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别有居心的男人?

看都不看几眼,她语气加剧:“qq全额支付宝都行。”“我也没这些的呀。”“那是你的事情,嘛这钱我们不收。”“这......”爷孙两人不已两难,孩子更是涨红了脸,抱着蛇皮袋,手上抓着二十九张人民币,抿紧了唇,眼帘垂着,敢看人。老人带着卑贱的试探“我没有这些的呀。”。...

看都不看一眼,她语气加重:“微信支付宝都行。”

“我没有这些的呀。”

“那是你的事情,反正这钱我们不收。”

“这......”爷孙两人万分两难,孩子更是涨红了脸,抱着蛇皮袋,手上抓着二十九张人民币,抿紧了唇,眼帘低垂,不敢看人。

老人带着卑微的试探:“那我们不要了,行吗?”

“餐品一出,除非有质量问题,否则一概不退。”她口气尖锐。

阮孑能感受到一个七八岁小孩才刚刚树立起、尚还十分脆弱的自尊心正在被践踏,一个花甲老人也得不到尊重的悲哀。

拿起手机,她终于起身,大步朝吧台走去,一边拨通一串号码。

一众同事们纷纷疑惑地用目光跟随。

“这里地址多少?”走到吧台处,手机在耳边,她开门见山地问那服务员。

后者顿时换了另一幅面孔,说了声你好,不疑有他,客气告知了地址。

阮孑对电话那头说:“你好,这里是康乐大道十九号4幢101,店名《Splendid》,举报这间店拒收人民币,劳烦你们来处理一下,我在现场等着。”

电话那边有了回复,她应了声:“谢谢,辛苦。”便收了线。

服务员错愕:“您.....在干什么?”

“中文不是说得很溜?还是说我的中文不标准,你听不懂?”面对这种拜高踩低的人,阮孑语气当真不怎么客气。

她复又低头看向一老一少,像势利的服务员一般,换上另一幅面孔,友善可亲:“相关部门过来还得一段时间,你们先坐下来等。”

而说话间隙,她已经径自接过二人的东西,就近找了张空位放下,再拉着怔愣的爷孙入座。

错愕过后,服务员无语到气笑:“您在干什么?”

“怎么,怕他们把你的椅子坐脏?”

“我只是让他们换另一种支付方式,有什么问题吗?”

她继续说着,并一把抓起落在吧台的红色塑料袋。:“我们这是高档餐饮店,给客人找零的时候找这种钱,客人能开心吗?”

“这种钱是什么钱?你问问客人,谁不愿意收?”从对方手里把钱夺来,阮孑示意给早已经被自己动静引来注意力的客人们:“各位不愿意收吗?”

有一个男生回答:“不都是钱吗?新的还能比旧的值钱吗?”

“可不就是,人家老人小孩,不会手机支付很正常,互相体谅一下。”

服务员不敢惹众怒,只针对强出头的阮孑反驳道:“西餐厅跟高级酒吧衣冠不整还不让进去呢!我只是不收他们那些不干净的钱而已。”

“再不干净,能有小姐你这张嘴巴脏?再者说,你说的场所人家对事不对人,而你呢,看人下菜碟?”

被堵得哑口无言,当事人半天才憋出一句:“你是在对我人身攻击吗?”

“当然不是。”口吻甚是阴阳怪气:“没拿你当人,因为你装得也不像,还白浪费你爸妈一晚上。”

阿琳那一桌摇头赞叹:“她那张嘴骂起人来真是够损。”

服务员面红耳赤,气得说不出话来,只一味怒气冲冲地瞪着她。

一位年纪稍长些的米国女人从门外进来,看见店里发生的冲突,第一时间跟服务员了解清楚事情始末。

这间隙,阮孑将钱还给那位阿伯,嘱其收好。

较之店员,老板的素养要远远好得多,清楚了原委,便禁不住用英文低声训斥:“谁叫你这样对待客人的,道歉。”

服务员不甘:“我为什么道歉?”

“你还没认清楚自己的错吗?”

