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袭击

十方却明白了她的含义,作出解释道:“她正抽动,宜通过操作,否者会容易伤到。”话说罢,摸出手机先拨打电话急救电话,及时告知了地址和病情。他这么一说,谁也敢再动,围观群众的人群里响了‘好吓死人’,‘会出事了吧’等等此类的私语。阮孑声色淡淡:“后退点吧,把椅子也他这么一说,谁也不敢乱动,围观的人群里响起‘好吓人’,‘不会出事吧’诸如此类的私语。。...

十方却明白她的含义,解释道:“她正抽搐,不宜进行操作,否则会容易误伤。”话说罢,掏出手机先拨打急救电话,告知了地址和病情。

他这么一说,谁也不敢乱动,围观的人群里响起‘好吓人’,‘不会出事吧’诸如此类的私语。

阮孑声色淡淡:“退后点吧,把椅子也搬开。”

众人照做,往后退时都顺带地把跟前的椅子搬走,替犯病的女孩留出一片空旷的空间。

等人的抽搐渐停,阮孑这才上前几步在对方跟前蹲下,折叠她的一只手脚转变成LV体位,然后小心翻转,让女孩侧躺,一只手垫在脑袋下,再放直腿部。

女孩的同伴戒备又忧急地盯着她的操作。

做好这一切,她起身道:“等120来吧。”

然后对十方说:“我们先走吧。”

离开了书店,二人进入电梯,阮孑问道:“你回哪儿?我送你。”

他摇摇头:“同事来接我。”

她很是奇怪:“为什么同事来接你?”

“后面还有一个工作。”

“这个点?”她指指腕表。

他笑了笑,以示回答。

“那今晚不会耽误你工作了吧。”

“没有,还未到点。”

“你同事到哪接你?”

“也在停车场。”

两人相偕到达了负二层,十二正在她的红旗边上等待,见着了并肩而来的一男一女,对阮孑很是客气地一颔首。

多少有些被吓到,当事人也糊里糊涂地礼貌点头,转而迟疑向身旁男人确认:“这是,你同事?”

他脸上带着温和笑意,嗯了声。

“那我先回去了,你就辛苦吧。”说完,对着十二友好地笑了笑,驱车驶出停车场。

街上霓虹璀璨,阑珊灯火下的红旗驶入宽阔大道,却在驶出一公里远后,被后方而来的SUV截停。

她看着前方从车上下来并朝自己步步而来的男人,满眼怪异地也跟着下了车:“十方?”

伴随手杖而来的男人停在她面前,路灯将其伟岸身躯拉成巨人模样,将阮孑的上半身完完全全笼罩,融为一体。

他突兀但又很是和缓对她说:“别动。”随后抬起手,朝她脖子的位置探去,最后停留在颈后上方三寸高。

觉得十分怪异不明的阮孑倒又真的动也不曾动。

两个人距离不过五十公分,这咫尺距离下,叫她的心脏神差鬼遣地不安分起来,似有一盏灯火,搁在她的心脏下方,躁动与灼热绵绵密密地一涌而来。

怕脸上有情绪外泄,她没有抬头,视线仅与对方的下巴齐平。

十方掌心正对她的后颈,干净手背上,暗青色经脉浮动,半透明的绒毛自她颈后吸附而出,似棉絮成团,在他掌心下翻飞涌动。

阮孑只觉颈后一阵针扎似的刺痛,眉头一皱,下意识瑟缩。

那痛感只一瞬,她困惑回头,只见到他将手收回,不紧不慢背到身后。

她须得微微仰头,才能看得见对方的面容

他面色泰然,退开半步:“沾了东西。”那团绒毛,在其身后悄无声息化作一缕蓝火,消融在他的掌心,灰烬也未留下。

“??????”阮孑一脸‘我听到了什么’的表情:“就因为这个,你追上来?”

