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你住1903?

腰背撞上扶手,强劲劲力将她带落,身体往外一滚,不由得自我控制地从扶手处滚下,又撞上下一层扶手,紧然后被弹到楼梯,又滚到平台。阮孑的世界天旋地转,尖利又剧烈地的痛楚好像将她骨头震碎,眼前一片漆黑,尖厉的‘哔’声直接穿透鼓膜,她头疼欲裂!男人揉着腿间,倒吸阮孑的世界天旋地转,尖锐又剧烈的痛楚似乎将她骨头震碎,眼前一片漆黑,刺耳的‘哔’声穿透鼓膜,她头痛欲裂!。...

腰背撞上扶手,强劲力道将她带落,身体往外一滚,不由自控地从扶手处滚落,又撞上下一层扶手,紧接着被弹到楼梯,又滚到平台。

阮孑的世界天旋地转,尖锐又剧烈的痛楚似乎将她骨头震碎,眼前一片漆黑,刺耳的‘哔’声穿透鼓膜,她头痛欲裂!

男人揉揉腿间,倒吸了口凉气,五官有些狰狞,跨步走下来。

“本来搞一场我就走了,你非得激怒我。”

蜷缩在冰冷的地面,她面色痛苦无力起身,腰背、手关节、腿骨,无一不在叫嚣着它们受到的锥心的剧痛。

他走到她面前,俯身要将她拖走,手指在碰到她身体的前夕,猝然一股强大力量将他猛地掀翻。

“砰!”

“咚!”

活生生一个人如同球体一般朝楼上飞去,先是撞到墙面,又重重摔落平台。

“咳~”眼前景物倒转扭动,男人趴在地上剧烈咳嗽起来。

“阮小姐。”

强烈的痛感让阮孑以为自己幻听,直到有人将她扶起靠坐于地上。

模糊闪烁着星点的视野里,出现了一张熟悉的脸庞。

“十…..方。”她蠕动双唇虚弱地唤他名字,紧随着下一刻,闭上眼失去了意识。

扶住她双臂,十方瞳仁里映出她冷汗如雨毫无人色的面容,转头锐利目光扫向楼上的男人。

抬起手,他口中沉喝一声:“去!”

手杖如飞龙出洞脱离掌心,眨眼到了男人头顶,自底部绽出细密蛛网,坚硬如铁丝,从他头顶没入,顷刻间消失无踪。

“啊!”

震天的嚎叫在下一秒响彻楼道,似有倒钩刺破脑管与心肺,令他痛不欲生!

手杖回归主人手中,男人应声瘫倒,浑身抽动口吐白沫。

阮孑再次醒来,只觉天地间些许静谧,浑身骨头疼得难忍。

缓了好半天,眼前视野才逐渐清明,环目去望,身处医院。

医生护士与病人来回在眼前穿梭,她勉力坐起,把半拉的帘子拉掉,看清了大堂的全貌。

眼睛在偌大的空间里搜寻着,她皱着的眉头凝着疑窦。

自己分明看到了他,所以是产生错觉了吗?

脑袋昏昏沉沉间,远远瞧见两名民警朝自己走来,先是关心了下她的身体健康,再来进入主题。

“你的房子我们已经排查过,大门有被撬动的痕迹。”

“具体发生了什么阮女士能跟我们详细说说吗?”

她精神还不太好,反应也比往常慢,正回想今晚发生的情况,耳边听到了十分沉稳的声音手杖落地声。

她抬目看去,他已在两米之遥,一步步走向自己。

和两位民警颔首示意,他将打好的温水递给她,俯身去为她垫高枕头。

阮孑看着对方自然亲切地做着这些,乍见他的那一秒,一颗乱茫茫的心,忽然有所安定了下来。

整理好枕头,他站直身,见她只握着杯子不动:“喝点水。”

她这才回过神,将杯子里的温水尽数饮干净,他又将空杯接过,随手放到台面。

民警继续问话,她的状态似乎好了一些,条理清晰地把当晚发生的事件一应交代清楚,并提供了监控。

民警又向她问了几个问题:

“阮女士有没有见过嫌疑人?”

“有仇家吗?”

“这段时间日常生活有没有什么异样,比如发现有人跟踪,或者门上多了以前没有的记号?”

