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寻三生之倾世公主良妃

作者:梧桐阅读
类型:青春校园 状态:连载中编辑:青梅佐酒 在读:27586人
  《梦寻三生之倾世公主良妃》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马喀塔,庄妃,皇太极,布鼐,福临,纳兰明珠,云宛,曹寅,康熙,东哥,皇太后,伦公主之间的故事。梦寻三生之倾世公主良妃约67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梦寻三生之倾世公主良妃最新章节



梦寻三生之倾世公主良妃精彩情节

清顺治十八年紫禁城养心殿

年轻的顺治帝躺在龙床上面色蜡黄气若游丝,孝庄太后陪伴在侧,轻轻的抚摸着儿子消瘦的面庞,看着顺治的眉头紧紧的皱着,好像陷入了某种梦魇之中不可自拔。

福临浑浑噩噩的睡着,梦中繁花盛开,空气中飘着淡淡的香气,他缓缓步入一片杏花林中,见一女子拿着一卷诗书在无边无际的花海中细细品读,该女子乌发如墨眉眼如画,穿着一件月牙白的旗装,只在袖口领口处点缀了几朵玉兰,细腻圆润的耳垂上缀着珍珠,在两边的青丝遮掩下半露着一抹柔和的珠光。

福临的心顿时跳得急促起来,他猛地跑过去欣喜的喊了一声“云宛!”,却在即将碰触到佳人的时候景色骤变,漫天花海变成了一片殷红,一个披头撒发的女人如鬼魅般跳了出来,她怒睁着双目,双手如利爪一般向福临挥舞而来,口中不停的叫喊着,

“福临,你还我儿子命来,还我儿子命来!”

福临被骇得连连后退,却猛然贴上一具冰冷的身体,福临被吓得一下子退出老远,却见面前走来的是自己的十一弟襄亲王博穆博果尔,他面容淡然微微含笑,穿着大清亲王的华贵服饰,更是显得身姿挺拔器宇不凡,他冲福临伸出双手,慢慢的说道,

“皇帝哥哥,我来接你了。”

“不,不,朕不跟你走,朕不跟你走,云宛,你在哪里,云宛!快出来见朕!”

“皇帝哥哥,你忘了吗,云宛是我的福晋啊,她不会跟你走的,她是要和我在一起的。”

襄亲王平静的说道,伸出的双手慢慢垂落下来,站在一片血海中冷冷的盯着福临,福临指着他,一边倒退一边反驳道,

“你胡说,云宛是朕的皇后,她生是朕的人,死也是朕的鬼!”

福临愤怒的叫道,却被一只腐败溃烂的手抓住了身子,他被吓得大叫起来,挣扎后发现抓住自己的是一脸血污的麟趾宫贵妃娜木钟,她披散着头发,血红的**长长的伸了出来,对着福临阴狠的说道,

“福临!你这个阴狠的人儿,你记恨我在你小时候曾陷害于你,便拿我的儿子来报复,可是博果尔有什么错啊,他从小便信赖你,对你这个皇帝哥哥千依百顺惟命是从,可你做了什么?!你抢了他最心爱的女人,让他在众人面前抬不起头来,逼得他含恨自杀,福临啊福临,你当真是好狠毒的心肠啊。”

福临拼命挣扎,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摆脱娜木钟的纠缠,他扑倒在地大口大口的喘气,却见到一双绣着白玉兰花的宫鞋慢慢的走到了自己面前,他抬起头来,见到云宛穿着贵妃的缎兰华服,怀里抱着一个婴孩一脸忧伤的看着他。

“云宛,朕的云宛,你终于肯来见朕了,终于来了!”

