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何为2

崔大果又把脖子往后面缩了缩,一副怯懦硬生生的模样,像是顾意随时随刻会吃了她似的。顾意无可奈何地深吸口气,语调依旧平平淡淡:“要不然不更方便,需不需师父请你吃顿好的?”崔大果是一个实打实的吃货,常常会自己做一些非常好吃的带进局里。一般顾意骂狠她时,都要买些非常好吃的顾意无奈地深吸一口气,语调依旧平淡:“要是不方便,需不需要师父请你吃顿好的?”。...

崔小果又把脖子往回缩了缩,一副怯懦生生的模样,像是顾意随时会吃了她似的。

顾意无奈地深吸一口气,语调依旧平淡:“要是不方便,需不需要师父请你吃顿好的?”

崔小果是一个实打实的吃货,经常会自己做一些好吃的带到局里。

通常顾意骂狠她时,都会买些好吃的安慰她。

崔小果的厨艺好,是局里人公认的。

崔小果慢慢抬起头,杏色的瞳仁泛着光泽,显然是哭过的痕迹。

她的眸子亮晶晶,似是夜空上的星星般璀璨。

“师父,我有时候真的好羡慕你。”

对于崔小果来说,让她折服于顾意,甘愿成为她徒弟的原因,主要还是因为她的优秀。

顾意名校毕业,还是学生的时候就已经很出名了。现如今,她当法医也有三年,手里破获的案子不少。

而且她听说,顾意的师父很厉害。

她和她师父一样,凡事经手的案子,无一不将凶手成功缉捕归案。

顾意愣了几秒,没听明白她话里的意思:“什么?“

未等她理解,崔小果又摇着头:“没什么,谢谢师父。”

顿了顿,她又觉得自己前面那个鲁莽的行为不太好,嘴唇翕动了两下,又说:“对不起师父,我刚才……”

顾意直接打断了她,捋了捋自己的袖口,无情地来了句:

“没事,以后尸检报告写标准就好。”

崔小果听完,忽然又觉得有些难过了。

不过还是露出一抹笑来:“我会努力的师父!”

以前的崔小果在学校,可是经常拿奖学金,考试次次第一的学霸。

但真出了学校,她这才知道,什么叫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走吧下去了,晚上冷。”

崔小果这才注意到,顾意脖子上缠的绷带,关心道:“师父,你这脖子怎么了?”

顾意下意识抬手摸了一下:“小伤而已。”

“……”

*

翌日。

裕南路。

盛屿晨和顾意从上午到这里,七点的时候,纹身店还没开门。

顾意又带着他到附近去逛了一圈,直到九点,何为才出现在纹身店的门口。

他骑了一个小型电瓶车,停在纹身店门旁,从车篮里拿了买好的菜。

然后便开始了他一天的生意,盛屿晨和顾意两个人,就坐在他斜对面的麻辣烫店里,观察了他一天。

结果一天下来,何为看上去并没有任何的不对劲。

盛屿晨时不时就瞥瞥顾意,她从头到尾都观察的很仔细。

他问:“顾意,咱们这都观察一天了,你有发现什么问题吗?”

顾意神色凝重,手托着下巴,视线一直停留在对面的纹身店上,思绪有些漫不经心的。

“看着是没什么问题,而且……”

她说话来了个大喘气,盛屿晨追问:“什么?”

“而且我看他没有驼背,也没有跛脚,不论走路,还是站走都很正常。”

“对,我也发现了。”这也正是盛屿晨观察的点。

“你有什么想法?”顾意问他。

盛屿晨咬了咬下唇,深思道:“何为这个人,他不论是对谁,都是一副热情洋溢的态度,哪怕是遇到刁钻的客户。”

“据我观察,他这人外貌看起来,跟金万里有点像,尤其是他笑起来的时候。”

顾意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六点半。

她不慌不忙地站起身:“走吧,过去会会他。”

二人过了马路,一路到街对岸,进了纹身店,便吹起一阵凉风,惹得店门口的风铃铛铛作响。

何为听见动静,抬起头看过来,立马放下手里的东西,笑呵呵的迎上来。

“两位是来纹身的吗,想纹个什么样图案的?”

盛屿晨一进来,立刻就被墙上各式各样的照片吸引了。

那墙上,有许许多多之前来这纹身的人,所留下的照片,图案数起来能有几十种。

店内的装潢也是嘻哈风格,就是门口的那个风铃,是一种有小贝壳装饰的那种,粉粉的,与店内格格不入。

顾意不感兴趣,面无表情地掏出警察证,对何为说:“我们是市局刑警大队的,想找你问点事。”

何为点点头:“好好,有什么事二位坐下来说吧。”

接下来,展开了一系列的官方又严谨的问话。

“这五个人你认识吗?”

“认识啊,她们都是我这儿的老顾客了。”

“除了这五个人在你这纹这种图案的,还有没有其他人?”

何为稍微顿了下,手指摸摸下巴若有所思,随后摇摇头,答道:“也有啊,她们都很喜欢这个图案,很美。”

“纹这个图案的,一共有多少人?”

何为被问住了,失笑:“警察同志,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因为纹这个的人很多,我不可能都记得。”

然后,他又问:“额,警察同志,这五个人是怎么了吗?”

站在顾意身后,靠着沙发的盛屿晨接了一句:“她们都死了。”

同时,顾意和盛屿晨的视线双双落在何为身上,试图从他的表现里找点什么。

但……

何为脸上的表情转化,十分的自然,嘴角的笑容停滞,眼神里还有些愣,语气里满是疑惑。

“怎么回事警察同志,你们该不会是怀疑我吧?”

说到这,那种悬在心头上的压迫感,使得三人之间的气氛,骤然变得紧张。

突然,何为放在茶几的手机响了。

手机是那种老款式的老人机,来电时还会抱号码和备注。

顾意和盛屿晨一开始没在意,直到他们听见了一个名字。

“132******687,金鑫来电。”

金鑫!

是金万里的双胞胎弟弟!

他倾身去拿手机,边看来电显示,边找摁键。摁键有些失灵,所以他摁了好几下才成功。

他起身往外走,示意了他们自己去接电话。

盛屿晨略略压低了声音:“这家伙有问题。”

顾意星眸亮了亮,垂眸低笑问:“为什么?”

盛屿晨确实神秘兮兮地笑了笑,没直接给她答复。

等到何为打完电话回来,顾意也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最后说了几句,二人离开了纹身店。

两个人并肩往街对岸走,浑然不觉身后有一道直勾勾的视线,紧盯着他们的背影。

他以温柔为陷最新章节

他以温柔为陷相关资讯

他以温柔为陷

作者:温若许
类型:玄幻魔法 状态:连载编辑:风月瘦如刀 在读:19312人
  传闻盛家小三爷冥顽不灵,吃吃喝喝嫖赌样样行。婚宴上,他和思恋八年之人再遇。随后纨绔子弟盛屿晨一改坏毛病,为法医界的高岭之花,伏首称臣。媳妇说一,他决不说二。媳妇叫他往西,他决不往西。面对自己顾意时,他可奶可撩:“媳妇说什么都是对的。”顾意:盛屿晨你故作矜持一点儿!总不喜欢想歪,骚话鬼话男主×高岭之花,可盐可甜女主【1v1,犯罪心理侧写师vs法医,悬疑为辅,谈恋爱为辅。】晚上十一点二十五分。。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