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心有城府识算计

此时此刻,李老嬷嬷坐着个绣墩,跟林江晚说着“哎哟!大姑奶奶,咱们这位三姑娘啊,可啊很厉害!打招呼都没打一声,就自己跑了回去。您明白,老太太那可是见识广博的,都惊了一下的!”林江晚有些出乎意料,但是这不关她的事,只点了点头“哦。实际上,早曾说,所以安排好人去接林江晚有些意外,不过这不关她的事,只点点头“哦。其实,早说过,应该安排人去接的!”那个袁氏,正事儿不做,别的事儿管得倒挺多!哼。。...

此刻,李嬷嬷坐着个绣墩,跟林江晚说着“哎哟!大姑奶奶,咱们这位三姑娘啊,可真是厉害!招呼都没打一声,就自己跑了回来。您知道,老太太那可是经多见广的,都惊了一下的!”

林江晚有些意外,不过这不关她的事,只点点头“哦。其实,早说过,应该安排人去接的!”那个袁氏,正事儿不做,别的事儿管得倒挺多!哼。

李嬷嬷没敢往下顺着说“可不是嘛!这突然进了家门,住的地方,肯定还没收拾出来啊!大夫人本来说,把梧桐院打扫一下,给三姑娘住。可那三姑娘,啧啧,说什么也不肯去,一会儿哭一会叫,还说实在不行,她就去住客栈。哎哟把老太太给为难的哟!三姑娘刚进门,老太太哪好说她什么呀?可您说,搁谁能预知她这么着回来呀……最后,没办法,老太太只得让三姑娘,住到……朝云居了。”

李嬷嬷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头,不敢看林江晚……

林江晚听到这个消息,挑了挑眉毛,这回她态度认真起来了。

林江晚是林老太太生的第二个孩子,还是这一代仅有的一个姑娘,又出色,老太太极其疼她。朝云居给她留着,本是她闺时的一句玩笑。但老太太还真就给她留着了。

袁氏做了个顺水人情,还跟有人住似的,每天打扫。

这充分体现了她在林家的地位,让她在婆家,腰杆子也格外的直。

朝云居里种了一颗银杏树,有上百年了,每到秋天,落一地金黄,美不胜收。在京城,提起这处院子,也是相当数得着的!

她已经出嫁,不能再回娘家住,但她的两个女儿,每年秋天都要回来住上些日子。并且反客为主,在那里开些茶会,招待闺友,还算是京城大家闺秀的重要活动之一呢。

明明地点在林家,还是林家出银子操办,但主角却是严家姑娘。袁氏的窝心就别提了,但林老太太偏心又强势,她也没办法,每年都要暗自生气好几天。

林江晚小女儿严馨在旁边。一听院子被占了,就不高兴了“母亲,外祖母怎么就把院子给了她呢?那我回去怎么住?”

小女儿严馨,皮肤很白,两道细眉,小双眼皮。长得倒是清秀,但面相稍有些薄气。比她姐姐差多了。

林江晚一心想要儿子,结果却又是个女儿,从心里讲,有些不待见她。大女儿没进宫时,一切都是大女儿的。对严馨,极其一般。现在大女儿见不着了,慢慢的,才对严馨温和起来。但心里,与她待严芸,区别还是蛮大的。

林氏见严馨不高兴了,也只是抿了下嘴,并未说什么。

而李嬷嬷,就等着这个话呢,赶忙的说“说的是呢二姑娘!也没想到三姑娘是这样的性子,又哭又闹的……您想啊,三姑娘打小儿不在老太太身边,这刚回来,梧桐院又没收拾出来……咱们老太太最重名声,哪好意思让她住梧桐院儿啊!?这不……唉。”

林氏刚听了有些别扭,但想了想,倒也释怀。自己出嫁那么多年,家里把她的院子一直留着,还好好的收拾着……这在这京城人家儿里,算是极难得了。毕竟寸土寸金,人口繁衍。朝云居还算是林府的好院子。

自己也没那么霸道,本来想着,等严馨定了亲,就把院子还给大嫂了。

现在三侄女占了……占了就占了吧!

自己是什么人?什么身份?怎么会因此跟小辈儿计较?

