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是妖是畜?

里头并无回应,待她下文。“例如我睡着窗帘会拉紧,但有天早上被猫闹醒后,意外发现窗帘从里面拉上了,并且那狗叫出来我一就听着很像小孩子在哭。接着出来看时,意外发现猫在我的阳台,却一下子就看不见了。”“可我家住19楼,九条命的猫也不能够这么造吧?”“除了“比如我睡觉窗帘不会拉紧,但有天晚上被猫吵醒后,发现窗帘从里面拉上了,而且那猫叫起来我一开始听着很像小孩子在哭。然后起来看时,发现猫在我的阳台,却一下子就不见了。”。...

里头并无回应,待她下文。

“比如我睡觉窗帘不会拉紧,但有天晚上被猫吵醒后,发现窗帘从里面拉上了,而且那猫叫起来我一开始听着很像小孩子在哭。然后起来看时,发现猫在我的阳台,却一下子就不见了。”

“可我家住19楼,九条命的猫也不能这么造吧?”

“还有鞋子好像也被人移动过,可我这几天看监控,并没发现什么问题。”

鱼春山:“监控是新装的?”

“是的。”

“增装了监控,还感觉除你之外房子里有他人?”

“没有,”她眉头蹙起:“但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心理作用,有时候会感觉被窥探着。”

“你将住址信息写在这黄纸上。给你的手环,有带来吗?”

她把袖子挽起,露给对方看。

“手环已经无效用了,取下来交给我吧。”

她依言摘下,放到桌面上,并取来黄纸与笔,写下自己的住址。

“小姐到正厅稍等片刻。”

阮孑稀里糊涂地起身往外走,走至门口回头看了一眼,见屏风后的人有了动静,她心中好奇又狐疑,躲在门后没有走。

果然须臾,鱼春山自屏风后现身,她最先瞧见踏出的双脚,穿一双祥云溜边的青色布鞋,视线一路蔓延,不见裤子,反倒一袭琵琶茶长衫垂及脚面,随步履游摆。

她视线再上,落至垂在身侧的双手,一改明媚张扬的琵琶茶,袖口断出一截素雅的月魄色,上刺祥云腾飞,与鞋面交相呼应,自腰侧到颈下,共为五盘扣。

这大师身量并不很高,阮孑脑海里浮现出十方挺拔的身影,作为参照物估算了下,约莫172至175。

最后看向面庞,果然如想象中那般年纪,猜测约莫四十上下,但眉弓英挺,眼如炬火。

她看着他走至八仙桌,将她摘下的手环包在黄纸内,置于左手掌心,一缕蓝色火焰陡地从掌心拔地而起,将手环与黄纸焚烧,不消多会儿便成了灰烬,留下一团褐黄色粉末在掌心。

惊得她是目瞪口呆.............

下一刻瞧见他拇指指甲划过中指指肚,捻了一滴血混入粉末,又见他右手中指食指立起,三指卷曲合于下方,嘴唇掀动不知念些什么咒语。

那褐黄色的粉末腾空翻飞三五寸高度,掉入他展开的护身符中,陡地变了个方向朝门口飞来,隔空稳稳停在阮孑的跟前。

“每日入睡前涂一点在眉心,若遇危险,去1903。”鱼春山未看她,重新回到屏风后,对于她的偷窥之举也并未苛责。

动也不敢动地只跟眼前这护身符‘对视’着,她喉咙怯懦地滚动了下,才颤巍巍地抬起双手,掌心朝上,恭恭敬敬地待那半个巴掌大的护身符落入掌心里。

是夜,洗完澡的阮孑做好护肤工作,入睡前将护身符打开,用食指沾了一点粉出来,到了指腹却变成了朱红色:“嗯?”

她好奇地嗅了嗅,闻到的也不是黄铜气味。

眉头略蹙,裹着疑惑,一边往眉心里抹,她自顾自念叨着:“这大师是人是鬼?”

