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情敌?

与往昔打扮大相径庭,一袭宽松度的T恤上衣,宽肩无袖,露着锻练有素恰到好处的上臂肌肉与线条,下身是膝盖处破洞的牛仔裤,脚上白色球鞋,儒雅还在,却少了板板正正添了少年气。对于身上这套打扮,十方显然是并不大养成的,迎面而来见着阮孑,胳膊更是不知道何处位置摆放。“好对于身上这套装扮,十方显然是不大习惯的,迎面见着阮孑,胳膊更是不知何处摆放。。...

与往日装扮大相径庭,一袭宽松的T恤上衣,宽肩无袖,露出锻炼有素恰到好处的上臂肌肉与线条,下身是膝盖处破洞的牛仔裤,脚上白色球鞋,儒雅还在,却少了板正添了少年气。

对于身上这套装扮,十方显然是不大习惯的,迎面见着阮孑,胳膊更是不知何处摆放。

“好看的好看的。”少女一跃上前来,满眼晶莹围着他转圈圈。

“我就说嘛,你们还非不信我眼光。”她口中的‘你们’,自然是这病房的两位男士。

十方没理会她的赞美,向阮孑介绍:“一位故人的小孩。”

“你好,阮孑。”她主动伸出手。

眼皮下拉,女孩瞥了眼她的手,敷衍地碰了碰。

一转头,对上十方眼神,他不说话,只面色寻常地看着她。

她只得重新伸出手,郑重地握住,报上姓名:“蒙草。”

女人之间心思何其敏感,只这么几分钟的相处,阮孑已经接收到一个信息——这丫头对自己充满敌意。

为什么?

因为她们两人的目标是同一个。

十方看向阮孑:“那我们回去吧。”

闻声,蒙草急忙问:“那我呢?”

“护工还有一个小时左右会来,你在这期间照顾你十二叔。”

她扁嘴,委屈不言而喻:“可是我还没吃饭呢。”

“阮小姐正好带了两份饭。”

“那我晚点怎么回家?”

“你怎么来的?”他缓声发问,口吻是长辈对待晚辈的友爱。

蒙草倔强地不说话,偷偷用余光瞟阮孑,而后者就在观察情敌与目标人物的关系熟稔到哪一步。

十方向十二交代一声:“明天我再来。”

十二:“蒙草,跟先生阮小姐道别。”

“十方叔再见,”又转向阮孑,称呼咬重音:“阮阿姨再见。”

阮、阿、姨!!!!!!!!!!!

什么玩意!

她脸色肉眼可见的铁青了数秒。

一直到上了车,系好安全带,阮孑都没能被这一声‘阮阿姨’震得回过神来。

转头,她模样看着平心静气地向身旁人确认:“你故人的女儿多大?”

“01年的。”

二十岁。

她气得肝疼。

既气对方不过是小自己六岁却叫她阿姨。

又气自己大了人家两块砖。

“看你们的关系应该很好。”她打听起信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他父亲临终前托孤于我,那时蒙草还只是一个牙牙学语的婴儿,这么些年跟着外婆大的,我平时得空了会去看望。相比我,十二要费心许多。”

这么说是从小看到大的。

这么多年情谊。

这情敌有点棘手!

二人吃过饭,回到家中,阮孑放心不下棉花,打了电话过去无人接听,只好改发微信。

(跟他的事处理得怎么样?)

一直到洗澡喂了鹦鹉才等来回复:(我自己会看着办,你别跟我爸妈告状就好了。)

(小棉花,但凡对方品性端正表姐都不会干涉你的决定。希望你能为自己负责。)

这一次没得到回复。

她起身看了看鸟笼里的水,给续上了一些。许是还没完全熟悉环境,这鹦鹉买回来的这段时间,除了偶尔叫几声,大多数时间都还蛮安静。

站在它跟前,她看它埋头吃东西,脑子里浮过自己在岸上怎么也寻他不到的那一幕幕,呢喃着道:“想想,真是后怕。”

鹦鹉忽然停了进食的动作,抬头来看她,目不转睛。

入殓师小姐,你家先生不是人!最新章节

入殓师小姐,你家先生不是人!相关资讯

入殓师小姐,你家先生不是人!

作者:僧娘先生
类型:言情小说 状态:连载编辑:翩若惊鸿 在读:11521人
  阮孑的职业人人都敬而远之---------遗体整容师!某个天凌晨3点,一向人烟罕至的殡仪馆外的早餐店,突然间又将迎来了一位很陌生食客。那人清隽儒雅,持一柄手杖,着一袭中国芰荷色的简约大气西装,于一片秋色中糅杂进一抹青葱柔和的绿,低缓合理有序地跨进阮孑的视线里来。好像,也压到了那颗平湖通常的心脏。再后来眼见得他掐诀施咒,惩恶霸、诛邪祟,甚或连那柄实则是寻常的手杖都有聚雷电、镇邪物之神力!几道惊雷自后脑一劈而下,她猛地省悟,惊疑不定我自问,自己这是——不喜欢了个什么玩意?再再后来谈上谈恋爱,这位先生仗着有术法加身,一哄好就洗她记忆,一哄好就专人送来了食物,他们面前清一色是装在泡沫碗里用菜汁勾兑过的米饭,看着像是馊水桶里打捞上来的,运气好的没有异味,运气差的,只能吃馊的。。
  • 样被当&有人害

    那些同样被当成‘货物’的人不敢出声,有人害怕地往角落瑟缩,有人只看了一眼,便又麻木地收回关注。

    2022-06-27 09:02:57详情点赞(0)回复(0)
  • &知趣点

    “咱俩好歹也是民政学院出来的同学,但凡你能知趣点,我多少给你几分薄面。”

    2022-06-27 10:44:54详情点赞(0)回复(0)
  • 嫂子,&。”他

    一个男人提议道:“嫂子,不如带上去吧。”他朝楼上使了使眼色。

    2022-06-27 05:37:54详情点赞(0)回复(0)
  • 己一样&来用嘴

    她扫一圈跟自己一样被反绑着手脚的其他男男女女,有低下头来用嘴去扒碗里的米饭的,有压着声音哭泣的,也有放弃了挣扎靠在墙上满目空洞的。

    2022-06-26 03:22:27详情点赞(0)回复(0)
  • &聊天吃

    那些人聊天吃饭,不亦说乎,暂时无暇顾及这些‘货物’。

    2022-06-27 06:19:08详情点赞(0)回复(0)
  • &而坐吃

    阮孑安静地看着五六米外跟他们一样席地而坐吃饭的看守人,不同之处,是他们的食物有荤有素,底下有纸皮垫脏。

    2022-06-26 06:19:56详情点赞(0)回复(0)
  • 大口大&其中一

    阮孑在这些人身侧跪下来,一头栽下去,大口大口扒着其中一人的煲仔饭。

    2022-06-26 03:22:35详情点赞(0)回复(0)
  • 得天天&甲里还

    “咱们同是靠实力考进的民政学院,同是系里排名前五的,老爸同样是短命鬼,可我那老到腰都直不起来的妈得天天跟恶臭的流浪汉抢纸皮争瓶罐,那双手指甲里还都是令人作呕的污垢。你吃过那样一双手做出来的饭吗?”

    2022-06-28 05:19:34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