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手套下的秘密

那上面照片里的人是金万里,以下的资料全是关于他的。这是顾意让严岩调查结果的。金万里出生于年月日,双亲情况,和自小读哪里,从哪里本科毕业,查的一清二楚。他母亲好赌成性,继而还不起债务独自一人离开了,被抛弃了他们父子。从那以后,就是他们父子二人相依为命。顾意手这是顾意让严岩调查的。。...

那上面照片里的人是金万里,以下的资料全是关于他的。

这是顾意让严岩调查的。

金万里出生年月日,双亲情况,以及从小读哪里,从哪里毕业,查的一清二楚。

他母亲好赌成性,而后还不起债务独自离开,抛弃了他们父子。从那以后,便是他们父子二人相依为命。

顾意手搭在鼠标上,一行行往下快速浏览,直到她看见了火灾两个字,停了下来。

在金万里十二岁那年,他家经历了一场大火。那场大火中,他的父亲差点被火烧死。

是金万里不顾火势危机,在熊熊大火中,救下了他的父亲。父亲活了下来,可他的手却没能躲开火焰。

一双手硬生生被火烧的不成样,后花钱做了人工植皮,却依旧没什么效果,手还是长得吓人。

当时这件事闹的还挺大,都上了新闻日报。不少人看了,纷纷称赞金万里此举。

顾意单手撑着下巴,她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该抽点时间,看看那些新闻日报啥的。

她又往下滑了滑,再往下就是金万里近几年做的一些慈善。

严岩方才已经看过了:“顾意姐,这金万里看着,待身边人极好,是个善良又忠厚的人。你查他,是有什么问题吗?”

顾意眸色暗了暗,思绪有些凌乱,若有所思地摇了摇头。

从刚才的资料来看,顾意大概知晓了他手套下的秘密。金万里之所以戴着手套,应该是因为手被火烧过的原因。

盛屿晨和邢凯就站在他们的身后,大致的看了一下资料。

盛屿晨单手横在胸前,另一只手搭在上面,勾着下巴:

“原来他是因为这个戴手套啊,我说呢怎么会有莫名其妙,戴那种手套的人。”

顾意起身侧目,扫了他一眼,没多说什么。

盛屿晨注意到她的目光,跟着她回到解剖室。

……

顾意到自己位置上拿起水杯接水,背靠着后面的饮水机,她问盛屿晨:“盛屿晨,根据这几具尸体,以及你所看到的资料,能推断出凶手了吗?”

令顾意震惊的是,本以为方路路会是这起案件的第一个受害者。

结果,今天发现的这具无头女尸,死亡时间一个月左右。

现在她也不能确定再往前有没有,这个很难猜。

这里的每一具尸体除了身体上的蓝玫瑰纹身,毫无关联,根本看不出凶手图的是什么。

盛屿晨站在无头女尸的解剖台旁前,双手撑在边上,深深浅浅地吸了口气,反问:“你看过蝙蝠侠吗?”

顾意喝水的动作一愣:“偶尔听过,没看过,怎么?”

盛屿晨抬起头,视线在五具女尸间扫了一圈,才说:“蝙蝠侠有一个特点,每次都会留下一个属于他的记号。”

“我猜想,凶手会不会也是这样,以蓝玫瑰作为他的记号,属于他独一份的那种。

蓝玫瑰可能对于凶手来说,具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仔细观察,这五个人都是女性,而且她们之间年纪也相差无几,都是二十多岁的女人。”

盛屿晨又开始踱步,在尸体间来回走动,继续道:

“昨晚我们看见的那个人,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就是金万里本人。”

顾意闻言,直接推翻了他的肯定:“可是他并没有跛脚,也没有驼背,甚至没有刘海。”

他们见到的金万里梳了一个大背头,头发油腻腻的会反光,一看就是发胶喷多了。

盛屿晨脚步一顿,转过身和她对视:“对,这也是我一直没想明白的点。金万里有双胞胎弟弟,或者哥哥吗?”

顾意摇头:“刚才资料不是看了么,他是独子。”

“我刚才观察了一下,这五个女人身高都差不多。”

盛屿晨的眼底闪过一抹锐利,继续着他的推理:

“说明凶手应该是一个身高一米七左右的,体重在一百二往上,太轻一个人不可能拖得动这些人,三十多岁的男人。可这些,金万里全部符合。

金万里从小遭到母亲的抛弃,时间积累,心中难免会对女人会怨念。”

盛屿晨往前走了一步,站在陆菀的尸体前,掀开她的手臂,指着上面的伤痕说:

“金万里说她是爬山的时候弄的,可如果是爬山,绳索应该系在腰间处,而非手臂脖颈处都有。

我怀疑金万里有家暴的倾向,如果不是家暴,方路路作为总裁夫人,她应该会很幸福,身上不可能带伤。”

顾意将水喝完,水杯随手一放,“对,我知道他在撒谎。”

盛屿晨咬了咬下唇,问她:“所以,你们之前为什么不问问他,昨晚去干什么了?”

顾意盯着他看了会儿,忽的笑了:“你怎么不问?要真是问了,等同于打草惊蛇。”

“若真是他所杀,那么其余的四人,又跟他有什么关系呢?”

盛屿晨沉默了。

片刻后,他再次开口:“顾意,可以试试找一下金万里的亲生母亲,说不定会有突破。”

“还有给这五个人纹身的师傅,纹身图案都差不多,应该是出自一个人之手。”

顾意点头,粉唇勾出一抹轻微的弧度,难得夸了他一句:“看来你还真是名不虚传,盛专家。”

先前听邢凯说的那个案件,顾意昨晚特意去了解了一番,发现工作起来的盛屿晨,倒是与平日里那个风流小三爷,呈相反的两个人。

顾意一向细心,喜欢观察人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而刚刚,盛屿晨推理分析的全部过程,被她尽收眼底。

突然得到了夸奖,还是一向喜欢训斥人的顾意,像是得到了一种认可,盛屿晨心中莫名欢喜。

他舌尖舔了舔虎牙,咧着嘴笑,眼底一片清明,灯光的反射下,像是闪烁着光芒。

顾意看得一愣,瞧盛屿晨那副样子,她便料到他下一句要说什么了。

夸赞的话对盛屿晨来说,十分受用。

他薄唇轻扬,不由自主地耍起帅来,手掌蹭过发边,嘴角的小酒窝深陷。

“小意思小意思,这还不如我在FBI时破的案子呢,有脑就行。”

顾意:“……”

这才夸了一句,盛屿晨就已经得意得不行。若是多夸几句,是不是得飘了?

他以温柔为陷最新章节

他以温柔为陷相关资讯

他以温柔为陷

作者:温若许
类型:玄幻魔法 状态:连载编辑:风月瘦如刀 在读:19312人
  传闻盛家小三爷冥顽不灵,吃吃喝喝嫖赌样样行。婚宴上,他和思恋八年之人再遇。随后纨绔子弟盛屿晨一改坏毛病,为法医界的高岭之花,伏首称臣。媳妇说一,他决不说二。媳妇叫他往西,他决不往西。面对自己顾意时,他可奶可撩:“媳妇说什么都是对的。”顾意:盛屿晨你故作矜持一点儿!总不喜欢想歪,骚话鬼话男主×高岭之花,可盐可甜女主【1v1,犯罪心理侧写师vs法医,悬疑为辅,谈恋爱为辅。】晚上十一点二十五分。。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