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顾意,又见面了

坐在她对面的盛屿晨站站起身,拿起来桌面上的三张照片,仔细地的对比了一下。“这三张照片里,蓝玫瑰的图案都各有特点。”他揪出来其中的一张,放到桌面上指指上面的花瓣位置。“这里,它是有带闪粉的。此外两张也没。并且,这三张的花瓣数量不像。”盛屿晨又再对照了“这三张照片里,蓝玫瑰的图案都各有特点。”。...

坐在她对面的盛屿晨站起身,拿起桌面上的三张照片,仔细的对比了一下。

“这三张照片里,蓝玫瑰的图案都各有特点。”

他揪出其中的一张,放在桌面上指着上面的花瓣位置。

“这里,它是有带闪粉的。另外两张没有。而且,这三张的花瓣数量不一样。”

盛屿晨又对照了一下另外两张,还给严岩,指着桌上的那张,语气肯定道:

“我可以非常确定,就是这一家。”

邢凯一愣,质问他:“为什么?”

盛屿晨对上他的目光,给出解释:“尸体上的蓝玫瑰,花瓣有18片,并且会一闪一闪的,这张恰好符合。”

顾意唇角弯了弯,没想到这家伙的反应速度比她还快。

“这家纹身店的老板的信息,你问了吗?”她问严岩。

严岩又翻了翻他的小本本,“纹身师叫何为,29岁,初中学历,外表看着挺斯文的一个人。”

邢凯:“他认识那五名受害者吗?”

严岩慢慢地点了点头。

“我当时问的时候,他看见照片就说都认识。”

盛屿晨正准备说话,会议室的门突然被人推开,王可走了进来。

王可注意到,先是说了声抱歉,才说:“来了个女人,说是有人要杀她。”

邢凯站起来,跟着他往外走,见到王可说的那个女人。

是金万里的秘书,小张。

此时的小张,全然没有早上的那般优雅大方,眼神里充满了恐慌,脸色憔悴苍白。

顾意走出来见到她这样的时候,也是愣了一下。

邢凯走过去交涉了一番,以失败告终。

小张支支吾吾的,只知道一个劲的哭,嘴里从头到尾都只念叨一句话,有人要杀我。

邢凯最怕女人哭了,他也最不会哄女人开心,根本没耐心,双手叉着腰差点炸毛。

王可站在一旁犯难,他也不会哄女人。要是会,也不会一直单身到现在。

局里的女生除了崔小果和顾意,都是一群大老粗,不是已婚就是单身。

盛屿晨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抚道:“我来吧。”

哄女人这事啊,还是盛屿晨在行。

顾意看着他走过去,不知道和小张说了些什么,小张竟不哭了,情绪也慢慢缓和了不少。

顾意:“??”

他到底和小张说什么了?

严岩站在旁边,忍不住开始煽风点火。

“哎顾意姐,没想到啊,你老公这么会哄人呢。”

顾意斜睨了他一眼,眼底意味不明。但严岩却觉得脊背一凉,不太祥的感觉。

顾意只觉得眼前这一幕有点刺眼,看得她心里不舒服。

这盛屿晨还真是名不虚传,对谁都一个样,尤其是面对女人,他笑得那叫一个如沐春风,翩翩公子。

她翻了一记白眼,转过身去对严岩说:“小岩,你跟我去一趟纹身店。”

盛屿晨这边。

小张的情绪渐渐得到稳定,王可给她倒了一杯温水,盛屿晨又拿来纸给她擦眼泪。

小张低声的说了句谢谢,见她冷静下来了,盛屿晨这才开始询问:

“你刚才说,有人要杀你,可以告诉是谁吗?”

