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前尘往事成云烟

早晨,林之秀醒回来。这一夜,她睡得极沉,但更早就醒了。没惊扰到丫头们,自己站起身,穿着细棉的睡服和宽脚裤,乌黑而茂密的长发披在身后,趿着软底绣鞋,走到窗前。太阳还没升起来,空气带着一丝凉意。玻璃窗薄如蝉翼的窗纱,她望着这个静静地的小院。非常大的银杏树这一夜,她睡得极沉,但很早就醒了。没惊扰丫头们,自己起身,穿着细棉的睡服和宽脚裤,乌黑而浓密的长发披在身后,趿着软底绣花鞋,走到窗前。。...

清晨,林之秀醒过来。

这一夜,她睡得极沉,但很早就醒了。没惊扰丫头们,自己起身,穿着细棉的睡服和宽脚裤,乌黑而浓密的长发披在身后,趿着软底绣花鞋,走到窗前。

太阳还没升起,空气带着一丝凉意。透过薄如蝉翼的窗纱,她看着这个静静的小院。巨大的银杏树遮着半个院子,花池开满了鲜花,整个院子雅致而幽静。

这是林府的朝云居。

建府的时候,大概就是给嫡长女的设置。秀丽灵巧,处处见到娇养女儿的心思。院墙上的花窗,个个不同。连砖地,也都拼着精美的图案……她慢慢的转身,微弱的光线透进来,屋里的绣花帐,床,梳妆台,花瓶,绣墩,衣柜,地上还有没来得及收拾的一大堆箱笼。

她比上一世,提前了三个月回来,住进了与原来不同的院子。

她莫名重生的这三年多,每天早晨醒来,都会怀有一丝的希望。希望自己能再醒来一次,比上次提前一个月,那她无论如何,也能阻止父亲的死亡。如果不行,提前三天也好啊!那她的母亲,就不会死。

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能有这样的好命?可既然上天有好意恩赐,为什么不能再圆满些呢?提前一个月,三天,为什么就不行呢?为什么?这种念头,在她刚回来的时候,每天都要想多少次,几乎逼得她快要发狂。

永远也忘不了,上世的自己,死前是怎样的痛苦与不甘。但陷入黑暗的一刹,她却有了终于解脱了的安宁,想:终于能见到爹娘了……然后嘴角露出了多年没有的娇笑……

上一世,父母在世时,她是父母手里的娇娇女。虽然母亲只生了她一个女儿,父亲却始终待她们母女俩至若珍宝……她被父母娇生惯养,整天穿衣打扮,吃喝玩乐,只知道跟女伴攀比,却又那么不谙世事。

所以当父亲突然去世,母亲紧接着撒手人寰时,她,完全傻掉了。就像狂风暴雨中回不了窝的小鸟,趴在那里懵了,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而平时低调、温顺的黄姨娘,却突然显露了嘴脸。母凭子贵,迅速控制了家仆。把父母和自己身边的人,打发个干净。就连管家林建福一家,也突然不知去向。

京城林家让大伯林即来处理后事,黄姨娘担心如果现在跟林即回府,她一个无夫主的姨娘……将控制不住财产及儿子林枫。于是趁林即还没到时,把父亲的书房搜刮一空,所有重要东西,都转移走了。

然后,黄姨娘给她下了药,她腹泻如水,整日昏睡。大伯林即来处理事情的整个过程,都晕晕沉沉,脸色蜡黄,没怎么清醒过。

林即能力有限,心思简单,京城事情又多,他不能在此地耽搁太久,被黄姨娘和黄嬷嬷欺哄,看一切都安排得很好,她又重病不能冒然上路,就决定留她们几个在老家守孝三年,自己匆匆的回京了。

自此,府里就是黄姨娘的天下了!

