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获忠犬总裁先生!

作者:阅读王
类型:高干总裁 状态:连载中编辑:旧梦拾遗 在读:12636人
  《成功捕获忠犬总裁先生!》写的一本总裁小说,主要原因讲诉苏久念,季子煜,陆擎深,苏明远,霍少凉之间的故事。成功捕获忠犬总裁先生!约112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捕获忠犬总裁先生!最新章节



捕获忠犬总裁先生!相关资讯

捕获忠犬总裁先生!精彩情节

面试室,苏久念推门进去,见到上方的男人,眼睛都瞪圆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我来给各位介绍一下,这是我们霍氏的创始人,霍总,今天的面试,霍总会给大家提一些问题,合格者,则能成为霍总的助理。”

苏久念始终低着头,手掌心里一层薄汗,他竟然是霍总,那刚刚在电梯外面,自己岂不是得罪了大当家的?

完了,不用面试,她都能想到自己的结局:PASS!

很快就轮到了苏久念,她在心里面提醒自己,不要怕,发挥出自己的真实水平就行,流利切简明扼要地介绍过自己之后。

上面的面试官却没有像之前给那些人提问,而是,看着霍少凉,似乎是在等霍少凉说话。

苏久念抬头,就对上那双精明深邃的眼睛,这时她才发现,他的目光始终都没有离开过她。

看得她浑身不自在,霍少凉终于开声了,严肃的声音和之前戏弄她全然不同:“苏小姐你觉得,作为一个总裁的助理,最重要的是什么?”

她的视线回避,霍少凉看在眼里,就难住了?

令人没有想到的是,苏久念的回答不紧不慢,淡定自若:“作为总裁助理需要具备很强的执行力,包括执行态度和执行能力;需要随时备询,弥补总裁在某些信息收集和解读方面的漏点,对您的决策和管理形成助力……”

回答完了这个问题,苏久念像是卸下了一个千斤重的包袱,她想,他应该不会再向她提问了吧。

“我还有一个问题,想请问一下苏小姐,刚刚在电梯前,你的执行态度和执行能力,就知逃之夭夭吗?”霍少凉两手相交在胸口,凝着她,看她如何应对。

苏久念脸上始终保持着淡淡的笑意,压下心中的忐忑与不安,说:“孙子兵法中,三十六计走为上策,逃放在不同的时候,也不一定是贬义词,比如,遇到了色狼。”

全场都屏住呼吸,尤其是离霍少凉最近的面试官,之前在电梯前,他看见霍总壁咚这个女人了,所以,她口里的色狼是说霍总?

天呐,这女人,真是胆子大。

霍少凉嘴角勾起一抹兴味:“我的问题问完了,其他人都可以回去,你……”

看了一眼简历,他继续道:“苏久念,恭喜你,通过,明日开始,正式上班。”

说完,霍少凉离开了面试室,面试官走到了苏久念的面前:“恭喜你了,苏小姐。”

对方的笑意深深,苏久念还没能缓过神,不是会被这男人弄走么,就这么通过了?

一切,都像是在做梦一样,她掐了一把自己的胳膊肘,疼痛感却告诉她是真的。

苏久念在站台等车,在对面,陆擎深的车子正开过来。

陆擎深坐在后面,前面的特助,看到了苏久念转身,唤了一声:“陆总,你看,夫人。”

“开过去。”陆擎深以为这个时候,苏久念还在家里,没有想到她来了这片商业区。

车子还没有开到她的身边,苏久念已经上了车,特助看了看陆擎深,只听:“算了,她刚刚从哪里出来?”

“霍氏。”特助回到。

“霍氏?”陆擎深皱眉,吩咐道,“让人去查,她去霍氏做什么。”

“是。”

下午,陆擎深出现在别墅里,苏久念正在做饭,厨房里面出现了他的声音:“给我也做一份。”

苏久念锅铲都差点没有拿稳,惊讶地看着悠然坐下的陆擎深。

“不要老是一惊一乍的,我回家,难道还是稀奇的事情?”他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以前他并不常回家,自从多了她,很多习惯都在改变。

“你要不要辣?”她问。

陆擎深却说:“今天你去了霍氏?”

两个人根本就不在一个点上,她不否认,说:“是啊,我去面试。”

她并没有隐瞒他,这点陆擎深欣慰。

“辞掉,家里有我工作就够了。”陆擎深决然的口气,让苏久念顿祝

熄了火,她转身,对着他说:“你的工作是你的事情,我也要工作,况且,你该不会是忘了我们之间只是假结婚,难道才结婚你就要干涉我的私生活?”

