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初见成效

第七章接着就给那更年轻人去借了药店的药锤和药罐。乔怡涵就拿出,把这株野灵芝捣成,接着取出来汁来,当众就说:“老人家口气活一直这样。”喝下了,老人家好像也没任何反应,乔怡涵明白,自己了用上帝之手,把那块弹片移离了脑干,一会儿就不疼了,上帝之手已喝下了,老人家似乎没有任何反应,乔怡涵知道,自己已经用上帝之手,把那块弹片移离了脑干,一会儿就不疼了,上帝之手已经修复了受伤的脑干,自己目前的功夫,还不能取出弹片,移离脑干还是可以的,要取出这块弹片,上帝之手必须要达到七层。切底治愈还要等段时间。。...

第七章

然后就让那年轻人去借了药店的药锤和药罐。乔怡涵就拿出来,把这株野灵芝捣碎,然后取出汁来,当面就说:“老人家一口气活下去。”

喝下了,老人家似乎没有任何反应,乔怡涵知道,自己已经用上帝之手,把那块弹片移离了脑干,一会儿就不疼了,上帝之手已经修复了受伤的脑干,自己目前的功夫,还不能取出弹片,移离脑干还是可以的,要取出这块弹片,上帝之手必须要达到七层。切底治愈还要等段时间。

药店男人看到老人家没有好转,心中很兴奋,接过话茬说:“你刚才说三分钟就能见效,三分钟要不能见效,我就报警,把你这个骗子抓去。”

就在这个时候,老人家就对他的孙子说:“建武,赶快扶我到椅子上坐一坐,我的头怎么发沉了?”

药店那个男人立即大叫:“报警报警,抓紧报警,把他给抓走。”

年轻人也有些生气,训斥乔怡涵:“爷爷要是出了个三长两短,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乔怡涵微微一笑:“不要急,我说三分钟就三分钟,你先让老先生躺一会儿。这会儿,药力正往脑子里赶呢。当然头有点沉了。”

乔怡涵还在输入灵气,轻轻地移动弹片。

也就是三分钟多一点,老人眼睛还没有睁开,那药店经理就说:“三分钟到了,你这个骗子,还有什么话说?”

老人家却猛地睁开了眼镜,一下子站了起来,抖了抖尽头,跳了两下:“建武,我的身体体真的好了。”

药店那个男人自言自语地说:“不会吧,不会吧?”实在想不明白,怎么就好了呢?不可能呀,灵芝的功效,自己是懂的。

那个叫建武的瞪了这个男人一眼:“什么意思?你巴不得我爷爷身体不好?”

这个男人连忙否认:“不是,不是,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

老人家没有再理会他们。而是问乔怡涵:“小姑娘,你的野灵芝还有多少株啊?”

“老人家,我还有四株。刚才这位经理偏说不是野灵芝。本来要卖300块钱一株,他只给了50块钱。”

“我全部买下了,建武,你给他2000块钱。”老人家没有犹豫。

这个叫建武的年轻人赶紧照办。

“小姑娘,我还有十多个老战友都有这种毛病的,你要是有这些野灵芝的话。都给我采一点好不好?”

乔怡涵故意愣了一会才答应:“这些野灵芝不好采呢,他们都长在悬崖峭壁。才能长十年以上的,刚才我给你用的已经超过十年了。具体能采多少,我也不清楚。不过,用药方法要因人而异。”

饥饿营销,才能卖出高价钱,作为董事长的乔怡涵深得经营之道。

“你尽量吧,然后你就找我。”说着就把一张名片递了过来:“你按照这样的地址送来,有多少灵芝,我就要多少?到时候,我把那些老战友都叫过来,你给他们对症下药。”

就在这时,又一个近50岁的男人走了进来,看到老人家连忙说“谭老,你又来啦。”

这个老人家就说:“经理呀。今天就不麻烦你了。这个小姑娘把我的病治好了。我告诉你。你这个药店要整顿了。本来人家值几百块钱的灵芝。这个人只出了50块钱,这不是坑人吗。这样的员工是在给公司抹黑呀?”

药店这个男人吓坏了,噗通一下跪倒在地:“邹经理,我错了!”

乔怡涵补一刀:“我认为,你还是应该报警,把我抓走。”

“不敢,不敢,真的不敢。”男人慌了。这份工作不容易啊。

“你被开除了,”邹经理没有犹豫,直接挥挥手,然后小心翼翼的问:“谭老,我能看看野生灵芝吗?”

“建武,打开,”建武打开了装有野生灵芝的袋子。

邹经理仔细观看一番,反手给了男人一掌:“混账,这种两支应该值五百块一株,你就给人家五十?”

“邹经理,我也是为了公司呀?”

“滚,你这是坑害公司。”

谭老转向乔怡涵:“小姑娘,你有什么需要老朽帮忙的,可以直接找我。”

“真有一事需要谭老帮忙,”

“你说说看,我或许能帮你解决。”

重生八零弃妇种田忙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弃妇种田忙相关资讯

重生八零弃妇种田忙

作者:小檐听雨
类型:高干总裁 状态:连载编辑:执伞青衣袖 在读:29973人
  乔怡涵不小心踩空掉下山崖而死,睁开眼意外发现自己穿到八零年代同名同姓的弃妇身上。这个乔怡涵但是三十岁,了嫁人半年,原本长得如花似玉,结婚了那天发高烧,治好以后,却长了一脸疙瘩,人也变的呆呆傻傻。婆婆尖酸刻薄,大姑子,小姑子比赛被虐待乔怡涵,丈夫不长得丑个子矮,但是个家暴花心男。乔怡涵岂会能容忍如此窝火人生?再次穿越第一件事,是踹了渣男,治好脸蛋,种药材,开药厂,发迹致富之路手到擒来。岂料,又有狗皮膏药贴上去,帅气逼人大佬双手送家产,“我身价上亿,跟我结婚了,送墨百分之五十股份。”乔怡涵高冷范一甩甩,“这辈子姐靠自己,不差钱。”结婚后,某狗皮路上根本不见行人,鸟儿都躲进树荫里不再吭声。。
  • 要吃饭&。”

    今天应该是太饿了,坚持说:“不行,我要吃饭。生产队也快上工了。”

    2022-07-27 02:03:38详情点赞(0)回复(0)
  • 把饭菜&丑女人

    院子外传来了“踏踏”脚步声,三个人慌慌张张把饭菜端进了堂屋,朱陈氏转身出门来:“把门拴起来,不让丑女人看见。”

    2022-07-25 04:21:35详情点赞(0)回复(0)
  • 小推车&牙湖里

    “慌什么慌,不过是一个又丑又傻的女人,死就死了呗,把那小推车推出来,把死人装进麻袋。我把他推走,扔到月牙湖里。然后我就去她娘家报丧,你们的丑女儿跳湖了,就完事了。”

    2022-07-26 10:49:11详情点赞(0)回复(0)
  • 给她,&几的。

    “丑女人要回来了,你们赶紧吃!”一个老年妇女催促一男一女:“全部吃完,一粒米,一口菜都不留给她,等会儿煮两个山芋给她就行,反正傻不拉几的。”

    2022-07-26 09:36:16详情点赞(0)回复(0)
  • 是个好&鸟,人

    老年妇女叫朱陈氏,是乔怡涵的婆婆,,男叫朱一鹏,乔怡涵的丈夫,朱一鹏就不是个好鸟,人长得不咋地,读高二时,把一个女生搞大肚子了,结果被学校开除了。

    2022-07-25 04:22:11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