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腥南北新

作者:官小溪
类型:玄幻魔法 状态:连载中编辑:素笺 在读:19684人
  夜,静而无言.静悄悄的丛林中,深,亦或浓,夜影绦绦,慢慢的,浸过漆黑的远方,划过无边的荒芜.静悄悄的森林中,浅,亦或淡,微风柔柔,轻轻地,划过茂盛的树林,拂过叶尖的落珠.悄剪黄叶片片落,残月秋风正孤寞,倚阑独数繁星数,诉不完愁绪凭谁说...


血腥南北新最新章节



血腥南北新精彩情节

  一柱香的时间,原本清静的裴府,这时,血染红了整个大地,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一眼望去,满目都是尸体,面目全非的侍女,断了手脚的仆从,满地的血,满地的尸体,火,在熊熊的燃烧,屋顶上,二三十余人得意的扬天大笑,笑声慢慢消失在无月的黑夜.

  圣仙老人连忙扶起小溪,“不必多礼,我们都是八挂阵选中的人,一出生就注定会有不平凡的人生,这些年,我看着你成长,早已把你当成我的徒弟,这两个月,我们就在这山洞中修练,两个月后,你再下山履行你的使命.”….

  闹街上,段氏和秋婆婆抱着斐小溪漫步在渔阳县的街道上,段氏道:“秋婆婆,我这两天眼皮跳得十分厉害,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秋婆婆:“夫人也有如此感觉,我也是呢,就是不知道咱渔阳有什么大事要来临!”段氏摇摇头,道:“这是一种不好的预兆,要不我们去前面的寺院烧注香去吧!”

  因为血狐认出了你,血狐是上古神兽,能通灵,它一共有七代主子,我是第六代,而你斐小溪将会是它最后一代主人,血狐和主人们之间的情素是与生俱来的,十八年前,我缔造了一个血腥的武林,二十年后,这一切将由你结束,从现在开始,血狐将陪你一生一世.”

  转眼间,斐贵年豪爽的笑容开始变得低沉,眉目间闪过一丝忧愁,夫人段氏已然察觉:”老爷所为何事?”斐大人叹了口气,右手抱着女儿,左手揽过妻子肩膀,说:“如今世道混乱百姓过着水生火热的生活,官官相护,就不定哪天就到了我们这儿,小溪生在这样的环境,如果哪天,我得罪了上面的高官,或者……哎……”斐贵年欲言又止,似乎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却又无可耐何,段氏看着愁眉紧锁的丈夫,心里已有计划.

  怀中的貂儿扭动了下身体,将斐小溪从回忆中拉回来,于是对着老人说:“请问老人家如何称呼?”

  过个半个时辰,那动物回来了,后面还跟了一位慈祥的老人家,少年心里一阵窃喜,

  老人拍了下貂儿的脑袋,一个快步,貂儿冲向绳索,用锋利的爪子割下绳索,接住少年,把少年驼在背上,放在老人家的面前,全程速度之快令少年目瞪口呆,

  老头突然说话了:“闾下请慢,老夫有话要对你说,也有东西要交给你,请随我来.”少年怔了怔,虽觉得老头很怪,但却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由其是那神貂,让其爱不释手,内心一阵狂热的想法,很想对老头说句:“

  少年听到这话,很是激动,这么多年,都是一个人习武,练功,一直期待和人过招,这下有人主动比试,自然跃跃欲试,答:“好啊好啊,从小到大我还没和人比过一招半式,不过我年纪比你小那么多,如果我输了,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对吧?…”老头捊捊胡须,点点头.

  少年倒立着看见老人,

  牛不同看着正在沉思的斐大人,不知如何是好,只想着是自己泄漏了渔阳县的基本情况,罪不可诉,而一旁的阿强深知此事肯定会给渔阳百姓带来硝烟战火,渔阳县的太平盛世怕是不能再继续,也是一愁不展……

  少年顿时一惊,问:“你…你怎么知道我叫斐小溪?”老人眉目往上一扬,站起身抚摸着血狐的脑袋,道:“

  深山,老林中,有一间小屋,主人是一位七旬老婆婆和一位年方二十的姑娘····

  老人双目盯着貂儿,似乎在回忆很久以前的事:“对啊,应该是从你来到这座山快两年的时候,我也就在这个洞里了,当年,我受我师兄嘱托,寻找血狐的第七代主人,八挂阵算出,此人就在这座卧龙山中,于是我带着血狐来此隐居,等着他的出现,没想到一等就是十八年,十八年了,虽然一开始我知道你在这座深山里面,可是时机不当,若不让血狐亲自去发现你,你和它的主仆关系就不能根深蒂固,所以我不能去打扰你的生活,这么多年后,你终于出现了,斐小溪!”

  并没有把斐小溪送去段氏大哥手中.

  官堂之上,一袭平民装扮的牛不同刚刚二十出头,神情慌张,坐立不安,桌子上的茶水丝毫未动.

  于是违逆了段夫人的意愿,改变了去卓宫派的方向,一路向北,走进了深山老林,过起了隐居生活,和普通老百性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

  夜,步步来袭,裴府的人已经沉侵在黑色的恐怖中,屋顶上满是一群杀气腾腾的黑衣人,突然,一道强光刺过深秋的夜,伴随着一声声呼天怨地的长啸,裴府上上下下都被惊醒,几千只带着火苗的箭射向裴府,一时,惨叫声不息,府内,两个侍从不停的叫唤着裴贵年和段氏,可二人却正死睡中,于是二人只好一人背着一个主子,准备逃生,一蒙面大汉手挥着大刀,慢慢走来,无情地砍向裴贵年和段氏,眼间一闪而过的爽快感让侍从似乎察觉到什么,一侍从指着蒙面人,艰难地说:’你是...你是....是...”可大刀也同时挥向了他们.....

  • 着正在&也是一

      牛不同看着正在沉思的斐大人,不知如何是好,只想着是自己泄漏了渔阳县的基本情况,罪不可诉,而一旁的阿强深知此事肯定会给渔阳百姓带来硝烟战火,渔阳县的太平盛世怕是不能再继续,也是一愁不展……

    2021-01-12 03:54:27详情点赞(0)回复(0)
  • 溪三天&却依然

      内书房里,斐大人正与夫人段氏逗着女儿小溪,小溪三天后将迎来一周岁之日,一身浅蓝色素装的段氏虽无金钗吊坠的打扮,却依然掩饰不了雍容华贵,举止大方得体,抱着怀里的女儿,

    2021-01-13 04:24:56详情点赞(0)回复(0)
  • 好,一&又碰到

      也许是今天运气好,一直忙到天黑都有生意,牛不同收摊时,天色已经昏暗,在街角又碰到了张姓的一行人,正准备前去打招呼,另一拐角处一匹快马弛来,马上一男子跳下来,单膝落地,

    2021-01-13 11:17:30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