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我家娘亲缺儿子

那几声低呼,是林老太太和袁氏此外发出的。姜是老的辣,林老太爷没露声色,但吃的惊不比她们俩小,并迅速就寻思了。林即脸色很有些很紧张,都能看出了……其它诸位的,很敏感的人,都在偷偷的上下打量着几人之间的很微妙变化,敢出声。而林辉在喝酒时什么都无论,林姜是老的辣,林老太爷没露声色,但吃的惊不比她们俩小,并迅速开始盘算了。。...

那两声惊叫,是林老太太和袁氏同时发出来的。

姜是老的辣,林老太爷没露声色,但吃的惊不比她们俩小,并迅速开始盘算了。

林即脸色很有些紧张,都能看出来了……

其它在座的,敏感的人,都在偷偷打量着几人之间的微妙变化,不敢出声。而林辉在喝酒什么都不管,林真却压根儿不知道大家在说什么,慢悠悠的用着餐。

林之秀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是的呀!哪能让舅舅白给外祖母当儿子呢?!他可是要承我外祖父母的香火的!秀儿不舍财怎么行?”

“这是怎么回事?这么大的事,怎么没人跟林家说?!”老太太感觉今天自己生的气太多了!

林之秀有些意外,她左右看看,有些忐忑的说“祖父,祖母,这个……是不是因为……这件事是安家……哦,是我母亲娘家的事,所以没跟咱们林家说的呢?嘻嘻,我是晚辈,又是女孩子,就不好我来置评了。”

她慢条斯理的整整裙褶。

“你放肆!”老太太拍了桌子,碟子碗都有些跳……用力不小。

老太爷,大伯父,默默的想着心事,没说话。

老太太耍性子不管那么多“这怎么与林家无关了?别说你父母没了,就是他们在!这银钱大事,也是由当家长辈做主的!二房不止你一个女儿,还有林枫呢!就算那个什么舅舅要算记到你外祖母名下,可要动你娘的嫁妆,也得我与你祖父说了算!”

老太爷,还是没说话。他并不在意这些银钱,因为他知道,那算不得大头……而大头……在自己手里……他心沉了沉,也感觉有些压力。

林之秀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祖母,母亲的嫁妆,大多在府里放着呢吧?父母离京时,只带了些首饰细软。大件物件和产业,都留在家里了吧?刚大伯母所说的,后期所得的这些,应该算我母亲私产,不应该算嫁妆吧?!否则,咱们林家的聘礼可怎么出对呢?嫁妆强那么大一头,不是寒碜咱们林家嘛!哦,留在京城的嫁妆,母亲把单子都留给秀儿了。哦,说到这儿,大伯母,回头咱们对一下账,盘一下东西。”

袁氏淡淡笑着“你母亲的那些东西,还在秋林院放着,并没交到我手上。要对账,恐怕要找你二哥哥了。”

林之秀迷惑的看了看袁氏,又转头看了看二哥林樘。

林樘,脸色更差,眼睛恶狠狠的看着林之秀。

老太太打断她们“好啦!这个时候说这些做什么?你的那个什么舅舅,现在在哪里?”

林之秀笑着说“祖父,祖母,我舅舅现在是庆王府属官呀,可得庆王千岁器重呢!还在金鱼胡同买的宅子呢!”

老太爷这才吃一惊“多久的事?”

“舅舅跟在庆王殿下身边,已经有二年多了吧?舅舅聪明,为人赤诚,庆王殿下很是信任。听舅舅说,现在也合五品官了呢。”

老太爷又与长子对视一眼。

林之秀说“听说庆王替皇上巡查各地,常常不在京城,出去时,我舅舅也得跟从吧?不知道现在舅舅在不在京城,孙女进京城后,让人送信儿去了。唉,好长时间不见舅舅,还真是想得慌……哦。舅舅要是在,说不得马上会上门拜见您二老和大伯父呢。”

老太爷笑着点头。他虽然没表示什么,但对这个孙女,与之前的感觉可不一样了。这可不是个单纯开朗的孙女啊!笑眉笑眼说的话,句句都不简单哪?!

