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吊唁(在线求票求收求评论)

勘察完体表,意外发现死者身上有几处较深而长的创口,遂将伤口全数清洁完后,用毛笔沾上酒精胶,从伤口一端慢慢的涂去,静等片刻待干了七八分时,才用手指挤压伤口使之看齐粘合。室内空调气温低,空气调节设备无言正常运转,出道多年的入棺师们熟练而专业地操作着,偶然产室内空调气温低,空气调节设备无声运转,入行多年的入殓师们娴熟而专业地操作着,偶然产生几句对话,但都与工作相关。。...

勘查完体表,发现死者身上有几处较深长的创口,遂将伤口悉数清洁完毕,用毛笔沾上酒精胶,从伤口一端慢慢涂去,静待片刻待干了七八分时,才用手指挤压伤口使之靠拢粘合。

室内空调气温低,空气调节设备无声运转,入行多年的入殓师们娴熟而专业地操作着,偶然产生几句对话,但都与工作相关。

二十分钟后,寿衣已穿戴完毕,死者转移到火葬部。

阮孑跟同事说一声:“我到隔壁清洗间。”

清洗间已有一具遗体解冻完成,正待她清洁。

这一位耗时要远远大于前一位,因为遗体已然腐败,且体内布满了蛆。

取来大毛巾,她对折起来,小心谨慎地逐一垫在死者的头颈与肩下,避免擦拭遗体时因翻动而造成口鼻秽物流出。

她用脸盆装上热水,严谨而不留余地给遗体清洁全身,之后摘除冷冻死去攀附在内脏里的蛆虫。

傍晚3点半,她方将收集好的死者衣物与棉球头发等物密封好,拿去火葬区,丢进焚烧炉中。

而在隔壁建筑的殡葬厅,几乎每天都在举行吊唁先人的仪式。

一具颀长身影持着通体棕褐的手杖从殡葬厅外缓步而进,对候在棺椁前谢礼的死者家属虔诚地鞠躬。

那名被搀扶着站不稳的死者母亲在见到来人时,悲痛欲绝的脸上竟有那么一瞬闪过其他的神色,那是一种牢牢压制着的急不可耐。

十方接过香火,左手捻,右手握手杖,站在遗照前,郑重地鞠了三个躬。

遗照用的是彩色,因为生前过得并不多彩,死后,家人希望他能好一点——即使明知只是一种心理慰藉。

死者很年轻,终年不过28,遗照里看向镜头的眼睛腼腆而羞涩,正在牵强而努力地把嘴角拉出一个弧度。

祭奠完,他旋身再度朝家属走去,手杖在光可鉴人的地板发出闷重的响声。

从西服口袋取出一方黑色小木匣,他将其递与这位母亲。

对方颤着手接过,珍之重之地将它打开——里头盛放的,正是儿子的人造耳蜗!

她嘴唇颤抖,几乎就要嚎哭出声,肿胀到几乎睁不开的眼睛再度淌下滚烫的泪来。

几番压制情感,她哑着声音示意前排的位置:“您请入座。”

十方半鞠躬,旋身入座。

“扶我过去。”母亲对搀住自己的女儿说道。

两具单薄瘦小的身影一同走向棺椁,里头躺着她的儿子、她的哥哥,面容跟损坏的身体都已修复,脸上泛着红光,梳了一个他生前从未梳过的帅气发型,一身白色西装,干净得如同王子!

轻轻将耳蜗装回他的耳朵,母亲又满眼慈爱地理了理儿子的鬓角、衣领。

一旁的双胞胎妹妹抽噎着别过脸去。

年迈女人来到侧方的讲台,将底下一位位前来吊唁的面容纳进浑浊的视野。

这里头有鲜少走动的亲戚,有残障学校的老师同学,还有,儿子的同事领导,人不多,一共16位。

“阿难是一个因听力障碍而有些自闭的小孩,我想,大家都知道的。”她用手撑住讲台,用以支撑自己的身体,沙哑如同喉咙糊了一口痰的声音在殡葬厅的音箱内回响。

底下无人打搅。

“我丈夫在两个小孩出生的第四年就走了,在工地被掉下来的钢筋砸死的,所以七八年前,我们家才有钱给阿难装了人工耳蜗,又让他上了残障学校。”

“他没说在学校过得好不好,但从他偶尔露出来的笑容和书包里时常莫名多出来一些零食来看,不管是学校的同学或老师,我想,都是对他很好的,所以我们阿难黑白一色的生活也总算有了一些美好的变化。”

底下残障学校出来的那几个人听了这些话,纷纷低头抹泪。

“想说的,就是这么多,感谢各位来送我阿难最后一程。”她退后半步,深深弯下腰,给底下的诸位鞠躬致谢。

十方沉静地望着台上这位只表达了感激,而对长子死亡的真相一字未提及的风烛残年的母亲。

他自然明白,那是为了不让任何人怀疑。

她的儿子死于连环车祸的第二天,她便找上了门,提出诉求与因由。

吊唁完毕,十方起身,辞了逝者家属,走出对方的视野之中。

宾客陆续送走,女人颤巍巍地走向棺椁,隔着崭新的西装,抚摸儿子的腰部。

“阿难啊,不要怪妈妈,有些人,不能无休止地原谅。”

她现在还能清晰记得,才自学校毕业的儿子就被一家企业作为残障人士聘请。

她清楚得很,说什么看中儿子的聪慧不过是说辞,背后目的不过是想免缴残障税。

儿子捧着入职通知书,憧憬着以后也能像所有正常人一样工作、结婚,让家人越过越好的幸福模样她如今还历历在目,一切不过好像就发生在昨天而已。

可这一脚踏入的,不是天堂云梯,而是深渊地狱!

