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雕虫小技难入眼

林之秀吓了一跳,望着她,脸上露着疑问,左看一看,右看一看,像是在问别人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不?见大家也都有些不解。她倒向是放了心似的,轻轻地的端起旁边小几上的茶,喝了一口。那媳妇子看她不搭理,更是叩头“求您了林三姑娘,把奴婢的娘放回去吧,您要不然心里不舒她倒向是放了心似的,轻轻的端起旁边小几上的茶,喝了一口。。...

林之秀吓了一跳,看着她,脸上露出疑问,左看看,右看看,好像在问别人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不?

见大家也都有些疑惑。

她倒向是放了心似的,轻轻的端起旁边小几上的茶,喝了一口。

那媳妇子看她不理,更是磕头“求您了林三姑娘,把奴婢的娘放回来吧,您要是心里不舒服,罚奴婢吧。奴婢的娘,曾孙都要有了,这么些年千里跟随,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您发发善心吧……”说罢呜呜的哭起来。

这种雕虫小技!林之秀放下茶杯,轻轻拉了旁边的林之荣的袖子“二姐姐,这个人在跟你说话呢!姐姐怎么不理她?”

林之荣一抽衣袖,傲慢的说“跟我说话?她叫的是林三姑娘,怎么会是跟我说话呢?”

林之秀又转头,纳闷的看着下面跪的女人,她的头在地上碰碰的磕着,旁边跟过来的丫头连忙往起掺她“姑姑,你别这么伤自己啊!好好说,林三姑娘会答应你的。再说还有咱们老姑奶奶呢……”

林之秀不理她们,冲着旁边的黄纹说“黄姑娘你大嫂嫂呢?让人把她请过来吧。”

黄纹的大嫂是黄家的长孙媳妇,跟林之秀这平辈。刚才,在二门迎接得她们。

黄纹听了,没出声,装没听到。

林之荣小声说“再怎么,你也先让她起来吧?!这么多人瞧着……”虽然小声,别人也是能听到的。

林之秀也小声说“姐姐与她说呀!”

林之荣心里一烦,说“她又不是找我,我说些什么?”

旁边张佩看到眼里,不由对林荣印象大为不好!同家姐妹,不说帮衬,看样子,倒还想推波助澜,这样的嫂嫂,我可不要!

实话说,林之荣在这一点上,根本是比不上林之芳的。

旁边杜妍说“虽说是奴婢,但也是个人哪。看样子,在黄家还有些体面呢,跪在面前这么又哭又磕头的……她到眼睛也不眨。看她的样子,可真是没想到是这个做派……”

“嗯,这可真是个硬心肠的。”

“就是!”

几个姑娘,在旁边议论起来。

林之荣脸都红了,偷眼看林之秀……只见她晃着小扇子,淡定得很。想到之前她在家里的折腾,敢情这丫头在外头也这样啊?!

白兰说“哎呀,她一个刚到京城的小姑娘,哪就经过这么多事嘛!一时不知道如何处理,也是难免的啦!你们别说啦!那婆子,你先起来,慢慢说话!”她好像在给林之秀一个台阶。

林之秀听完,也没什么反应。林之荣更加恨,这个死丫头,真不是京城长大的,什么都不在乎。

黄纹脸上阴晴不定,她也没想到林之秀这样,刚才没让人去叫大嫂,这会儿再让人去,就有些尴尬。可她一个姑娘家,也不好出这个头。

好在于,黄大奶奶快步带人来了,看到还在痛哭流涕的仆妇,似有些吃惊“这是怎么了?刘兴家的,当着这么多客人,你闹什么呢?还不快下去。”一甩帕子。

刘兴家的还跪在地上,跟黄大奶奶说“大奶奶明鉴,奴婢的娘,跟着林三姑娘一家去了南方伺候。林三姑娘回来了,奴婢的娘却人影不见。这一算,也有三年没信儿来了。奴婢心里头发慌……呜呜……”

黄大奶奶以为林之秀会拦话,或者解释什么。

没想到林之秀,又端起茶碗来喝,根本不管眼前的事。

刘兴家的看林之秀这样“大奶奶,奴婢在求三小姐,求她放回我娘啊,我娘已经六十了,辛辛苦苦一辈子……到老,没享到我们这些儿女的福,却落个生死不知……三小姐饶命啊……”

黄大奶奶为难说的说“这是怎么话说的?你娘…”

“大奶奶,奴婢一家子担心,日夜不踏实。可一直没地方问啊,今天才见到林三小姐,大奶奶,求您帮奴婢问一下三小姐……”

黄大奶奶有些尴尬,看林之秀一眼,说道“今儿是什么日子?你休要纠缠。这件事,以后三姑娘总会给个说法的。”

“求您了大奶奶,你就帮奴婢问一下吧。”

杜妍说“林三姑娘要是知道,说一下吧!弄得大家都没心情喝茶了!”

林之荣小声说“怎么样你给句话儿!”这次她的声音确实低。

黄大奶奶看着林之秀。

林之秀跟没事儿人似的,带着微笑着看着大家。

黄大奶奶勉为其难的问“林三姑娘,实在是得罪了。这个刘妈妈,还是原来在我们老太太跟前儿伺候的呢!在黄家,还有几分体面。您看,要不要跟她……”

林之秀笑着说道“黄大奶奶,您是说,我得给您家奴婢有一个交待?”

