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初次对峙黄姨娘

柳大人吓一跳,双手扶住着一看:头发乱蓬蓬,脸色蜡黄泛着青白,眼睛和脸都是肿的,惊慌而呆愣,一时之间竟没认出,不解而惊讶的问“秀儿?是之秀姑娘?你这是怎么了?!”黄姨娘正非常出色的表演到尾声,眼见得着就得把柳大人打发掉走了,却不想突惹事生非端,把吓她也一跳。黄嬷嬷才反应过来,赶忙上来说“哎哟我的小姐,您可不能起身儿。大人,我们小姐自打夫人去后,她就一病不起……小姐……快跟嬷嬷进去……”上来拉着林之秀。。...

柳大人吓一跳,双手扶住着一看:头发蓬乱,脸色蜡黄泛着青白,眼睛和脸都是肿的,慌乱而失神,一时竟没认出来,疑惑而吃惊的问“秀儿?是之秀姑娘?你这是怎么了?!”

黄姨娘正出色的表演到尾声,眼见着就要把柳大人打发走了,却不想突生事端,把吓她也一跳。赶忙起身上来拉“姑娘,您怎么起来了?快回去躺着。柳大人,姑娘病了一段时间了,有些糊涂。还不把小姐扶回去!”她转脸严厉的对着黄嬷嬷说。

黄嬷嬷才反应过来,赶忙上来说“哎哟我的小姐,您可不能起身儿。大人,我们小姐自打夫人去后,她就一病不起……小姐……快跟嬷嬷进去……”上来拉着林之秀。

结果林之秀拼命的抱着柳大人“柳伯伯,她们要杀我,黄姨娘和黄婆子杀了我娘,还要杀我……”边说边用力挣脱黄嬷嬷,仍死死抱着柳大人的胳膊。

柳大人大惊,声调都变了“你说什么?!”

黄姨娘心狂跳,一下子变得气急败坏“大小姐,大夫和夫人去世您难过,这可以理解,大家都难过。可您别瞎说话啊!这可是在大人和夫人的灵前呢!您都十二岁了,柳大人跟家里关系再亲近也是外男,您这样拉拉扯扯,成何体统?快把她带下去。”她紧张之下,态度变强硬了。

黄嬷嬷心里有鬼,赶紧又上来拉。她气力比林之秀大很多,一拉,林之秀身子就被她抓走了。但林之秀两手拉着柳大人的袖子和前襟不松,衣裳扯得老长,十分不像样。

林之秀叫道“柳伯伯救命!她们俩要杀我!是真的!救命啊柳伯伯!”

现场如此难堪,柳大人一下子就怒了“你住手!还没弄清楚事情原委,谁敢带她走?!你一个奴才,竟敢这么拉扯自家主子,以下犯上,真是岂有此理!?快松手!”柳大人不好上手,只得高声呵斥。

黄嬷嬷心里有鬼,哪里肯松手?也不搭话,又上来掰林之秀拉扯柳大人的手。林之秀疼的尖叫!

把柳大人气得直哆嗦“好啊……这还当着我的面儿呢!就敢对你家小姐动手。来呀!给我把这婆子拉开。”

柳大人带着下属和下人,两个下人直接过来,把黄婆子往边上拎。黄婆子顿时闹了起来“老天爷啊!我们大人尸骨未寒,你们就来欺负我们啊!老爷啊夫人啊……你们快睁眼瞧瞧啊……”撒泼打滚,叫个没完。

柳大人站在那里,尴尬又恼火。

黄姨娘也站在那里郑重的说“柳大人,我家大人和夫人去世,家里没有主事之人,都是孤儿寡母的……柳大人虽然是官员,又是大人好友,但也没把手伸进林家后宅的道理!您在大人和夫人灵前动手,真是欺人太甚!”她脸色惨白,摇摇欲坠,也失声痛哭。

林枫傻了,左右看着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

柳大人脸色阴沉,也不说话。

黄姨娘紧接着哭诉“妾身都说了,再过两天,林家大老爷就要到了!您有什么话,直接问我们大老爷就是。在这里为难我们这些孤儿寡妇……大人……夫人……”她一下子跪在地上,呜呜的哭得喘不上气。

林之秀尖叫道“寡妇?!你是哪门子的寡妇?你只是个妾!我是林家嫡出的三小姐!是我父母的嫡长女,有我说话的份儿,可没你说话的份儿!”

