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境地很尴尬

这日晚上下班,阮孑坐在车上,车子还未启动后,迟疑了一下,拔通十方的电话。铃声只响了一次就被人接起,她刚要张口时,对方已先一步:“是阮小姐吗?”她有些惊诧,所以电话里是另一个男声:“噢,对,我找一下十方先生。”“先生正其他工作,大约半个半小时左右结束了,铃声只响了一次就被人接起,她正要开口时,对方已先一步:“是阮小姐吗?”。...

这日下班,阮孑坐在车上,车子还未启动,犹豫了一下,拨通十方的电话。

铃声只响了一次就被人接起,她正要开口时,对方已先一步:“是阮小姐吗?”

她有些诧异,因为电话里是另一个男声:“噢,对,我找一下十方先生。”

“先生正在工作,大概半个小时左右结束,我再请他给你回个电话。”

“不是什么要紧事,我下次再联系也行,先不打搅你们工作了。”她收了线,原本打算问问人有没有时间一起吃饭的,现在只能一个人去了。

驱车回到城区,她找了一家冒菜馆,挑挑选选点了许多东西,上桌时满满一大盆,服务员也默认地拿了两套碗具。

阮孑又点了一瓶酸牛奶,夹了一些到小碗里,不紧不慢地吃了起来。

正低头吃着,余光瞟见对面坐下来一个人,下意识抬头,一个男人面露微笑望着自己,长方脸,一头浓郁的黑发,相貌普通,阮孑甚而在那双略带肿胀的眼睛里看到浮现出来的满意。

满意?

满意什么?

她环望一圈,周围店不大,晚饭时分几乎满座,便当是拼桌,客套地回了个微笑,继续吃自己的。

“不好意思,是不是很饿了?”岂料对方开口了。

心中升起怪异,她问道:“你在跟我说话吗?”

男人笑:“对啊。”

她饿就饿,他不好意思什么?

以为是搭讪,不温不淡地扯了下嘴角,便不打算再理会了。

“原来你的条件真的像他们说的......我以为是骗我的。”男人不大好意思地挠挠头。

从话语中猜测到对方可能是认错人了,她一边从盘里夹藕片,一边说着:“先生,我觉得你是不是把我当做谁了,我不认识你的。”

“没有啊。”他说得无辜且正经:“我都在前面看了好半天了,都认出你来了。”

吃着藕片,她淡声反问:“你要找的人叫什么名字?”

“我只知道你姓相。”

“姓氏挺好的,”咽下食物,她继续:“不过你确实认错人了,我姓阮。”

闻言,男人拿起手机点几下,把屏幕转向她,笃定而认真地回答:“你看,照片上的人跟你是不是一样?”

她正吃着豆芽,点的是中辣的,目光刚一投到屏幕,便不自控地咳了起来。

照片中的女生长发飘飘,国字脸,杏眼,长得唇红齿白,但跟阮孑相貌是南辕北辙,甚而连头发长度都差了起码十厘米。

“来,快喝水。”对方忙将酸牛奶推到她手边。

阮孑没喝,脖子泛出轻红,声音半哑:“先生你瞎.......”下意识的话到了嘴边又换了对象:“你是觉得我瞎吧。”

“不是啊,照片的人跟你就是长得一样啊。”

“一样个屁。”她看穿对方的意图:“我还是第一次遇到你这种搭讪方式的。”

“不是,我真......”对方心急想要解释,但又好像词穷。

“你走吧,别耽误我吃饭。”她下逐客令,重新开吃。

“我也饿了。”说着,径自拿起筷子,筷子头下意识顶了一下桌面,然后就往盘里探去,大口吃起来。

看在眼里的阮孑夹菜的动作当即停止,脑补着擦过桌子的抹布在脏水里不知反复过了多少遍。

看向对方,她咬重语气:“先生,这是我点的东西、我付的钱。”

“等下吃完饭,我带你去见介绍人,你就知道我没骗你了。”他大口大口吸溜着各种杂菜,一点没被辣度影响:“饭钱我也会给你的,要是让女孩子结账,他们不得笑话死我!”

这人吃得甚是有滋味,几乎每一次夹食物前筷子头都会在嘴里嘬一遍,阮孑无语到想发笑。

男人又夹起一堆肥牛卷,一口气塞进嘴里。

她又看着对方咀嚼吞咽之后,直接用筷子将卡在后槽牙的牛肉剔掉,继续吃。

一幕幕下来令她近乎抓狂,实在忍受不了,霍地起身,大步朝门口走去。

出了大门,她走近座驾,岂料男人也追了出来,一座山似地横亘在她面前。

她站在人行道,他站在马路牙子,她比他高了一级五六公分的台阶,视线却是与他齐平的。

“你怎么走了?”

