁给了平静公主的小儿子。

平静公主和她母妃,最是当年太皇太后的眼中钉。公主府建最差,驸马人才最一般,就连给她的嫁妆,都克扣得十分不像话。

所以王老夫人这门亲事,听起来还不错,但实际上,是相当的不成话的。只因为当时王老夫人正在谈的一门好亲,都快定下来了,却因林老太太暗中捣乱,黄了。直接把她耽误了,不得已,才嫁到王家。

没想到,她进王家门儿第二年,顺利生下王家长孙。

紧接着公公王驸马,在东南剿匪立了不少功劳。龙心大悦,给了丰厚的封赏。驸马也往家也弄了不少财物,人都过了中年了,生生的在京城富贵人家中,站了起来。

平静公主甚至还感觉,这个小儿媳妇进家门儿就给自己添了长孙,驸马又立功发财,真是个好命的,对她也格外的好。

这不,她就有了今天这般的得意……

王老太太长得不如林老太太,个子也没她高,这两年还有些胖。但人家气色极好,打扮得极为富贵,跟林老太太并排坐着,谈笑风生,颇有些指点江山的劲头。

旁边坐着孙女王玉华,身上还有文华县主的封号。外孙女儿将玉宝,才艺出众,也是京城有名的贵女之一。

这会儿,王老太太正跟林老太太矫情着“哎哟,还以为有信儿了呢,结果虚晃一枪,弄得我连黄经的好事都没去成!唉,可真是!今儿我这么早来,也要早些回去的。饭是够不上吃了,这询礼媳妇吃得太多,肚子老大,我怕是不好生呢,得亲自盯着些才放心。”她长孙媳妇又要生了。

林老太太随口应着“那是,产婆大夫都安排好了吧!”

“早就找好了!产婆是京城有名的靳婆子。找她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抢到手可是不容易呢……”

她的都是好的!!林老太太恨恨的想“那就好,肯定没事。”

“是呢。今儿天气真好,摆了多少桌席啊?”王老夫人左右看看。

“又不是什么大寿,老太爷的意思不大操办。只前头摆了五桌,后头五桌。体己人热闹一下罢了。”

王老太太说“哎哟,林家的厨上的狮子头,淮扬春也比不过!只可惜今天没功夫尝了。”她对一切都很满意的自信笑着。

“让厨房给你带些回去?”林老太太客气道。

“不用那么麻烦,我想吃就来嘛。”王老太太一挥手。

“今天的席,主要是从松鹤楼请的厨师,家里的饭菜虽然也不错,但办这样的席,还是得外头的讲究些。”林老太太也淡定的夸耀着。

王老太太应着“那是,松鹤楼的烧海参还是相当不错的。”一副吃过见过的样子。

林老太太心里头不爽,指着林之秀“秀丫头过来。这是林煦的丫头之秀,刚打南边回来的。”有这么一刻,她突然感觉,如果二儿子在,她就不至于被这个老女人压着得瑟了吧?念头刚冒头,自己就吓一跳,这个想法可要不得……

林之秀笑着上前给王老太太行礼“姨姥姥!”

王老太太刚才光顾自夸了,林之秀又坐在角落里,她还真没注意。此刻一打量,到是吃一惊,心里泛酸,但表情淡定“嗯,这个丫头……生得还算不错!”

林老太太“……”别的就不行么?你不看看你自己的孙女儿什么模子!真是气得脸都快挂不住了。

王老太太却没理她,从丫头手里接过一个盒子“这是南洋来的小玩意儿,不当什么,就是新鲜些,拿着玩吧。”

林之秀谢过,双手接过来,也没打开看。不卑不亢,大方自如,一举一动都那么赏心悦目。

也没再跟王老太太攀谈,站在众多人面前,笑盈盈的,一点怯意也没有。

这种气度,王老太太又有些意外“文华,玉宝,你们见过秀丫头了吗?”