黄姨娘一时心里暗恨:早知道这样,这个丫头也应该除去。

柳大人才缓过来“之秀说的对!先把这个婆子捆起来再说!她竟敢跟主子动手!”

林枫赶忙上前“柳伯伯,这是误会!妹妹这几天一直在为父母守灵,没吃没喝,心里难过。您也知道,家父家母在世时,最疼妹妹。妹妹悲痛之下,想岔了也是有的。您别计较姨娘,这些日子,我们都不好过。”他心里很有几分恐惧,最近家里出太多事了,他人也是懵的。

虽然他不知道姨娘做了什么,但他知道,姨娘私下,并没有在外头看起来那么难过,反而很有几分轻松。但要是她做了什么……他不由一阵的绝望。

林之秀大叫喊道“柳伯伯,是黄姨娘和黄嬷嬷联手毒死我娘的,让衙门来人,一验就知道。”

黄姨娘面儿上哭着,暗自却观察着这边的动静。她极聪明,听此言,知道恐难善了。于是痛心疾首的对林之秀说“大姑娘,大人去世,是任上受伤所致,已经上报朝廷。夫人与大人,情投意合,成亲这么多年,从没红过脸儿。这些,家里人,包括柳大人,都是看到眼里的。大人突然去世,夫人心里悲痛,一时想不开,寻了短见。”

柳大人心一惊,林夫人真的非正常死亡?

黄婆子脸都白了,这个贱人,怎么敢这么说?!

只听黄姨娘悲切的说“这样的事情,于情可以理解,但是并不光彩呀!对少爷和小姐的将来,无丝毫好处。所以,妾身才没敢冒然对外说。只想等林家来人,禀明事情原委,一切由大老爷做主。柳大人,还希望您看在我家大人的面儿上,给林家留着些体面!林家在京城,并不是无足轻重的人家儿。姑奶奶的姑娘,还在宫为嫔妃呢。事已至此,当然不能乱说,否则于林家能有什么好处?对三小姐您,又有什么好处?”

她有些恨钢不成钢的看着林之秀。

柳大人一听,这话倒也不假……有些犹豫了,看着林之秀。

林之秀两眼通红“柳伯伯,我母亲只生我一个女儿,说是掌上明珠也不为过。父亲去的突然,母亲伤心那是肯定的,但她怎么可能寻短见?她怎么会抛下她的宝贝女儿不管?她自己追随父亲而去,那要把我交给谁?交给你这个妾吗?”她对着黄姨娘大喊。

黄姨娘却并不理她,只与柳大人说“柳大人,瞒下此事,是我与黄嬷嬷所定,到底合不合适,也要等京城来人分辨。到时,柳大人可以寻林家大老爷,商议此事。是追查到底还是掩盖过去,都由京城林家来人定,妾身无权!”

不得不说,黄姨娘是个厉害的,句句话在理,态度不卑不亢。平日里,真是小看她了。

柳大人又有几分犹豫,看着林之秀没说话。要说,这种阴私的事,大户人家里,有几户没有?掩盖,有时就是唯一的解决办法。

林之秀叫嚷道“我娘根本不是自杀,而是你们杀了她!是你们……”

“大小姐莫不真是失心疯了!?”黄姨娘说了半天,刚看着柳大人神色有些松动,这个死丫头就又开始纠缠。

“我父亲的管家呢?!我问你林建福和他一家子人呢!”林之秀问。

黄姨娘脸都胀红了,汗也出来了,刚才的说辞肯定是糊弄不过去了,只得咬牙说“林管家在大人死后,携财潜逃。这些妾身都做不得主,一切都待大老爷来了再做决定!”她只能坚持这一点。

柳大人沉着脸说“你刚才说,林管家去给林大老爷准备住处了……”

黄姨娘说“这是家丑,妾身怎么能与外人说道?柳大人何必强人所难?”

