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型:言情小说 状态:连载中编辑:清尊素影 在读:25193人
  给大家提供更多村芳免费深度阅读,《村芳》是一本剧情十分给力的都市小说,此书为网络作家卡拉赞作品,村芳王海柱杨梅是书中的主人公,此书又名《小村女人》、《绝色村庄》,全文讲诉的是王海柱在离开家好几年之后重返家乡的故事,在这里他遇上了很多帮组他不喜欢他的女人,王海柱的倜傥人生,不由皱眉道:“娘,你这是要干啥?”。...

村芳有车去大旺  村芳茶叶  村芳爱特  村芳兵  村芳肠粉  村芳  


村芳最新章节



村芳相关资讯

村芳精彩情节

  她还极小,和我的原形差不多高,走路时候步履蹒跚,只要我一用力就能够挣脱,只是她这样欢喜的样子,和月宫里挂在月桂枝头玉兔的形象在我的脑海里换来换去,让我有点不知所措,而九弟已经在身后咳嗽一声,夜游神更是忍笑忍得很辛苦的模样,我一咬牙,就要将她甩下去,忽然听得许多杂七杂八的声音,惶恐地围了上来:“珞公主您怎么可以爬这么高……哎哟……不得了了不得了了!”

  一着深蓝舞衣的舞者排众而出,那深蓝就仿佛暮云四起的天空,五色缤纷之中独她苍茫,肩若削成,腰如约素,轻盈如回雪流风,妖娆若火舞银沙,却又因那琵琶音节极缓,竟是典雅娟秀。

  大鱼?

  我眼前一黑,差点就从屋顶上掉了下去,而九弟已经咬牙切齿说道:“三哥,咱们降雨浇她!”

  这是一个挺大的庭院,远远还能看见水池子,池子不小,大概勉强可以容得下我的身躯,池子里可能有鱼,不过这时候夜深,都睡觉去了吧,园子里有很多我没见过的花花草草,各色皆有,香气袭人,又四下里都点着灯,灯影明明暗暗,飘在水面上,夜色被冲得极淡,好看得很。

  我娘虽然不是什么大方的,却也不很小气,阿九是我家最小的孩子,素来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竟然还有我娘舍不得给阿九的东西么?我心里一动,只问:“你要啥东西呀?”

  余光里瞥见一条黑影冲天而上,朝着月宫去了——自然是母亲大人,我几乎可以想象月宫里接下来的欢声笑语,以及哗啦啦的麻将声。

  夜游神摸着九弟的头笑道:“你看她才多大,你多大,犯得着跟一小孩子计较吗?”我想争辩说我家九弟也还小,不过显然九弟很受用这样的比较,我也只好顺着夜游神的意思,往下瞧了一眼。

  隐隐又有丝竹之声,寻声看去,绢袖翩翩,锦屏叠翠。

  孟清荷瞪大双眼,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碎裂了。

  正疑惑时候,忽然听得那女童又道:“好奇怪,大狗还带了条大鱼——父皇,他们是在屋顶上散步么?”

  边说边抱住我的脖子,就要往下拉。

  可是我该怎么办呢?

  正要叫一声“好”,忽听得一童稚女声笑道:“父皇你看,屋顶上有一只大狗诶。”

  我蹲在一个很高很高的屋顶上,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也顾不上看是什么地方,只发愁地看着我的九弟,他现在正在吸气,眼看着就要哭第三声,我赶紧捂住他的嘴:乖乖,这可不是我东海,你再哭,会出人命的。

  我板起面孔,而母亲的笑容更加诡异,半晌,只抬头看了一下月亮。那晚的月亮亮得特别神采熠熠,就好象刚刚擦洗过的白玉盘,可以清晰地看见月宫里的桂树,桂树上好象有个东西,仔细一瞧,哟,这不是玉兔吗?它被缚了三只脚挂在高高的树枝上,死命挣扎,但是怎么都挣不脱。

  晏晟傲看着她一脸无所谓的神情,眼底的怒色更深,他低声安慰温月然:“身子要紧,你不要听她乱说。”

  明显就是这家伙学艺不精,连个禁制都设不好嘛,我看看天色,闷闷不乐地拖着九弟回了宫——当然是九弟的寝宫,我的寝宫已经被他毁了。

  见我不动,女童眼中的欢喜变成委屈,含着两包泪,扁一扁嘴,眼看着就要哭出声来,偏偏又没有,只狠狠咬住下唇,狠狠盯住我,恶狠狠地道:“你答应过我的!”

  我……我现在知道为啥娘要逃得跟见了鬼似的,我也想逃。只是这时候九弟仍殷殷地看着我,拒绝的话就塞在嗓子眼,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爪心里开始冒汗,良久方能稳定心神应道:“阿鸱你莫担心,我去问阿爹,若是阿爹不肯,三哥再找个差不多长差不多高的东西代替给你,如何?”

  • 身上下&,他们

      据夜游神的说法,为了避免凡人受到惊吓——哼哼哼,到底谁受的惊吓比较大?我磨着爪子忿忿——所以他在我和九弟身上下了禁制,他们看不到我们。

    2021-04-13 07:01:26详情点赞(0)回复(0)
  • 我趁机&,那女

      但是她的父亲、那个穿黄袍的中年男子并不理会,只专心看着场中蓝衣舞者的姿容,我趁机对她龇牙做了个鬼脸,那女童不服气地捏起小拳头朝我挥了一下,我哈哈大笑,夜游神看我的眼神越发居高临下。

    2021-04-12 10:01:10详情点赞(0)回复(0)
  • 着夜游&一眼。

      夜游神摸着九弟的头笑道:“你看她才多大,你多大,犯得着跟一小孩子计较吗?”我想争辩说我家九弟也还小,不过显然九弟很受用这样的比较,我也只好顺着夜游神的意思,往下瞧了一眼。

    2021-04-14 04:54:41详情点赞(0)回复(0)
  • 六岁的&来的,

      那是个五六岁的女童,穿杏黄色衣裳,粉雕玉琢的小样儿,眉目都好象是画出来的,依偎在父亲身边,乌溜溜一双大眼睛和我碰个正着。

    2021-04-13 09:02:16详情点赞(0)回复(0)
  • 五色缤&竟是典

      一着深蓝舞衣的舞者排众而出,那深蓝就仿佛暮云四起的天空,五色缤纷之中独她苍茫,肩若削成,腰如约素,轻盈如回雪流风,妖娆若火舞银沙,却又因那琵琶音节极缓,竟是典雅娟秀。

    2021-04-14 09:18:34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