文华县主和将玉宝早就看到了林之秀,本能的看不顺眼。本没想搭理,但听王老太太说,也只得站起来走到跟前。

王老太太说“秀丫头,这是表姐文华县主。自家人,你倒不用拘谨,喊文华表姐就是了。她很得太后娘娘的喜爱,经常叫到宫里,陪太后娘娘和德妃娘娘说话儿呢。这是你玉宝表姐,她的画,那是跟云风师傅学过的,去年京城名媛会,拿了头名呢!以后,你跟着她们一起出去交际,眼界会开阔很多了!”

话里话外,都带着高人一等的意思。

林之秀深深的感觉好笑,这个老太太,一如既往啊!

上世,她想让自己嫁她丈夫的堂孙儿。二话不说,直接带来让他们相看。那男的个子不高,长得挺端正,是给王家管庶物的。家中只一寡母,要功名没功名,要官身无官身,打算盘倒是把好手……

其实想想,这人踏实能干,王老太太倒也不算推她入火坑。比自己的亲祖母,做事还要体面些呢!只是当时王老太太提起这事儿,完全是一副抬举自己,有大便宜让她占,让她依附高攀的样子。

呵呵,今生,她可休想再这么恶心人了。

林之秀淡定的跟文华县主和将玉宝行了同辈礼,只抿着嘴似带了笑意,并未说话。

林之秀的客气疏离,正是文华县主自己所擅长的,被一个乡下丫头这样对自己……真是意外,但半点也没放在心上。

所以她等林之秀跟她见礼过后,似是而非的来了那么一下,也不看她,半低的眼皮,抿着嘴。也是客气又疏离。这副表情,她去宫里次数多了,简直是手到擒来,没说话,转身回座。

林之秀也没与她搭讪,连客气话都没说,也回到原位坐下,笑着看两位老太太说话。

只用余光看了一眼这位文华县主。

这个人,她也是忘记不了的!

重生后美强惨女主她疯批了最新章节

重生后美强惨女主她疯批了相关资讯

重生后美强惨女主她疯批了

作者:又见桃花鱼
类型:女生小说 状态:连载编辑:捱过春秋 在读:12398人
  年青人的成王不明白了,偏偏刚救了这个女子,她为什么顺势就得杀了自己?!的确贵妃娘娘说的对,长得很好看的女人,心肠都狠毒。接着他意外发现,这女子不但害他,还得害:她祖母三婶姑母大姐二姐,连她四叔的姨娘都不愿放过我。真是是太狠毒了!太狠毒了。。。唉,的确,仅有自己这样有本事又正义的贵人,才能被压制住她的邪恶的力量。这个一个呆头猪,舍生伺虎的故事。前生,父母了世时,林之秀是个娇娇女,成天吃吃喝喝装扮,也没愁闷。父母离世了,她是乖乖的女,服从长辈,逆来顺受权势。其结果一步一个坑,最后坑死。她复活了!虽然没来及制止父母的死亡,虽然还来及让那齐整宽敞的大门,高高的院墙,墙头露着大树茂盛的枝杈,鸟鸣啾啾,显得分外幽静。。
  • &说“老

    门房摸着脑袋说“老太爷,回来的突然,奴才也没弄明白。您要不去瞧瞧?”

    2022-09-24 07:26:30详情点赞(0)回复(0)
  • 老太爷&方能干

    老太爷说“哦,是这样啊!难为你,这个年纪,就这么细心持重。”笑容甜美,大方能干,不扭捏,这正是老头喜欢的样子。

    2022-09-25 05:53:20详情点赞(0)回复(0)
  • 方就被&才放在

    而她家的财产,在南方就被黄姨娘搜刮了一番。实在没办法转移的,才放在她手里,进了林家门后,箱笼就被林大夫人管控了,慢慢被搜刮个干净。

    2022-09-23 07:01:46详情点赞(0)回复(0)
  • &门外门

    东南西北各一个门,南门是正门,很是宽阔。朱红大门,东西栓马桩,东西石鼓。门外门里,各有一个长长的石雕影壁。

    2022-09-22 04:19:02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