陆擎深捏在玻璃杯上的指关节泛白,冷傲的脸映在玻璃上,并不是很清楚。

苏久念不想之后两个人还扯到这方面的事情,于是,坐在了他的对面,认真的提醒他:“擎深,我记得婚前协议上明明说过,不干涉对方的工作,更何况,我也没有过问你的私生活对不对,我们之间公平一点。”

陆擎深脸色平静,苏久念也不知道,这个男人有没有在听她的话,直到陆擎深点头,她这才满意地钻进了厨房。

就在她转身进入的时候,陆擎深将手里的杯子重重地放在了餐桌上,里面纯净的水,溅了出来,男人脸色阴沉了下去。

好一个,私生活互不干涉,她可是他的妻子。

然而,陆擎深不会忘记助理调查之后和他说的话:“根据霍氏的描述,很多人面试,霍少凉只留下了夫人,而且……而且还有人看见霍少凉和夫人在电梯门口亲热。”

亲热,他还记得,昨天早上才叮嘱过她,在外记得自己的身份,双手早已拢成拳头,昭示着这个男人的怒意。

“霍少凉,我们见一面。”书房里,陆擎深打电话给了霍少凉。

霍少凉觉得万分稀奇,向来,和陆氏没有多大的交际:“为什么?”

“我们谈谈。”暗沉的声音通过电话传到霍少凉的耳朵。

霍少凉来了兴趣,答应下来:“行。”

……

霍氏对面的咖啡厅里,陆擎深早已到达,霍少凉在他的对面坐下来,问:“不知道陆总找我什么事?”

“我的妻子,早上刚通过你们霍氏的面试,成为你的助理。”

霍少凉终于明白陆擎深的来意,只是没有料到,那个女人竟然是陆擎深的妻子:“你说苏久念?”

“嗯,她不适合,若是要当助理,大可来陆氏。”陆擎深并没有和他拐弯抹角,直接进入重点。

“陆总希望我辞退苏久念?”霍少凉看了一眼眸色深深的陆擎深,看来和自己想的没有差,他的手指,拿着勺子轻轻搅拌咖啡里面放入的奶球,再抬眸,对上陆擎深,说,“不好意思,我不能同意,她既然选择了霍氏,只要她称职,我就没有任何理由辞退她。”

“既然如此,霍总,我们就没有什么好谈的了。”陆擎深起身,理了理西装上的皱痕,冷淡的表情,说,“梦晨地皮拍卖会上见。”

陆氏也要梦晨,霍少凉不惧,点头:“慢走,不送。”

霍少凉看着陆擎深上了车,脑海里闪过那一张有趣的脸,那女人是陆擎深的妻子,如此一来,将来的工作中,一定更加有趣。

苏久念季子煜小说名字叫做《捕获忠犬总裁先生!》,这里提供苏久念季子煜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捕获忠犬总裁先生!小说精选:苏久念感到莫名其妙,以前她是不想离婚,现在都想透了,不离两个人这样继续下去还有什么意思。 季子煜缓缓地走向她,满脸自信:“如果有一面镜子,我好让你照一照,提到离婚的事情,你就一脸失落,情绪低到了谷底,别硬撑,不想离婚就直说,我不会笑话你的。” 苏久念觉得这男人简直不可理喻:“我情绪不好又不是因为不想离婚,说了稍微晚两天,我一定会和你离婚的,不会让你那个心上的女人久等。” 她正想着该怎么会家问父亲拿户口本,想到当初婚姻是父亲…

苏久念霍少凉小说名字叫做《捕获忠犬总裁先生!》,这里提供苏久念霍少凉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捕获忠犬总裁先生!小说精选:面试室,苏久念推门进去,见到上方的男人,眼睛都瞪圆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我来给各位介绍一下,这是我们霍氏的创始人,霍总,今天的面试,霍总会给大家提一些问题,合格者,则能成为霍总的助理。” 苏久念始终低着头,手掌心里一层薄汗,他竟然是霍总,那刚刚在电梯外面,自己岂不是得罪了大当家的? 完了,不用面试,她都能想到自己的结局:PASS! 很快就轮到了苏久念,她在心里面提醒自己,不要怕,发挥出自己的真实水平就行,流利切简明扼要地介绍过…

苏久念感到莫名其妙,以前她是不想离婚,现在都想透了,不离两个人这样继续下去还有什么意思。

季子煜缓缓地走向她,满脸自信:“如果有一面镜子,我好让你照一照,提到离婚的事情,你就一脸失落,情绪低到了谷底,别硬撑,不想离婚就直说,我不会笑话你的。”

苏久念觉得这男人简直不可理喻:“我情绪不好又不是因为不想离婚,说了稍微晚两天,我一定会和你离婚的,不会让你那个心上的女人久等。”

她正想着该怎么会家问父亲拿户口本,想到当初婚姻是父亲促使的,要想从父亲那里拿到户口本和季子煜离婚,本就难透了,现在和父亲闹僵,更是难于登天,怎么,还不允许她苦恼一下了?

