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大混乱

两个女生离开了酒吧,上了车后座,葡萄道:“发你了,视频照片都有。”再打开手机,阮孑查看受委托她被偷拍的东西。酒吧里灯光暗淡,但距离近,她跟那位渣女的动作面貌捕抓得但是很很清楚。摸出湿巾,她又是擦手又是擦衣服:“真脏。”葡萄笑觑着她,偏偏鄙夷又非要下套打开手机,阮孑查看委托她偷拍的东西。。...

两个女生离开酒吧,上了车后座,葡萄道:“发你了,视频照片都有。”

打开手机,阮孑查看委托她偷拍的东西。

酒吧里灯光黯淡,但距离近,她跟那位渣男的动作面貌捕捉得还是很清楚。

掏出湿巾,她又是擦手又是擦衣服:“真脏。”

葡萄笑觑着她,明明嫌恶又非要下套:“你这么做,待会你表妹转头来反咬你一口,那你岂不是得不偿失?”

“那也好过让她伤心又伤身吧。”

将拍下来的视频跟照片悉数发给棉花,一边跟朋友交代:“我叫个代驾,送你回去。”

“得嘞。”往靠垫一倒,葡萄闭眼睡觉。

数分钟后,代驾还未来,兴师问罪的电话倒是打了过来。

阮孑接起,电话那头是倔强又压抑着怒气的质问:“什么意思?”

“我说了,他不是好鸟。”

“表姐,你故意的吧?”

“我是故意的,他今晚发的那条朋友圈,你看到了吗?”

“什么朋友圈?”

闻声,她嗤笑:“我就知道,怎么可能不把你屏蔽。”

“我是故意去找的你男朋友,但动手动脚的可是他。棉花,听表姐的话,跟他分手吧。”

“凭什么?我在家听爸妈的,大学了你还要操控我的感情。”

听筒传来她哽咽的声音,阮孑硬着心肠:“我不告诉你爸妈,就是想让你自己断干净,你十九岁了,应该带眼识人。”

“我要亲口跟他问清楚。”她语气中充满着任性的倔强。

闻言,她口气也严厉了一分:“你还见他干嘛,事实摆在眼前,问能问出朵儿花吗?他渣点也就算了,要是个坏种子,你吃不了兜着走。”

“我不要你管。”

电话啪嗒一声挂断,对话一句不落地进了葡萄的耳,她睁开眼,看客似地说:“就叫你不要狗拿耗子吧?碰到喜欢的人,女的就是睁眼瞎,只差把对方糊眼睛上了。”

“那能怎么着?我还能不管了?”她叹息一声,车窗有人敲响,代驾到了。

翌日,殡仪馆接到法医部电话,警方在追击四名逃犯时,在桥上发生了连环撞击,在逃犯当场死亡三人,民警牺牲一人,请他们立即派人将尸体转移回殡仪馆。

一共派出了两辆殡仪车,因人手不足,阮孑也在前往的人员列表中。

高桥上过路的车辆已经疏散,此刻只剩了警务人员与发生撞击无法行驶的两辆警用车、一辆逃犯驾驶的商务车、一辆过路的私家车。

路人被拦截在桥下围观,车祸现场一片狼藉,地面黑色刹车痕迹显眼错乱,周遭零件碎落,严重的半个车头都已经损毁。

殡仪车被放行,抵达高桥中部,阮孑等人从车上下来,刑警、法医和医护人员都在现场,牺牲了一位同僚,现场气氛很是凝重。

阮孑内心同样不是滋味,跟认识的解宋等人打过招呼,目光扫望之处,忽地凛住。

顺着她的视线看去,解宋也看向数米外车头撞上桥栏的那辆SUV,问道:“你认识?”

她盯着那辆车,犹豫着说:“希望只是同款。”

转头跟同事交代:“拓哥,你们先转移死者,我去看看。”

她快步上前去,看到卡在护栏中露出的末两位车牌时,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大。

挡风玻璃出现细碎的裂痕,安全气囊遮住了驾驶人员,她越走越近,看到脸埋在气囊的男人侧脸,脸颊脖颈有血迹现象。

车门发生故障被锁死,民警正用撬棍撬开驾驶座跟后座车门,一名医护人员等在后面。

猜测得到了证实,不安演变成心慌与忧惧,她迟疑地向后座看去……..

