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孰轻孰重细思量

林即回房,跟袁氏较为而坐。袁氏还记挂着林之秀说的嫁妆的事,不由得有点儿以怨“您上一次回家去,再说东西不多嘛。怎么这丫头回去这个手笔?这但是,让一个嗣舅舅抢走一半的呢。”林即这会儿心绪也有些不稳当“得了,她那么一说,你就那么一听。娘都没说什么,你还计袁氏还惦记着林之秀说的嫁妆的事,不由有点报怨“您上次回去,不说东西不多嘛。怎么这丫头回来这个手笔?这还是,让一个嗣舅舅拿走一半的呢。”。...

林即回房,跟袁氏相对而坐。

袁氏还惦记着林之秀说的嫁妆的事,不由有点报怨“您上次回去,不说东西不多嘛。怎么这丫头回来这个手笔?这还是,让一个嗣舅舅拿走一半的呢。”

林即这会儿心绪也有些不稳当“得了,她那么一说,你就那么一听。娘都没说什么,你还计较?既回来了,你就好好待她。刚才爹和娘都有交待,关注大事!些许小事,就别再提了。”

袁氏却还不甘心“这不是小事!妾身瞧着,这个丫头可真不是个省油。刚才您没看到,嗬……她那叫一个厉害!今儿整整一天,她那话,都是怎么插心窝子怎么说!无父无母的小姑娘,就应该安静、本分、听话!哪像她啊?!”

林即说“她在小地方,又没父母教导,哪如京城大家闺秀般的有修养,有眼界?自然没有之芳妥帖了!生涩鲁莽,也是有的。又不碍你的事,你挑剔这个做什么呢?父亲刚才说,这个丫头的亲事,他要好好想想人家儿呢!很重视!”

袁氏却还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没留意丈夫说什么“哼,我就不信,弄不过她!!”耍耍嘴皮子有什么用?在林家后院儿,我就下了狠手了,谁又能怎么样?

林即却有些烦了“我刚说的你没听见?你当了这么多年家,又是她大伯母,怎么倒越来越不成话了!”

这话难听,袁氏却不在乎,矫情着说“老爷!二弟二弟妹都没了,您做作为大哥,当然有权利监管二弟那房的财产了。这产业,可不光是她的,还有林枫的呢!哪能她想怎么就怎么的?再者说,那些也不光二弟妹的嫁妆呀,还有二弟赚的呢!那么多年,他可没往家里交过多少。”

林即说“那安氏在京城的产业,在谁手里拿着呢?他的几个俸禄,又够干嘛的?你说的,大概就是一些灰色收入,可这个,又能拿到桌面上说吗?况且,我去了确实查过的,就那么点东西,人家一儿一女在当地过日子,能不留下些?”

袁氏心里话,还不是你老实被人骗?色迷心窍,弄了那么个东西回来!她声调不好听的说“京城这块儿是在我手里拿着,但也都给家里用了,咱们自己可没落下!”

林即烦的,这个人怎么说不通啊“那是人家安氏的嫁妆,你还想怎么落?给之芳当嫁妆带走吗?你自己没嫁妆吗吃相这么难看?!”

以林即的性子,这说出来,那就是对老婆百分的不满意了。丈夫还真没这样对过她,袁氏脸一红,咬着嘴唇,眼泪都出来了。

林即也不劝她,自己闷了一会儿“就跟你这么说吧,咱们家这些年过的舒舒服服的……就是二弟二弟妹的功劳。要不然,这么多人,这么大开销,打哪儿来的?皇上虽然顾念我,也不能拿我当儿子养!所以,你差不多得了!”他撇了她一眼,越来越感觉这个老婆不顺心意了。

丈夫这样,袁氏也害怕。她擦了擦眼泪说道“您别以为我是为自己。家里很多事,您不知道……就跟您这么说吧,咱们家大姑奶奶……哼,咱们不谋划,就是便宜了她!”

