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巧言令色亦无用

柳如石说“好!那就这么定了,你准备好准备从哪里就呢?”他想先看一看这个姑娘做事情有也没谱。林之秀说“现在的家里乱得很,什么人如用也不明白,因为要先把林管家找到了。”林枫在那里站着,嘴动了动,却没出声儿。他明白,林管家一家子被被关押,是他大太太不动手……林之秀说“现在家里乱得很,什么人可用也不知道,所以必须先把林管家找到。”。...

柳如石说“好!那就这么定了,你准备打算从哪里开始呢?”他想先看看这个姑娘做事有没有谱。

林之秀说“现在家里乱得很,什么人可用也不知道,所以必须先把林管家找到。”

林枫在那里站着,嘴动了动,却没出声儿。他知道,林管家一家子被关押,是他姨娘动手……因为他的小厮顺儿,曾经偷偷跟他念叨过,顺儿的爹和哥哥,带着几个人,把家里不听话的下人抓起来了。当时,他正沉浸在父母皆故的震惊和悲痛之中,以为有下人趁机捣乱,未做深想。

现在才明白,哪是什么不听话的下人哪?那是林管家一家子……此刻,他变毛失色的,手心出汗,感觉自己应该说,但又怕说出来,姨娘就暴露了……

林之秀一看他那德行,张口就想骂!但又想到上世,他是那么悲惨的结局,心软了一下,对他说“哥哥,父亲只有我们一对儿女,从小,对我们两个人的疼爱,是一样的。就算父亲不喜欢黄姨娘,也从未虐待她。母亲不愿意父亲有妾,但仍然让黄姨娘丰衣足食,从无苛责。家里下人,可有不尊敬你和黄姨娘的?你在外头的时候,想必也听说那些人家儿的姨娘庶子,是怎么过日子的?你虽然跟在黄姨娘身边,但是,是父亲,是你在三岁时亲自启蒙的。第一个教你背的就是三字经,头一句就是人之初,性本善……不知道林三少爷听进去多少?现在又是如何想的?”

林枫红着脸说:“柳伯伯,妹妹,我这几天,人都懵了。只知道父母亲没了,其它的事,顾不上……但我依稀听到说,姨娘让大河带着人,把几个不听话偷拿财物的下人,关到乡下闲院里去了。”

柳大人说“林枫,好孩子,伯伯没看错你。秀儿,那就先让人把管家带回来吧。”

几个人坐下,林之秀终于不再拉肚子了,小妞娘不敢一下让她吃太多,所以一会煮点粥,一会弄点红豆糖糕,少吃多餐,让她慢慢养胃。

头中午,林管事带着老婆儿女回来了,他脸上头上,有明显的伤,衣裳也扯破了,都是土,看到林之秀,扑通跪下就哭“姑娘……”

林之秀说“福叔,你受苦了。”

林管家擦着眼泪摇摇头“姑娘,这些都是小事。只是,看管我们的人说,大人和夫人有什么财产,都让我仔细想清楚,这几天家里办丧事顾不得,等回头姨娘问的时候,必须全部说出来。那些财物,都要交到姨娘手里。否则,就把我一家子都卖了。”

林枫听着,脸羞了个通红。

林管家说完,又呜呜的哭起来“大人和夫人刚没,她就这么行事……底下还有那么多人跟着使坏,呜呜……可怜老爷和夫人待她们那么好。”

林之秀看着他,也很难过“福叔,你先别哭了,家里现在乱得很。要不是柳伯伯,恐怕还没那么容易把你救回来。你即回来了,就赶紧把家里的事接过去。我现在已经把黄姨娘和黄婆子关起来了,你盘点一下人,与她们有关的,先都看起来。把家里人的卖身契收好,门户看好。人手要是不够,就先问柳伯伯家借些,再不行,去茶楼餐厅,把茶水和饭都包出去,别怕花银子,一切都要稳当。再一个,黄姨娘把父亲的书房里的东西,搬到旁边的院子了,你派几个可靠的人,仔细看住了,别丢东西。回头咱们再盘点。”

