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大礼”2

邢凯看了眼他身后,深吸口气:“我来和他律师说。”进来之后,他还伸出手拍了拍盛屿晨的肩膀:“幸苦了。”说着,他房门审讯室的门走了进来。盛屿晨倍感出乎意料,却但是朝着他扬着眉,笑了笑。顾意后转身往解刨室走,崔大果从邢凯那递过来信封时,耐不住很好奇看了信纸进去之前,他还伸手拍了拍盛屿晨的肩膀:“辛苦了。”。...

邢凯看了眼他身后,深吸一口气:“我来和他律师说。”

进去之前,他还伸手拍了拍盛屿晨的肩膀:“辛苦了。”

说完,他推开审讯室的门走了进去。

盛屿晨感到意外,却还是朝着他扬扬眉,笑了笑。

顾意转身往解剖室走,崔小果从邢凯那接过信封时,耐不住好奇看了信纸上面的内容。

她现在的好奇心更强烈了,这信是谁给师父的,那黑色塑料袋里,到底装了什么。

三人一起来到解剖室,看着顾意把黑色塑料袋放在空的解剖台上,一点点,一点点打开。

她那双瘦的皮包骨的手,手指又细又长,在白炽灯下,白得发光,手背上的青筋依稀可见。

不紧不慢地解开结,露出了里面的一段。

顾意距离这东西最近,借着头顶的灯光。

还没彻底打开,她就已经看清楚了里面的东西。

顾意看着那个东西,眼神略微有些呆滞。

抬起头时,恰好和盛屿晨的视线相碰。他一眼就看出来顾意的不对劲。

顾意重新把黑色塑料袋合上,恢复正常的表情,看着崔小果:“小果,你出去。”

崔小果一愣,大脑有些没反应过来,没懂顾意的意思:“师父,怎么了吗?”

顾意耐着性子,重复了刚才的话,顺带加一句:“盛屿晨,你也出去。”

搞得崔小果一头雾水,反倒是盛屿晨,立马便会意了她的意思。

他将崔小果推到解剖室门外,随后和她说了两句,重新把门合上。

看到还在里面的盛屿晨,顾意一顿:“你也出去。”

盛屿晨却举步朝她靠近,嘴角微微泛笑:“怎么,我也很好奇你那黑袋子里,到底装了什么。”

他伸过手来要抢,却被顾意一把攥住了袋子的口,很明显的拒绝。

“你别看了。”顾意劝道。

她越不让看,盛屿晨的好奇心就愈发强烈。

他抓住顾意的手,大手恰好可以把她的手握在掌心。

顾意的手微凉,能清楚的感受到,来自盛屿晨掌心的温暖。

反射弧难得的延迟了一分钟,反应过来后,她用力地抽回自己的手,往旁边挪了挪步子。

她不再劝了:“好奇心害死猫,你爱看那就看吧,被吓到我不负责。”

该说的她也已经说了,是盛屿晨自己非要看的。

三秒后,盛屿晨心猛地一沉,强装镇定合上黑袋子,往后退了几步。

他脸色显然不及刚才,难以言表,此时的心情怕是只有他才懂。

再次开口时,盛屿晨的声音有了几分颤抖:“这…这是叶安?”

没错,黑袋子里的是一颗女性头颅。头颅的主人,正是叶安。

这就是送礼人说的,“大礼”。

顾意闭上眼睛,猛地深吸一口气,戴好手套。再次上前,将黑袋子里的头颅拿了出来。

她双手捧着,走到叶安尸体面前,按了上去,又一次仔细认真的检查起切口。

盛屿晨站在旁边,难得的安静了良久。

顾意检查完,将布给拉上盖好,边拆手套,边朝洗手池走去。

盛屿晨这才定了神,找回声音:“顾意,那东西看着那么渗人,你怎么一点也不怕?”

顾意却是一脸从容的洗手,挤上洗手液,开始认认真真的搓洗。

“要是怕的话,那我还做什么法医?”

她视线不离自己的手,应:“早就叫你别看,是你自己非要看的。”

盛屿晨撇了眼叶安,下意识地往顾意那边靠了靠。

顾意正在冲泡沫,听到盛屿晨说:“那我这不是好奇心重嘛。”

这话听着有几分撒娇意味。

她洗手的动作顿了顿,唇角勾起一抹笑意,接着继续洗手。

顾意没回应,盛屿晨又问道:“所以你刚才让崔小果出去,也是怕她看到了害怕吧?”

顾意关掉水龙头,转过身时收敛了唇角的笑,绷回一条线。

“没有。”她抽了两张纸,将每一根手指认真擦干净,又凑到鼻尖闻了闻。

确认过没有异味后,顾意这才满意的放下。

盛屿晨看着她那样,只觉得心累不已。

他问顾意:“你这洁癖还有救吗?”

顾意斜着白眼看他,反问:“你这中央空调还有救吗?”

盛屿晨被问的愣了一下,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她这话什么意思。

顾意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又说:“晚上七点,和我去趟裕南路。”

盛屿晨疑惑:“去那儿干嘛?”

“跟我去就行。”顾意没给他过多解释。

*

晚上七点,裕南路。

顾意开车很稳,车技又十分熟练,一路上弯弯绕绕了不少小路,避开了拥挤的车流。

她将车子停在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解开安全带下车。

顾意领着他拐过一条巷子,站在街道上,抬了抬下巴,示意他去看对面的纹身店。

“看到对面那个纹身店了吗?”

盛屿晨微微眯起眸子,小小的脑袋,大大的疑惑。

“看到了,怎么了吗?”

顾意看着对面的纹身店,又往右边走了一段距离停下。

盛屿晨跟着走,瞥了眼身后的那家店,那是一家麻辣烫店。

他摸了摸肚子,眼馋地咽口水:“要不我们先把晚饭解决了吧?”

顾意闻言回头看了眼点名,心不在焉地回:“不急。”

之前顾意和严岩来的时候,这家麻辣烫并没有开门。所以当时,顾意根本没有留意到这里还有一家麻辣烫。

正当盛屿晨打算拽她进去,一伸手却扑了个空。

顾意不知道是看见了什么,拔腿就冲了出去。

盛屿晨回过神的时候,她只留给他一个背影。

盛屿晨想也不想,迈开腿就去追她。

但这一带的路,是由一条条巷子串成的,有大有小,加上有些路灯已经坏了,一带黑漆漆的根本看不到顾意的人影。

盛屿晨的心情从迷茫疑惑,渐渐转为焦急担心。

顾意到底看见了谁?

这个点都是晚上了,她再怎么样也是一个女人。

附近黑乎乎的,安静又冷清,直接把会出事的概率提高。

盛屿晨的心悬到了嗓子眼,听到前面有动静,他加急步子跑去。

慢慢靠近后,他看见了……

他以温柔为陷最新章节

他以温柔为陷相关资讯

他以温柔为陷

作者:温若许
类型:玄幻魔法 状态:连载编辑:风月瘦如刀 在读:19312人
  传闻盛家小三爷冥顽不灵,吃吃喝喝嫖赌样样行。婚宴上,他和思恋八年之人再遇。随后纨绔子弟盛屿晨一改坏毛病,为法医界的高岭之花,伏首称臣。媳妇说一,他决不说二。媳妇叫他往西,他决不往西。面对自己顾意时,他可奶可撩:“媳妇说什么都是对的。”顾意:盛屿晨你故作矜持一点儿!总不喜欢想歪,骚话鬼话男主×高岭之花,可盐可甜女主【1v1,犯罪心理侧写师vs法医,悬疑为辅,谈恋爱为辅。】晚上十一点二十五分。。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