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没有头

西交路的一栋小区,门口围了不少人民群众,争相仰着脖子四处张望,想一探里面到底。顾意一行人赶往现场的时候,现场了用警戒线保护好出来,附近停着三辆警车,不少警察都在现场搜证。横穿过密集程度交通拥堵的人流,三人回到警戒线内。严岩看见了他们,走回来:“邢队。”邢顾意一行人赶到现场的时候,现场已经用警戒线保护起来,附近停着三辆警车,不少警察都在现场搜证。。...

西交路的一栋小区,门口围了不少人民群众,纷纷仰着脖子张望,想要一探里面究竟。

顾意一行人赶到现场的时候,现场已经用警戒线保护起来,附近停着三辆警车,不少警察都在现场搜证。

穿过密集拥堵的人流,三人来到警戒线内。

严岩看见他们,走过来:“邢队。”

邢凯视线落在正中央,那具被白布盖着的尸体,眼神复杂:具体什么情况?”

严岩:“报案人是小区的保安,据保安的口供,他是在巡逻小区的时候,频繁路过这一带,经常闻到一股浓浓的腐臭味。

于是他上前查看,然后看见了露出来的一截手指,随后报了警。”

顾意瞥了周围一眼,“尸体怎么样,有没有残缺不全,或者什么?”

问到这里,严岩的脸色刷白,嘴唇微抿,看向顾意:“顾意姐,尸体……没有头。”

顾意闻言眉头微拧,“小果呢?”

“小果她……去洗手间了。”

尸体实在难以入目,崔小果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尸体,胃里一阵滚动,迫使她跑到附近的公共厕所解决。

顾意大概能猜测到尸体啥样了,又转头看了看身后的围观群众。

“先把尸体运回局里吧。”她提道。

尸体没有头,若是现场检查,必然会引起骚动。

“除了保安,现场还有没有可疑人员?”盛屿晨问。

严岩摇头:“没了。”

顾意走到最近的井盖前,半蹲下来,“小岩,找人把这个井盖打开。”

严岩啊了声,反应过来说好,转身去叫了个人来。两个人一起打开了井盖。

顾意往下凑了凑,确认下面没有什么水后,直接三两下爬了下去。

盛屿晨反应快,第二个跟了下去,邢凯第三个。

严岩愣住,在上面朝下面喊:“顾意姐,你们下去干嘛呀?”

顾意抬眸看了他一眼,“找头。”

依照前面方路路那个脸皮,这个尸体就埋在了这里,那么头应该也不会丢的太远。

毕竟是一颗头颅,要想处理掉不会那么容易。

她经常能接手到,那种被抛尸到下水道的案件。

这次她不能确定,只能先试试看有没有。

下水道的光线不及上面亮,到处静悄悄的,时而有滴水的声音,还有老鼠突然窜过。

两边有可以行走的道,中间是一条沟,里面的污水散着难闻刺鼻的气味,臭气熏天,刺激着三人的嗅觉。

盛屿晨下意识捂住了自己的口鼻,骂了一句优美的中国话。

“这也太臭了吧,我闻着都有点想吐。”

顾意轻睨了他一眼,声音清列:“嫌臭就上去。”

“那不行,我还是和你们一块找头吧。”

顾意懒得和他多话,拿出手机开了手电筒,迈开步子朝前走。

四周的墙壁布满深绿色的青苔,还有不少垃圾食品的包装,甚至是一些报废的自行车等等。

这一带的下水道并没有经常清理,下面的空气也不好,十分的阴冷潮湿。

三人沿着这个点出发,弯弯绕绕又绕了回来。

顾意单手叉腰,望了眼身后走过的路,眸色微敛:“先回去。”

三人一无所获,重新回到了地面上。

*

回到警局,气氛比昨天还要沉闷,一队每个人的脸上,表情都不是很好看。

严岩抱着电脑专注的查资料,崔小果被顾意叫进了解剖室,盛屿晨说是要观察尸体,跟着进去了。

纪柯和其他同事埋头化验,邢凯一个人在会议室,琢磨着这五个受害者的关系图。

从表面上来看,这五个女人之间,除了陆菀和齐玉是朋友之外,她们职业不同,看上去丝毫关联都没有。

唯一可以把她们合起来并案的,就是她们身上蓝玫瑰纹身。

为什么会有这个纹身?

是象征着什么吗?

还有方路路尸体旁边挖出来的,那枚一元硬币。

这一条又一条的人命后面,到底暗藏着什么玄机?

邢凯百思不得其解。

另一边,法医解剖室。

阴冷寂静的解剖室内,空调的风一阵阵吹拂着,不由得让人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崔小果里面本就穿的不多,外头只套了一件白色大褂,冷得牙齿打架。

她声音颤抖:“师父,要不咱们把空调调高点吧,我快快冷死了。”

顾意带着口罩,轻抬眸瞥了她一眼,冷声道:“忍着。”

站在旁边旁观的盛屿晨,不由自主的摸了摸手臂,他也觉得有些凉。

顾意左手拿着开胸器,右手查看里面的五脏六腑。

“死者生前受过很严重的击打伤,导致肋骨碎裂。”

崔小果站在旁边,一只手抵在胸口处,强装镇定忍着恶心。

面前这具女尸,死状实在是太过于的凄惨。

浑身衣衫褴褛,破烂不堪,最重要的是没有头,脖子那一块血块凝结。

难以想象到她生前都遭遇了什么。

顾意又抬起女尸的手臂检查:

“尸斑不明显,有可能是死了之后立马分尸。身体肌肉极度僵硬,手指呈灰白色,生前遭遇过电流。”

“颈部的切割很钝,应该是用什么菜刀之类,进行切割的。”

“她是电死的?”崔小果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顾意抬头望她,又垂眸看着女尸,顿了顿沉声答:“不是。”

“她是溺死的,生前被人摁在水里活生生溺死的。她呼吸道内有大量的白色泡沫……”

顾意在检查五脏六腑的时候,在她的肺腔里,发现了不少积水残留。

经过四五个小时的解剖,顾意摘掉手套和口罩,脱去一次性蓝色隔离衣。

她口有点干,正想开门去喝点水,迎面撞上等在门口的邢凯。

“结果怎么样了?”

顾意深深地叹了口气,同他汇报道:“死者女,年龄在23—26岁……”

听完,邢凯的神色愈发凝重:“窒息,怎么又是窒息?”

严岩小跑着过来,看着顾意:“顾意姐,你前面让我查的人,刚刚全部的资料都调出来了,现在看吗?”

顾意看向他,神色淡定:“现在看吧。”

顾意走到严岩的工位上,拖过旁边的椅子坐下,查看起面前的电脑资料。

他以温柔为陷最新章节

他以温柔为陷相关资讯

他以温柔为陷

作者:温若许
类型:玄幻魔法 状态:连载编辑:风月瘦如刀 在读:19312人
  传闻盛家小三爷冥顽不灵,吃吃喝喝嫖赌样样行。婚宴上,他和思恋八年之人再遇。随后纨绔子弟盛屿晨一改坏毛病,为法医界的高岭之花,伏首称臣。媳妇说一,他决不说二。媳妇叫他往西,他决不往西。面对自己顾意时,他可奶可撩:“媳妇说什么都是对的。”顾意:盛屿晨你故作矜持一点儿!总不喜欢想歪,骚话鬼话男主×高岭之花,可盐可甜女主【1v1,犯罪心理侧写师vs法医,悬疑为辅,谈恋爱为辅。】晚上十一点二十五分。。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