这是有了靠山,想找补之前的财产了?

林即有些着急,怔怔的看着父亲。

知道的各怀心事,面色凝重。不知道的,也感觉状态不对,都不敢轻易说话。

这顿饭,基本吃的没滋没味儿的。林之秀说完自己想说的,也不闹腾了,乖乖的吃着饭。好像饭菜挺合口味的样子。

一个晚上,就这么过去了。吃完饭,老太爷带着儿子们往前头去了,女人们还没离座。

二哥林樘走过来“林之秀,你刚刚说,我院子里的东西怎么了?”

林之秀迷惑的问“二哥,什么您院子里的东西?秀儿不明白呀!”

袁氏早就有心让二阎王跟这个丫头对起来,说不得急了,这混蛋还打她一巴掌呢,那可就有趣了。

正好黄氏也有此想法,这个儿子混不吝,说不得,上手收拾这个死丫头呢。有老太太护着,打了她也是白打!可给自己出口气吧!于是那里坐着,装听不到。

袁氏笑着挑事儿“樘哥儿,秋林院原来是你二叔的。里面的家具物品,是你二婶的嫁妆。”

林樘冷笑一声“我可不知道什么东西是二叔二婶的,我住进去,里面的所有东西,就是我的!”

老太太现在对林之秀无比恨,但总不好一进门就收拾……要是林樘替自己出个气,也是不错,于是低着眼皮,也装没听到没看到。

林之秀笑道“二哥哥,妹妹刚回林家,不知道家里的规矩是什么。但这世上,自古一理,女子的嫁妆,除了自用就是留给儿女。如果秋林院里的东西是我母亲的嫁妆,那……不管二哥哥怎么认为,都是要还给妹妹的哟!不过……嗨,其实二哥要真的喜欢,不舍得还,也不打紧!我爹名下,有我和林枫。我娘名下,却只我一个女儿,子嗣十分单薄……我家娘亲,嫁妆多得是!!就是缺儿子!依妹妹看,不如跟祖父说,二哥哥你,过继到二房,给我娘亲当儿子吧!我娘留给我的财产,给了舅舅一半,另一半……只要二哥哥过继过来,就都给你!秀儿绝不藏私!”

林之秀虽然在说笑的样子,但态度十分倨傲。

林樘眼里要冒火,向前一步就想动手了……没人留意,北飞已经站在林之秀旁边了。

而一边的黄氏,听得怒火万丈,简直要冲出胸膛。

“你住口!”黄氏蹭的一下站起来,也不假装了,两步抢过来,挡着林樘“你今天一进门,桩桩件件不敬长辈,满口胡说八道!不知道你那个娘,是怎么教养的你!”她两眼冒火,恨不得亲自动手。

林之秀小脸儿一扬“我娘教导我,自己的东西要看好,别人的东西不眼馋!”

黄氏叫喊“谁稀罕你娘那些破烂儿!”

“不稀罕?!不稀罕你们激动个什么劲儿?强占了好几年,现在跟我说不稀罕?!”林之秀眉毛一挑眼一立,丝毫不软的针锋相对。

大家都看傻了。

老太太和大夫人,上午都见过一回了,这会儿还是有点不敢相信,她这会儿,是那么骄傲,那么飞扬跋扈,藐视着自己的婶婶……怎么,怎么又成这样了!她真敢这么表现不孝啊!

姚氏和方群群更是心脏怦怦乱跳,都吓出汗了……这丫头哦!我的个天……

刚才笑模笑样,嗲声嗲气,还以为是……

老太太拍着桌子叫道“你放肆,竟敢这么顶撞长辈……”她开始想要怎么罚她了。

林之秀这会儿什么都不怕“祖母,您瞧三婶婶呀,她怎么这么激动?今儿,打秀儿一进门,三婶婶就屡次以蔑视的口气提及秀儿娘亲,到底是怎么回事嘛?是我父亲……还是我母亲得罪过她呢?”

她的嘴角一丝不屑,眼皮半垂,眼角微斜,显得就那么轻挑……撇着黄氏。

袁氏和姚氏心里就是一动,这里面莫不是有什么事儿吧?