福临猛地起身向云宛扑去却扑了一个空,云宛抱着孩子站在一片血雾之中,满是忧伤的看着自己怀里的孩子,

“皇上,我不能和您在一起了,您把我从王爷的身边抢了过来,可知我内心深埋的愧疚和忧伤,我于顺治十三年进宫,王爷便在顺治十三年去了,我是身怀罪孽的人啊,这种沉重的罪孽感是您给再多的荣宠也消磨不去的,皇上您看,这是我们的孩子,他本该快快乐乐的活在这个世上的,就因为我的罪孽,佛祖要惩罚我所以才夺走了他的命啊,皇上,我于十三岁在杏林花海初见你,从此坠入三千繁华梦中久睡不醒,这一世,不倾城、不倾国、却倾我之所有,我终是爱上了您,所以注定我要永缀苦海,终不解脱。”

云宛的身影慢慢淡去,福临绝望的呼唤着她却怎么也留不住那一抹凄楚的背影渐渐远去,一旁的娜木钟大笑出声,状若疯癫的在一旁说道,

“福临啊福临,你可知道爱新觉罗家是被诅咒的,当日女真部族第一美女东哥被太祖逼婚,于城破之日在漫天火海中从高高的城墙上跳了下去,她临死前曾以自身鲜血向天发誓,只要叶赫那拉族有一个女人,定要覆灭你们爱新觉罗家族!太祖悲愤莫名,但于千军万马之中也就只能眼睁睁的听着东哥一字一句的说着,她诅咒爱新觉罗家永远得不到真爱,就算得到也会马上失去,说完便纵身跃入火海化作一片灰烬,可怜她如此风华就这样香消玉殒了,呵呵,福临,你纵使得到了云宛,终是逃不开这血的诅咒,而拥有了短暂的幸福后,面对生离死别恐怕会更加的痛不欲生吧?”

福临震惊莫名,于梦中狂舞双手,终是一声大喊从龙床上立起身来,孝庄太后被吓了一跳,忙探身去搀扶虚弱的儿子,但见福临满头是汗,双目呆滞的喃喃自语道,“原是如此,原是如此啊…。”话未说尽便仰面喷出一口鲜血,待太后惊叫着唤来太医,福临已保持着原有的姿势断了气,只见他僵硬的坐在龙床上,双目圆瞪嘴唇微张似有满腹话语要述说,孝庄太后早年丧夫中年丧子,此刻更是悲伤难忍,抱着大去的福临呜呜的哭了起来。

清顺治十八年正月初七,爱新觉罗福临病逝于北京紫禁城养心殿,遗诏立八岁的皇三子玄烨为皇太子,继帝位,命索尼、苏克萨哈、遏必隆、鳌拜为辅政大臣,值得疑惑的是,顺治的遗诏更像是罪己诏书,共罗列了自己十四条罪状几乎完全否定了自己一生的政绩,孝庄太后对此不发一言,望着殿外的飞雪喃喃自语道,

“姐姐,你终是不能原谅我,还是把福临从我身边带走了,如有来生,我愿做你的姐姐替你受尽一切苦楚,这样是否就能抚平你心中永不愈合的伤痛?”

马喀塔布鼐小说名字叫做《梦寻三生之倾世公主良妃》,这里提供马喀塔布鼐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梦寻三生之倾世公主良妃小说精选: 漫天的雪花从天空中徐徐飘落,大地被染成了一片银色,伴随着这场大雪的还有凌冽的寒风,呼啸的北风卷起层层白浪,朝着在雪地中艰难行进的一人一马席卷而去。 “塔塔,你停下吧,前面没有路了。”伏在马背上的男人艰难得抬起头,冲着前面拉着缰绳在雪地里艰难行进的女子说道。 女子并没有回头,而是继续拉着缰绳迎着风雪缓慢前行,她缓了几口气,冻得僵硬的脸上勉强扯出一抹微笑,在大雪里慢慢回道, “王爷,你又胡说呢,前面的路还长着呢,怎么会没有…

漫天的雪花从天空中徐徐飘落,大地被染成了一片银色,伴随着这场大雪的还有凌冽的寒风,呼啸的北风卷起层层白浪,朝着在雪地中艰难行进的一人一马席卷而去。

“塔塔,你停下吧,前面没有路了。”伏在马背上的男人艰难得抬起头,冲着前面拉着缰绳在雪地里艰难行进的女子说道。

女子并没有回头,而是继续拉着缰绳迎着风雪缓慢前行,她缓了几口气,冻得僵硬的脸上勉强扯出一抹微笑,在大雪里慢慢回道,

“王爷,你又胡说呢,前面的路还长着呢,怎么会没有路呢?”