她被关在小院子里,周围都是黄姨娘和黄嬷嬷的人,虽然没饿着她冻着她,但不让她见外人,不让她出院子。屋里什么都没有……吓唬,讽刺,苛责。她在这个环境下住了三年,再出来,已经变得呆若木鸡,连说话都不利索了。

守孝完后,京城又来人接。一行人到了京城,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林之秀……胆小怯懦,言行木讷,唯唯诺诺……彻头彻尾一个,只会听话的傻丫头。她被林大夫人直接安排到梧桐院,当然,是收拾过的。屋顶不漏雨,墙刷了白,窗户能开合,院里没有荒草。

黄姨娘的担心是有道理的……一个无夫主的妾和没功名的庶子,谁会在乎他们?一回府,黄姨娘就被大伯母安排到僻静的地方,平日里,就跟没这个人似的。

林枫住在个小跨院儿,纯庶子待遇。像个小厮一样,跟在林樘身后头,接点人家手指缝里掉的银子。一旦有了事,他就是顶杠的!

林老太太本就不喜欢自己,再有几个挑唆陷害的,三天一小罚,五天一大罚。她都不知道那些日子,是怎么熬过来的。

林老太太本身并不缺银钱,又好脸面,所以黄姨娘没办法贪走的母亲的嫁妆,她也没管。可大伯母袁氏可不会客气,直接拿走了母亲的铺子、土地和银两。而母亲留给她的首饰太过打眼,大伯母暂时也没伸手。可是,大姑姑林江晚伸手了……

林江晚借口看南方的首饰样子,拿走了其中三套,再没还回来。过了些日子,她女儿严昭仪,在秋宫宴上,戴了一套丰收麦穗钗,正上那三套中的一套。

事有凑巧……皇上,在前一天晚上,梦到自己变成一只大鹏鸟,在天上飞翔,巡视着他的国士,巨大的翅膀下,是成片的金色麦浪。阳光照着,闪着耀眼的光芒!百姓们看着丰收的景象,深感圣上福泽深厚,庇护子民。纷纷跪地向上天祷告,希望幸运之神,庇护我主,千秋万代,生生不息。

皇上心里头高兴,是在哈哈大笑中醒来的。所以当他在宫宴上,看到自己没多看重的严昭仪,戴了满头的金麦穗时……那真是龙心大悦啊!

严昭仪是林江晚的长女,她长得好看,聪慧有才。缺少的,只是让皇上赏识她的机会。这一下,深得圣心,恩宠不断,很快生下一名皇子,升至妃位。并一路成为贵妃,直指后位。

然后……呵,然后,自己手里的东西,就再也保不住了。大姑姑,大夫人,方群群,林之荣……萱堂姐。个个像狼一样……而她在这个家里,就是一只待宰的羔羊。

父亲救过一个叫厉锋的男孩子,在西北立了大功回来,皇上爱才,直接封了侯爵。厉锋当朝状告太皇太后娘的娘家杀人夺产,引起巨大轰动。皇上指派人审案,结案后,发还了家产。厉锋身上有爵位,又得了丰厚家产,就算年纪超了婚龄,也成了京城的热闹女婿人选。厉太太,感念父亲林煦的恩情,私下问她,如果想嫁给厉锋,她就请媒人前来求亲。那时自己在林家里处处艰难,正想摆脱,赶紧点了头。

黄氏本来在给林之荣谈亲事,这对母女各怀心思,却都一眼看中厉锋,求到林老太太跟前儿。林老太太也感觉不错,然后跟厉太太张了口,携恩求报。可厉太太跟林老太太说,她想求的是三小姐林之秀。黄氏和林之荣气极了,但知道林之秀与厉家关系亲厚,厉太太轻易不愿意换人。于是,就想毁了她。然后,在大姐姐林之芳的婆家,她被算计了。

原本,是要把她灌醉后,引林之芳婆家的亲戚,成国公的独子汪天赐前来纠缠,她们再出来抓奸,最后让他收了她当妾就好。

汪天赐早就娶妻,老婆蛮横,对家中妾,打骂弄残,还经常卖到那些地方……他只管往家里拉,新鲜几天就不管了……然后任由老婆处置。

不得不说,算计她的人,都怀了弄死她,还不让她好死的心。

汪天赐之前见过她,早就有觊觎之心……感觉有好事就在眼前,心里激动,喝得有点多,一听到让他行动的消息,就火急火燎往这儿跑,结果一头撞到来府里宴饮的成王爷身上。

然后就是那个猪头李成……他当天酒喝得也有点多,而汪天赐一个大男人,脸上涂着粉儿,穿了件紫貂毛大氅。李成醉眼朦胧,以为遇到个妖怪,上去就是一脚……那猪头生来力大,又多年练武,踹到汪天赐的胯骨上,他摔进假山里起不来了。

