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你身上好香

纪柯望着那枚硬币,面露难为的思索了下:“我试一试吧,不确认直接提取出的能不能够用。”顾意将硬币交还到纪柯手里,顺便拍了拍他的肩膀:“幸苦了,有结果了第一时间说我。”“好。”话音刚落,邢凯那边也挨完批了。宁局的脸色依旧很沉重:“一队的,都回来开个会顾意将硬币归还到纪柯手里,顺带拍了拍他的肩膀:“辛苦了,有结果了第一时间告诉我。”。...

纪柯看着那枚硬币,面露为难的思索了下:“我试试吧,不确定提取出来的能不能用。”

顾意将硬币归还到纪柯手里,顺带拍了拍他的肩膀:“辛苦了,有结果了第一时间告诉我。”

“好。”

话音刚落,邢凯那边也挨完批了。

宁局的脸色依旧沉重:“一队的,都过来开个会。”

顾意抬眸看去,恰好和盛屿晨的视线相撞,二人都没多言,举步往会议室走。

会议室。

宁局站在正前方,扫视了一圈在座各位。

他敲了敲桌面:“刚才的事情你们也看见了,受害者家属来这里闹,这不是小事!”

“还有网上的舆论,惹得社会上人心惶惶,你们就是这么办案的吗?”

“……”底下无一人发声,纷纷低下头。

“我就问你们剩下的时间里,能不能给我把这个案子破了?”

顾意举起右手,眼神坚定:“能,宁局放心,我们会尽快将凶手归案。”

宁局看着她停顿了几秒,蓦地笑了:“好,我就信你。”

“你们抓紧时间破案,其他的事我会帮你们处理。散会!”

顾意起身看盛屿晨:“你跟我过来。”

顾意走在前面,二人一起去了解剖室。

邢凯的视线一直跟着他们,直到解剖室门合上,才慢慢收回视线。

顾意:“我给你将一下这五个人的死法,这里还有一些案发现场拍的照片。”

她把一堆资料摆在盛屿晨的面前,对上盛屿晨的眼睛,认真又严肃:

“我需要你的合作,推断出凶手的心理,我想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盛屿晨盯着她的眼睛,半晌笑了笑,唇角勾起露出小酒窝。

“好。”

盛屿晨拿起桌上的一叠照片,竖起耳朵,专注地听顾意说每一具尸体的死因,以及一些手法。

他时不时会提出几个问题,和顾意讨论了一番。

“我听小岩他们说,你收到过两封信,对吗?”

顾意拿起被压在下面的信纸,递给他:“我觉得凶手是冲我来的。”

盛屿晨打开信纸,看完后眉头紧锁,神色复杂:“顾意,凶手冲你来的话,那你会很危险。”

顾意脚步一刹:“我危险?”

盛屿晨见她那样,俨然是还没意识到。

“我的意思是,凶手下一个目标,很有可能就是你。”

顾意反驳道:“可是我并没有纹身。”

盛屿晨咬了咬下唇,视线在她身上游走了一圈:“顾意,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顿了顿,他补充道:“我是说,你是不是得罪过何为?”

顾意有仔细回想过,“我没有,在这个案件之前,我和他根本不认识。”

盛屿晨垂了垂眸,继续分析:

“没有指纹,不代表就是没有指纹的人,也可能是何为作案的时候,戴了手套呢?”

“凶手这么做一定是早有准备,而且又要同时认识这五个人。他目的性很强,但又不想杀你。”

盛屿晨托着一只胳膊,摸着自己的下巴,深思:“他不杀你……”

“顾意,经你手的案件一定是数不胜数。你有没有印象,在那些案件里,何为跟哪个受害者有关系?”

顾意直接站在原地不动了,看着盛屿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那么多大大小小的案子,我怎么可能都记得?”

盛屿晨脑海中灵光一闪:“对了,你还记得何为那天接的电话吗?”

“那天晚上驼背跛脚的人,也有可能是我们一直都没见到的金鑫。

何为又为什么那么巧合的,正好认识金鑫呢?这后面也有可能是两个人合伙作案。”

“记得。”顾意报了一串数字给他。

惊得盛屿晨差点没站稳,他扶着旁边的柜子,问:“你记忆那么好,怎么连个案件都记不住?”

顾意:“??”

她无语地抿了抿唇瓣:“这能一样吗?”

盛屿晨掏出手机,又问了一遍电话号码,拨了出去。

电话嘟嘟了两声,那头响起了一个声线偏中性,清脆悦耳的声音。

盛屿晨抬手示意顾意安静,将手机免提。

金鑫一连喂了好几声,都没人应答。

电话那边响起了另一个人的声音:“小鑫,一会儿你想吃什么?”

金鑫:“我今天想出去吃,要不我们下馆子吧?”

声音听上去十分的熟悉,是何为!

通话被挂断了,听不到他们后来说了什么。但从刚才的那个对话内容可以听出,何为和金鑫住在一起。

顾意沉默了片刻,“去一趟万星小区吧。”

*

西交路,万星小区。

二人找了房东拿到钥匙后,前脚才上电梯,跟在他们后面,涌进来了一大堆人。

“哎哎小伙子你过去点,我要跟我女朋友在一起!”

男生推搡着盛屿晨,硬是把自己女友拽到自己身边,挽住她的腰。

最后塞进来了一个体格较大的大妈,直接把盛屿晨怼到顾意的身前。

“砰”地一声闷响,盛屿晨的腕骨砸在电梯墙壁上,将顾意圈在自己怀里。

顾意光是听着,都是觉得很疼。

盛屿晨穿了一个黑色风衣,个子高挑,被挤得用手撑着,尽量让自己不撞到顾意。

结果旁边的狗叫了几声,吓到了电梯里几个胆小的,又是一阵骚动。

盛屿晨的后背像是一张无形的大手,大力推了他一把,使得他朝顾意扑去。

!!

顾意大脑嗡地一下,还来不及做反应,人已经朝自己“砸”过来了。

好在盛屿晨反应快了点,一只手握拳头顶住,一只手抱住顾意,把脸埋了下来。

他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低声自言自语了一句:“老子脸差点就没了。”

顾意:“??”

这个是重点吗?

本以为下去了几个人,空间显然没有那么拥挤了,盛屿晨就会松开他,谁知道他还抱上瘾了。

顾意推了推他,没推动。

他把唇伏在她的耳边,用只有她和自己才可以听见的声音说:“你身上好香啊。”

是一种他说不出的味道,但是很香,特别的吸引他。

忽的,身旁的女生,指着他们这边轻笑:“亲爱的,你看他们。”

男生也看了过来,见他们抱的亲密,也忍不住笑出声。

顾意表面镇定,实则她已经在鞋子里,用脚扣出三室一厅了。

他以温柔为陷最新章节

他以温柔为陷相关资讯

他以温柔为陷

作者:温若许
类型:玄幻魔法 状态:连载编辑:风月瘦如刀 在读:19312人
  传闻盛家小三爷冥顽不灵,吃吃喝喝嫖赌样样行。婚宴上,他和思恋八年之人再遇。随后纨绔子弟盛屿晨一改坏毛病,为法医界的高岭之花,伏首称臣。媳妇说一,他决不说二。媳妇叫他往西,他决不往西。面对自己顾意时,他可奶可撩:“媳妇说什么都是对的。”顾意:盛屿晨你故作矜持一点儿!总不喜欢想歪,骚话鬼话男主×高岭之花,可盐可甜女主【1v1,犯罪心理侧写师vs法医,悬疑为辅,谈恋爱为辅。】晚上十一点二十五分。。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