毫无意外,十方同样也在车上,脑袋枕着靠垫双眼紧闭,眉头紧锁,耳根处正有鲜血泛出。

当即叫她忐忑地急问身旁的医护人员:“他们怎么样?”

“喊了几次没有反应,昏迷中,还不知道两位伤者的受伤情况。”

闻言,她绕到另一边车门,隔着车窗喊他:“十方。”

车内的物件摔得七零八落,他的手杖也不知掉到了哪,对于她的呼唤一点反应也没有。

“十方,醒醒。”望向车头,她又心急如焚地唤:“十二。”

“阮孑,快来帮忙。”另一头,拓哥高声喊她的名字。

阮孑别无他法,恳切地请求民警与医护人员:“拜托你们一定不要让我这两位朋友出事。”

她转身快步离去的那一刻,昏迷中的十方眉心动了动。

现场各人忙碌不堪,阮孑与同事一同将尸体抬上担架车,逐一系上卡扣,将车推到殡仪车尾部,抬上车厢,收轮子,爬上去将担架固定。

她做着这一切时,内心不可控地焦灼难熬,放心不下咫尺之遥的十方二人。

撞得变形的商务车从十分钟前就不断滴答漏油,一名在逃犯被锁在桥上的另一辆警车里。

为了制造混乱好逃跑,他早已注意到了车底下那一小摊油渍,等面积足够大时,扭动着身体够到外套里口袋的打火机,点燃、瞄准,甩出………..

打火机只抛到油渍的边沿,却被夏风轻轻一吹,火焰歪斜,顷刻燃成一片幽蓝色火苗,再顺着油箱攀爬,不过数秒,‘砰’的一声,商务车骤然爆炸起火,桥上的一众人尚还来不及反应躲避,更危险的事情紧随而来……….

桥面訇然断开,最先坠落的便是点火的在逃犯坐着的警车,巨大石块一颗颗往下掉落,其后是人、车,无一幸免,惊天凄喊声划破天际。

桥头围观群众一个个惊得失声,只瞪大了眼满目震惊,直到有维持警戒的民警厉声高喊:“快救人,撤离、往回退……..”

其他人如梦初醒,民警们迅速拔出对讲机:“请求支援、请求支援。”

桥跟桥眨眼间分成两半,桥下是河,距桥面高约十米,解宋跟莫队几人身手敏捷些,他们或抓住护栏,或抓住桥体断裂时露出来的钢筋,但整个身体都悬空,随时都有掉落的危险。

掉下去的人沉入河底,河底出现一口巨大漩涡,卷席着一个个还有生命体征的活人。

入殓师小姐,你家先生不是人!最新章节

入殓师小姐,你家先生不是人!相关资讯

入殓师小姐,你家先生不是人!

作者:僧娘先生
类型:言情小说 状态:连载编辑:翩若惊鸿 在读:11521人
  阮孑的职业人人都敬而远之---------遗体整容师!某个天凌晨3点,一向人烟罕至的殡仪馆外的早餐店,突然间又将迎来了一位很陌生食客。那人清隽儒雅,持一柄手杖,着一袭中国芰荷色的简约大气西装,于一片秋色中糅杂进一抹青葱柔和的绿,低缓合理有序地跨进阮孑的视线里来。好像,也压到了那颗平湖通常的心脏。再后来眼见得他掐诀施咒,惩恶霸、诛邪祟,甚或连那柄实则是寻常的手杖都有聚雷电、镇邪物之神力!几道惊雷自后脑一劈而下,她猛地省悟,惊疑不定我自问,自己这是——不喜欢了个什么玩意?再再后来谈上谈恋爱,这位先生仗着有术法加身,一哄好就洗她记忆,一哄好就专人送来了食物,他们面前清一色是装在泡沫碗里用菜汁勾兑过的米饭,看着像是馊水桶里打捞上来的,运气好的没有异味,运气差的,只能吃馊的。。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