而前来捉奸的人们,正好看到醉意十足的成王爷,正拉着被灌了酒的自己,唠叨着刚才踢到了一个狐狸精的故事。她衣裳……也被他扯得乱七八糟。

要说,她只能进成王府了……但成王长得英俊,家产丰厚,善于打仗,皇上疼爱。设计她的几个人,怎么可能甘心让她进王府?哪怕只是当妾!于是让人在成爷面前说了不少坏话,说林之秀是心仪汪天赐的。

成王,人有些一根筋,就算他醒酒后,知道自己踹断了汪天赐的大腿轴,知道自己扯着一个女孩子让她衣衫不整的被人发现,也认为没什么大不了。他的方案是:给汪家赔点钱。女的,收进家就行了。不想,却听到汪天赐是那姑娘的意中人……还让自己踢断了腿。听大夫说,好了也要落毛病……他苦恼的盘算了半天,然后大半夜偷翻进她家来寻她,商量此事……

可她一回家,就让林老太太以丢了林家的脸为由,关进祠堂好几天了。

李成在林家寻摸一圈,竟然还真让他在祠堂找到了自己。唧唧歪歪,说她要是不嫌弃情郎残废,还想与情郎在一起……他就多付些银资,让他们以后日子好些。要是嫌弃汪天赐残疾了,不喜欢了,那就进他的王府。他就当她是个吃闲饭的,养活着就好了,他银子多,养得起……

简直不知所谓!这个混蛋!这个猪头!她现在想起来,还被这个不知所谓的傻瓜气得七窍生烟。

可那个时候,她一回家就被关了起来,阴森恐怖的祠堂,一个人影也不见。到了晚上,伸手不见五指,连个蜡烛都不给,冷得要命。

要不是五婶婶偷偷的给她送了被褥吃食,估计,她都死在里面了。可就算这样,再待下去,也会疯了。她知道自己被算计了,而且早就听说汪天赐是个浪荡子,已经妻妾成群,男女不忌,手下人命若干。比较起来,进成王府还有命活,就赶紧点了头,说她愿意。

那猪头……成王,做事,无章可寻!第二天一大早,就大张旗鼓的派人上门接人。打老太太和黄氏一个措手不及。来的人蛮横,林老太太到底又不敢违逆这个做事一脚天上一脚地下的王爷。只得放她走了。她只拿了几件仅有的娘留下的不起眼儿的东西,进了成王府。

那个时候,李成已经有侧妃庞氏,冯氏。二个妾,还有几个通房丫头……正妃,还没进门。

庞氏是成王的养母庞贵妃娘家的侄女,身份在那摆着,颐指气使。冯氏,是成王生母,冯丽妃的娘家侄女,长相难看,但心黑手狠。二个妾,一个是驻地官员的女儿,一个是人家送的……扬州来的。整个后院,乌烟瘴气,天天又是吵又是斗,乱成一锅粥。

而猪头……李成,却是什么都不管的。吵烦了他,他就消失十天半个月的,你们爱干嘛干嘛。

她性子怯懦,但长得最美!进了府,有这么两个有底气的侧妃,有花样百出的瘦马,还有地头蛇通房丫头……她就成为她们一致对付的对象,都没能与李成圆房。

而正妃,是成王在秋猎时救的吴家的嫡长女吴晶向……那才是个彻头彻尾的心机女。

心机女进门,就是黄鼠狼进宅。但……人家极有本事!一方面保住了要留给心上人的童贞,另一方面却又得到成王的信任。把府里管得井井有条,把两个侧妃压得不敢乱动。通房,只留下对王妃有用的,其它的都消失无踪。府里肃清,日子安稳。

给猪头管着产业的心腹吴东,说是在外头认识个女子,不知道怎么的,女子的丈夫跑了来,给他一刀,死了。那猪头伤心之余,感觉王妃是个人才,就把他的大量私房银子和产业,都交给了吴王妃。