季子煜深深的看着她,满是对她说的话,不相信的状态:“谁知道你是不是在敷衍我,昨天你就说了回苏家拿户口本,把户口本放我这里,要是你拖延时间耍花样,我直接拿去盖章。”

她没有想到,季子煜不相信她到了这样的地步,她都答应离婚了,还要怎么样,要是真在苏家拿到了户口本,用得着和他纠结么,别说明天早上,今天下午她都愿意直接去离婚。

季子煜往她的面前迈了一大步,两个人之间的间隙微乎其微,苏久念忍不住地要往后面退却被他紧紧地搂住纤细的腰肢,他大力往自己的胸膛按,迫使苏久念紧贴他。

她总是用那一个牌子的洗发水,带着淡淡的薄荷味,清新的气息,萦绕在季子煜的鼻尖,他的心一颤,他玩味地死死盯住她:“怎么,不给?苏久念,我就知道,你不想离,以前你不想,现在还不肯,你是要拖多久?”

怀里面的女人良久没有说话,苏久念不知道该怎么和季子煜解释,反正她拿不出户口本,而季子煜也认定了她拿得出只不过是不想离婚。

就算解释,有用吗,他从不听。

“我说你,我们的关系都到这样的地步了,你缠着我有意思吗?”季子煜望着那双红唇,喉结拢动,手在她细嫩的脸蛋上轻擦而过,换了一种口气,“念念,女人么,脸皮还是薄一点比较好。”

苏久念抬手将拍开季子煜的手,愤愤地瞪着他,用紧吃奶的力气,想要挣脱他的怀抱,却无果。

她气急:“季子煜,是不是嘲讽我,你能从中得到快乐?我告诉你,和你在一起每天都很痛苦,我比你还着急离婚,这样我就好早一点解脱。我为什么要缠着你,我不稀罕别人咀嚼过的‘口香糖’,嫌脏1

季子煜一愕,没料到这女人会拐着弯说他脏,看来,苏久念的胆子大了,翅膀也硬了。

苏久念看着他之前压制的怒意,渐渐都呈现在了脸上,他阴沉着脸,钳住她的胳膊就将她往沙发前拽。

不知道季子煜究竟要干什么,苏久念有些慌了,她扒着沙发的一角,不肯随着他的脚步走,最后季子煜干脆将她扛了起来,往沙发中央重重地一扔。

“季子煜,你疯了。”惊叫着要起身的苏久念,双脚还来不及落地,就被欺身而来的男人,禁锢在了沙发上。

她被控制在沙发和他的胸膛之间,苏久念只觉得能让她呼吸的空间都小了。

“你不是嫌我脏么,我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干净。”季子煜粗粝的呼吸,喷薄在她的脸颊上。

苏久念看着这个尽是阴霾的男人,他的抓狂,近乎疯狂的地步,他的话音一落,上面的衣衫就快要毁坏在他的手掌之下。

结婚这么久,他从未碰过她,季子煜觉得,清纯的脸,不过都是装出来的,他不入流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小东西,看你的反应像是没有经历过啊,可是,鬼才会相信你是第一次。”

苏久念红了脸,虽然她对自己丈夫失去了信心,但是从来都没有想过,季子煜会说这样的话。

季子煜给她带来的羞辱感,让苏久念无地自容,她拼命抵住他要倾下的身体,坚硬的胸膛强压下来的重量,却她没有了力气。

“你放开我,季子煜,你是不是男人。”苏久念希望自己能够唤醒现在跟着了魔似的季子煜。

她胡乱动弹的双腿,被季子煜死死地压制,邪魅地勾起唇角,对她说:“我是不是男人,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我保证,很男人。”

苏久念别过头,不再看这个胡言乱语的季子煜,他却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将她扭过来,闭着她和自己对视:“看着我,我可不希望你在身下像条死鱼。”

说完,捏在下巴的手,撕拉一声,她的衣服彻底被他毁坏。

他开始褪去自己的衣服,精装的上身就这样赤诚地袒露在苏久念的视线之后,她觉得万分羞愧,为什么,当初,她那么爱的男人,那么想嫁的男人,会是这个样子。

“季子煜,你喜欢的是安若笙,你不可以这么对我1她带着点求饶的意味。

在季子煜看来,她是那样讨厌他的触碰,让他眉头一皱:“你现在还是我的妻子,丈夫对妻子做这样的事情,再正常不过,我当初娶你,可是花了大价钱,味道都不尝一尝,我从来不做赔本的买卖。”

苏久念那一刻,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可是不该早就死心了吗,说起两个人的婚姻,季子煜就说钱,买卖?

“我对于你来说,就是利益婚姻里面的附属品?”苏久念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季子煜心被她的话触动,意识到之前自己可能把话说过了,可他是男人,说了,她能怎么样,于是,他坚定地回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