带他的师傅轻视他、孤立他、辱他打他,实习半年,受过这一生最不人道的鄙夷与摧残。

师傅说他很像小时候家里养的狗,因为狗老死了,太想念,就要他趴下来学他的狗叫;

师傅好奇人造耳蜗长什么样子,就硬生生用巴掌扇出来踩毁。

他们孤儿寡母一辈子都没有权势出息,即使受尽欺辱,也没法为他讨回公道,除了忍气吞声,别无他法。

一家人咬碎牙齿和血吞,花了仅剩不多的积蓄重新配了一副,而儿子的自闭一日一日地往严重的趋势发展,在部门畏畏缩缩,不敢与人对视。

唯一不被开除的理由,是吩咐的工作大多都能尽力完成。

但这并不能成为师傅喜欢他的理由,用积蓄购买的第二幅耳蜗再次被抢走后的第二个下班的晚上,因听不到鸣笛声,她的儿子,被一辆与其他轿车发生碰撞的货车——拦腰撞断!

“妈妈应该让那样的垃圾下去给你赔礼道歉的,真遗憾。”她喃喃自语:“你再等等,天会收他的,等以后他下了阴曹地府,你有冤报冤,有仇报仇,千万不要忍气吞声了,啊!”

入殓师小姐,你家先生不是人!最新章节

入殓师小姐,你家先生不是人!相关资讯

入殓师小姐,你家先生不是人!

作者:僧娘先生
类型:言情小说 状态:连载编辑:翩若惊鸿 在读:11521人
  阮孑的职业人人都敬而远之---------遗体整容师!某个天凌晨3点,一向人烟罕至的殡仪馆外的早餐店,突然间又将迎来了一位很陌生食客。那人清隽儒雅,持一柄手杖,着一袭中国芰荷色的简约大气西装,于一片秋色中糅杂进一抹青葱柔和的绿,低缓合理有序地跨进阮孑的视线里来。好像,也压到了那颗平湖通常的心脏。再后来眼见得他掐诀施咒,惩恶霸、诛邪祟,甚或连那柄实则是寻常的手杖都有聚雷电、镇邪物之神力!几道惊雷自后脑一劈而下,她猛地省悟,惊疑不定我自问,自己这是——不喜欢了个什么玩意?再再后来谈上谈恋爱,这位先生仗着有术法加身,一哄好就洗她记忆,一哄好就专人送来了食物,他们面前清一色是装在泡沫碗里用菜汁勾兑过的米饭,看着像是馊水桶里打捞上来的,运气好的没有异味,运气差的,只能吃馊的。。
  • 趴,居&代傲视

    抬起染了尘灰的靴子,官仰仰一脚将她踢趴,居高临下地将她蔑视:“进了我的地盘,你还以为你还是学生时代傲视群芳的校花?”

    2022-06-28 09:49:16详情点赞(0)回复(0)
  • 将碎裂&到阮孑

    “好。”手下们应声,逐一将碎裂的煲仔碗收起,她的目光落在堆成堆的碎片上头,又移到阮孑身上。

    2022-06-26 12:19:38详情点赞(0)回复(0)
  • 了口吐&沫:“

    阮孑上下牙齿稍稍一松,抓着煲仔碗的男人夺回了食物,碗口倒扣,忿气之下一股脑将里头的腊肉米饭从她头上倒下,站起来将碗往她身上上一扔,朝地上啐了口吐沫:“脏了老子的饭。”

    2022-06-26 04:34:33详情点赞(0)回复(0)
  • 你这种&讨人厌

    “你说说,像你这种一辈子都顺风顺水的人,是不是很讨人厌?”

    2022-06-28 04:25:10详情点赞(0)回复(0)
  • 阮孑强&摸过她

    男人将阮孑强硬拽起,逐一摸过她的上下身,又粗暴地脱了鞋子抖一抖,谨小慎微地通体检验一遍。

    2022-06-26 05:26:42详情点赞(0)回复(0)
  • 们面前&只能吃

    专人送来了食物,他们面前清一色是装在泡沫碗里用菜汁勾兑过的米饭,看着像是馊水桶里打捞上来的,运气好的没有异味,运气差的,只能吃馊的。

    2022-06-25 03:17:27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楼梯

    有人听到声响,从破烂到露出钢筋的楼梯下来,一身光鲜的短裙长靴与周遭形成泾渭分明的对比。

    2022-06-27 12:53:51详情点赞(0)回复(0)
  • 摁着坐&人随脚

    她被拽回角落摁着坐下去,没动过的菜汤饭被男人随脚踢掉:“不想吃今天就饿着吧。”

    2022-06-26 07:36:11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