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缠斗

扑下去的那一刻,他的脸狠狠地摔车身上,嘴里哎哟哎哟的乱叫着,余光瞟见她手里的手机,脸色是一变,也再顾疼了,冲回来就得夺……..“够了。”一声大喝,两个人抬起头看去,棉花从引擎盖上下去,面无人色,仅有那双眼睛又红又肿。“表姐,手机给他,让他一声大喝,两个人抬头看去,棉花从引擎盖上下来,面无人色,只有那双眼睛又红又肿。。...

扑下来的那一刻,他的脸狠狠摔到车身上,嘴里哎哟哎哟的叫唤着,余光瞟见她手里的手机,脸色就是一变,也顾不得疼了,冲过来就要夺……..

“够了。”

一声大喝,两个人抬头看去,棉花从引擎盖上下来,面无人色,只有那双眼睛又红又肿。

“表姐,手机给他,让他走。”她决绝地不看这男人一眼。

话音落,骤闻警笛声。

冯今在浑身一凛,不管不顾地伸手来夺。

阮孑一个错身避开,对方不依不饶,二人顿时陷入纠缠,他急红了眼,攥着她的手腕蛮横粗暴地掰她手指,一只手夺过棒球棒扔到一边。

她吃痛不已,屈膝一顶,膝盖重重磕上对方的裤裆。

“呃~”一声闷哼,他捂着敏感部位踉跄着后退。

看客们议论纷纷,这一场闹剧使棉花觉自己半点尊严都没有,只恨不得赶紧将它结束。

她遂上前,一把从阮孑手里抢过手机扔给他。

手机砸到他身上,骨碌碌地滚下来,屏幕当即碎成了两半。

“从此你跟我,桥归桥路归路。”

警笛声在即,他一咬牙,跺脚狠狠将手机踩碎,再一跃而上引擎盖,推开围观群众,拔腿狂奔。

手机被抢被毁阮孑已是怒火中烧,人要是逃了…….

她旋身去追,正要拉开车门,身后传来一道心机交瘁的阻止声:“表姐,别管他了。”

闻声,她停下,怒气积郁在心脏的某一处,小旋风一般地搅啊搅,搅得她心烦气躁。

回过身,看着表妹这张未经过多少世事磨炼的稚嫩面孔,她勉力压制着心中烦怒:“我让你看的你看了?”

“看了。”她木然地回应。

“看了?”她怒意环绕:“看了你不懂这件事的严重性?”

“你逃过一劫,所以看在往日情分心软算了。但想没想过,毁在他手里的女孩有多少?他给你的哪条信息是真实的?工作地点?住址?他不来找你,你找得到他吗?”

“今天把他放走了,你当他会洗心革面安分做人?”

“他拼命抢手机、情愿毁掉也不让我拿到手,百分一百手机里面有众多他拍摄过的视频或者真实信息,而这些,是能让他进监狱、能让警方追查视频流到哪里、能挽救那些因此受到伤害的人。”

每一个字像刀子一样钻入棉花的鼓膜,字字珠玑!

她没有想过这些,她根本想不到这些,事情发生伊始,她唯一的感受就是满腔真心倾付给了一个人渣所得来的痛苦,而此时此刻,才醍醐灌顶,才意识到事情远比她以为的要严重得多。

迟钝地抬起眼帘看向表姐,她红肿的眼渐渐又蓄起了泪,羞愧地喊她:“表姐~”

重重叹一口气,阮孑矮下身,将碎得不成样子的手机一一捡拾。

“哎呀,抓到了。”外头的人群里忽然有人叫了一声。

“这人是犯了什么事吧?”

“就他见到警察跟只老鼠躲猫似儿地跑,指定犯事了,不抓他抓谁啊。”

夜10点多许,阮孑才领着棉花从公安局出来。

有二人的证词,加上技术科修复了的储存器,手机里面留存上百个污秽视频与众多小网站的联系方式,另在微信有偿散布视频的记录。

而经他手贩卖出去的偷拍视频多达23个对象,视频中女性人物没有重复,男主人公都是他,牵涉网站共16个,且贩卖的视频只有他本人打了码,受害者们一览无遗。

人赃并获,逃无可逃,对于所犯的罪,冯今在只能供认不讳。

棉花手脚发麻,一走出公安局,扶着一棵树就止不住呕吐起来。

阮孑看了看她,旋身去车上拿了瓶水,拧了盖,等她吐停了方递过去。

她送她回学校,一路上棉花都没有说过一句话,眼里除了悲戚与绝望,看不见一点往日的光芒。

红旗停在学校门外的马路,阮孑去解她的安全带。

看着自己校门口那块高高悬挂的校徽,好半天,棉花才找回反应,恍恍惚惚地喊了一声:“表姐。”

阮孑等待她的下文。

“为什么人,会长出这个样子呢?”

阮孑:“这个世界并不缺少黑暗面,如果没有能力让它减少,那就多长个心眼,使自己远离它。”

棉花喃喃:“我有你,在悬崖边上被拉了一把,那些被发到网上的女孩,她们后来的生活呢?”

