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乌鸦站在猪身上

屋里,只剩老太太母女。没等林江晚说话的,老太太就先叹了口气。林江晚看了几眼老太太……她还叹口气?自己这个娘,真堪称一生都逆风顺水,为所欲为。四儿一女傍身,银钱不缺,家世稳稳当当。要也不是犯性子自寻烦恼,非要跟二弟四弟闹,她是京城最让人羡慕嫉妒的富贵荣华老太没等林江晚说话,老太太就先叹了口气。。...

屋里,只剩老太太母女。

没等林江晚说话,老太太就先叹了口气。

林江晚看了一眼老太太……她还叹气?

自己这个娘,真可谓一生都顺风顺水,为所欲为。四儿一女傍身,银钱不缺,家世稳当。要不是犯性子自寻烦恼,非得跟二弟四弟闹,她就是京城最让人羡慕的富贵老太太了!

相比自己,她有什么可叹的!

耐着性子问“娘,您今天……气色似不大好,是没睡好吗?”

老太太说“秀丫头回来,很多事情,翻到明面儿上了。原本,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事,这么复杂。那天,你爹发作了一场……这么多年,也没见过他这样过!”

林江晚眉毛一挑“怎么了?您倒是说说呀。”

老太太就把家里事,挑挑捡捡跟女儿说了说。

林江晚对林之秀回来住哪里,跟谁杠,有了舅舅,又给了这个便宜舅舅多少嫁妆的事,都不大感兴趣!只给个耳朵听着。

林家拿了安家的银子的事,老太太是不会跟她说的。但老太太还是把袁氏瞒着她,拿着安氏的嫁妆,十多年共拿了近十万两银子,现在还让人讨要走了的事说了……

林江晚一听,顿时就急了,蹭的站起来,什么?十七年,近十万两银子?!

这怎么可能?!

她又气又惊,一时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什么?这怎么可能?!”

老太太解释着“当初,林煦跟我闹,我气得很了。你爹那个时候……后来放他们走,安氏的嫁妆,有一部分,我就扣下了……有产业,还有些物品和家具。”

林江晚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您说的可笑,扣下物品和家具?!这儿是林家,又放在二弟的院子里!二弟只是去外任了,又不是分家了!这些叫扣吗?产业才是扣!您怎么这么糊涂?!”

要说谁能治住老太太,除了老太爷,就是这个女儿了。

老太太气得也没办法“我也不知道会有这么多啊!你不知道那时候……那个时候林煦他……”她又回忆起二儿子如何气她了,叨叨着当时是如何如何的……

林江晚罕见的激动着,在屋里走来走去。

“真没想到啊,林家还有这种事!袁氏这胆子,这手段,还真让我刮目相看!回头见李淑英(袁氏娘家大嫂)倒要好好请教一番呢。拿着这么多银子,还这么多年,都不跟您说一声?!简直是岂有此理!娘,您这个媳妇儿娶的还真是好呢!!”她停下脚步,恨恨的看着老太太。

老太太最不愿意被指责数落,不耐烦了“好了!!我哪知道会有这么多?袁氏你也知道,贪财,又小气,她要成心瞒着我……那银子她还用了些,跟你爹说,格哥儿成亲生子,她给了二万五。之芳要成亲,她给置办了个院子花了小一万两。还有些零星的花销,最后剩了些,都交给你爹了。”

林江晚冷笑着说“您和爹拿着儿媳妇儿的,那是为林家!我二弟也愿意!可袁氏是什么东西?把妯娌的嫁妆当成她自己的嫁妆了?她有本事就拿刘氏的(林格老婆),她们婆媳的事,别人说不着。这可倒好!外头人要是知道了,得笑掉大牙!咱们林家在京城,可真就出了名儿了!这样的东西,就该休了她!”

老太太气得脸都红了说“你坐下,别跟我嚷嚷了!头都晕了……心里烦跟你念叨念叨,不说劝慰我,倒还跟我叫唤!”