“你说什么呢?”林即不爱听。他只这样一个妹妹,嫁得又好,他很看重。

袁氏说“别以为我不知道!老太太的那些体己,便宜了她不少了!怕是早晚让她捣腾空了呢。到时咱们儿孙怎么办?”

“你说真的?”林即眨着桃花眼,很是认真。

袁氏“这还有假?她那大丫头进了宫,没给家里弄着一点好,倒让严家没完的贴。刚开始严家想着她的前程,给了就给了……可这么多年过去了,没完往里送,却一点好处得不着,谁受得了?不肯出那么些了。所以,她把主意打到娘家!这秀丫头回来,手里这么多好东西……您看着吧!她闻着味儿就来了!”

“你说什么呢?!”林即瞪她。

“哼!我看就您老实。咱们人口多少?你们哥儿六个,接下来是儿女、孙子、孙女。要吃要喝,要上学要首饰,家里还要撑门面。这又快到男婚女嫁的高峰了。六弟……花销大还没成亲,咱们儿子要生孙子。之芳,三弟家林樘,之荣,就连刚回来的三丫头都十五了,还有林枫,都在眼前儿呢……哪处不是银子?可谁能往回搂?!更何况林江晚这个老家贼!人家都是往娘家搬运。。。您看方群群是怎么做的?!连蜡烛都往娘家捣腾!咱们这位姑奶奶倒好!真是要养她一辈子了。”

袁氏越说越生气。

林即“行了,你差不多得了!说的这么难听。。。。她没有儿子,就两个姑娘,大姑娘在宫里不站住脚,她怎么办?”

袁氏不服气“她非得往宫里送啊!当初您就与她说过了,以您跟皇上的关系,这样不好。而且,皇上对后宫娘娘,差不多都那样,指望这个出头恐怕是不行的。可她非不听啊!当时要在外头找,闭着眼划拉的都不错!”

“唉。。。。”林即也想起来,那个时候确实是这样劝妹妹的,可她不听。

林即想了想,还是决定跟老婆交点底儿“我只与你说,你不要外露,咱们家有现在的日子,是脱离不开老二和老二媳妇的……这个,也就是当初,二弟妹没有兄弟,咱们才拿到手上……可现在,三丫头有舅舅了,舅舅还有靠山。虽然具体情况咱们还不知道,但也尽量不要与她为难。现在她手里那些,根本不值什么!明白不?”林即严肃又神秘。

“啊……还有这事儿?”袁氏心怦怦乱跳起来……她主管花银子,家里的产业,也仅仅知道一点点。大多数,在老头子手里捏着,都有什么,她并不知道。跟丈夫套过多次话,丈夫也不说。

“可按您说的,都拿到手这么多年了,一个过继来的,还能拿得走?”袁氏不信。

林即说“爹刚才都跟我说了!怎么不可能?原来外家只她母亲一个,财产她母亲说了算,现在,人家可能是有兄弟的了。要是三丫头不高兴,跟她舅舅拧成一股绳……咱们会比较麻烦不是……”

不死也得脱层皮啊。

“哪有那么容易!”大夫人神色凌厉……不就是个丫头吗?京城后宅里,哪天没有抬出去的?

林即却没想到这儿“爹说:先看看,不急。所以啊,不能对她不好,她在家也没两年,找个好人家儿,嫁出了门,一切就踏实了。你啊,眼皮子别太浅,要分清孰轻孰重……还要看着点老娘,劝着些她。”

袁氏才收回心意“您说,他们会这么做吗?”

林即摇摇头“现在还不清楚。呵,可如果……我是这个舅舅,你,会怎么做?”

袁氏张着嘴,嘎的一声,说不出话了。

她会怎么做?呵呵,她能怎么做?那就不单单是把产业要回来了,这么多年的收益也会一口咬回来!不咬死那一家人,不罢休!

