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大礼”1

第二天。黎明之后的曙光挣破夜幕,缕缕阳光玻璃窗稀淡的云层,洒向这座还在苏醒过来中的城市。宁静了一夜的城市,随着时间推移,慢慢的完全恢复了都属于白日的喧嚣。晋城市市局,讯问室。金万里淡定的坐在椅子上,面前放着一杯茶,跷着二郎腿一副悠闲自在的姿态。他推推眼镜,望着对黎明的曙光挣破夜幕,缕缕阳光透过稀薄的云层,洒向这座还在苏醒中的城市。。...

第二天。

黎明的曙光挣破夜幕,缕缕阳光透过稀薄的云层,洒向这座还在苏醒中的城市。

安静了一夜的城市,随着时间推移,慢慢恢复了属于白日的喧嚣。

晋城市市局,审讯室。

金万里淡定的坐在椅子上,面前放着一杯茶,跷着二郎腿一副悠闲的姿态。

他推推眼镜,看着对面的邢凯,再一次重复前面的话:

“警察同志,我想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小张的失踪真的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嘭——”地一声响,邢凯一拳头砸在桌面上,眼珠子里布满血丝。

他愤怒地看着金万里,声音拔高了好几个分贝:

“金万里!小张昨晚是我们的人平安护送到家的。”

“可是今天,我们的人打电话过去,她手机关机,去她家发现门没关,人也找不到了。”

现场的监控邢凯也查了,偏偏监控在那之前被人弄坏了,从小区到她家的监控,也没有查到一个可疑人。

很明显,那人十分熟悉小区监控的路线,成功规避了所有的监控范围之内。

给邢凯气的,早饭吃一半就不吃了,直接传唤金万里来讯问。

结果问了快半个小时,金万里坚决表示,自己对小张并没有任何非分之想,反过来质疑他们警察。

说他们警察抓不到杀害他妻子的凶手,要拿他顶罪。还声称自己的律师马上就到。

邢凯的脾气就是这样,一点就爆,冲动起来谁也拉不住。

就在他要彻底爆发的时候,盛屿晨推门进来了。

他和邢凯对视:“让我试试吧。”

邢凯压下心中怒火,收了手转身出去。

盛屿晨直接走到了金万里的身后,看着他的头发说:

“你叫金万里,从小家庭并不美好,你和父亲一起长大,你父亲喜欢喝酒,喝醉了就爱打人。”

“你母亲就是被他打怕了,加上自己又爱赌,在外欠了不少钱,所以最后带着你双胞胎弟弟跑了。”

盛屿晨又开始围着他踱步,声音不大不小,却环绕着金万里。

他这样做,是在干扰金万里的思绪。

“你父亲教给你大男子主义,说女人不听话就要打。”

“你和方路路结婚,只是因为她条件好,可以满足你面子上的需求。”

“关于你们夫妻恩爱,这一切都只是表象。实际上你对方路路,一言不合不是打就是骂,事后你又拿钱安抚她。”

他走到金万里的面前,脚步停了停,看向他的眸子划过一抹锐利。

“这种打一巴掌给一颗甜枣的事,你干了不止一次,每次方路路都原谅了你,这才给你变本加厉的机会。

金万里你这种爱人的方式,还真是独、特呢!”

他伸手端起金万里面前的茶杯,直接泼在他的脸上。

泼完,盛屿晨歪着脑袋看他,眼底满是寒霜,掺了一丝要吃人意味在里面。

金万里被他这么一番话叙述下来,原本镇定自若的脸上,浮现出抹慌乱和震怒来。

他抹了一把脸上的茶渍,眸中的怒火涌动。

在他开口之前,盛屿晨先一步道:“老子最瞧不起的,就是你这种拿老婆撒气的人!”

盛屿晨说得咬牙切齿,眼底里的厌恶和愤慨。巴不得将眼前人碎尸万段。

他平生最痛恨三种人,一种是不尊敬长辈,一种是不疼爱老婆,一种是忘恩负义。

金万里闻言冷笑,随后一抽一抽的笑起来。

“这位同志,你刚才说的都是假的,我并没有双胞胎弟弟,我妈也——”

盛屿晨直接打断了他的话:“没错,我刚刚说的只是我得一个猜测,半真半假。”

“……”

隔壁,顾意和邢凯并肩站在一起,看着单向玻璃的那边。

邢凯双手插着腰,满脸写着不爽。

顾意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消消气,不至于跟这种家暴男置气。”

邢凯略略挑起眉梢,看向顾意:“什么叫不至于?”

“那家伙居然家暴啊,我让小岩带了搜查令,在他家找到了不少工具,这人从里到外就是一个变态啊!”

顾意浅浅地嗯了声:“他是人渣不错,现下最重要的,快点找到小张。”

失踪还不到48小时,不足以立案。

邢凯神色晦暗:“嗯,我已经让王可去调查了。”

正说着,崔小果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封信。

她将信拿给顾意:“师父,刚才门卫送来一封信,说是给你的。”

顾意视线落在那个信封上,登时就愣了。

那上面的花纹,以及信封的颜色,和昨晚那个一模一样!

她伸手接过信封,撕开上面的封口,取出里面的信纸,展开后入目的,又是一句话。

只不过这一次,用的印刷体中文。

内容是:顾意,送你一份大礼,在市局门口的垃圾桶里。

大礼?

是什么样的大礼?

邢凯见她看完脸色不太好,问了句:“怎么了?”

顾意将信封和信纸一并给了他,大步推门朝大门外走。

走着走着她大步跑了起来,邢凯跟在她后面,看着她跑到垃圾桶旁边,掀开盖子就伸手去……翻垃圾桶。

崔小果反应慢了半拍,看到顾意在翻垃圾桶,没刹住脚步,撞上了邢凯,拽了他一把。

邢凯被拽了一道,伸手扶住她。

崔小果看看他,又看向那边的顾意,有些不可思议的揉了揉眼。

“老大,我没看错吧,那…是我师父吗?”

邢凯点点头。

直到,顾意从垃圾桶翻到了一个黑色塑料袋,上面贴着一张纸,用黑色记号笔写的。

写着:至顾意。

顾意抓起黑色塑料袋,在手里掂了下重量,眉头一皱,发现有些不对劲。

袋子的重量不算轻,可拎在手里还是有些份量的。

她拿着黑色塑料袋往回走,邢凯跟上来问:“这是什么东西?”

顾意脸上的表情严肃,想来袋子里的东西,不是一个“好东西”。

她拎着袋子里的东西,回到局里的同时,盛屿晨那边也审完了。

顾意顿住脚步,抬眸望向他,神色复杂:“怎么样?”

“一会儿说,”盛屿晨抿了抿下唇,“他律师来了,要求我们放人。”

他以温柔为陷最新章节

他以温柔为陷相关资讯

他以温柔为陷

作者:温若许
类型:玄幻魔法 状态:连载编辑:风月瘦如刀 在读:19312人
  传闻盛家小三爷冥顽不灵,吃吃喝喝嫖赌样样行。婚宴上,他和思恋八年之人再遇。随后纨绔子弟盛屿晨一改坏毛病,为法医界的高岭之花,伏首称臣。媳妇说一,他决不说二。媳妇叫他往西,他决不往西。面对自己顾意时,他可奶可撩:“媳妇说什么都是对的。”顾意:盛屿晨你故作矜持一点儿!总不喜欢想歪,骚话鬼话男主×高岭之花,可盐可甜女主【1v1,犯罪心理侧写师vs法医,悬疑为辅,谈恋爱为辅。】晚上十一点二十五分。。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