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九六 幽谷破宗门惊变

赵莼日日夜夜不停地,疾速折回灵真。却还未入幽谷,便已被上空天尊血气所震。立即跃下烟舟,落地实施时,周遭尸横遍野,赵莼大惊,此但是宗门外围,连谷都未进,竟已有近如此惨状,不知道谷内情况如何!尸山中,仍有一息存留的弟子,痛苦……哀鸣,赵莼寻了一人,喂下灵丹,然然而还未入幽谷,便已被上空通天血气所震。。...

赵莼日夜不停,极速折返灵真。

然而还未入幽谷,便已被上空通天血气所震。

当即跃下烟舟,落地时,周遭尸横遍野,赵莼大惊,此还是宗门外围,连谷都未进,竟已有如此惨状,不知谷内情况如何!

尸山中,尚有一息留存的弟子,痛苦哀鸣,赵莼寻了一人,喂下丹药,然而其丹田经脉尽毁,此丹不过是让他多苟延残喘些许时辰,实是无救命之用。

“是,内门的师姐吗?”他半只眼睛被血肉糊上,只能强睁着另一只眼,急道:“莫要进宗,有自称壬阳教的攻了进来,屠杀弟子无数,此时他们已经进了谷内,你速速离去,不要叫他们发现。”

赵莼帮他止住腹部不断涌出的鲜血,问道:“掌门和长老们,怎会让贼子进了谷中!”

弟子虽是痛到面容扭曲,却还强撑着回话:“掌门已经故去了,吴长老葛长老在幽谷被破时,便已战死,李漱长老和霍长老退避上严殿,不知能撑到几时……”

“如今门中可有分玄在?秋长老又在何处,可还活着?”

听此疑问,他突生悲怒,咬牙切齿道:“她借掌门之力,突破分玄后,早已叛离灵真,不配为门中长老了!”

因这番动气,腹部伤口崩裂,竟立时就断了气息。

赵莼身边,归杀剑怒起而出,斥道:“何等大逆不道之徒,竟敢置宗门于不顾!必要杀她,以儆效尤!”

灵真被破时,尚且不见归杀勃然大怒,闻到秋剪影叛宗,却是情绪难抑,杀机四溢。

赵莼心乱如麻,惊,疑,怒,悲,百味杂陈。

“你自携我杀去,无须顾虑重重,宗门因何生变,今日须得弄个清楚!”归杀剑为断一道人佩剑,桀骜无比,不肯俯首他人。今日亦不过是让赵莼借他之力,向谷内一探。

赵莼亦正有此意,千百疑虑困在心中,便是归杀不说,她也定要杀进谷中,问个明白!

只初初进得宗门,其间惨相便让赵莼杀意大起。

昔日静谧幽谷,如今说是尸山血海也不为过,滚滚贯天江,几乎染尽血色!

尚有百余壬阳弟子驭使蛊虫,不断向外门弟子与杂役攻去,赵莼所熟知的萱草园,与青竹园,连同弟子居,俱在一片火海之中。

那些个壬阳弟子,多为练气后期,甚至圆满,却连练气一二层的杂役也要下手。

赵莼大怒,斥道:“如此滥杀嗜杀之辈,和邪魔有什么两样,今日定要将你等除尽,告慰无辜之人!”

寻常筑基斩杀练气,就如屠鸡宰狗一般,何况赵莼这等剑修?

有人见一女修持剑而来,攻向壬阳弟子,还未出声惊叫,便觉一点寒芒刹那于眼前,顿时半个头颅都被削下!

“筑基剑修,速离此地!”

为首之人头戴金冠,见形势逆转,有筑基参战,立下大声呼号,召弟子回退。赵莼怎会叫他如愿,直直向壬阳弟子杀来,凡经之地,血雾弥漫,她的剑却好似游龙,于血雾中穿行,荡破四周,时有惊雷之声伴清越剑鸣。

不过几个呼吸,上百壬阳弟子几乎全灭,那金冠男子惊惧狂退,见她如见邪魔罗刹,求饶之语已在嘴边,却被一道剑芒贯穿眉心,至死仍是惊恐万分的神情。

而在灵真弟子眼中,她又好似神兵天降,令众人心头狂喜。

赵莼凝望一眼萱草园,紧握剑柄,终是转身先向上严殿去。

就在回首时,她突生一种毛骨悚然之感,立时挥剑后防!

也正是这一防,让她立退十数米之外,归杀剑锋利无比,难以摧折,可赵莼手臂却是肉身,巨力碰撞下,几乎能听见骨骼磋磨之声。

赵莼抬眼,面前是一三人高,成年男子环抱粗细的碧色双头蛇,方才击来的,是它那铁器一般坚硬的蛇尾!

蛇蛊主人她如何不知?百宗朝会上,向柳萱虎视眈眈之人,不就是驭使此蛇的梁杞!