黄大奶奶显得有些尴尬“不是,林三姑娘,不是这个意思。咱们是姻亲,相互牵扯的事情多,嫂子也就是一问。”

“您当着这么多亲友问,我要是不说,岂不是理亏?也罢……那就说一说吧,也让我弄个清楚,死个明白……”

黄大奶奶一听,这个丫头说话怎么这么难听?

林之秀说“黄大奶奶,您找我,要什么人哪?“她根本不理睬地上跪着的刘兴家的。

黄大奶奶说“哦,这刘妈妈的娘,好像是您父亲母亲去南方的时候,跟在身边伺候的。”

林之秀指指刘兴家的问“您是说,她的娘,伺候我父母?”故意这样咬言砸字儿“可是,我家父亲姓林,母亲姓安!怎会用黄家的奴婢?黄大奶奶您有没有搞错啊?!我母亲出自皖南安家,奴仆多得数不过来,怎么会问黄家要个老婆子用呢?”

黄大奶奶暗恨她这样的做派“呃……当时是跟在你父亲的姨娘身边儿的。”

林之秀眨眨眼睛“啊?!我父亲的姨娘……哎呀!我想起来了!我家春姨娘,就姓黄,是你们黄家的嫡女来着。”

林之秀恍然大悟,一拍手,高声嚷嚷起来。

“什么?”

“怎么会这样?”

在坐的姑娘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惊讶的叫出声儿。

黄大奶奶臊了个大红脸,更恨了,这个死丫头!不由有些抱怨婆婆,闹腾什么劲儿啊?!

林之秀饶有兴趣的看着黄大奶奶“黄大奶奶,您怎么称呼我家春姨娘啊?是叫姑母吗?”死死纠缠着这件事。

黄大奶奶定了下神,脸上笑淡下来,柔声说“三姑娘,我进门儿就没见过她,这一时还真弄不清楚。那个黄妈妈,现在在哪里?”别跟我东拉西扯的了。

林之秀一脸明了的笑意“明白明白!是之秀唐突了。这种事嘛……谁会愿意……”什么光彩的事,林之秀看着黄大奶奶,有些很替她难堪的样子。

黄大太太感觉这个丫头实在是可恨!

由于自己之前“唐突了”,所以林之秀现在镇定下来“我父母去世后,只有我和哥哥二人在家守孝,用不了那么多下人,就处理了一批。不同的人呢,不同的处置法。有些忠仆,给了卖身契和安家置业银子走的。而那些偷奸耍滑的,就卖掉了!”

地上跪着的刘兴家的一听,立刻大叫“我娘没回来!而且我娘的卖身契是黄府的,您无权处置她,就应该把她退回来的。”

林之秀一愣“哦?!你是说,你娘的卖身契是黄家的?!”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黄大奶奶也一愣,这事儿她也不太清楚。

林之秀轻蔑的一笑“笑话,谁家贴身伺候的人,卖身契是别人家的呢……就算是跟在黄姨娘出门为妾时,把她带在身边伺候,那卖身契也应该在黄姨娘手里吧!按说……黄家也不是寻常人家儿啊?!这个规矩还不明白……哦哦,黄大奶奶,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啊?”

她还主动帮黄大奶奶解释起来……

黄大奶奶更尴尬“这件事,当初是怎样,我也不清楚。或者是长辈们一时忘记了,也是有可能的。回头再查查那件事,那黄妈妈到底去了哪里?真是无卖身契给卖了吗?”

刘兴家的更是放声大哭。

林之秀小脸儿一拉“黄大奶奶,您既然什么都不知道,又凭借什么来质问我呢?什么黄妈妈,是您交到我手上的吗?不是吧?!怎么现在人没了,倒来问我要了?!”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有个声音响起来。

重生后美强惨女主她疯批了最新章节

重生后美强惨女主她疯批了相关资讯

重生后美强惨女主她疯批了

作者:又见桃花鱼
类型:女生小说 状态:连载编辑:捱过春秋 在读:12398人
  年青人的成王不明白了,偏偏刚救了这个女子,她为什么顺势就得杀了自己?!的确贵妃娘娘说的对,长得很好看的女人,心肠都狠毒。接着他意外发现,这女子不但害他,还得害:她祖母三婶姑母大姐二姐,连她四叔的姨娘都不愿放过我。真是是太狠毒了!太狠毒了。。。唉,的确,仅有自己这样有本事又正义的贵人,才能被压制住她的邪恶的力量。这个一个呆头猪,舍生伺虎的故事。前生,父母了世时,林之秀是个娇娇女,成天吃吃喝喝装扮,也没愁闷。父母离世了,她是乖乖的女,服从长辈,逆来顺受权势。其结果一步一个坑,最后坑死。她复活了!虽然没来及制止父母的死亡,虽然还来及让那齐整宽敞的大门,高高的院墙,墙头露着大树茂盛的枝杈,鸟鸣啾啾,显得分外幽静。。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