于是就耐心的对严馨说“梧桐院多少年没人住了,窗户和门要修,墙也要刷,还要看房顶漏不漏,事情多着呢,不是打扫一下就能住人的。她回来的突然,原来你二舅的院子,也被你二表哥占上了……而朝云居一直有维护,马上就能住人。你祖母和大舅母这样安排,是没问题的。你不好计较这些,让你外祖母和大舅母为难。”她是严家当家夫人,自然知道这些琐事。

严馨点头“是,母亲。”心里暗想,总要在赏叶会前,让她搬出去!!

林氏说“我记得三丫头,是叫之秀的,年纪比你大一些……你是说,她自己回来的?这很奇怪……她还有个哥哥,是庶出,一起回来的吧?”

李嬷嬷连连摇手“没有,没有!姑奶奶,可正说这事儿呢。三姑娘回来,老太太一问,敢情枫哥儿,她愣没让人家回来!说什么,考不上秀才不让回京。哎哟,您瞧这语气,哪像是对兄长啊!虽然是庶出的,但也是二房唯一的男子啊!按说,她应该听从兄长的,怎么她倒当家作主起来?!”

林江晚本来是感觉奇怪,一个十五岁的女儿家,单身千里回京,这可不是寻常的事!

可是,她看着眼前激动的李嬷嬷……更纳闷了。这个老货!那丫头不知道什么地方得罪她了,瞧这话里话外的哟!

怎么着?

拱我的火?!

想拿我当枪使?!

如果老太太不同意,这丫头肯定住不进去。如果是老太太同意的,那这李婆子,跟我这儿搬弄是非又是为何?

是谁指使她这么做的?!

袁氏还是黄氏?!

呵……可真都出息了呢!

心里有点动气,眼底也冷了起来。

这要是过去,依她的性子,肯定就发作了!可现在……她沉了沉气,李婆子到底是母亲身边儿的,也不好太下面子,回头瞧瞧怎么回事再说。

于是笑道“那可真是……黄姨娘也没回来?”

“没回来!听说,黄姨娘去了什么庵院苦修了……奴婢听着,后背都发麻……啧啧。这三小姐……啧啧……”李嬷嬷没意识到林江晚的眼神变化,还是按着自己的想法说着。

“哦?!”一下子得着这么多消息,林江晚不由有些愣神……喃喃了一句“嗯。本事是不小啊。”

李嬷嬷挤出满脸笑容“再有本事,能比得过您?比得过之芳小姐?老奴听老太太说,要给三姑娘找嬷嬷呢,兴许,学学规矩,就好了呢!”

林氏还是有些奇怪问道“她到底是怎么上京来的?真是不敢相信!好几千里地,只身一人?”

“听说是随着什么柳大人一家子上京的。哎哟,这位三姑娘,出手可不凡呢。光车队就好三十多辆,还有挑夫。东西多的咧……给府里的吃食就好几车,还有给老太太那里拉了好几车东西,说是送给家里人的礼物……老太太这两天,正着人收拾登记呢!什么都有啊,新鲜料子,绣品、瓷器,玩意儿!家里人人有份!您说她一个姑娘家,怎么这么大手笔啊?现在家里呀,都在挚她的好儿!连咱们三老爷,看到她都有个笑模样!您说她怎么这么聪明啊!”李嬷嬷眉飞色舞的挑唆着。

林江晚脑子一转,这才凝重起来“我二弟和二弟妹的东西都在她手里吧?!”

“这个,老婆子就不知道了……”李嬷嬷也不敢乱说。

林江晚不由想起初见二弟妹安氏时……她还没与二弟林煦定亲。

呵,那叫一个矫情!!

衣裳首饰,就没重样的!说话、表情,娇滴滴的。住、行、使的物件儿,比她这个京城林家嫡长女都讲究!!呵!

可是啊……傻的很,一点防人之心都没有。

要不然,怎么连自己的头胎都没保住呢!

也不知道二弟林煦看上她了什么了!?光脸好看,有什么用?

母亲当初跟二弟和二弟妹较劲,而自己那时,只顾着跟京城几个贵女子挣排头,跟严均蜜里调油。没管过二弟,还因嫉妒心作祟,在母亲旁边煽风点火,甚至甩脸子力压安氏……

呵呵,小女儿时的心态,现在想想,怪可笑的。

二弟要是留在京城,比大哥能撑门户多了,娘家多份助力,自己现在也就没这么难吧?

