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危险横生

而马路的另一头,黑色suv停在那里许久,十方坐在后座,车窗降临,将对面突然发生的一幕全程都列入眼底。十八坐在主驾,回过头来可以看出主子,一板正儿八经,阐释通常地地说:“这位阮小姐啊有趣的。”貌似十方,远远超过望着她,笑了一笑:“是有趣的。”他拔通她的电话,隔一十二坐在主驾,回过头来看主子,一板正经,阐述一般地说道:“这位阮小姐真是有趣。”。...

而马路的另一头,黑色suv停在那里许久,十方坐在后座,车窗降下,将对面发生的一幕全程都纳入眼底。

十二坐在主驾,回过头来看主子,一板正经,阐述一般地说道:“这位阮小姐真是有趣。”

倒是十方,远远看着她,笑了一笑:“是有趣。”

他拨通她的电话,隔一条马路见她从牛仔裤的口袋摸出手机,听筒很快传来她的声音,唤了他一声,洋洋盈耳。

“阮小姐,你找我?”

“你忙完了?”她站在路边,没有第一时间回车上。

“嗯,不好意思,没有及时接到你的电话。”

她不甚在意:“人生在世,都是为了几两碎银子奔忙。”

“找我有什么事吗?”他声音和缓,像沙漏,平稳而有序。

“原本是想约你吃个饭的。”

“那现在?”

“现在我已经吃完了。”虽然并没多少东西是下到自己的肚子的。

眼神短暂从她身上离开,投注到不远处高耸的大厦顶,十方询问:“力帆今晚有一场舞台剧,阮小姐有兴趣吗?”

她抬头朝他刚才看过的方向看去:“力帆大厦?”

他嗯了一声:“方便吗?”

“我就在附近,几点钟啊?”

“8点半。”

“那行,咱们力帆汇合?”

“还有一个半小时,我还没吃晚饭,阮小姐在附近的话,要不一起吧?”

“好啊。”她大方答应:“你把店名发给我,我直接过去。”

“好,那就先这样了。”

他收了线,将一家西餐厅分享给她,之后把手机递给十二:“帮我买两张票。”

“好的,先生。”

避免要她多等,十方先一步到达力帆大厦的停车场,交代十二:“今日的事忙完了,晚上回去我自行打车。”

走至电梯前,阮孑的车正好停在他那一区,他不经意看过去时,隔着半透明的车窗隐约看清她的轮廓。

熄了引擎的人拉下镜子开始化妆,从素颜霜到腮红,从眼影到高光,不遗漏脸上的每一个角。

阮孑化妆的技术属实高超,全妆用时不过三五分钟,最后画口红,两只一同使用,叠加出丰富的颜色,又用棉签把唇形勾勒得显眼,再整理头发。

最后拉开车门,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昂贵怡人的香水在空气中挤压两下,转了一个圈,让香气吸附到自己的发丝与衣服,大功告成。

拿上手机关上车门寻找电梯的那一瞬间,阮孑看到了十数米外,那位站在电梯间微笑注视自己的儒雅男人。

“……………”

“……………”

“……………”

令人窒息的尴尬气氛在空气中和香水味一起蔓延。

一不做二不休,她扭动腰肢上前去:“这么巧啊,十方先生。”

“不巧,我已经错过两台电梯了。”

“那麻烦您给验收验收成果。”她干脆脸皮厚到底,把一侧头发往后一拨,露出修长流畅的颈部线条,踮脚凑近他:“如何,这个香水您喜欢吗?”

若有似无的香气钻入鼻尖,像阵雨冲刷过后的森林,花与草融在一起,鼻息间尽是高级的洁净。

耳根子一热,他忽地后退半步,手杖敲在平滑的地面,那错乱的声音也泄露了主人的情绪。

阮孑似笑非笑地注视对方。

避开其视线,十方略带局促道:“阮小姐,冒犯了。”

“冒犯什么?”她得寸进尺:“论冒犯,不该是我冒犯了你吗?”

电梯‘叮’的一声又来到,有几人从里头走出,解了十方此刻的困境,等人尽数出来,他才朝阮孑做了个‘请’的手势。

这人讲话不仅是一副古人的腔调,性子也学着百八十年前的人那样保守。

她含笑步进去,前一刻的尴尬成功转移给了对方。

阮孑没穿高跟鞋,上半身是一件雪纺面料的休闲衬衫,领子开了两个扣,细长的颈项连着锁骨往下延伸,下身一条修身服帖的牛仔裤,腰臀与长腿曲线一览无遗,简洁当中衍生几分性感。

虽然不算很正式的装束,但起码都是上得了档次的牌子,所以进入西餐厅时,侍者并没拦她。

二人点了餐,她要了一份沙拉和玉米浓汤,十方要了一份牛排跟芝士焗虾。

饭毕,一同坐上电梯前往位于顶楼的演出厅。

这大厦共9层,结合了餐饮服饰、生活超市跟娱乐,后者则都集中在顶楼。

演出厅分上下两层,呈半圆形环绕舞台,红色折叠椅,前后座位靠得有些近,暖白LED灯,照得演出厅明亮璀璨。

他在前面领路,寻到了位置,稍稍倾身替她将椅子扳下,阮孑道了声谢,一边坐下来,在他也准备入座之际,也很体贴地帮忙把椅子压下。

他的手杖斜立在彼此之间,她好奇,问了一嘴:“我可不可以看一下?”