吴王妃整天要折腾那些财产,怎么经营、整合,怎么给心上人划拨付出去。所以无力再管府里日常,就挑选了听话而安静,又没背景的她。给她灌输了一通“女子当自强”的理论,并亲自指导,点拨。接下来二年,不知道多少个夜晚,她不眠不休,认真学习,努力做事,迅速成长,才算是真正立了起来。最后,各种账和人事的管理,对于她来说都是小菜一碟。她能用最少的银子,维持王府的良性运转。做事老辣,手段凶猛,连两个侧妃,都对她毫无办法。

后来,庞侧妃被冯侧妃害死后,她被立为林侧妃。

吴王妃也怕她怀孕生子,就与自己不一条心了,也阻止她与成王圆房。所以,她在王府里那么多年,还是一个处女……

而成王这个傻猪头,在王妃的操控下,为四皇子爷卖命,为他诛杀对手,并在朝堂上鼎力支持。他的产业,也在不知不觉中全进了四皇子的口袋。

最后,四皇子继了位……继位的三天后,新皇悄然来到府里,穿着皇帝的冠服,见了吴王妃。

这样的事,怎么可能瞒得住她这个王府大管家?她已经感觉事情不好了,于是静静的看着两个人的表演。

皇上执着王妃的手,相看泪眼。王妃执酒,向他敬贺。

皇上说自己有今天,是她的功劳。还说这杯酒喝下去,他们的美好明天,就要到来了。说他会按着他们的计划,让她假死,然后换个新的身份进宫,从此两个人,共享权力与繁华,再也不分开。

吴王妃得意而妩媚的笑着,把酒喝了,然后就死了。

是真的死了……

她看到皇上在那里哭,说他违背了誓言,对不起吴晶向。因为,他当了皇上以后,才发现,自己虽然有了天下最大荣耀,但更多的,却是更大责任。不能再如少年般的意气行事,不能让感情左右他成为圣君,不能用欺骗对待他的臣民。

所以,今生只有辜负她了。

呵呵,能把忘恩负义说的这么冠冕堂皇,也真是个人才!

然后皇上走了,府里被围了。李成来找到她,他神色木然,有些迷惑。但他还是说“你最聪明能干,我就把家就交给你了。皇上说,他会放过你们。我只有一子,他生母没有本事,就委托你,照看他了。恐怕我这一生,最对不起的就是你了。如有来生,我再偿还吧。”

她没出声……但选择了信任他!他最后看了看她,走了。然后,就传来他死在宫里的消息。

猪头嘴里“没本事”的生母冯侧妃,拉着成王唯一的儿子,一大一小,眼睛瞪得溜圆。要王府的管家权。而她只感觉好笑,把所有东西都扔给她们。

转天,天子圣旨到!一家子,都被赐了毒酒……

可真疼啊……

重生后美强惨女主她疯批了最新章节

重生后美强惨女主她疯批了相关资讯

重生后美强惨女主她疯批了

作者:又见桃花鱼
类型:女生小说 状态:连载编辑:捱过春秋 在读:12398人
  年青人的成王不明白了,偏偏刚救了这个女子,她为什么顺势就得杀了自己?!的确贵妃娘娘说的对,长得很好看的女人,心肠都狠毒。接着他意外发现,这女子不但害他,还得害:她祖母三婶姑母大姐二姐,连她四叔的姨娘都不愿放过我。真是是太狠毒了!太狠毒了。。。唉,的确,仅有自己这样有本事又正义的贵人,才能被压制住她的邪恶的力量。这个一个呆头猪,舍生伺虎的故事。前生,父母了世时,林之秀是个娇娇女,成天吃吃喝喝装扮,也没愁闷。父母离世了,她是乖乖的女,服从长辈,逆来顺受权势。其结果一步一个坑,最后坑死。她复活了!虽然没来及制止父母的死亡,虽然还来及让那齐整宽敞的大门,高高的院墙,墙头露着大树茂盛的枝杈,鸟鸣啾啾,显得分外幽静。。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