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智囊

作者:热血苍鹰
类型:历史架空 状态:连载中编辑:清尊素影 在读:23079人
  《三国智囊》中修完成4,跟过去的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评论交流大家来深度阅读。  他是一名“海龟”经济管理学深入研究生,居然为了一支香烟殒命了黄泉!  他是薛氏家族近百年未遇的天才,年仅十二岁编撰了一部三国版的《国富论》,在三国时代首次正式先河经济学科目。  蹲在天台的台阶上,看了眼手中的香烟,薛彻有些无奈,记得上次戒烟是第80次,再来一次自己应该就凑足九九八十一难,可以终成正果了吧。为了戒烟这事,自己没少跟父母还有未婚妻争吵。不过薛彻有一个巨大的优点,每次争吵都会主动服软,积极主动承认错误,并保证以后少吸,甚至不吸。不过这些都是他的缓兵之策罢了,往往没过两天,薛彻便原形毕露,烟雾再度缭绕。。...

三国智囊团排  三国智囊 九伐中原卡包  三国智囊最厉害的是谁  三国智囊大司农  三国智囊团  三国智囊团排名  三国智囊是谁  三国智囊桓范  三国智囊排行榜  三国智囊  


三国智囊最新章节



三国智囊精彩情节

  不过即便这样,瘦死的骆驼也比马大。即便经济方面有些紧张,但是起码薛氏宗族还挂着个士族的名头,家族的底蕴还在那里。

  闻言荀氏惊讶的半晌说不出话来,意欲反驳可仔细一想这宝贝儿子说的却是有几分道理。正思虑间却听薛媛娇声大喝:“好啊!坏彻儿,你不是说不知道意思嘛!这会怎地娘亲未讲,你却解释出来了?”说完抬手在薛彻臂间狠狠扭了一把,疼的薛彻嗷嗷大叫,不停讨饶。

  荀氏满意的点点头,微笑着说:“今日课业结束后,除了熟记《学而篇》,娘亲再交予你一项任务!”

  自己竟然回到了东汉末年,这个人吃人的时代。

  薛彻连忙点头称是。

  薛彻,2011年在俄罗斯取得组织管理学硕士学位后回国在一家小公司的市场部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也许是命运的安排,在短短三个月的职场工作中,薛彻可谓顺风顺水。

  蹲在天台的台阶上,看了眼手中的香烟,薛彻有些无奈,记得上次戒烟是第80次,再来一次自己应该就凑足九九八十一难,可以终成正果了吧。为了戒烟这事,自己没少跟父母还有未婚妻争吵。不过薛彻有一个巨大的优点,每次争吵都会主动服软,积极主动承认错误,并保证以后少吸,甚至不吸。不过这些都是他的缓兵之策罢了,往往没过两天,薛彻便原形毕露,烟雾再度缭绕。

  因为收入拮据,请不起先生,所以家里孩子们的启蒙教育都是由母亲荀氏亲自负责的。从开始她教授薛彻识字时,就发现小儿子从小就比一般孩子聪明,每个字读个两三遍这孩子就能熟记下来。于是以后陈氏便对薛彻的教导便更加用心。

  只不过,当荀氏看到这篇类似小报告般的作文却更加惊讶了!一个五岁的孩子,能写出两句话来就已是天才降世了,而自己家这宝贝疙瘩,竟然硬生生写出一章近二百字的文章,其中还富有逻辑并且详细的记述了姐姐欺负自己的过程,其中还用到叙述、比喻、排比等数种描写手法。这应该称作什么?神童?

  大哥薛贯嘿嘿一乐,说:“彻儿愚笨,只怕咱家,哦不整个阳翟便无那聪慧之人了吧!”

  “贪多嚼不烂?”薛媛一把搂过薛彻,笑着问:“彻儿此言甚是有理,是听谁说的?”