主人便大方拿起来递过去。

手杖触手生凉,阮孑以为就是抛过光的棍子的触感,摸在手里,却更像是很厚重的玉。

他们在首层,隔着遥远的距离,头顶上的灯光也能在杖身折射出流光,给人一种原是它本身发出的光芒的错觉。

她摸到凤头,喙如鸡,颌如燕,眼睛暗红幽黑,呈半透明色,珠身内暗红色似丝线的东西斑驳缠绕。

“这是什么做的?”

十方答:“就是普通的珠子。”

音箱里传来主持人的声音,她小心地将手杖放回原位,借扶手固定好。

主持人大概介绍了三两分钟便下台,舞台中降下阔大的幕布,演出正式开始。

伴随着诙谐的背景音乐,‘演员’在幕布后出场,影子却奇形怪状,高大到吓人。

稍稍侧头,十方压低声线解释:“这是一出提线木偶剧,古称悬丝傀儡,今晚演的是《猪八戒背媳妇》,把盏挥扇,妙趣横生,很考验演员的功底。”

阮孑起初只以为是常见的现代舞台剧,现下一听,多少有些惊奇:“我还是第一次看。”

“希望不会让你失望。”

演出时长共两个小时,临近结束时,欢快的背景音乐声中,陡地掺杂进刺耳的警报声。

幕布后的木偶停止了动作,场内的观众纷纷环顾四周,有人率先意识到情况,大喊了一声:“这是着火了!”

入殓师小姐,你家先生不是人!最新章节

入殓师小姐,你家先生不是人!相关资讯

入殓师小姐,你家先生不是人!

作者:僧娘先生
类型:言情小说 状态:连载编辑:翩若惊鸿 在读:11521人
  阮孑的职业人人都敬而远之---------遗体整容师!某个天凌晨3点,一向人烟罕至的殡仪馆外的早餐店,突然间又将迎来了一位很陌生食客。那人清隽儒雅,持一柄手杖,着一袭中国芰荷色的简约大气西装,于一片秋色中糅杂进一抹青葱柔和的绿,低缓合理有序地跨进阮孑的视线里来。好像,也压到了那颗平湖通常的心脏。再后来眼见得他掐诀施咒,惩恶霸、诛邪祟,甚或连那柄实则是寻常的手杖都有聚雷电、镇邪物之神力!几道惊雷自后脑一劈而下,她猛地省悟,惊疑不定我自问,自己这是——不喜欢了个什么玩意?再再后来谈上谈恋爱,这位先生仗着有术法加身,一哄好就洗她记忆,一哄好就专人送来了食物,他们面前清一色是装在泡沫碗里用菜汁勾兑过的米饭,看着像是馊水桶里打捞上来的,运气好的没有异味,运气差的,只能吃馊的。。
  • &却突然

    片刻,却突然将她松开,漫不经心地吩咐:“把她嘴里的饭挖出来,一粒都不要剩。”

    2022-06-27 11:28:15详情点赞(0)回复(0)
  • 用手艰&难地撑

    用手艰难地撑起身,她小幅度又缓慢地往看守人的方向蹭。

    2022-06-27 05:34:48详情点赞(0)回复(0)
  • 知趣点&面。”

    “咱俩好歹也是民政学院出来的同学,但凡你能知趣点,我多少给你几分薄面。”

    2022-06-27 07:21:32详情点赞(0)回复(0)
  • 咬住了&硬是不

    阮孑浑身都痛,可就像疯狗护食,咬住了陶瓷碗的边沿硬是不松口。

    2022-06-25 04:03:57详情点赞(0)回复(0)
  • &血。

    一名男的应声去检查,掰开她的手指,上头灰尘遍布,可能是刚跌下来时压到了碎片,几根手指头划破了一个口,流了不少血。

    2022-06-26 09:06:41详情点赞(0)回复(0)
  • 了一眼&收回关

    那些同样被当成‘货物’的人不敢出声,有人害怕地往角落瑟缩,有人只看了一眼,便又麻木地收回关注。

    2022-06-28 02:02:11详情点赞(0)回复(0)
  • 政学院&来的妈

    “咱们同是靠实力考进的民政学院,同是系里排名前五的,老爸同样是短命鬼,可我那老到腰都直不起来的妈得天天跟恶臭的流浪汉抢纸皮争瓶罐,那双手指甲里还都是令人作呕的污垢。你吃过那样一双手做出来的饭吗?”

    2022-06-25 03:10:38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