“我不觉得自己有错。”

“我让你道歉。”

服务员起初拒不肯低头,那位爷爷也想着少生事,正要开口调和,被阮孑扶着肩膀摇了摇头:“她要学不会尊重人,下次遇到类似的情况,还是会有人受她白眼。”

店老板软硬兼施,服务员别无他法,神色与唇线一样紧紧绷着,极不甘心地对着阮孑十五度低下头。

她正要说对不起,当事人错开身,朝那对爷孙的方向示意:“我想你搞错对象了。”

“你要我向他们道歉?”声线拔高,她手指着一老一少。

“你歧视谁,不就应该向谁道歉吗?”

她紧紧盯着阮孑。

“去。”老板推了她一把。

高傲的女人万般不甘心地从吧台走出,走到爷孙面前,居高临下地俯视这二人,愤懑一览无遗。

一老一少忙站起来,显得有些局促又手足无措,

不得已低头,服务员用中文说了一句:“对不起。”然后立马旋身进入吧台。

老板打包好了爷孙点的东西,又赠送了两块蛋糕,十分抱歉地送给二人:“对不起,以后我会好好教导我的员工的,造成几位的不快,实在不好意思。”

老人家连连摆手推却,又怕弄脏了别人的东西,摆手时手都是往回缩的。

“您收着吧。”

阮孑也劝:“老板有诚心,老伯您就收下吧。”

末了,又对老板交代:“你的员工拒收人民币是不争的事实,我已经打过举报电话,是训诫是罚款也请你担待。”

“这...........”

一场闹剧终了,阮孑也跟各位同事道别后驱车回到公寓,进入电梯转身的那一刻,余光瞥见外头一道迅速转身的男人背影,正信步朝大门走去。

她并无他想,只按下19楼,而那道背向她走向大门的身影在听到电梯关闭的声响后忽地又快步折回。

他在电梯前站定。抬头注视着跳跃不停的楼层数。

十秒、十五秒,数字停留在19。

约莫二十多分钟,电梯叮地一声在19楼打开,一身制服的外卖小哥头带罩住大半张脸的头盔,提着餐食走出电梯,左右环顾一圈这一梯的三家住户,最后提步走向1903,曲指扣响。

将近一分钟,方等来紧闭的大门开启。

纳入外卖小哥眼帘的是一双趿着室内棉拖的笔直长腿,沿着柱在地面的手杖,他目光上移,对上一双澄澈似汪泉的眼眸。

“您好,请问是您订的外卖吗?”

十方着一身墨色家居服,宽松绵软的版型,给人十分温和无害的气质。

“不是。”他口吻客气,将对方偷偷往屋中与鞋柜打量的小眼神尽收眼底。

入殓师小姐,你家先生不是人!最新章节

入殓师小姐,你家先生不是人!相关资讯

入殓师小姐,你家先生不是人!

作者:僧娘先生
类型:言情小说 状态:连载编辑:翩若惊鸿 在读:11521人
  阮孑的职业人人都敬而远之---------遗体整容师!某个天凌晨3点,一向人烟罕至的殡仪馆外的早餐店,突然间又将迎来了一位很陌生食客。那人清隽儒雅,持一柄手杖,着一袭中国芰荷色的简约大气西装,于一片秋色中糅杂进一抹青葱柔和的绿,低缓合理有序地跨进阮孑的视线里来。好像,也压到了那颗平湖通常的心脏。再后来眼见得他掐诀施咒,惩恶霸、诛邪祟,甚或连那柄实则是寻常的手杖都有聚雷电、镇邪物之神力!几道惊雷自后脑一劈而下,她猛地省悟,惊疑不定我自问,自己这是——不喜欢了个什么玩意?再再后来谈上谈恋爱,这位先生仗着有术法加身,一哄好就洗她记忆,一哄好就专人送来了食物,他们面前清一色是装在泡沫碗里用菜汁勾兑过的米饭,看着像是馊水桶里打捞上来的,运气好的没有异味,运气差的,只能吃馊的。。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