林江晚嗵的一屁股坐下“这可不成!您和爹为了芸儿,给了我点银子物件,她就说说道道甩脸子,上蹿下跳的!您瞧,知道我今儿来,她面儿都不露!我父母的东西,给闺女怎么了?动她嫁妆了吗?她怎么知道给林之芳,给林格?那还不是她的呢!真不要脸!合着是乌鸦站在猪身上,光看到别人黑看不到自己黑!娘,这可不成,您得让她吐出来。”

老太太都无力了“唉!听听,听听,你都说了些什么呀!消停会儿行不行?娘心里不舒服跟你说说,你倒比娘更激动!”

林江晚说“娘,这明摆着的。这么大一笔银子,她说吞就吞了,丝毫不把您放眼里,您就该狠罚她。让她把吃下去的都吐出来!让她用嫁妆补!”

此刻林江晚心里恨得要命,当初自己怎么就大意,没关注这个呢?

其实她是自己乱了套!

想当初,她嫁得如意郎君,正自春风得意。别说不关心二弟二弟妹如何了,就是当时知道有这么大一笔产业,那个时候的她,也不会眼红的。

一年收入几千两是不少,但对于严家,也不是了不得的事!

她是什么身份?

怎么会有这种下流的想法?

可是……事过境迁哪,谁会想到,她生不出儿子,还要供宫里的女儿呢?!

老太太让她弄得心情更乱了。

“得了。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已经给了格哥儿,让他也吐出来?他是林家长孙,就这么下他面子?还有之芳,也是嫡长女,再二个月成亲,婆家都知道她那个院儿了,现在还能怎么着?你就别给我添乱了!”

老太太急了,林江晚倒冷静下来“您是说。那块产业还给安家了?”

“嗯。那个便宜舅舅,倒也不便宜。人家有靠山!明着要,还……说话难听!”她把到嘴的话咽了下去,那事儿可不能说!“你爹能怎么说?毕竟是安氏的嫁妆,不给也说不过去。”

林江晚不以为然“娘!安氏是林家媳妇,再说还有林之秀呢!她的吃喝穿戴,将来出嫁的嫁妆!林家拿着,不比安家拿着更名正言顺?”

“那个舅舅说了,他只是代为掌管,每年都要跟林家核对账目,在林之秀出嫁时,都给了她呢!好在于,娘把这些年的收益要过来了。不用再退……”

林江晚心里想,安氏可真是富有!

“他说爹就信哪?!娘,之前袁氏对我,您是知道的。这口气,我真是咽不下去。要不是看在大哥的面儿上,我早跟她翻了。更可笑的是,明明她比我过分多了!还不是,她跟我根本上就不一样!您说她是哪来的胆子?!您这些年太放纵她了!”

老太太说“唉,你也知道你大哥的样子!手松又好说话,身边没个这样的,还不知道他吃些什么亏呢!”

林江晚对母亲这样向着大哥,心怀不满。

“母亲,这您就说错了。我大哥这一代,也就这样了,没大的造化,也没大的坎坷。下一代,才是关键呢。可是就凭袁氏这样!”她撇撇嘴“林格,根本就提不起来,那可是长子长孙,比大哥都差多了!文不成武不就,还没个讨喜模样。就是让他这个小气娘影响的!将来可怎么办?给他银子产业,他就能守住吗?”

老太太让林江晚闹的,更烦了。

重生后美强惨女主她疯批了最新章节

重生后美强惨女主她疯批了相关资讯

重生后美强惨女主她疯批了

作者:又见桃花鱼
类型:女生小说 状态:连载编辑:捱过春秋 在读:12398人
  年青人的成王不明白了,偏偏刚救了这个女子,她为什么顺势就得杀了自己?!的确贵妃娘娘说的对,长得很好看的女人,心肠都狠毒。接着他意外发现,这女子不但害他,还得害:她祖母三婶姑母大姐二姐,连她四叔的姨娘都不愿放过我。真是是太狠毒了!太狠毒了。。。唉,的确,仅有自己这样有本事又正义的贵人,才能被压制住她的邪恶的力量。这个一个呆头猪,舍生伺虎的故事。前生,父母了世时,林之秀是个娇娇女,成天吃吃喝喝装扮,也没愁闷。父母离世了,她是乖乖的女,服从长辈,逆来顺受权势。其结果一步一个坑,最后坑死。她复活了!虽然没来及制止父母的死亡,虽然还来及让那齐整宽敞的大门,高高的院墙,墙头露着大树茂盛的枝杈,鸟鸣啾啾,显得分外幽静。。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