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一只猪头边塞飞

也就在昨天这个早晨,几千里外西北大营,新新鲜出炉的成王,是林之秀心里屡次提到的“猪头”,经过一夜的呼呼大睡,要醒了。实际上,林之秀总叫人家“猪头”,是带着很大的怨气的。要说成王,长得不但不不丑,还非常俊美。即使现在的沉眠着,是个雪铁龙的美男子……其实,林之秀总叫人家“猪头”,是带着很大的怨气的。要说成王,长得非但不丑,还十分英俊。。...

也就在今天这个清晨,几千里外西北大营,新出炉的成王,也就是林之秀心里屡屡提及的“猪头”,经过一夜的呼呼大睡,要醒了。

其实,林之秀总叫人家“猪头”,是带着很大的怨气的。要说成王,长得非但不丑,还十分英俊。

就算现在沉睡着,也是个标致的美男子……浓浓的剑眉,长长眼线,高鼻子,带着青须须的胡子碴儿,有棱角的下巴,嘴巴微撅带着一丝稚气……而且不打呼,不乱踹,睡姿规矩安稳。

等他惺忪的睁开眼……那眼神和表情,却没有你看到他的长相时,而以为的……他应该有的风采。

好像有点憨……

他习惯裸睡,这会儿从盖着的薄皮毛里钻出来,露出宽肩,发达的二头肌和胸肌,一块块的腹肌和魅惑的人鱼钱……结实的长腿,浑身充满肌肉的张力。

京城贵公子们讲究体态绵软消瘦,走路轻慢,举止稳重。

而他,就跟一只豹子似的……

下了地,大脚丫子踩在地上的毛毯上。由于这处营房是在高山上,早晨温度极低,一呵气就带些霜意,不由得浑身的皮肤紧绷,冒出鸡皮疙瘩。他倒也不着急穿衣裳,在帐子里蹦跳了几下……嗬嗬的叫了几声。

听到帐里的动静,外头的小兵赶紧问“王爷您醒了?属下把炭火给您抬进来吧!”

他哼了一声,转身不慌不忙的穿衣裳。

小兵早就在外头把炭火盆烧好了,两个人抬着进来,帐子里顿时就暖和起来。

昨天晚上,已经跟将士们喝过告别酒,今儿一早,他要下山了。

他习惯人家叫他风成将军,而不习惯被称王爷。但是,消息一旦泄露了,就回不到过去了。周围人对他毕恭毕敬,原来得罪过他的人甚至有些战战兢兢,弄得怪没意思的。

他刚来西北的时候,还不到十五岁,个子没窜起来,长得细皮嫩肉还怪俊的,穿戴得也好。虽然他得意洋洋的显示会些武艺,但那些在西北,可真不够看的。

当时大家猜他是来镀金的京城世家子儿,或者是犯了什么错让家里长辈胡乱扔来的。

一致看不起,认为他是个可以任意欺负的“弱鸡”。

于是,一众人取笑,挤兑,挑衅,抢拿他东西,还指使他干这干那。其中包括打洗脚水和搓后背……

不服就揍!

可这个小家伙性子执拗,为了这些,没少跟人打架,接长不短的鼻青脸肿。

他身边只带了庞六和吴兴两个体己随从,三人一块被揍,亏可真没少吃。

可等真正要打仗了,所有人又不带他玩儿。

就这样折腾了一年多,他才慢慢的立住,并开始参与一些外出任务。有一次,在风雪中迷了路,他那一队二百多人,最后回来的,只有他和庞六。

他能活着回来,倒是让别人对他另眼相看了些。自此,才给他安排些正经的事,也开始带他上前线去打仗了。没想到,他的天分不低,还很有运气。大小战功的立着,慢慢得到了大家的认可。一路成了另人信服的将军。这个营地的主帅!

但就在上个月,突然爆出一个令人吃惊的消息,这个跟自己在一个河沟子里洗过澡,抢过他肉干,还曾经把他鼻子打流血的风成将军,居然是皇上的第七个儿子!