如果能重来,她肯定不会再那么做了!可惜不能重来……

她后来嫁进严家,丈夫全方位的合心意,日子过得美满。整天跟京城贵妇们打交道,计划生儿子,哪还有功夫想起外地的二哥呢。连他生了林枫和林之秀,她都没想起来送封信和礼物送过去。

可现在,她没儿子呀……眼看着在严家站不安稳。

此刻听李嬷嬷说所,倒是动了动心思。暗自盘算:那丫头手里,应该有不少好物件吧?安氏别的不行,惯会穿衣打扮,一只钗都多少银子,多少讲究,手大方极了……眼前浮现那个极美又烧包的二弟妹。

不知道……那丫头手里,有没有什么新鲜的东西?

李婆子不知道她想什么,还在说着“要说咱们这个三小姐呀,长得可真是不错。”

“哦?!”

李嬷嬷说“那天,还有人说,有几分您年青时的风采哪!”

严馨很有些吃味了,哪有她说的这么夸张?

她母亲,可是京城贵妇圈儿里有名的好看的!不由得冷声说“哪有你说的这么夸张!母亲,明天,咱们回外祖家看看去!”她非得跟她比比!

林氏还在想着心事,跟着点头“你回去跟老太太说,我明儿回去瞧瞧。”

“唉!”

李婆子接了打赏,高兴的出了门。身上沉甸甸的,她来时,府里有人给了她银子,让她帮三姑娘“说些好话!”

嘿嘿……这可是你自己招惹的是非,跟我没关系!

重生后美强惨女主她疯批了最新章节

重生后美强惨女主她疯批了相关资讯

重生后美强惨女主她疯批了

作者:又见桃花鱼
类型:女生小说 状态:连载编辑:捱过春秋 在读:12398人
  年青人的成王不明白了,偏偏刚救了这个女子,她为什么顺势就得杀了自己?!的确贵妃娘娘说的对,长得很好看的女人,心肠都狠毒。接着他意外发现,这女子不但害他,还得害:她祖母三婶姑母大姐二姐,连她四叔的姨娘都不愿放过我。真是是太狠毒了!太狠毒了。。。唉,的确,仅有自己这样有本事又正义的贵人,才能被压制住她的邪恶的力量。这个一个呆头猪,舍生伺虎的故事。前生,父母了世时,林之秀是个娇娇女,成天吃吃喝喝装扮,也没愁闷。父母离世了,她是乖乖的女,服从长辈,逆来顺受权势。其结果一步一个坑,最后坑死。她复活了!虽然没来及制止父母的死亡,虽然还来及让那齐整宽敞的大门,高高的院墙,墙头露着大树茂盛的枝杈,鸟鸣啾啾,显得分外幽静。。
  • 咦!祖&长得很

    “祖父......”她的声音,慢慢糥糥,娇声娇气儿......“孙女儿想念您多年,终于见您了呢!咦!祖父,我爹爹,长得很像您呢。”

    2022-09-23 01:00:38详情点赞(0)回复(0)
  • 扯着脖&心着,

    那位安管事却在那里扯着脖子嚷嚷“那几个贴着黑标的箱子,要格外注意啊!里面都是珍贵的瓷器呀!别说摔,磕碰一下也不得了的呢。哎!哎!那两个箱子可重的很,小心着,别闪了腰。”

    2022-09-25 04:37:34详情点赞(0)回复(0)
  • 笑容甜&头喜欢

    老太爷说“哦,是这样啊!难为你,这个年纪,就这么细心持重。”笑容甜美,大方能干,不扭捏,这正是老头喜欢的样子。

    2022-09-24 12:24:50详情点赞(0)回复(0)
  • 心里虚&是前两

    这么亲近的关系,倒要他愣一下才想起来,不由得有些心里虚,还有些纳闷的问“她回来了?不是前两天才说要去接的吗?谁送回来的?”

    2022-09-23 08:40:59详情点赞(0)回复(0)
  • 轻轻的&要流眼

    此刻,她正充满孺慕的看着老太爷,两只好看的眼睛,轻轻的一眨一眨,眼内湿润,像是要流眼泪......但却没有,嘴角一翘,带了笑意。

    2022-09-24 06:43:17详情点赞(0)回复(0)
  • 个绝顶&太爷也

    想起那个绝顶聪明又不听话的二儿子,老太爷也一阵的伤心。

    2022-09-25 01:33:17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