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大梦醒来是早晨

林之秀永远是也忘了不了那股巨痛搅肺的疼,但她更忘了不了的,是她醒的那一天。那时,她在毒发中闭上眼,步入幽暗,愚昧无知无觉。但突然又觉得肚子在疼,跟之后的疼法还不像,更像是要上茅厕……后来,她还我以为自己没死透,可睁开眼睛眼,却看见自己躺在床上,小细胳那时,她在毒发中闭上眼,进入黑暗,无知无觉。但突然又感觉肚子在疼,跟之前的疼法还不一样,更像是要上茅厕……当时,她还以为自己没死透,可睁开眼,却看到自己躺在床上,小细胳膊上是白麻布袖子,屋里屋外空无一人。。...

林之秀永远也忘记不了那股钻心搅肺的疼,但她更忘记不了的,是她醒的那一天。

那时,她在毒发中闭上眼,进入黑暗,无知无觉。但突然又感觉肚子在疼,跟之前的疼法还不一样,更像是要上茅厕……当时,她还以为自己没死透,可睁开眼,却看到自己躺在床上,小细胳膊上是白麻布袖子,屋里屋外空无一人。

她的震惊就别提了,来不及仔细想,腹部的疼痛让她飞快的下了床,轻车熟路的去到旁边小屋……她的马桶就在屏风后面。一阵折腾后,她浑身大汗,几乎瘫在马桶上。磨蹭了很久才出来,才发现,自己在临江的屋子里,身上穿的是孝衣。怎么回事?懵懂走出房门,家里一片雪白,难道……她匆匆往前院跑,居然看到……父母的棺木?!

正所谓不见棺材不落泪,这一刻,她什么也不顾不得,踉跄着奔过去,扑在父母灵前,痛哭失声。“爹!娘……”你们在的时候,女儿太不懂事了,没有体贴、照顾你们……没能好好的陪伴你们。你们要是知道女儿经受的一切,该是多么痛心哪!女儿想你们哪……

她哭得痛不欲生,声嘶力竭,几乎晕了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听到脚步声,转脸一看,一个婆子打外头进来,站在院中央,阴沉的眼,放肆盯了她半天。林之秀认了出来:黄嬷嬷!此刻她全然不是父母在时对着自己卑躬屈膝的样子了。只见那婆子冷笑一下,然后转身坐在廊下,翘起二郎腿,喝茶吃点心。

这个狗奴婢!林之秀恨不得上去撕烂了她!但猛的一起身,却一阵的头晕眼花,连站都站不起来……不行,我现在这样,能对付谁?还,还有黄姨娘呢?那条隐藏在角落里的毒蛇……

她趴在那里,一阵的苦悲,想想自己当初,除了哭什么也不会。黄姨娘把她身边人弄走后,甚至都没再派人盯着她,根本就没拿她当回事!她脸上露出苦笑,已经十二岁了,是多么没用啊!那么现在应该怎么办?她以为自己会很快想出办法,但浑身无力的冒着虚汗,一阵阵发空。哦,她们应该是给自己下了药。

指望大伯和京城?呵呵,无疑是走出虎穴又进狼窝。

这个时候,父亲书房的东西,肯定已经被黄姨娘搬到了隔壁院儿了……父母身边的人,也已经打发控制了,所以不能冒然行动。她发现自己,虽然头晕无力,但冷心冷情,并不糊涂……这就好啊!

刚要起身,又打外头进来个男孩子,一身孝衣,比她高不少,长得挺英俊,但脸上一股子浅薄的傲气。也不理她,直接跪下,分别向两个棺木磕了头,拿起几张纸钱,给父亲烧几张,又给母亲烧几张。等纸钱烧完,又磕了个头,站起身走了。

从头到尾,都没看她一眼。

屋檐下的黄嬷嬷,连身儿都没站起来。看着他进来,又看着他出去,扭脸儿连着喝茶。

林之秀看着他出去的背影,那是她的庶兄林枫……想起前一世,他回到京城,黄姨娘不知道被关到哪儿去了。而他,住在林樘秋林院的跨院儿,林樘对他的欺负就别提了……呵呵,父母在时善待于他,黄姨娘更是宠溺,他也是骄傲着长大的。被人欺负,肯定不服!结果被林樘打得头破血流,他去告状,却只有人罚没有管,这才服贴下来。

以后就整天跟在林樘后头跑,喝酒赌博学了个够。后来,林樘跟人争戏子把人打坏了,却推他出来顶罪。林老太太二话不说把他踢出林家。他没出息的紧,不干活养活自己,整天坑蒙骗,总挨打。还想法子找黄姨娘要银子,黄姨娘给了他,却很快就花没了,还来要。黄姨娘才意识到这个儿子完了,跟老太太求情,出府而去,带着私藏的财产,远走高飞了。

这个时候,林枫才算是明白了些事儿。后来,自己已经在成王府当家了。他求到自己,说要去做生意,她看在死去的爹娘的面子上,给了他一千两银子,算是最后给他一次机会。他带着银子去了东北,结果遇到极端天气,冻死在回来的路上。还是第二年,化冻了,他才被人发现……

林之秀看着他为父母烧的纸钱,心想,你这傻小子,也算走运!这一个头,几张纸钱,就算买你一命吧!她站起身,跌跌撞撞的回了房,黄嬷嬷斜了她一眼,没出声。

她屋里,站了一个小丫头。看年龄应该跟自己差不多大,但那怯怯的表情,显得比自己小好多。她蚊子般的声音“姑娘您喝水吗?”