“我不知道。”能怎么办呢?好一点的,一辈子也没发现,差的,有亲朋戚友看到了,一传十十传百…….

“回去吧,待会宿舍要关了。”

驱车回到公寓时,已经过了11点半,她中午那一顿撑到现在,起初察觉不了饥饿,直到举步走出电梯那一刻,低血糖使眼前花白了半秒,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没吃晚饭。

走出电梯没几步,身后传来一声‘阮小姐’,她回过头,见十二从1903出来,手里提着两袋生活垃圾,不觉有些意外:“你不是在医院吗?”

“实在住不下去,就出院了。”

“你这么回来,十方不管你?”

十二友善笑了笑:“先生耳根子软,拿我没办法。”

透过她身后半开的大门往里看了眼,阮孑并未看到什么。

他微微颔首:“那我就先回去了。”

“好,开车当心。”话音落,她略一抬眸,对方身后便多了一个人。

“刚回来?”

声音从十二后上方传来,当事人回过头去,见原本要洗澡的自家主子不晓得何时走了出来,手里才拿的换洗衣物也不见了影踪。

知趣地道别,他提着垃圾进了电梯。

隔着五六米的距离,十方眼尖地发现她腕上的抓痕,提步上前来。

“还没睡呢?”阮孑问。

他在她半米的距离站定,垂眸看着她的左手腕:“手抓伤了?”

听到这话,她低头看了看,才发现小臂斑驳地印着几道红红的印记,歪歪斜斜地蔓延了有十公分之长。

“我都没留意。”拉了拉嘴角,有些苦笑的意味。

察觉她情绪泛泛,他心中略猜测到几分,和声问着:“去找那个人了?”

“你是会看相吗?看得这么准。”

“家里有药吗?”

“有吧。”

“我去你屋,方不方便?”

入殓师小姐,你家先生不是人!最新章节

入殓师小姐,你家先生不是人!相关资讯

入殓师小姐,你家先生不是人!

作者:僧娘先生
类型:言情小说 状态:连载编辑:翩若惊鸿 在读:11521人
  阮孑的职业人人都敬而远之---------遗体整容师!某个天凌晨3点,一向人烟罕至的殡仪馆外的早餐店,突然间又将迎来了一位很陌生食客。那人清隽儒雅,持一柄手杖,着一袭中国芰荷色的简约大气西装,于一片秋色中糅杂进一抹青葱柔和的绿,低缓合理有序地跨进阮孑的视线里来。好像,也压到了那颗平湖通常的心脏。再后来眼见得他掐诀施咒,惩恶霸、诛邪祟,甚或连那柄实则是寻常的手杖都有聚雷电、镇邪物之神力!几道惊雷自后脑一劈而下,她猛地省悟,惊疑不定我自问,自己这是——不喜欢了个什么玩意?再再后来谈上谈恋爱,这位先生仗着有术法加身,一哄好就洗她记忆,一哄好就专人送来了食物,他们面前清一色是装在泡沫碗里用菜汁勾兑过的米饭,看着像是馊水桶里打捞上来的,运气好的没有异味,运气差的,只能吃馊的。。
  • 趾高气&做自己

    扫了她一眼,官仰仰趾高气扬地踩着一地灰尘重新上楼,那些人又开始自己做自己的事,没有人留意阮孑。

    2022-06-24 10:59:44详情点赞(0)回复(0)
  • 说,像&你这种

    “你说说,像你这种一辈子都顺风顺水的人,是不是很讨人厌?”

    2022-06-27 12:53:17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愣,&纷纷把

    三个男人愣了一愣,又是慌神又是愤怒,纷纷把女人起来,擦脸的擦脸,找水的找水。

    2022-06-27 09:24:59详情点赞(0)回复(0)
  • 卖?还&?”

    她深吸了一口气:“要不是看你还算盘靓条顺,你以为你能当个全的卖?还能在这跟我伶牙俐齿?”

    2022-06-24 11:20:44详情点赞(0)回复(0)
  • 鬼,可&罐,那

    “咱们同是靠实力考进的民政学院,同是系里排名前五的,老爸同样是短命鬼,可我那老到腰都直不起来的妈得天天跟恶臭的流浪汉抢纸皮争瓶罐,那双手指甲里还都是令人作呕的污垢。你吃过那样一双手做出来的饭吗?”

    2022-06-25 08:07:18详情点赞(0)回复(0)
  • 圈跟自&去扒碗

    她扫一圈跟自己一样被反绑着手脚的其他男男女女,有低下头来用嘴去扒碗里的米饭的,有压着声音哭泣的,也有放弃了挣扎靠在墙上满目空洞的。

    2022-06-27 05:44:30详情点赞(0)回复(0)
  • 喷到她&脸上。

    这张嘴脸使阮孑无比反胃,她怒目而视,趁着对方起身之前,张嘴呸地一声,一口饭悉数喷到她脸上。

    2022-06-24 03:27:34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