收拾妥当,阮孑拉好窗帘——出于安全考虑,落地的玻璃窗她这段时间几乎没有打开。

掀被上床,她半坐在床上,回复着工作群里的消息,并未留心到被子底下的左下角鼓起来一团,正缓慢朝她这里蠕动。

直到那东西越发靠近,已进入她的视野之中。

打字的手指瞬时间顿住,惊愕地望着鼓起来的一团就快贴到她的小腿,她想尖叫,想下床逃离,却忽然发现嘴张不得,身体动弹不了,就像被人点了定身穴……

下一秒,腿部传来毛茸茸又暖呼呼的触感,阮孑瞪大了眼看着那块高高鼓起的一团从小腿往她的上半身蠕动而来,动作缓慢,却像是有目标一般,从未停顿。

声音发不出,她连动一动手指都不能够,又惊又惧之下的触感更是越发清晰,那团东西行经之处,都给她带来一阵汗毛耸立。

脊背冷汗不断冒出,覆盖到腹部的被子拱起,她满腔震恐地看到一团黑色绒毛现出形来……….

那东西抬起头,与她的狐狸眼精准无误地对上——是那天晚上绿眼珠的猫。

它幽幽地盯住阮孑,绿色瞳仁将她惊恐的面容锁在其中,嘴巴一侧往上一勾,似乎笑了。

她竟在猫的脸上,看到了人的表情!

寒意瞬间从她脚心一路窜过四肢百骸。

它的爪子勾住她的睡衣,开始往她上半身爬去。

阮孑面色痛苦,抗拒地闭上眼,猫的前爪挂在她的锁骨,距离近到一股怪异恶臭钻入她的鼻间。

这味道顷刻间便叫她分辨出来——那分明是尸体腐坏的气味。

黑猫贴近她,将自己缩成一团,脑袋逼近她心脏的部位,正要做些什么,却遽然间从她身上迅速弹跳到床角。

她被这一动静吓得睁开眼,只见那黑猫毛发倒竖身体高弓,正死死地盯住自己,咧嘴露出獠牙发出代表攻击的可怕低吼!

她的心,牢牢地攥在了一起,喉咙滚动,几乎压制不住想要跳脱出来的心脏。

一人一猫就这么对峙着了半分钟,它又开始有所行动,前爪朝她探出半步的那一刹那,阮孑的额角滴下汗来。

就在她以为自己可能要嗝屁时,黑猫又目露凶光,龇起獠牙一边警惕地退回原地。

稍许,忽然跃下床从窗户跳了出去。

猫消失的那一刻,阮孑蓦然发现自己活动恢复,紧绷的身体陡然一垮,心惊肉跳地喘着粗气。

片刻,她如梦初醒,疾忙下床凑近窗户查看猫的踪迹。

窗户这边只有一面墙,除了每一层楼安装的空调箱,根本没有其他可供站立的东西,可阮孑借着月光与灯光往下看时,猫已经消失无踪。

顾不得许多,她匆匆将窗户拉紧,原以为关严了阳台落地窗就没事,哪料想上帝还真为她留了一扇窗。

“这猫太邪门了”她心有余悸。

转身盯着自己的床,她觉得十分膈应。

从小到大,她向来惧怕一切毛茸茸的东西,猫、狗、老鼠,所以家里从不放置公仔,如今更是骇得鸡皮疙瘩层层冒出。

从衣柜翻出一套睡衣,她重新洗澡,去了客卧,不忘拿上护身符。

入殓师小姐,你家先生不是人!最新章节

入殓师小姐,你家先生不是人!相关资讯

入殓师小姐,你家先生不是人!

作者:僧娘先生
类型:言情小说 状态:连载编辑:翩若惊鸿 在读:11521人
  阮孑的职业人人都敬而远之---------遗体整容师!某个天凌晨3点,一向人烟罕至的殡仪馆外的早餐店,突然间又将迎来了一位很陌生食客。那人清隽儒雅,持一柄手杖,着一袭中国芰荷色的简约大气西装,于一片秋色中糅杂进一抹青葱柔和的绿,低缓合理有序地跨进阮孑的视线里来。好像,也压到了那颗平湖通常的心脏。再后来眼见得他掐诀施咒,惩恶霸、诛邪祟,甚或连那柄实则是寻常的手杖都有聚雷电、镇邪物之神力!几道惊雷自后脑一劈而下,她猛地省悟,惊疑不定我自问,自己这是——不喜欢了个什么玩意?再再后来谈上谈恋爱,这位先生仗着有术法加身,一哄好就洗她记忆,一哄好就专人送来了食物,他们面前清一色是装在泡沫碗里用菜汁勾兑过的米饭,看着像是馊水桶里打捞上来的,运气好的没有异味,运气差的,只能吃馊的。。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