“塔塔,你不要走了,康熙是不会放过我的,但你不同,你是大清的公主,是康熙嫡亲的姑姑,你带着阿雪回京吧,你当年是为了大清出嫁的,他必不会为难于你。”

“王爷,我与你说过,自从嫁你的那一天起我就不再是大清的公主了,如今的马喀塔只是你的妻子,你生我生,你死我死。”

阿布鼐被马喀塔至情的话语感动得热泪盈眶,那泪水被风雪一打便凝住了,蒙在他布满血水的脸上结了一层薄薄的冰雾,阿布鼐疲倦的闭上了眼睛,听着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精神也慢慢恍惚了去,他的神智好像飘到了过去,那时候的他只是个十岁大的孩子,替哥哥额哲去大清的盛京迎亲,那是他第一次来到盛京,也是他第一次遇到一身红妆的马喀塔,那时候的他很蠢很蠢,在她面前出了无数次的丑儿,而她却向自己伸出了手,那洋溢着温暖微笑的面庞美过早晨红透出云的艳霞,之后他看到她在漫天大雪里跳起了舞,那可真美,美得令他屏息,令他目眩,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他的一颗心便遗落在了她的身上。

“塔塔,我真想再看你跳一次舞啊,我真想再看看……”阿布鼐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马喀塔的泪水迷离了前方的视线,她突然停下了身子,脱下身上染满鲜血的狐毛披风把怀里的女儿紧紧包裹好,她哆嗦着身子把孩子递给马背上的阿布鼐,阿布鼐看着被冻得满脸青紫的女儿心中一阵阵的疼痛,他使出全身的力气抱过孩子小心的护在身下,看向在漫天风雪中冲他微笑的妻子,一时间心痛如绞,半响都说不出话来。

“王爷,就让塔塔再为你舞一回吧。”

马喀塔慢慢伸展身体,在厚厚的积雪中缓慢的跳起舞来,她穿着一件月牙白色的蒙古宫装,虽然血迹斑斑却难掩服饰的华美精秀,乌黑的长发系成了无数的细辫子,尾端用饱满圆润的东海珍珠缀了在她旋转跳跃时闪烁着柔和的珠光,阿布鼐于风雪中使劲的睁开双眼,却只能隐约见到一个窈窕的身姿在一片雪白中飘然而舞,他微微的扯开嘴角,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一抹丽色,直到身下的血水慢慢滴在了女儿的眉心之上引得刚满岁的女儿啼哭不止,马喀塔听到女儿的哭声仍不停下,身姿在雪地里辗转飞腾,她的脸上布满了泪水,用尽全身的力气在风雪中奋力舞着,直到她的双腿被冻得僵硬,浑身瘫软的跌了下去,但意料中的冰冷没有来临却好似落入了一个温暖宽厚的怀抱,马喀塔欣喜的睁开眼,却见是一个陌生的英俊男人紧紧抱住了她,她看向男人身上穿着的银白铠甲,突然意识到这是清朝官员的服饰,马喀塔啊的叫了一声,使出全力想要挣扎,但她在雪地中跳舞早已透支了所剩无几的体力,这时候只能软软的躺在男人的怀里恼怒的瞪着他。

纳兰明珠紧紧的抱着怀中之人仿若坠入梦中,他曾在承乾宫见过东哥的画像,从此便魂牵梦绕朝思暮想,刚才偶然间在雪地中寻得了人的痕迹,他便调开了随行之人独自一人前来查探,恰好目睹了马喀塔于漫天风雪之中跳舞,这一看便痴了一颗心,顺治帝曾告诉过他长公主的容貌与东哥有五六分的神似,遂才把东哥的画像赠予以便日后相识,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真实的长公主竟与画中之人如此的相象,就连所穿服饰也如出一辙,如今抱着怀中的软玉温香纳兰明珠欣喜若狂只愿这个梦永远也不会醒永远做下去。

“放肆!”马喀塔见此人紧紧的抱着自己片刻也不松手,终是耐不住内心的愤怒喊了出来,纳兰明珠如梦初醒,这才意识到怀中人是何等尊贵的身份怎容自己如此唐突,但他又不敢松手,只得缓了力气低下头,谦卑的回道,

“臣内务府郎中纳兰明珠,奉皇上旨意特来护送长公主回京面圣。”

“哦,是福临来接我了,福临,福临他还好吗?”

