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此时彼时姑侄情

第二天,许氏要带女儿回林家。老太太明显注重大女儿,转天就盼咐大家,请完晚安后,就在她屋里等。袁氏心情极差,懒得说应对林江晚,随便找了个托辞就没来。林之秀穿了一件豆绿色的夏衫裙,简单的的裁剪,不宽不窄的裙摆,走起路来轻轻左右摆动,跟飘在水面儿似的很好看老太太明显重视大女儿,头天就吩咐大家,请完早安后,就在她屋里等。。...

第二天,林氏要带女儿回林家。

老太太明显重视大女儿,头天就吩咐大家,请完早安后,就在她屋里等。

袁氏心情极差,懒得应付林江晚,随便找了个托辞就没来。

林之秀穿了一件豆绿色的夏衫裙,简单的裁剪,不宽不窄的裙摆,走起路来微微摆动,跟飘在水面儿似的好看。

多余的首饰也没戴,只在头上插着几朵花。

林之芳看到还纳闷林之秀怎么是这样的装束呢,拉着她一看,原来几朵花是玛瑙的!

林之秀笑着说“大姐姐早啊!”

林之芳笑着说“还以为三妹你只戴了几朵花呢,却原来是玛瑙的,跟真的一样!难为这个工匠,怎么这么巧呢?!”

林之秀本能的对她的亲近产生提防,强忍着没抽出自己的手。

昨天下午,林之芳让贴身丫头青鸟,给林之秀送了盒围棋。白子雪白,黑子黑亮,还雕着花,十分精美。

林之秀说“姐姐的棋子,很好看的呀!还有雕花呢!”

说着话进了老太太屋,黄氏和林之荣等几个已经来了,方群群热情的冲她笑。

黄氏,对林之秀基本就是冷着脸无视。而林之秀,与舅舅接上头,更不会顾忌她。除了随着众人见礼儿,连眼风都不给一个她。

老太太着重往林之秀头上瞧了瞧,她也以为是鲜花。平时,除了特别的日子,一般很少往头上插鲜花。等她看明白,那花是上等玛瑙雕成的,想起那个作妖的二儿媳妇,心里冷哼一声。

心想这个三丫头,太由着自己的性子了。今儿是要见她姑母,那可是靖江侯世子夫人!

林之秀今天倒是没找话说,安静坐在姐妹们中间,回忆着过去。

上世第一次见到林江晚:前呼后拥,珠光宝气,美丽的容貌,高高在上的气势……这样的贵妇,居然带着笑说“秀儿,我是你姑姑。”

那一刹,自己的眼泪控制不住的就流了下来,心里,安稳又感动。

她是见过别人家的姑姑,是如何待侄子侄女儿的。说比亲生儿女好,都不为过。她以为,自己没了父母,被人虐待,回到陌生的林家,终究还有个疼爱自己的长辈。

可结果……呵呵!

她眼底冷酷的精光一闪,好东西我多的是,想伸手要,今生就看你的本事了!

老太太身边的婆子丫头,早就迎到二门,这会儿,听到院门口说笑声。

林氏进门了,她如上世一般,容颜艳丽,举止雍容!仿佛无论在哪里,她都会是中心……

严馨跟在她身边,穿着京城最新款式的衣裳,戴着最新款式的发饰。由自己贴身丫环扶着,静静的跟在母亲身后。

林氏给老太太见礼“母亲。”声音温和淳厚。

侄女们都站了起来,叫着姑母。

老太太看着外孙女儿严馨,心里高兴,嘴里叫着“馨丫头。”向她伸出手。

严馨早已经看到有个陌生的女孩子坐在表姐妹中间,听外祖母叫,娇笑着看着老太太,走上前去,撒着娇的给老太太福礼“外祖母……”

老太太慈祥的应着,比对自己孙女还要温和些,让她坐在自己身边。

袁氏不在,林江晚给老太太见过礼后,也不用客套,转身坐下,眼睛一扫,就看到那个女孩子!只觉眼睛一花,屏住呼吸……这就是那丫头?长得,还真是好!

心念一动,脑子迅速转了转,堆起笑“好了,别多礼了,都坐下吧!母亲,这是秀儿吗?”

老太太说“秀丫头,过来。”

林之秀又站起身,往前走了两步,林氏伸出手向她“秀儿,我是你姑母!”

林之秀甜美的笑着,又走了两步,站在林江晚够不着的位置,深施一礼“姑母,秀儿有礼。”

她并未去理会林氏伸出的手。

林江晚心里一顿,顺势把手心翻向上,用了一个让她起身的动作后,就缩了回去,动作还算流畅。

小姑娘腼腆、认生,林江晚也没太放在心上。

“母亲,秀儿都长这么大了啊!好个身量,长得也周正。”她对着老太太笑道。

老太太“嗯。还比不得你那时候!”

林氏嗔怪的看着母亲,一笑。

“姑母夸奖了。”林之秀站在原地没动。

“馨儿,见过你表姐。”

严馨端庄的站起来“秀表姐。”

林之秀回礼“馨表妹。”

严馨认真的看了林之秀……心里很是沮丧。

林氏说“你们俩是亲亲的表姐妹,以后在一起玩,不许淘气,听到没?”

