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上锁的衣帽间

“啊!!”盛屿晨正乐着,忽然脚背传来一疼,惨嚎声响彻云霄整个电梯间。顾意上次,一点也不迟疑地踩了他一脚,像是出气筒通常力道不小。她翻了翻白眼,轻声道:“让你不正儿八经。”盛屿晨的惨嚎声很大,惹得电梯的人争相扭过头来看热闹,都都忍笑他。顾意房门他,走到前面顾意刚才,毫不犹豫地踩了他一脚,像是撒气一般力道不小。。...

“啊!!”

盛屿晨正乐着,突然脚背传来一疼,惨叫声响彻整个电梯间。

顾意刚才,毫不犹豫地踩了他一脚,像是撒气一般力道不小。

她翻了翻白眼,低声道:“让你不正经。”

盛屿晨的惨叫声很大,惹得电梯的人纷纷转过头来看戏,都忍不住笑他。

顾意推开他,走到前面去,嘴里说着:“麻烦让一让,谢谢!”

终于摆脱了电梯拥挤,顾意大口呼吸,回头看了眼盛屿晨。

盛屿晨的脚还是很疼,走起路都有点一瘸一拐的。

刚才因为这个,他可没少受路人的嘲笑。

他咬着牙暗骂:“艹,这女人下手是真狠。”

走过来的路上,他就在心里暗暗发誓,此仇不报非君子!

顾意拿着钥匙,打开了叶安家的门,戴好鞋套和手套才进去。

她在房门上细细检查了一遍,门锁正常也没有坏,不存在撬锁痕迹。

她又往里走去,目光落在那个冰箱上,又想起了那一日冰箱里的菜刀。

上面除了叶安的血迹,依旧没有提取到任何有效指纹。

顾意又往卧室走去,里面的陈设很简单,白色的墙面,粉色的床单被罩,床上放着几个娃娃。

飘窗的旁边放着一个拍摄用的架子,还有摆满化妆品的化妆台,一切看上去都很正常。

她看见了卧室的那个隔间,走过去想打开,但是门被锁上了,没有钥匙根本打不开。

于是,她又在卧室内翻找起来,盛屿晨走进来,见她在找东西,问:“你在找什么?”

顾意抬手指了一下隔间:“那个门被锁上了,找钥匙。”

盛屿晨答了一个哦,直接走到床边,翻了翻床头柜,又翻了一下床上的杯子,拿起枕头,找到了钥匙。

门开的那一瞬间,扑鼻而来的一股又浓又强烈的血腥味,里面昏暗不见任何东西。

顾意抬手在墙上摸索着开关,“啪”地一声,一道白色刺目的光应声而亮。

这是一个衣帽间,里面挂满了叶安平时会穿的衣服,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鞋子包包。

光滑的地板上,有一大摊已经干涸了的血迹,到处都有滴落的血滴,就连衣服和鞋子上都有,一地的狼藉。

顾意看着眼前这一切,神色逐渐变得凝重。

很显然,这里就是第一案发现场。

她看着那被拽到地上的几件衣服,叶安死之前挣扎过,一定很痛苦。

尸检的时候,顾意有发现她指甲里的衣服纤维。

顾意看了很久很久,然后垂下眼帘,转身往客厅走,一路走到阳台上吹风。

她有点透不过气来。

凶手明明是冲她来着,可是却死了五个,失踪了一个。忽然之间觉得,是她害了这六个人。

这些人的生命,仿佛对于凶手来说,不过草菅。

风吹得有些大,刺得她眼睛有些酸涩,鼻子不透气,这堵得就好像堵在心口上,逼得有些喘不气来。

盛屿晨看着她的背影,不是没发现她情绪不对,犹豫了下,还是走到她旁边。

从兜里掏出一张纸给她,声音不自觉的温柔:“这件事不怪你。”

“不用谢谢。”顾意瞥了眼纸巾,用手直接擦掉了马上夺眶而出的泪水。

顾意不是一个轻易掉眼泪的人,刚才只是吹太大了,吹得她眼睛酸。

她长这么大,唯一的一次掉眼泪,就是外婆去世的那天。

盛屿晨大脑飞速运转,盘算着如何安慰顾意才好,话到嘴边还没出口,一阵来电铃打断,话又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喂,小岩。”是盛屿晨自己的手机响了。

严岩:“晨哥,金鑫找到了!”

经过这几天的相处,盛屿晨已经成功和严岩他们打成一片,按照年龄,一个个都“晨哥晨哥”叫着。

“对晨哥,我和小可现在就在他家楼下呢,你和顾意姐要不要过来?”

严岩和王可两个人接到指令,一路跟踪是何为回家,这才找到的。

他们两个人嘴笨,都不怎么会说话,怕一不小心说错啥话,添乱可不行。

保险起见,他选择了打给盛屿晨,他是心理这一块专家,谈话他在行。

盛屿晨看向顾意:“好,你把地址发我,我们现在过去。”

盛屿晨正想叫上顾意,身旁的人却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找了一圈,在衣帽间找到蹲在那的顾意。

“小岩他们找到金鑫何为的家了,我们要不要过去?”

顾意像是发现了什么东西,面色冷峻:“等一下。”

说着,她将手伸进衣柜中间的那个缝隙之中,光线照不进去,看不到里面到底有什么。

摸上去像是一个长柄的东西,还有一点份量。

再然后,盛屿晨亲眼看着,顾意从那里面掏出了一把斧头。

顾意抓着斧头的柄端,另一端则是沾染了黑红色的血,已经干了。

她凑近了看斧头的刀刃处,随后又握在手里,在空气里壁画了两下。

“你是怎么找到这个的?”

顾意指了指那边的衣服:”那么多衣服堆在一块,不就是想盖住这个东西么?“

先前她对照过头颅和脖子的切口,如果是猜到的说,骨头处不会切的那么利落,除非是别的东西。

现在答案一目了然,斧头就是作案工具。

顾意掏出工具,从斧头上提取到两枚指纹,以及血渍。

*

等顾意二人赶到时,严岩和王可还在金鑫家楼下的小卖部里蹲着。

见他们来了,严岩的腿都已经蹲麻了,站起来买了四瓶矿泉水,分给他们人手一瓶。

“晨哥,咱们要这么直接上去吗?”

“他们住几楼?”

“三楼。”

盛屿晨向三楼的方向扫去,“小可呢?”

说曹操曹操到,王可刚从对面的网吧下来。

“晨哥,意姐你们来了,我刚刚去了趟对面,从那个落地窗观察金鑫他们,然后我......“

顾意:“你发现了什么?”

王可答:“我发现和何为住在一起的是一个女人,不是金鑫。”

不是金鑫?

四人之间的气氛僵了一下,严岩突然提了一句:“这金鑫该不会女的吧?”

他以温柔为陷最新章节

他以温柔为陷相关资讯

他以温柔为陷

作者:温若许
类型:玄幻魔法 状态:连载编辑:风月瘦如刀 在读:19312人
  传闻盛家小三爷冥顽不灵,吃吃喝喝嫖赌样样行。婚宴上,他和思恋八年之人再遇。随后纨绔子弟盛屿晨一改坏毛病,为法医界的高岭之花,伏首称臣。媳妇说一,他决不说二。媳妇叫他往西,他决不往西。面对自己顾意时,他可奶可撩:“媳妇说什么都是对的。”顾意:盛屿晨你故作矜持一点儿!总不喜欢想歪,骚话鬼话男主×高岭之花,可盐可甜女主【1v1,犯罪心理侧写师vs法医,悬疑为辅,谈恋爱为辅。】晚上十一点二十五分。。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