林之秀吃完鸡蛋喝完蜂蜜水,消化了会儿,此刻才有了点精神“这可真是巧呢!林管家打小就跟着我爹,我爹给他娶妻生子,善待他一家子。他怎么可能在此刻跑!他这样的身份,带着财物,能跑到哪儿去?林家若是报了官!没几天他就会被抓,背主偷盗潜逃,一家子都要杀头的!他当了那么多年管家,能这么愚蠢?父亲任上受伤去世,我家就出了这么多事?!我病了这几天,每天都腹泄如水,昏昏沉沉,难道,也是巧了吗?”

黄姨娘暗恨,这个死丫头,怎么突然这么厉害?只得说“大小姐说的是什么,妾身是一点也不明白的。现在家里大人和夫人没有入土,家里财物也乱。这个时候,外人可是不能掺合进来,柳大人,到时可是好说不好听的!您是朝中大官,要是让人说您趁朋友死把手伸进人家,可是于您名声和前程都是不利的。”

她不说这个,柳如石倒还好,这么一说,他更加警觉了起来:这个女人,种种姿态,都是围绕不让自己插手。莫非……真是有事!

林之秀哀求道“柳伯伯,我父亲把您当好友,我母亲视柳伯母为亲姐姐。这个时候,您一定要帮我呀!要是事实证明与姨娘无关。我自会与祖父母与大伯父说,一丝一毫怪不到您身上!”

看着柳大人越来越想插手的神态。黄姨娘和黄嬷嬷害怕了,一个跪在地上起不来,一个浑身大汗神色慌张。林枫也慌了,要是有事……要真是姨娘参与了,那可怎么办?

林枫害怕极了,强自镇定的说“妹妹,此事的确是林家私事,你这样要求柳大人,是非常不合适的!”

林之秀一转脸,厉声说“林枫!这里面的事,不是林家关起门来能够解决的!父亲培养你多年,教你做人的道理。你好好想想,现在应该怎么办?!”

林枫一时怔怔无言。

柳大人说“林枫,现在的情况,你如是个男人,就应该不偏不依,撑起家门。如果这里面有杀害主母的事情,那的确不是关起门来就能解决的。我现在,要站在之秀的身后,为她做主了。柳伯伯行得端,立得正,不怕别人说闲话!之秀,你想让柳伯伯怎么办!”

林之秀站起身,先对柳大人行了一礼“秀儿谢谢柳伯伯!您就站在秀儿身后,为秀儿做主就是。”

转过身,傲然立在众人面前。

对一个院子里的下人,小手指点着他们“你们这些人,吃我父母穿我父母……我父母待下人良善大方,从无苛责。之前,你们看着黄姨娘是林枫生母,林枫又是林家二房唯一的儿子,所以听从黄姨娘指挥……虽然自私、糊涂,也还是情理。况且……你们大多数,也不知道事情的真相,所以……这些日子你们做了什么有违良心的事,糊涂事。除了她们俩的同犯,其它人,我都是可以原谅的!但……从现在开始,谁还敢一心偏向黄姨娘和黄嬷嬷,跟她们沆瀣一气,帮着她们做坏事……可别怪我这个林家二房的大小姐,翻脸不认人!不光你,就是你一家子……我当着父母的棺木起誓,我会打死你们的,我会连你们一家子都打死的!”

她指着父母的棺木起誓,脸上眼泪未干,眼睛里凶相毕露……

平日里,我娘对你们这么好!关键时刻,真正的忠仆却寥寥无几。怎么不让人伤心?