林之秀看着她说“你不是我屋里的。”她记不得,前世有这个丫头了。

“奴婢叫小妞儿,在后院扫地的。我爹是门上的,娘是管着灶上的,我娘让小妞儿来瞧瞧小姐。”她哼哼叽叽,脸都红到脖子根了,紧张得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好,你让你娘给我倒杯蜂蜜水,浓一些的。”

“哎。”她答应一声就要跑。

“等等,让你爹帮忙看着。。。我父亲的好友姓柳大人来过没有?如果没有,那他哪天来。”

“姓柳。小妞记得啦。”小丫头出了门,还拿起门边的一把扫帚,悄没声的走了。

林之秀又倒下,这身子虚的厉害。她仔细盘算着……

不大功夫,小妞又溜了进来,拎着一罐子蜂蜜水“我爹说,柳大人昨天晚上才从外地回来,一大早派人来说了,上午就过来。”

林之秀一听,强打起精神。

小妞又掏出四个煮鸡蛋,小声儿说“我娘说,您要是饿,就吃两鸡蛋。别乱吃乱喝其它东西,尤其是药……就别喝了,您没病。”

林之秀心里一激动,她想起上世这个小姑娘了,只不过,当时她害怕又难过,都没理这个小姑娘。“我知道了,你让你娘,再替我去办件事……”她低声吩咐了一番。

小姑娘走了后没多久,一个年青的媳妇模样的妇人,端着碗进来“小姐,您该喝药了。”

林之秀半闭着眼“我头晕恶心,喝不下去。”

那媳妇却笑道“您不舒服,就是因为病了,把药喝了就好了。”

林之秀闻到药味,呕了起来。胀得脸通红,她实在是难受,一呕,真吐出几口,只是她这几天没怎么吃东西,吐出来的都是黄水,带着一股子酸味。

那个媳妇子嫌恶心,把碗放在桌上“哎哟,奴婢给您去寻点糖,喝完药压一压。”拿帕子捂着鼻子出去。

林之秀起身,端着药碗,把药倒进一个大花瓶里。剥了鸡蛋,就着蜂蜜水吃了。不吃饭可不行,一会儿还有硬仗要打……

太阳升起来,外头来了吊唁的人。

今天来的是她父亲的好友柳如石,他刚从外地回来,在路上就知道了林家的事情,今天一早就赶忙来了。

灵堂里,黄娘姨带着林枫,悲切的跪在棺木前,接待着吊唁的人。

柳大人上完香,叹息一声“走的时候,林兄和林夫人还好好的,回来,却是天人两隔,唉!”

家里没有主人,小主子还未成年,所以黄姨娘最大,她穿着孝服,老老实实的跪着,眼含泪,声音悲切沙哑“大人和夫人双双去世,家中无人主事。恐慢待柳大人,待我家大老爷来时,再回谢大人。”说罢,她先行礼。

林枫跟着行礼“柳伯伯。”

柳大人眼泪掉下来,又叹了一声“林枫,你和妹妹还好吧?”

黄氏说“大小姐哭灵几日,水米未粘牙,刚才晕倒,妾身抬她进屋了。大小姐与大人和夫人感情最厚,这一下……”她摇摇头,哭的不能自己。

柳大人擦着眼泪“林枫,你柳伯母,要比伯父晚回来几日。待她回来,再来祭奠你的父母,看望你和你妹妹。你大伯没来的这几天,要有需要,派人支会伯父一声儿。如果柳伯父这几天要出门,也会把柳根给你留下,等你大伯父到了,就好了。”

“是。谢谢柳伯父。”林枫行礼说。

黄氏在旁边,就是一幅悲切又有些六神无主,还努力保持温婉风度的良妾形象。其实她在心中暗恨,好不容易走到人前,却依旧被人忽视,连话都不与自己答!

柳大人并未多看她,而是对着林枫说“林枫,你虽未成年,但毕竟是家中唯一的男子,在你父亲跟前熏陶多年。这个时候,你可不能慌乱,要顶起门户。咦?林管家呢?”

林枫还没说话,黄姨娘抢先说“给林大老爷准备的住处出了点问题,大管家带人去修整了。”林枫看了她一眼,并未说话。

柳大人说“林枫,要提醒林管家:严管下人,看好财物,注意火烛、烧纸,以防失窃失火。你还要好好照顾你妹妹……”

林枫答应“是。柳伯父。”

刚说到这儿,突然后头跑出来一个一身麻布白衣的姑娘。她跌跌撞撞的跑着,尖声着。跑到柳大人面前,一头撞到他怀里“柳伯伯,救命……救救秀儿……”

重生后美强惨女主她疯批了最新章节

重生后美强惨女主她疯批了相关资讯

重生后美强惨女主她疯批了

作者:又见桃花鱼
类型:女生小说 状态:连载编辑:捱过春秋 在读:12398人
  年青人的成王不明白了,偏偏刚救了这个女子,她为什么顺势就得杀了自己?!的确贵妃娘娘说的对,长得很好看的女人,心肠都狠毒。接着他意外发现,这女子不但害他,还得害:她祖母三婶姑母大姐二姐,连她四叔的姨娘都不愿放过我。真是是太狠毒了!太狠毒了。。。唉,的确,仅有自己这样有本事又正义的贵人,才能被压制住她的邪恶的力量。这个一个呆头猪,舍生伺虎的故事。前生,父母了世时,林之秀是个娇娇女,成天吃吃喝喝装扮,也没愁闷。父母离世了,她是乖乖的女,服从长辈,逆来顺受权势。其结果一步一个坑,最后坑死。她复活了!虽然没来及制止父母的死亡,虽然还来及让那齐整宽敞的大门,高高的院墙,墙头露着大树茂盛的枝杈,鸟鸣啾啾,显得分外幽静。。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