  然而,就在薛彻感谢完耶稣基督、佛祖、菩萨……心满意足的深深吸了最后一口香烟,忽然感到一股巨力袭来,随后眼前一黑便没有了知觉。

  关于荀氏的教育方式,薛彻甚不赞同,这不跟后世某些偏远学校那填鸭式的应试教育不一样吗?为此他曾多次侧面像荀氏反应,“教育当从娃娃抓起,而教育娃娃当注重素质教育,讲究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硬读书死读书是培养不出人才来滴!”

  一看这俩有闹在一起,荀氏赶紧把二人分开,替薛彻轻揉着被扭的手臂,瞪着薛媛严肃的说:“不许欺负弟弟!”说完再度转头看向薛彻,慈爱的说:“彻儿啊!那贪多嚼不烂说的很有道理,只是为娘觉得那四篇论语以你的聪颖背下完全没有困难。”脸色瞬间一板,不由反抗的接着说:“所以作业照旧,明日为娘检查!”

  仰望蔚蓝的天空,薛彻不断回味着近段时间那富有传奇色彩的工作经历,不由笑出声来。

  回忆至此,薛彻也不得不将这段时间的顺风顺水归结到神灵的恩赐之上,情不自禁的吟唱起神的赞歌:“我在天上的父,愿您的国早日降临,愿您的国行在地上如同在天上,愿您在世间施以大能的手保佑您的子民。感谢您,感谢您赐予我们事物和智慧,感谢您在我的身上显现您的大爱,感谢您帮助我顺利的工作,并赐予我以喜乐,感谢您赐予我的一切。请您宽恕世人的罪恶,正如您以往所做的。以我主耶稣基督之名,阿门。”

  过了几日,老总又给安排了一位新的市场部经理,薛彻职位不变,负责辅助市场部经理的日常工作。但是仅仅不到一个月后,新任市场部经理也撂了挑子。临走前,向老总肯定了最近一段时间薛彻的工作能力,并推荐他为下一任的市场部经理。

  工作第三周,市场部的一把手、薛彻的顶头上司便辞职不干了,这就意味着仅有两人的市场部里如今仅剩了薛彻一人。公司老总迫于人力紧张只得暂让薛彻担任市场部副经理,同时总理部内事物,薛彻的薪金也因此翻了一番。

  “啊?”苦也……

  薛彻的父亲薛治,今年37岁,一生只娶了薛彻母亲陈氏这一房妻子。二人十分恩爱,育有包括薛彻在内的2子3女,薛彻最小。

  • 问:“&有哪里

      发现哥哥姐姐及老娘以奇怪的目光看着自己,薛彻纳闷的问:“孩儿可有哪里做的不对?”

    2021-04-13 05:21:20详情点赞(0)回复(0)
  • 班时间&上那么

      但是,即便如此,薛彻家中的批判大会也没有停止过。而薛彻也总是在吸烟、批判、戒烟中不断的循环。这不,现在又轮到戒烟期了,所以薛彻只得在上班时间偷偷来上那么两口。

    2021-04-11 06:31:52详情点赞(0)回复(0)
  •   仰&不断回

      仰望蔚蓝的天空,薛彻不断回味着近段时间那富有传奇色彩的工作经历,不由笑出声来。

    2021-04-12 09:19:20详情点赞(0)回复(0)
  • 知了挂&树讽刺

      炎炎夏日似火烧,引得世人心烦躁,知了挂树讽刺道:“穿寥,穿寥。”

    2021-04-12 05:05:01详情点赞(0)回复(0)
  • 011&管理学

      薛彻,2011年在俄罗斯取得组织管理学硕士学位后回国在一家小公司的市场部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也许是命运的安排,在短短三个月的职场工作中,薛彻可谓顺风顺水。

    2021-04-11 08:45:47详情点赞(0)回复(0)
  • ,今年&3女,

      薛彻的父亲薛治,今年37岁,一生只娶了薛彻母亲陈氏这一房妻子。二人十分恩爱,育有包括薛彻在内的2子3女,薛彻最小。

    2021-04-12 05:03:32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