林之荣狠狠的盯着她,长辈在前,她不好去攻击林之秀,只得暗自生气。

黄氏心里的鬼又跳出来……她赶紧转移注意力“母亲,樘哥儿住进去,是您答应的,是大嫂安排的。当时,大嫂可没跟我们说那里面二嫂的嫁妆。媳妇也不是没有嫁妆,稀罕别人的么?!好端端的住个院子,倒成了觊觎别人的财产了。媳妇还让一个小辈羞辱,娘!您要给媳妇儿和樘儿做主。”

大夫人一听,怎么火烧到自己这里了?

眼一瞪,端起气势“三弟妹,秋林院是谁的院子,里面放的是谁的东西,你会不知道?二弟二弟妹虽然没了,但他们有后啊?!可人刚一没,林樘就非要搬进去,你反对了吗?你没跟母亲面前帮林樘说话吗?人家二弟妹的东西好好的在那儿放着呢,你让林樘用的时候,可也没说过你嫁妆多用不着!”

老太太一看,你们都给我泄气啊,又拍上桌子“好了!明儿把东西收拾了,送朝云院去。”

林樘“祖母,孙儿不……”

黄氏愤怒已极对着林樘“你住嘴!我安排人,一会儿就去收拾,你今天晚上别回去了。明天一早就给朝云院送去!”

林樘从没从过这么大的气,他愤怒的跺着脚“娘!”

黄氏都快气炸了,当初自己还挺高兴,就是想让儿子糟踏那个贱人的东西,没想到今天让贱人的闺女打了脸“娘还有几套家具,比那个强十倍!我说不稀罕就是不稀罕!”

林樘没受过这个,一甩手怒冲冲就出了院。他要回去,找锤子把东西都砸了。

林之秀可不愿意,对着黄氏说“三婶儿,二哥这么出去,不会要把家具毁了吧?他要是这么做,可要赔的哦!要不然,就让他给我娘……”

“我呸!你娘命里就没儿子!”黄氏瞪着林之秀,恨不得要吃了她,一转身追了出去。

林之秀无辜的看着老太太,很有些后悔的说“唉,祖母,要知道三婶婶和樘哥哥这么生气,秀儿就不会往回要了的啦!唉真是……秀儿只是怀念母亲,想留个念想儿嘛,可不是真图这套家具啊……唉,怎么成这样了?三婶婶说她有好多更好的家具,可怎么不早些拿出来给樘哥哥用呢?非得闹成这样……唉,祖母,您可别气坏了,算啦,算啦!不生气了啊!跟这样贪财又糊涂的人,不值得!”

四婶婶姚氏差点笑出来……

老太太气得直喘,我是被他们气的么?我是被你气的!!哆嗦着指着林之秀刚要说什么。

老太爷身边的人来“老太太,老太爷说让您回屋,一会儿老太爷跟您有话要说!”

重生后美强惨女主她疯批了最新章节

重生后美强惨女主她疯批了相关资讯

重生后美强惨女主她疯批了

作者:又见桃花鱼
类型:女生小说 状态:连载编辑:捱过春秋 在读:12398人
  年青人的成王不明白了,偏偏刚救了这个女子,她为什么顺势就得杀了自己?!的确贵妃娘娘说的对,长得很好看的女人,心肠都狠毒。接着他意外发现,这女子不但害他,还得害:她祖母三婶姑母大姐二姐,连她四叔的姨娘都不愿放过我。真是是太狠毒了!太狠毒了。。。唉,的确,仅有自己这样有本事又正义的贵人,才能被压制住她的邪恶的力量。这个一个呆头猪,舍生伺虎的故事。前生,父母了世时,林之秀是个娇娇女,成天吃吃喝喝装扮,也没愁闷。父母离世了,她是乖乖的女,服从长辈,逆来顺受权势。其结果一步一个坑,最后坑死。她复活了!虽然没来及制止父母的死亡,虽然还来及让那齐整宽敞的大门,高高的院墙,墙头露着大树茂盛的枝杈,鸟鸣啾啾,显得分外幽静。。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