两个人答应。

林江晚从旁边丫头手里接过一个盒子“秀儿,这是姑母送你的见面礼儿。”

林之秀笑道“谢谢姑母。”她走上前,双手接过。

林江晚这才看到林之秀头上的饰物,不由一愣。她眼尖得很,知道林之秀戴的是玛瑙花,玛瑙虽算不得名贵材质,但这款式,颜色,造型,可不一般。

林之秀接过首饰盒,打开拿了出来。

那也是钗,也是玛瑙的,一朵花和一个小花骨朵。造型还不错,只是品质和颜色,跟林之秀头上戴的,没有可比性。

林江晚不可能送珍贵的首饰给个孤女侄女儿,她自己还缺呢!可看到林之秀拿出来,跟她头上的一比……

众人看着,林江晚耳朵有点发热……

没想到林之秀高兴的说“姑母,您可真喜欢玛瑙首饰呢!母亲在世时说过,秀儿出生时,您送了一套的。喏,就是秀儿现在头上戴的这一套呢!母亲虽然玛瑙的首饰很多,可像这个发箍式样的,还真是不多呢!今天,秀儿特意戴出来,给姑母您瞧的呢!”

林江晚心里更是尴尬,她哪有送什么东西给她?

难道是二哥为了替自己圆场?

她脑子里根本就没有要侄女东西的意识,但让她这样说出来,还是感觉心虚的。

不知事情原委,不能冒然接话“小姑娘嘛,戴什么都好看!”没承认,没否认,把话带了过去。接着说“这么多年,姑母一直惦记你爹。一直以为来日方长,唉,没想到……”

她眼圈发红,拿出手帕,沾了沾眼角和鼻翼。

林之秀心里冷笑,上一世,自己是多天真,才被你感动的哭一场。

老太太有些意外,也没说话。

林之秀感动的说“姑姑,父亲在世时,提到家里,除了祖父祖母,说起最多的,就要算姑姑您了。父亲说您是京城长得最好看的姑娘,聪慧多才,性格爽朗又爱重家人。每每说起,都是十分的自豪……今天秀儿一见姑姑,感觉父亲的话,果然是一点也不会错的!”

林氏想到二弟这样形容自己,这才真的动了点感情“姑姑老了呀!呵……秀丫头,你爹,可没你这好口才。他啊,是个最不会哄人的。你爹这辈儿,就姑母一个姑娘!那时候,姑母一哭,谁都要哄上几句。只有你爹,总会莫名其妙的看着姑母,好像姑母在无理取闹……那个时候,好气他!可是,没想到,一分别就是那么多年。其它兄弟都在京城,偏他一个人,远在千里之外。所以,到最后,我最惦记的,就是他了。”说罢,她眼圈还一红。

林之秀心里暗笑,惦记他?

你还记得我爹回京城是什么时候?

这么多年,我们又什么时候接到过你的信?

收到过你的年节礼?

林之秀心里暗嘲,脸上却笑颜明媚“姑姑,那个时候秀儿还小不懂事,爹爹……肯定是提及过姑姑的关心的,还有那些信和礼物……”她纤手,把新得的玛瑙钗在头上比划了一下,给老太太看,手里的和头上的,放在一起,高下更是明显。

林之秀自己看不到,带着两个浅浅的酒窝,高兴的很。

林江晚心里又一顿,坦然的笑笑“那些都过去了!你既已回家,就把心踏实下来。回头,去姑母家住些日子。让你表妹,给你介绍些闺友,京城平日好玩的事情多,你们姐妹一起玩。”

林之秀笑着答应“是!”

林之秀回身坐下,又笑着问“姑姑,大表姐是娘娘呢!您是不是经常进宫去看大表姐呀?下次去,能不能可以带上秀儿呢?真想看看宫里什么样,娘娘又是什么样。秀儿跟小时候的玩伴,说了很多次了,她们都等着我的信呢!”一副没见过世面,心心念念想进宫看娘娘们的模样。

林江晚心里又是一顿,有些烦躁了。

女儿现在是昭仪位。这样的位子,哪能随意接见亲属?

就算宫里宴会,规矩大,也不能冒然凑在一起,得赶机会,才能私下多说几句……

怎么也得到了妃位,才能递帖子,去到她的宫殿里去看望!她心里着急起来,神色也没了刚才淡然“宫里规矩大,哪那么好进去呢?别说你大表姐,就是皇后娘娘,也不是想见谁就能见的。规矩多着呢!回头,你祖母给你请了嬷嬷,好好学学,就知道了!”

黄氏没直接看林之秀,只用余光打量,听着她说话。感觉这个丫头,一会儿一出的,不知道说的话都是什么意思。

“哦是这样呀!”林之秀明显的有些小失望。小嘴微微的嘟了起来,带着一副娇憨之气。

老太太说“是要请人来教教,她太爱说话了!”林之秀的问题,也让老太太想起那些压在心里的事,所以也没好气了。

严馨没注意她们在说什么,在一边,仔细的打量林之秀。

从头到脚,从脸到手,着重的看了她春笋一样的手指头……

重生后美强惨女主她疯批了最新章节

重生后美强惨女主她疯批了相关资讯

重生后美强惨女主她疯批了

作者:又见桃花鱼
类型:女生小说 状态:连载编辑:捱过春秋 在读:12398人
  年青人的成王不明白了,偏偏刚救了这个女子,她为什么顺势就得杀了自己?!的确贵妃娘娘说的对,长得很好看的女人,心肠都狠毒。接着他意外发现,这女子不但害他,还得害:她祖母三婶姑母大姐二姐,连她四叔的姨娘都不愿放过我。真是是太狠毒了!太狠毒了。。。唉,的确,仅有自己这样有本事又正义的贵人,才能被压制住她的邪恶的力量。这个一个呆头猪,舍生伺虎的故事。前生,父母了世时,林之秀是个娇娇女,成天吃吃喝喝装扮,也没愁闷。父母离世了,她是乖乖的女,服从长辈,逆来顺受权势。其结果一步一个坑,最后坑死。她复活了!虽然没来及制止父母的死亡,虽然还来及让那齐整宽敞的大门,高高的院墙,墙头露着大树茂盛的枝杈,鸟鸣啾啾,显得分外幽静。。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