管家林建福,打小跟父亲一起长起来的,这么多年陪着父亲走南闯北,很是忠心。上世,他一家人,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消失了。大伯来了问起他时,黄姨娘和黄婆子说,他卷着财产跑了,已经报了官。大伯人简单,没再追问。

林管家听到林之秀吩咐,心里不由得很是吃惊,自家的娇娇小姐,什么时候这么有主意了?不由感觉踏实很多,跟有了主心骨一样,先给大人和夫人磕头上香,又烧了纸,才开始忙活家事。

林枫傻傻的站在那里,他对姨娘都做了什么,真是一点把握也没有。这些年,黄娘姨私下对父亲很是报怨,说他冷心冷肺,自己把命给他都捂不热。说夫人装模作样,面儿上做的好,其实私底下嫉妒又刻薄。

她还经常跟他说,父亲赚的银子也都交到夫人手里了,到头来是夫人的嫁妆还是家里的产业,根本就分不清。家里就他一个儿子,是要承家业的。可那些个产业,要都算在夫人的嫁妆里,将来就会被林之秀出嫁带走了!摆明了他只能继承个空壳子,那他们娘俩不是亏死了?

还说林之秀太过挑剔,衣食住行都是顶尖儿的好,多好的衣裳也只穿一回,铺张得厉害。比京城大老爷家的嫡长女还讲究。银子跟流水一样花不说,还那么不懂事!将来,说不定还会拖累他。

长年累月的影响,他也感觉父亲母亲,对他和对妹妹,是不一样的。不敢对父亲心有怨怼,对母亲也只当个嫡母敬着,但对这个娇生惯养的妹妹,确实是没有多少好感的。

现在,父亲因公而去世。母亲……难道真是姨娘下的手?那可怎么办?

他身上一身汗一身汗的出,紧张的浑身肌肉都是疼的。而且,他感觉林管家看他的眼神……都充满了厌恶和提防。

林之秀转脸对林枫说“现在先让林管家把家事安定下来。晚上,我与你一同问黄姨娘。明天一早,再一同去审黄婆子。反正什么事,都咱们一起,都别单独见。柳伯伯,您如果有事就先去忙吧。有什么消息,秀儿随时让人跟您说。”

柳大人看林之秀安排得这么好,不由暗自点头,现在这两个是孤儿了,虽然有祖父祖母……但毕竟要自己强才是。又嘱咐几句,留了个心腹在前面帮忙,就先走了。

林之秀累得浑身疼,就回屋睡了一会儿,但睡得并不踏实,外头一会儿乱一阵一会儿乱一阵,但都没来打搅她,到了傍晚,才静了下来。

到了晚间,林之秀叫上林枫,去审问黄姨娘。林枫不知道怎么面对,磨蹭着不肯进屋,只说在外头听听。

林之秀也不强求,进了关押黄姨娘的房子。

经过多半天,黄姨娘也缓过来了,暗笑自己,怕什么?人又不是我杀的!最差就是现在这样了,当然,还可以争取更好。

林之秀进屋时,就看着黄姨娘端坐在一张破凳子子上,那气势,仿佛是坐在红木椅子上呢。

看到林之秀进来,黄姨娘出奇的平静。

林之秀问“黄姨娘,你有什么要交待的吗?主动说出来,罪责要轻些。”

黄姨娘淡笑着说“林之秀……没想到,平日里只吃道吃喝玩乐的你,竟然还有这个手笔。罢了,我认栽。现在,我想平心静气的跟你谈谈。”