“大哥,你放过我吧。”

“你是不是对我哪里不满意啊?你说,我能改一定改,人与人之间最重要的就是沟通。”

阮孑勉力忍耐,嘴角拉出一个很表面的弧度:“先生,您别逼我言语不客气,行吗?”她说着,旋身要从另一边走。

男人着急想拦:“相小姐先别……哎握草……”他没留意到脚下有一个台阶,右脚尖踢上去,左脚尖绊到右脚跟,整个人往地上栽去……..

还没走掉的阮孑条件反射地伸手去扶,手却只从对方头上抓了个空,眨眼间便听得咚的一声,男人双膝狠狠磕到地砖,形成跪拜她的局面。

跟着低头,她错愕地望着眼前裎光瓦亮的脑袋,然后迟疑地转头,颇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被自己右手牢牢攥住的、一头、茂密、的假发。

低着头的男人疼得是龇牙咧嘴,又不想在美女跟前显得太过丢脸,抬起头时脸上神情故作洒脱:“我没事……”声音却在余光瞟见她手上黑绒绒的毛发后戛然而止。

这才后知后觉地察觉头顶一片清凉……..

陷入尴尬境地的不只有他,阮孑也想当事情没有发生过,极不自在地将假发套丢回主人的脑袋。

或许是觉得自己这样有些不尊重人,左右手便翘起个兰花指,捏着假发的两边按照着记忆中对方刘海的分界线给摆正。

可无论她怎么弄,边边总会露出一部分,以至于反复多次后只能选择妥协。

这次不用她拒绝,男人一把抓下头顶的假发,抱着旁边的交通指示牌,颤巍巍地借力站起来,才往左边走出几步,意识到方向反了,又深一脚浅一脚地折回来。

经过阮孑身边时,看也不敢再多看一眼。

瞧着对方走得有些吃力的背影,她十分抱歉地追加了一句:“那个先生,你知道的,我真不是有意的。”

入殓师小姐,你家先生不是人!最新章节

入殓师小姐,你家先生不是人!相关资讯

入殓师小姐,你家先生不是人!

作者:僧娘先生
类型:言情小说 状态:连载编辑:翩若惊鸿 在读:11521人
  阮孑的职业人人都敬而远之---------遗体整容师!某个天凌晨3点,一向人烟罕至的殡仪馆外的早餐店,突然间又将迎来了一位很陌生食客。那人清隽儒雅,持一柄手杖,着一袭中国芰荷色的简约大气西装,于一片秋色中糅杂进一抹青葱柔和的绿,低缓合理有序地跨进阮孑的视线里来。好像,也压到了那颗平湖通常的心脏。再后来眼见得他掐诀施咒,惩恶霸、诛邪祟,甚或连那柄实则是寻常的手杖都有聚雷电、镇邪物之神力!几道惊雷自后脑一劈而下,她猛地省悟,惊疑不定我自问,自己这是——不喜欢了个什么玩意?再再后来谈上谈恋爱,这位先生仗着有术法加身,一哄好就洗她记忆,一哄好就专人送来了食物,他们面前清一色是装在泡沫碗里用菜汁勾兑过的米饭,看着像是馊水桶里打捞上来的,运气好的没有异味,运气差的,只能吃馊的。。
  • 根手指&口,流

    一名男的应声去检查,掰开她的手指,上头灰尘遍布,可能是刚跌下来时压到了碎片,几根手指头划破了一个口,流了不少血。

    2022-06-27 07:59:41详情点赞(0)回复(0)
  • ,才找&己开脱

    “你过你的人生,我过我的人生,碍着你什么事?不过是你天性恶毒,又心有不甘,才找这种冠冕堂皇的借口来为自己开脱。”

    2022-06-27 12:28:42详情点赞(0)回复(0)
  • 扫了她&扬地踩

    扫了她一眼,官仰仰趾高气扬地踩着一地灰尘重新上楼,那些人又开始自己做自己的事,没有人留意阮孑。

    2022-06-27 01:12:10详情点赞(0)回复(0)
  • 人愣了&脸的擦

    三个男人愣了一愣,又是慌神又是愤怒,纷纷把女人起来,擦脸的擦脸,找水的找水。

    2022-06-26 09:37:48详情点赞(0)回复(0)
  • 算盘靓&跟我伶

    她深吸了一口气:“要不是看你还算盘靓条顺,你以为你能当个全的卖?还能在这跟我伶牙俐齿?”

    2022-06-28 04:12:22详情点赞(0)回复(0)
  • 啊?老&亲戚朋

    “为什么是你?”她呵呵笑了两声:“你说你这二十几年人生多顺坦啊?老爸虽然走得早,但留下的遗产就够你们娘俩舒舒服服过完这一辈子了,还有爷爷奶奶疼爱,外加一大帮亲戚朋友帮衬,而我呢?”

    2022-06-26 08:43:38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