“近期有跟人发生过大摩擦之类的吗?”

她给的答案都是否,只有最后一个问题,想了想,秉着安全为上的考虑,还是提了一嘴:“昨天在甜品店,因为一些事情跟一名女店员发生过一些纠纷。”但没道理就因为这个找人报复她吧?

“噢,对了。”她忽地想起:“我跟那个男人在楼道纠缠时,他说了一句:原本打算就是给你个教训。”

她的证词被悉数记录在案,民警问她店名跟地址,最后离去前说:“我们会尽快查清嫌疑人的作案动机,届时会再联系你。”

左近都有跟她一样需要短时观察的病人躺在病床上,民警走后,阮孑才有心思问他:“你怎么会在那里?”

他却是不答反问:“要躺下来吗?”

她被打断,又听话的点点头。

他便轻托起她的脑袋把枕头放平,又为其铺展好被子,方屈膝在边上的椅子坐下。

“我住1903。”简单直白。

“哦。”她初时完全没反应过来,然后下一秒:“什么?”

“你住在1903?”听的人一阵发蒙。

“是的。”

“所以你跟鱼春山真的有关系?”

这次的答案是摇头。

“你不认识他?”

眼中有些讳谟神色,他最终道:“不认识。”

疑容覆住阮孑整张脸蛋,她左思思,右想想。

“怎么了?”他脸上一片镇静平和。

“那你知道我住你对门吗?”

“我出电梯时听到你的呼救,所以是今晚才知道。”

眉头聚拢,她百思不得解。

如果他跟那位鱼春山没有关系,那让她有危险敲响1903的门,这又是什么缘故?

“医生说你身上多处淤青,没什么太大的问题,唯一严重点的是撞到了腰椎,所以这阵子注意些,重物不要搬,弯腰也当心些。清醒之后如果没有呕吐的话,也可以回家了。”他巨细交代。

“好。”

“你的房子已经排查过了,想来也不会再有人入室,暂时不会有什么危险。”

“不好意思,无端地让你摊上我这些麻烦事。”她蛮过意不去。

“我倒是庆幸我碰见了。”

“那我欠你一条命。”劫后余生,她不禁有了打趣的闲心。

“这就严重了。”

“不严重,毕竟是救命之恩。”

一双圆润的眼睛瞧着他,她问道:“你说这要是搁旧时候,要怎么报答?”

十方:“当牛做马?”

闻言,她额角一抽——她跟他谈爱情剧,他跟她讲恩友情?

约莫半个小时,阮孑由十方搀扶着离开医院。

他一手持杖,另一只手得分一半力量给她,还提着她的药,阮孑很是不忍,所以几乎没放太大力道在他手上,只自己暗暗使劲。

十二在医院门外等着,瞧见二人忙迎了上去,下意识要替换自己的主子。

但好像并无人理会他。

只好默默地接过先生手里的药,他脚步稍提,开了后座。

入殓师小姐,你家先生不是人!最新章节

入殓师小姐,你家先生不是人!相关资讯

入殓师小姐,你家先生不是人!

作者:僧娘先生
类型:言情小说 状态:连载编辑:翩若惊鸿 在读:11521人
  阮孑的职业人人都敬而远之---------遗体整容师!某个天凌晨3点,一向人烟罕至的殡仪馆外的早餐店,突然间又将迎来了一位很陌生食客。那人清隽儒雅,持一柄手杖,着一袭中国芰荷色的简约大气西装,于一片秋色中糅杂进一抹青葱柔和的绿,低缓合理有序地跨进阮孑的视线里来。好像,也压到了那颗平湖通常的心脏。再后来眼见得他掐诀施咒,惩恶霸、诛邪祟,甚或连那柄实则是寻常的手杖都有聚雷电、镇邪物之神力!几道惊雷自后脑一劈而下,她猛地省悟,惊疑不定我自问,自己这是——不喜欢了个什么玩意?再再后来谈上谈恋爱,这位先生仗着有术法加身,一哄好就洗她记忆,一哄好就专人送来了食物,他们面前清一色是装在泡沫碗里用菜汁勾兑过的米饭,看着像是馊水桶里打捞上来的,运气好的没有异味,运气差的,只能吃馊的。。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