“臣惶恐,先帝早已大去,临行前已立遗诏命皇太子玄烨即位,国号康熙。”

马喀塔淡淡的点了点头,对于这个未曾谋面的侄子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她在纳兰明珠的怀里微微动了动,僵硬的转着头看向一旁的马儿,喃喃的说道,

“我哪里也不去,就在这里,在这里,陪着……我的夫君,我的……女儿。”

纳兰明珠这时候才在漫天风雪中隐隐听到孩童的哭声,他脱下身上披着的大袄紧紧裹住马喀塔,抱起她向那匹马儿走去,这才发现马背上的阿布鼐已噙着一抹笑容断了气,而他身下紧紧抱着的孩童正发出了一阵阵虚弱的哭声。

“阿雪,我的阿雪…。”

马喀塔伸出一只手要抱过女儿,纳兰明珠一手搂紧她,一手从阿布鼐的身下小心翼翼的抱出孩子,只见刚满周岁的小公主满脸青紫,额头一滴鲜红,趁着那苍白无色的嘴唇看着让人心惊不已。

“公主,您赶紧和微臣走吧,小公主年纪尚幼,可经不起这风雪的折腾啊。”

“王爷,王爷你醒醒,京里有恩旨了,有恩旨了,和我回京,我会去求皇上的,他毕竟是我的亲……侄子,他会让我们……我们一家团圆…王爷……”

“公主,阿布鼐亲王已经去了,您节哀,您还有小公主,为了小公主您要保重贵体啊。”

马喀塔呆呆的看向纳兰明珠,片刻后她苍白憔悴的脸上慢慢露出一抹笑容,她看向马背上僵硬不动的阿布鼐喃喃道,

“不会,你骗我,王爷只是太累了……他睡了,你等着,让我叫他,我去叫醒他。”

“公主,王爷真的去了,求您节哀!您看看小公主,她已经被冻得连哭也不会了,小公主是王爷的血脉啊,您难道忍心让她也随着王爷去了吗?!”

马喀塔被纳兰明珠的话惊得回神,她看向纳兰明珠怀里双目紧闭的女儿,她还那么小,还未曾开口唤她一声额娘,马喀塔伸出手抚摸着女儿冰冷的脸,泪水止不住的流,她忽而抬头看向纳兰明珠,极为诚恳的说道,

“你,你姓纳兰?你是叶赫贝勒金台石的孙子?呵呵,看来老天真是有眼,居然派了叶赫后人来送我最后一程,纳兰明珠,你可否允诺我一件事情?”

“公主请说,臣必誓死效之。”

马喀塔颤抖的伸出手,从脖颈上解下一根红绳,纳兰明珠定睛一看,只见那红绳下端系了半块暖玉在这冷风暴雪之中散发着莹莹白光,马喀塔把暖玉系在小公主的脖子上,因为双手已经僵硬,她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弄稳妥,马喀塔看向纳兰明珠,冲着他展露一丝笑容,淡淡说道,

“请纳兰大人照拂我的女儿,不做金枝笼中鸟,只当平安盛世人。”

纳兰明珠急忙点头,这才发现怀里的长公主缓缓瘫软了下去,苍白的嘴角慢慢滑下一丝鲜血染透了那无色的嘴唇,纳兰明珠惊恐莫名,他慌忙低头查看,这才发现长公主的腹部插着一把金色的匕首,手柄上雕刻着的游龙祥云已被长公主的血水浸得通红。

“公主,公主!你不能死,你不能死啊,公主,臣还有话要对你说,我还有话要对你说!公主,为什么不给我一个机会,为什么刚给我希望就带给我绝望,公主!公主!公主!”

清康熙二年,清太宗皇太极第二女固伦温庄长公主去世,时年三十九岁,纳兰明珠把公主的尸体与察哈尔亲王阿布鼐合葬于漫天大雪之中,抱着年仅一岁的小公主悄然回京,可叹他因一幅东哥画像对长公主渐起的痴念在初见时便天人永隔,成为他一生忘之不去的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