林之秀坐在搬来的凳子上不说话。

黄姨娘说“林枫在外头吧?我教导他多年,居然还没有您的心性和手段,呵……长话短说吧,我保证现在所说的都是真话:第一条,你娘的死,与我无关!我没动手!也没指使、没教唆黄嬷嬷。黄嬷嬷虽然一直在我身边,但她并不是我的人,不完全听我的话。这个,我没办法再深说。所以,你要因为这件事记恨我,我只能说……你恨错人了。还会因为恨错人,将来吃大亏。第二条,大人的书房,是我搬的,管家是我扣的。我之所以这样,是为了林枫。”

林枫在外头站着,木然的听着。

“平日里,我跟林枫说过,你的日子太过奢华,家里的银子这么花,将来会有问题。我说的没错!!其实很多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我知道,大人不在了,家里的财产……即使夫人还在,她也护不住!所以我决定自己动手,先藏起来,等林枫长大后交给他。现在,大人和夫人……事已至此啊姑娘……您现在首先要做的,是保护好自己。我要做的是保护林枫。这一切,不能指望京城林家,甚至,要堤防的,就是京城林家。”

林之秀想,黄姨娘,还真是不傻。

“所以,姑娘,您明白了这一切,我也不再算计姑娘了。有得罪您的地方,望您看在林枫的面子上,别与我计较。你和林枫俩,现在是世上最亲的人了。”

林之秀默默的看着她,能进能退,能屈能伸,两只坦诚的眼睛,一幅诚恳的神态,巧言令色,你还真是多变呢。呵,上世我就是没能力看穿,依靠了你,可又得到什么呢?黄姨娘,我不是十二岁的林之秀了。

黄姨娘并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接着说“姨娘跟您说的,是非常重要的事情,请您仔细听:黄嬷嬷不能留!而咱们,也不能跟林大老爷回京城。就在此处,为大人和夫人守孝三年。姑娘,您配合着姨娘,把林大老爷糊弄走。咱们就把家里的财产分配一下,夫人的嫁妆全归您,大人的财产,林枫是儿子,他拿大头!我只拿我这么多年攒下的,其余一点不沾。这个建议,是非常公平的,是不是?然后咱们把东西一分,各过各的,两不相扰。有柳大人,有林管家,您放心,谁也不能再怎么着您。至于三年后去了京城,那就各凭本事了。”

林之秀说“我在这里听着,你说来说去,都是在说钱财。”

黄姨娘嘲讽的一笑“姑娘,您锦衣玉食,父母疼爱,哪知道没人做主,没有嫁妆,是多么悲惨的事?我有今天,不就是因为这个吗?所以,姨娘恳求您,好好想想,这个时候,千万不要回京城。”

林之秀看着她一笑“你要说的只有这些?”

“只有这些!有的事情我自己也不清楚。而有的事,我不能说。”

林之秀说“那便罢了,你的话,我听到了。”

多说无用。

重生后美强惨女主她疯批了最新章节

重生后美强惨女主她疯批了相关资讯

重生后美强惨女主她疯批了

作者:又见桃花鱼
类型:女生小说 状态:连载编辑:捱过春秋 在读:12398人
  年青人的成王不明白了,偏偏刚救了这个女子,她为什么顺势就得杀了自己?!的确贵妃娘娘说的对,长得很好看的女人,心肠都狠毒。接着他意外发现,这女子不但害他,还得害:她祖母三婶姑母大姐二姐,连她四叔的姨娘都不愿放过我。真是是太狠毒了!太狠毒了。。。唉,的确,仅有自己这样有本事又正义的贵人,才能被压制住她的邪恶的力量。这个一个呆头猪,舍生伺虎的故事。前生,父母了世时,林之秀是个娇娇女,成天吃吃喝喝装扮,也没愁闷。父母离世了,她是乖乖的女,服从长辈,逆来顺受权势。其结果一步一个坑,最后坑死。她复活了!虽然没来及制止父母的死亡,虽然还来及让那齐整宽敞的大门,高高的院墙,墙头露着大树茂盛的枝杈,鸟鸣啾啾,显得分外幽静。。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