“我有强迫症。”说这话时,他神色都未变:“开车小心,那我就先去工作了。”

一直到对方的座驾离开了自己的视野,坐在车上的她都还处于一种懵懂怀疑的状态。

抬手摸摸先前那块刺痛的部位,平滑如初,根本叫当事人觉察不出任何异样。

SUV驶向另一条路,十方坐在后座,西装解了扣子,精壮的腰腹一片平坦,彼时正闭着眼,绵密的黑色睫毛在眼睛下方覆下弧形阴影,指腹来回抚摸着手杖的凤眼,缓慢又仿佛带着规律。

栩栩如生的凤头,是以九色琉璃镶嵌为眼,细看之下,方见内部流光闪烁。

片刻后,他方慢慢睁开眼睛:“回公寓吧。”

“我们不是去褚先生那里吗?”

“先回公寓。”

SUV在近半钟头后停在公寓大门,透过紧闭的车窗,后座的男人看着那辆红旗从另一个方向驶入停车场,方收回目光。

“你去叮嘱一声,褚先生只要不踏出褚宅,今晚便暂时不会有事。以防对方过度惊恐,你在褚宅等到我过去。”

“是,先生。”十二没有多问。

十一点多,阮孑吃完了外卖糖水,洗漱刷牙,照例在眉心抹上粉,留了一盏落地灯方入睡。

而彼时,偌大宽敞的1903昏暗静谧,跟着一同归来的十方坐在真皮的单人沙发,置身于一片黑暗中,那柄与夜色融为一体的手杖,放置在扶手一旁。

他面色沉静,正守株待兔。

月色透窗洒下,为清隽的面容镀上一层清冷的光。

凌晨一点,阮孑沉入梦乡,室内的门、落地窗,甚而一扇小小的窗户都关得严严实实,橘黄一片的温室,静得只听得到主人平缓的呼吸之声。

阳台外,一只黑猫从隔壁一跃而过,眼睛发出幽绿色的光,在深夜里阴森而骇人。

后爪划过栏杆,它借力平稳落地。

置身昏暗的十方掀起眼皮,沉静神色开始发生了转变。

这头,黑猫转瞬幻化成一团半透明状的绒毛,从阳台上方飘往厨房,透过排气扇叶之间的罅隙,钻入室内,熟练地往主卧而去。

绒毛停在紧闭的门扉前,匍匐在地上,从门隙潜入房间,在落地灯的映照下,缓缓变化出男人模样。

这男人赤身裸体,变出个猫脸人身来,幽绿色的眼睛盯紧了床上的阮孑,露出贪婪的色彩。

它赤脚踩在地上,一步步朝她靠近,无声又无息。

一跃跳上床,这半人半兽的妖邪用四肢撑在她身体的两侧,咧开嘴,露出尖利的獠牙,朝她心脏的部位意欲附进体内。

刹那之间,阮孑眉心迸发出一道红光,将它自床上震开,倏地一个跟斗翻越,四肢攀附在床头平滑的墙壁。

吊下个脑袋,那双幽绿色的眼珠盯紧沉睡的人,它的神情越发狠戾。

还未待进行下一步,一道疠风迎面袭击而来,黑猫倏然抬首的同时紧急跃到地面,避过了迅速而来的攻击。

入殓师小姐,你家先生不是人!最新章节

入殓师小姐,你家先生不是人!相关资讯

入殓师小姐,你家先生不是人!

作者:僧娘先生
类型:言情小说 状态:连载编辑:翩若惊鸿 在读:11521人
  阮孑的职业人人都敬而远之---------遗体整容师!某个天凌晨3点,一向人烟罕至的殡仪馆外的早餐店,突然间又将迎来了一位很陌生食客。那人清隽儒雅,持一柄手杖,着一袭中国芰荷色的简约大气西装,于一片秋色中糅杂进一抹青葱柔和的绿,低缓合理有序地跨进阮孑的视线里来。好像,也压到了那颗平湖通常的心脏。再后来眼见得他掐诀施咒,惩恶霸、诛邪祟,甚或连那柄实则是寻常的手杖都有聚雷电、镇邪物之神力!几道惊雷自后脑一劈而下,她猛地省悟,惊疑不定我自问,自己这是——不喜欢了个什么玩意?再再后来谈上谈恋爱,这位先生仗着有术法加身,一哄好就洗她记忆,一哄好就专人送来了食物,他们面前清一色是装在泡沫碗里用菜汁勾兑过的米饭,看着像是馊水桶里打捞上来的,运气好的没有异味,运气差的,只能吃馊的。。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