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危险来临

闻言,她忙劝阻:“师傅……”自认自己话语粗鄙了,鱼春山又不愿低下头:“你看哪天我不深刻的教训深刻的教训他。”初一低下头不敢说话的。半晌,他覆又问:“什么时候走。”“今天晚上九点半。”他扔来一个护体符,初一下意识接住。“随身携带带着,不可以摘。”“是,师傅。”中午7点11初一低头不敢说话。。...

闻言,她忙制止:“师傅……”

自知自己言语粗俗了,鱼春山又不肯低头:“你看哪天我不教训教训他。”

初一低头不敢说话。

半晌,他覆又问:“什么时候走。”

“今晚十点。”

他扔来一个护身符,初一下意识接住。

“随身带着,不可摘。”

“是,师傅。”

傍晚6点11分,洗漱间里,阮孑仅用七分钟便速速冲好澡出来,胡乱吹着头发。

阿琳也在这时候加完班,拿着换洗衣物进来,瞧见她心急火燎的样子:“这么急干嘛?”

“趁天黑前,我要去一趟望水桥。”

“去那里干嘛,桥都封了。”

“昨天不是跟你说过我卡包不见了吗?”

“掉那里了?”

“这两天我经过的地方都找遍了也没有,下午给那位嫌犯入殓时才想起来,就望水桥没去过。”

“希望渺茫啊,你还掉下水过,要是在水里,你怎么找?”

“当时我在岸上停留的时间也不短,先在那找找,毕竟各种证件什么的都在里头,补办起来也不知道要跑多少个地方。”

“要不你等等我,我洗完澡陪你去。”

“没事,你不是约了人吗?我自己去就好。”她把风筒关掉,头发也懒得梳,用手指顺了几下:“我先走了啊。”

红旗驶出殡仪馆停车场,一路上畅通无阻,但下班高峰,越接近望水桥,道路堵塞得越严重,等到达桥底,已经过了7点。

庆幸的是夏季日间长,月亮虽已冒出头,但天色还算亮堂。

她把车停在岸上,抬头看了看望水桥,桥从中间断裂,钢筋横现,扶栏垂挂。

新闻里有对望水桥突然断裂、修复一事进行深入报道,不日就会动工。

环望一圈河岸,她回忆自己那天行径过的位置,逐步去找。

因那日来回走过许多次,要寻找的范围很大,半个钟头下去,天色也逐渐下沉。

……………………..

这一趟,她以为要无功而返。

心里郁闷,上车发动引擎,掉头时车灯照过十数米遥的河面,忽地停住。

下车来,阮孑举起手机点开拍照功能,放大了去看…….

不远处的水面堆积了一捧树叶与垃圾,在那之中,果真有自己的卡包,车灯照过时,上头的琉璃钻折射出一缕微弱的光芒。

她快步过去,到了水位又停下将鞋子脱了,卷起裤管,小心地淌入水中。

卡包距离岸边大概四五米的距离,她一点点走近,怕水下有尖利物,所以下脚也很轻,几乎是摸索着过去的。

水位渐深,几乎要没过膝盖,水面因她的到来而发生晃动,那团垃圾也跟着摇晃,就要往反方向漂。

忙急走了两步,阮孑探身一把将卡包捞在手里,却陡然嘶了一声倒吸一口凉气。

再一看手,自己连同半个啤酒瓶口一同抓在了手里,尖锐的玻璃扎穿指腹,顷刻便滴出了血。

碎片扎得不深,她皱着眉头忍痛拔了,将瓶口拿着预备带回岸上扔到垃圾桶。

打开卡包,她检查里面的东西,一些名片和便签被泡发得不成样子,庆幸的是重要证件都没有损坏。

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她把卡包塞进口袋里,随手洗了洗一直不断流出的鲜血,拿着瓶口正要往回走。

只那么瞬息之间,脚上骤然卷来一道束缚,阮孑正要低头,那东西却猛地将她拽倒,飞也似地往深水区拖去。

入殓师小姐,你家先生不是人!最新章节

入殓师小姐,你家先生不是人!相关资讯

入殓师小姐,你家先生不是人!

作者:僧娘先生
类型:言情小说 状态:连载编辑:翩若惊鸿 在读:11521人
  阮孑的职业人人都敬而远之---------遗体整容师!某个天凌晨3点,一向人烟罕至的殡仪馆外的早餐店,突然间又将迎来了一位很陌生食客。那人清隽儒雅,持一柄手杖,着一袭中国芰荷色的简约大气西装,于一片秋色中糅杂进一抹青葱柔和的绿,低缓合理有序地跨进阮孑的视线里来。好像,也压到了那颗平湖通常的心脏。再后来眼见得他掐诀施咒,惩恶霸、诛邪祟,甚或连那柄实则是寻常的手杖都有聚雷电、镇邪物之神力!几道惊雷自后脑一劈而下,她猛地省悟,惊疑不定我自问,自己这是——不喜欢了个什么玩意?再再后来谈上谈恋爱,这位先生仗着有术法加身,一哄好就洗她记忆,一哄好就专人送来了食物,他们面前清一色是装在泡沫碗里用菜汁勾兑过的米饭,看着像是馊水桶里打捞上来的,运气好的没有异味,运气差的,只能吃馊的。。
  • 头灰尘&可能是

    一名男的应声去检查,掰开她的手指,上头灰尘遍布,可能是刚跌下来时压到了碎片,几根手指头划破了一个口,流了不少血。

    2022-06-26 06:40:23详情点赞(0)回复(0)
  • 没动过&就饿着

    她被拽回角落摁着坐下去,没动过的菜汤饭被男人随脚踢掉:“不想吃今天就饿着吧。”

    2022-06-27 09:10:46详情点赞(0)回复(0)
  • &粗暴地

    男人将阮孑强硬拽起,逐一摸过她的上下身,又粗暴地脱了鞋子抖一抖,谨小慎微地通体检验一遍。

    2022-06-27 06:06:54详情点赞(0)回复(0)
  • 身侧跪&人的煲

    阮孑在这些人身侧跪下来,一头栽下去,大口大口扒着其中一人的煲仔饭。

    2022-06-27 06:53:21详情点赞(0)回复(0)
  • 说你这&,还有

    “为什么是你?”她呵呵笑了两声:“你说你这二十几年人生多顺坦啊?老爸虽然走得早,但留下的遗产就够你们娘俩舒舒服服过完这一辈子了,还有爷爷奶奶疼爱,外加一大帮亲戚朋友帮衬,而我呢?”

    2022-06-26 11:15:05详情点赞(0)回复(0)
  • 饱没日&师引荐

    “不仅如此,我还要为了那一餐温饱没日没夜地打工,而你吃喝不愁,毕业了还被咱们德高望重的戴老师引荐进市殡仪馆。”

    2022-06-26 10:12:10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