旨意下达,封他为成王,并让他随旨回京。

这一下,把大家吓得要死,尤其当初欺负他,现在还活着的,一时不知道该往哪里跑才能躲过这场灾难。其中,刚发到这里的接替他的铁鹰将军刘凡,就是成王千岁刚来时,在欺负他的人当中,闹腾的比较欢的一个。

刘凡都不敢正眼看成王,就盼着他奉旨赶紧着滚……出发回京。

可这位王爷却不肯走,最后还有一战,他必须打完了再走。然后打仗时,照样冲在前头,刘凡即吓又恨,恨不得弄上万人围着他,每天都要暗自祈祷,他可千万别出事儿。

好在于,这场仗终于打完了。昨天晚上送了大礼,还喝了分别大酒,只等他一早,就走了的。

刘凡还特地自己灌了自己,就是有意今儿早上“大醉不起”,以致“无法相送”!等这位爷自己等不得,走了就得了,反正以后无缘相见,自己的小日子就美好而踏实了。

果然,在床上“宿醉”的刘将军,接到小兵来帐里报“将军,那位爷已经走了……”

刘凡顿时头不晕了,两眼有神“真的?太好了!”

一骨碌爬了起来。穿上衣裳,走出帐。几中层将官也心照不宣的聚在他帐前,彼此脸上露出了高兴的微笑。

“走了?”

“走了!”

“呵呵好。”

“终于把这个(瘟神)……王爷,送走了呀。”

几个人彻底放松下来,刘凡吩咐“中午多宰几只鸡,好好庆祝一下!”这个地方,牛羊肉多得是,鸡可是了不得的东西。几个人聚在大帐里,喝着奶茶,嘻嘻哈哈。

突然帐帘一挑,猪头……成王千岁,进来了。

几个人正哈哈大笑,突然就卡了壳。

“什么事儿啊这么高兴?说来本王也听听!”

几个人赶紧合上嘴,都站了起来“王爷!”纷纷给他行礼。

刘凡苦笑着说“王爷!您不是……”

李成哈哈一笑“一早就走了?还没与你们告别,本王怎么能就这么走了呢?刚才听谁说中午还有鸡吃呢……”

刘凡低声喃喃道“昨儿,昨儿不是告别过了么?属下喝得,苦胆都吐出来了……”

“呵呵,本王此次下山,就要回京城了,自此天涯各一方,你们难道不想本王吗?不想跟本王亲近一二?”

一个副统领媚笑道“想!想啊!只是怕您身份贵重,我们这些……实在是够不上您!”

“刘凡,咦,本王想起来,刚到西北的时候,咱们就在一块儿。是你,非让本王给你搓背来着吧!?这么多年过去,一直没给您搓上,这就要走了,本王心里怎么过意的去呢!”

“王爷,王爷,是属下有眼无珠,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刘凡作着揖,苦笑着,唉,果然不会放过我……

“嗯?!别啊!现在脱了吧,本王给你搓完就走。”

“王爷,王爷……”刘凡心想我是这里的主帅,要是脱光了被你修理,以后还怎么呆啊。所以只哀求,不肯脱衣裳。

李成一看他不肯脱,直接上手了,刘凡不敢还手,左推右挡。揪着自己衣裳……

两个人在帐里折腾成一团儿。旁边几个看情况不妙,虽然心中万分想留下来看热闹,但怕看到不该看的长了针眼……成王走了,我们可走不了,将来小鞋必穿无疑。

所以个个不讲武德,偷偷溜了。

刘凡跟要被恶霸强占的大姑娘一样……挣扎,但到底让成王把外衣扒了,上衣扒了,裤子扒了,留了条裤头。他红着张脸,用力揪着,抵死不从!

成王看着他,纳闷的说“以前没少在河沟子里一起洗澡,你什么地儿本王什么没见过?怎么现在倒跟个大姑娘似的了?哦,合着当了官,这身子就金贵不让看了?!不成,我偏要看!”