林家下人,现在基本都集中到院子里了。看到平日里那么好看,那么快乐的大小姐,突然变成了这个模样,都很害怕。

小妞她爹就在其中,率先扑通一下跪倒“三小姐饶命,奴才没参与谋害夫人……奴才听大小姐的话……”

有了开头,胆小的,没掺乎事儿的,也跟着下跪,嚷嚷着听大小姐的,扑通的又跪下好多。也有仆从认为,二房就是林枫的,大小姐闹的欢,毕竟是女子……站在那里不出声。

黄嬷嬷叫嚷道“姨娘,再也不能让人诬陷了咱们,您……”

林之秀说“是不是诬陷,就拿证据说话!来人,去搜一下黄嬷嬷的屋子。”

黄嬷嬷挣扎着说“你们敢!”

柳大人一点头,他的手下就上来按住她动弹不得,黄嬷嬷只能叫嚷……

黄姨娘“你们住手!”

后厨小妞的娘出来说“三小姐,夫人在世时,最是善待我们这些奴婢。奴婢的小儿子得了病,是夫人花了几十两银子救回来的,奴婢忠心不二!不知道有人害夫人便罢了,现在知道了,奴婢拼了命,也要把坏人揪出来!奴婢带人去搜!”她站起身,正义凛然。

林之秀点点头“好样的!柳伯伯,您也派个手下跟着吧,相互有个鉴证!”

柳大人点头,让自己体已人跟着前去……

重生后美强惨女主她疯批了最新章节

重生后美强惨女主她疯批了相关资讯

重生后美强惨女主她疯批了

作者:又见桃花鱼
类型:女生小说 状态:连载编辑:捱过春秋 在读:12398人
  年青人的成王不明白了,偏偏刚救了这个女子,她为什么顺势就得杀了自己?!的确贵妃娘娘说的对,长得很好看的女人,心肠都狠毒。接着他意外发现,这女子不但害他,还得害:她祖母三婶姑母大姐二姐,连她四叔的姨娘都不愿放过我。真是是太狠毒了!太狠毒了。。。唉,的确,仅有自己这样有本事又正义的贵人,才能被压制住她的邪恶的力量。这个一个呆头猪,舍生伺虎的故事。前生,父母了世时,林之秀是个娇娇女,成天吃吃喝喝装扮,也没愁闷。父母离世了,她是乖乖的女,服从长辈,逆来顺受权势。其结果一步一个坑,最后坑死。她复活了!虽然没来及制止父母的死亡,虽然还来及让那齐整宽敞的大门,高高的院墙,墙头露着大树茂盛的枝杈,鸟鸣啾啾,显得分外幽静。。
  • 老太爷&点高兴

    老太爷往外走着,心里还有点高兴,似乎是凭白捡一个孙女儿似的。

    2022-10-06 10:29:04详情点赞(0)回复(0)
  • 管事却&别闪了

    那位安管事却在那里扯着脖子嚷嚷“那几个贴着黑标的箱子,要格外注意啊!里面都是珍贵的瓷器呀!别说摔,磕碰一下也不得了的呢。哎!哎!那两个箱子可重的很,小心着,别闪了腰。”

    2022-10-06 04:55:52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入手

    一入手,就知道今儿这红封可不得了,几个人笑着见牙不见眼,点头哈腰的指挥着让车马靠边。

    2022-10-07 10:01:48详情点赞(0)回复(0)
  • 最怕女&的。

    他年纪大了,最怕女人扭扭捏捏,哭哭啼啼,闹闹腾腾的。

    2022-10-07 10:59:45详情点赞(0)回复(0)
  • &期期艾

    老爷子期期艾艾的说“你爹,跟祖父年青时,是有几分相像。唉,可惜啊......”他眼圈微湿,声音低沉。

    2022-10-07 07:30:44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