小张耷拉着脑袋,手紧紧地攥着裙边,豆大的泪珠又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她声音有些颤抖:“是我老板,他…他说我要是不从了他,他、他就要杀了我……”

盛屿晨闻言脸色就不是很好看了。

他和邢凯相互对视了一眼,各怀心思。

看来这个金万里,并没有他们所看见的那般,实则还有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

严岩开车一路顺着手机地图,和顾意来到下午来过的纹身店。

此时已经快到晚上七点了,太阳都已经落到只剩下一角,街边的路灯也亮了起来,不少街边摊前热闹非凡。

比起那边的喧嚣,纹身店门前却要寂寥冷清许多。

严岩降下车窗,手肘搭在窗边上:“顾意姐,纹身店门关了。”

他啧了声:“我走的时候他明明还开着的,这才几点他就关了。”

顾意推开车门下车,抬眸看向纹身店的牌匾,没亮。

她在店门前来回走动,左右观察了一番,走向隔壁的理发店。

理发店的老板看着年纪挺大,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

她问老板:“您好,我和隔壁纹身店老板说好纹身,但是我看他店门关着,您知道他去哪里了吗?”

老板:“哦你找小何啊,他平常都是这个点关门的,很早就回去了,要不你明天早点来吧。”

顾意礼貌地笑笑:“您有他电话吗?”

老板摇摇头:“他这个人很奇怪,经常会和我们聊聊天来往,但是从不加微信和电话号码。”

“问他呢,他也只说自己不用手机,只用座机。”

一旁的严岩忍不住笑出声,抬手抵在鼻尖:“座机?这都什么年头了,怎么还会有人用座机?”

顾意也觉得奇怪,还是点着头说道:“谢谢老板。”

出了理发店,二人打算上车返回局里。然后……

顾意才坐上副驾驶,发现了椅子上的一封信。

方才是没有这个信的,严岩转头过来,看见信封问:“顾意姐,这是什么?”

顾意摇头,慢慢拆开信封,里面还有一张信纸,她打开信纸看见了一句英文:

I meet you again,GuYi.

严岩也看见了那话,心里默读后明白了意思,心里腾然生出一股寒意,只觉得后背发凉。

(顾意,又见面了。)

他猛地倒吸一口气:“顾意姐,这……”

英文是用印刷的,黑色的字体在白色路灯的照耀下,显得格外渗人。

他们这边较为安静,天色也逐渐昏暗下来,四周的店铺除了理发店那一家,基本上都是关着门的。

身旁的纹身店门也是紧闭着,只留那个窗户,窗帘没拉,里面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

周围突然静的出奇,就在这时……

“喵!!!”

巷子里突然窜出一只黑猫,尖着嗓子,叫了一声。

惊得严岩跟着啊地叫出声,回过神看见路边的小黑猫,这才拍拍胸口,喘息未定。

“哎哟我去,吓我一跳这猫。”

顾意却是十分的镇定,淡淡扫了黑猫一眼,随即将信纸收起来。

“走吧,回局里。”

车子启动,缓缓往前驶去,汇入车流。

他们不知道,在他们离开时,纹身店的二楼,有人从窗帘后,开了一小条缝,一双黑黜黜的眼睛,盯着他们的车,直到离开。

……

他以温柔为陷最新章节

他以温柔为陷相关资讯

他以温柔为陷

作者:温若许
类型:玄幻魔法 状态:连载编辑:风月瘦如刀 在读:19312人
  传闻盛家小三爷冥顽不灵,吃吃喝喝嫖赌样样行。婚宴上,他和思恋八年之人再遇。随后纨绔子弟盛屿晨一改坏毛病,为法医界的高岭之花,伏首称臣。媳妇说一,他决不说二。媳妇叫他往西,他决不往西。面对自己顾意时,他可奶可撩:“媳妇说什么都是对的。”顾意:盛屿晨你故作矜持一点儿!总不喜欢想歪,骚话鬼话男主×高岭之花,可盐可甜女主【1v1,犯罪心理侧写师vs法医,悬疑为辅,谈恋爱为辅。】晚上十一点二十五分。。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