刘凡死守裤头儿“王爷……可别脱了,这样这样……属下有一个好东西,送于王爷。王爷回京,八成是要成亲的了,这件好首饰,您带回去给王妃娘娘戴,那简直是太出彩儿的。”

成王说“本王稀罕么?你以为本王是穷光蛋哪!”

“王爷王爷,这个您还真未见得有呢!属下拿出来你瞧瞧?”

李成想了想,踢了他一脚“拿来瞧瞧。”

刘凡赶紧捡了地上的衣裳,匆匆一套,跑到后面,拿出一个盒子。打开给成王看。

里面是一套黄金镶红宝石的花冠,红宝石颗颗流光溢彩,真是好看“这可不是咱们这儿的东西,是打外头来的。您看这血红宝石,这式样?咱们容城的夫人小姐们,见都没见过!”

李成拿的在手里看,只觉闪得眼发花,确实是好东西!关键很新奇,就算庞贵妃娘娘,都没有。于是满意的收下了“得了,收了宝贝,就不折腾你了。你什么时候来京城,爷请你喝大酒。”

转身就走,刘凡跟在他身后,心里骂着:混蛋。那么好的一件东西,是他想了多少办法,才私藏下来的,他都打算用做传家宝的!

可面对强权,他只能双手奉上并点头哈腰的,把人送出大营。

李成骑上了马,带着人,风一样下山而去。

走到一处山包,他回头瞭望……眼前美景,如歌如画!

当初养母庞贵妃病逝后,所在产业都给了他。同生母所生的哥哥三皇子和姐姐荣兴公主,觊觎他的财产,唆使生母丽妃找他。宠贵妃死后,丽妃娘娘就更无所顾忌了,一天天的找他麻烦。皇上对于精力无穷,脑子又一根筋的丽妃,也没太好的办法,就让他躲着些。可他才不到十四,这躲来躲去的,什么时候是个头?于是他带着两个随从,偷偷的跑了。留了书信,说要出门闯荡!把皇上气得半死,让人追半天却是一点足迹也没找到。

过了一年多,皇上才知道他跑到西北了,让他回来他不肯,慢慢的还立了不少功劳。而但他现在都十八了,封王成亲,多好事呢,于是一连番的催促,他左推右挡,终于再也坚持不住了。

开始是为了躲那个女人,跑到这里受罪。可现在,他是真的喜欢这儿啊!要不是父皇没完的催,他才不要回去。

“哈!哈!”他大声的叫着,胯下大黑马,玩命的跑,把一干手下甩在身后。

这一路,他心情飞扬,骏马驰骋,就像在林间,草地,空谷,河坝上飞……

重生后美强惨女主她疯批了最新章节

重生后美强惨女主她疯批了相关资讯

重生后美强惨女主她疯批了

作者:又见桃花鱼
类型:女生小说 状态:连载编辑:捱过春秋 在读:12398人
  年青人的成王不明白了,偏偏刚救了这个女子,她为什么顺势就得杀了自己?!的确贵妃娘娘说的对,长得很好看的女人,心肠都狠毒。接着他意外发现,这女子不但害他,还得害:她祖母三婶姑母大姐二姐,连她四叔的姨娘都不愿放过我。真是是太狠毒了!太狠毒了。。。唉,的确,仅有自己这样有本事又正义的贵人,才能被压制住她的邪恶的力量。这个一个呆头猪,舍生伺虎的故事。前生,父母了世时,林之秀是个娇娇女,成天吃吃喝喝装扮,也没愁闷。父母离世了,她是乖乖的女,服从长辈,逆来顺受权势。其结果一步一个坑,最后坑死。她复活了!虽然没来及制止父母的死亡,虽然还来及让那齐整宽敞的大门,高高的院墙,墙头露着大树茂盛的枝杈,鸟鸣啾啾,显得分外幽静。。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