她唯一该庆幸的,应是这梁杞还未成就凝元,不然方才那一击,就足以叫她毙命。而于梁杞眼中,赵莼不过筑基初期,受他蛇尾一扫,竟然没有血溅当场,只是倒飞出十数米,连血都未逼出一口,此种情形,闻所未闻,当即便让他羞恼非常,怒道:“纳命来!”

两人所占,为外门极空旷处,赵莼几乎避无所避,只能正面迎击!

这时,忽听归杀剑道:“去石林处!”

赵莼不敢耽误,急向三分石林方向处去,心中也立时想了通透,蛇蛊体型庞大,石林中缝隙狭小,再加之她本身早对石林熟悉,或可一防!

到手的猎物,梁杞如何能叫她逃,大手一挥,跃在一蛇头之上,便见大蛇长舌吐息,俯下蛇身向前游走而去。

作为宗门历练险处,且又为先祖法器所化,三分石林尚未被壬阳教所毁,然而小阁之上,却已是血迹斑驳,不见人影了。

“到时,我会破除石林阵法,你只管进入其中,不过那贼子也会进来,你可有于他一战的把握?”归杀剑之声,似也在逐渐削弱,“剑主离我已久,两千余年无剑意在身,如今,尽我之力破阵后,不过可助你三剑,三剑内你若无法斩杀此人,便也只能身死道消了。”

赵莼拇指抚过剑柄,抬眼却是毫无退意:“今日之危,唯有一战可解,不过是非死即活的局面,何必纠结!”

归杀剑顿时发出一声剑鸣,似也有抛却性命的畅快之感,从剑身上,忽地飘出一道弧形光华,离开剑刃之后,赵莼立即便觉得归杀剑剑身暗淡稍许,知晓此道光华已让其元气大伤!

弧形光华如一轮弯月,瞬时斩于石林入口,赵莼受归杀剑指引,知道阵法已破,立时突入其中。

身后传来一声爆喝:“休想跑!”

便见双头大蛇狠厉撞在石林上,顿时尘灰大起,石块崩碎飞射!

梁杞见此处颇为狭窄,哪还不知赵莼打的什么主意,暗笑她见识浅薄,讽刺道:“想借此机会逃走么?”

然而赵莼于石林中四下飞跃,却从未曾远离梁杞近身,后目光一转,抓住大蛇横扫石柱的契机,向前飞射而出,大喝一声,竟生生将一边蛇头斩落!

她是剑修最新章节

她是剑修相关资讯

类型:历史架空 状态:连载编辑:翩若惊鸿 在读:8119人
  “你看三千世界天外天,何处是我的去处,又何处也不是我的去处?”不问情爱妄念,不求超脱一切长生,赵莼从举剑那一刻起,要的是走尽这一条从来没有有人去过的道路,她自己的路。无cp女主视角修真文,慢热,升级后流读者群 882155349那妇人四十出头的年纪,鬓边生了些白发,从后面瞧她,身形消瘦,只是脊背挺起,做出一副傲然的姿态来。。
  • ,哪像&张小脸

    “我还没坐过这么简陋的车呢,城里的路都是铺平了的,哪像外边,都是烂的。”赵月倚在靠枕上,一张小脸被颠得发白。

    2021-09-16 12:58:22详情点赞(0)回复(0)
  • ,就算&习武的

    至于赵莼,她并不是武士的料子,实际上,就算是在这样全民尚武的风气中,女人习武的也是少数。同父异母那么多姐妹,就出了一个赵念,能跟着哥哥们耍枪弄棒的,可见走武道的女子有多稀缺。

    2021-09-14 06:20:13详情点赞(0)回复(0)
  • 字出身&很快。

    车里安静了好一会儿,赵莼早有准备,从包袱里摸了本《晋楚异事百解》,读得津津有味。这世界的文字语言和古汉语有相似之处,她前世就是研究文字出身的,学这些东西进度很快。

    2021-09-14 05:14:42详情点赞(0)回复(0)
  • 做联姻&的打算

    临行的晚上,赵莼久违地失眠了,她在赵家的地位并不高,未来大概也是当做联姻工具被草草打发掉,进入道观修行几乎是目前能看到的最好的路,要是没被选上,就要再作另外的打算了。

    2021-09-13 06:32:55详情点赞(0)回复(0)
  • 那妇人&头的年

    那妇人四十出头的年纪,鬓边生了些白发,从后面瞧她,身形消瘦,只是脊背挺起,做出一副傲然的姿态来。

    2021-09-15 12:51:28详情点赞(0)回复(0)
  • “你叫&可以玩

    “你叫赵莼?”赵棉只是个十一岁的孩子,难以安静下来,把包袱里的东西里里外外摆弄个遍,没什么可以玩乐的,就开口向人搭话了。

    2021-09-13 12:59:44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