林即说“你安稳些,她毕竟姓林。林家对她至关重要!她舅舅背后虽然有庆王,可我背后还有皇上呢!不怕!但是,别乱。否则,名声坏了,就没意思了,皇上。。。。喜欢守规矩的人。”

袁氏刚才的一腔恼怒,才化的没了影子。

————这边黄氏说通了儿子,才蔫蔫的回房,却没想到三老爷林辉在屋里等她。

他们俩相互看不顺眼,早就不同房了。

林辉喜欢书画雕刻,平日里在前院,摆弄玩意儿,会友,住在前院。林希跟方群群也不合,也住在前院。再加上老太爷……反正前院住的男人越来越多了。

现在,两口子坐下,黄氏撇了一眼丈夫,杂乱的留着胡子,衣裳也皱巴巴……满脸没一点聪明,浑身没半点气度。就他这个德行,还看不上我?!

林辉声音冷冷“我就几句话!刚才看到你,像是又在挑弄是非。怎么着,我这个侄女儿一进门,又碍着你的事儿了?”

黄氏心里一怄“妾身不明白您说的是什么,她能碍着我什么事!?我是看她不懂规矩就说两句,看她的反应,哼!果然就是不懂规矩!”

林辉说“呵,谁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啊?!你是眼红人家娘的嫁妆了?还看是看秀丫头长得好心生嫉妒?我记得二弟妹和你,仿佛还是什么表姐妹的吧?有这么多重关系,怎么秀丫头一进门,你的脸就这么臭!?你这个人可真是够邪性的……”

黄氏一阵的恶心,冷笑一声“我眼红人家嫁妆怎么了?您不如跟我说说,我要是不盘算,将来的日子怎么过?”

一点本事没有,挣不到还挺能花!三房的月钱,都到不了我手!

天下有这样当丈夫的吗?

“你是说我没本事养活老婆孩子喽?”林辉嗤笑着“我没本事,你有本事就不成了?我家二哥,那可是从头到尾都是吃老婆软饭的!吃得还挺讲究,挺快乐。我怎么就没这好命呢?!你报怨?!我还报怨呢!”

他可一点也没感觉吃软饭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当初是谁非要嫁他的?!

“你……”黄氏气得浑身直抖……她最听不得的,就是这个。瞧你的丑样!你跟林煦比?你哪样能比得过他?!真是马不知脸长!

林辉却不知道她心里所想,不然,早把她休了,现在只是单纯看她不顺眼而已。

看她这么激动,林辉倒是纳闷了一下“看看你的样子吧!真丑。赶紧让林樘把人家东西还回去!”说罢,林辉一甩手走了。

身后传来一阵的东西摔在地上的声音。黄氏伏在桌子上,哽咽着,痛哭一场。

重生后美强惨女主她疯批了最新章节

重生后美强惨女主她疯批了相关资讯

重生后美强惨女主她疯批了

作者:又见桃花鱼
类型:女生小说 状态:连载编辑:捱过春秋 在读:12398人
  年青人的成王不明白了,偏偏刚救了这个女子,她为什么顺势就得杀了自己?!的确贵妃娘娘说的对,长得很好看的女人,心肠都狠毒。接着他意外发现,这女子不但害他,还得害:她祖母三婶姑母大姐二姐,连她四叔的姨娘都不愿放过我。真是是太狠毒了!太狠毒了。。。唉,的确,仅有自己这样有本事又正义的贵人,才能被压制住她的邪恶的力量。这个一个呆头猪,舍生伺虎的故事。前生,父母了世时,林之秀是个娇娇女,成天吃吃喝喝装扮,也没愁闷。父母离世了,她是乖乖的女,服从长辈,逆来顺受权势。其结果一步一个坑,最后坑死。她复活了!虽然没来及制止父母的死亡,虽然还来及让那齐整宽敞的大门,高高的院墙,墙头露着大树茂盛的枝杈,鸟鸣啾啾,显得分外幽静。。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